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李白最狂的一首詩,您認爲會是哪首?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相關故事 > 时间:2018-12-12 10:52 來源:李白詩歌網

李白最狂的一首詩,您認爲會是哪首?

都說自古狂人出才俊。

李白狂嗎?力士脫靴,貴妃捧硯,禦手調羹,醉草蠻書。難道不狂?當之無愧的狂人。

李白是才俊嗎?這個毋容置疑。

從丫丫學語時就念叨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往明月,低頭思故鄉。”--出自《靜夜思》;到長大成人的“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複來。”--出自《將進酒》;可以说李白的詩算是陪伴了我们一生。

李白一生中寫過的的詩約有近萬首,余留下的不過九百多首。九百多首的詩,或豪邁奔放,或清新飄逸,或奇妙瑰麗,或狂傲不羁。每一種都足以說個大半天,今天就主要來談談李白那些狂傲不羁的詩。

有人喜歡“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出自--《廬山謠寄盧侍禦虛舟

有人喜歡“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複來。”--出自《將進酒

有人喜歡“十步殺一人,千裏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出自《俠客行

但是,就我而言,最喜歡的應該是“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南陵別兒童入京》寥寥數字,李白那狂傲潇灑的形象便生動的勾勒而出。與杜甫在《飲中八仙歌》中的“李白鬥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有異曲同工之妙。

李白的這首“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出自李白的《南陵別兒童入京》。当时的李白正在山中隐居,因得到唐玄宗的召他入京的诏书,兴奋之余,便挥书而就。

其全詩如下:

白酒新熟山中歸,黃雞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雞酌白酒,兒女嬉笑牽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爭光輝。

遊說萬乘苦不早,著鞭跨馬涉遠道。

會稽愚婦輕買臣,余亦辭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白酒新熟,黃雞啄黍,山中秋熟的景象在全詩的的第一句就得以展現。聽聞消息的李白高興的回到家中讓兒女烹雞酌白。顯然,李白的情緒感染了家人,“兒女嬉笑牽人衣”此情此態真切動人。

李白一边痛饮,一边高歌,酒喝到尽兴,便起身舞剑。舞到太阳都下山时,方才停止。嗯,一高兴就喝酒舞剑,不亏是写过俠客行的人。

遊說萬乘苦不早,著鞭跨馬涉遠道”。

這裏可見李白內心的真實感受,他想實現自己遠大的抱負已經很久了。“苦不早”可見李白恨不能早點見到皇帝,所以要快馬加鞭入京。

此時的李白已經四十二歲了,雖然人到中年,可心中的抱負卻並未消失。因此他在這首詩裏還引用了一個典故,晚年才得到漢武帝賞識的朱買臣,便是西去長安青雲直上,做了會稽太守。李白認爲自己也一樣,至此,全詩的高潮來臨。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可見李白的狂,李白的無比自信。更是把李白多年來的躊躇滿志刻畫地淋漓盡致。當然,李白狂有他狂的資本,一個“狂”字也可以說伴隨了他的一生。

還有種說法是:

江上吟》是李白的一首詩作,以其中一句“興酣落筆搖五嶽,詩成笑傲淩滄洲”廣爲流傳,更是被認爲是李白最狂的詩句之一。不過若是站在李白于詩歌的成就上,個人以爲這一句可以稱得上是最狂,並且是那種完全有實力的狂,令很多人不得不服的狂。

全詩如下:

木蘭之枻沙棠舟,玉箫金管坐兩頭。

美酒樽中置千斛,載妓隨波任去留。

仙人有待乘黃鶴,海客無心隨白鷗。

屈平辭賦懸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

興酣落筆搖五嶽,詩成笑傲淩滄洲。

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

詩的開頭四句,主要描寫了江上遊的景色。不同于其他詩人的是,李白對江上之遊的即景,賦予了誇張和理想化的描寫,展示給我們的也是李白詩中常有的那種華麗的色彩和超世絕塵的氣氛。

李白于江上遊,乘坐的是以木蘭爲槳,以沙棠木做成的船,船的兩頭有美豔的歌妓在吹奏著箫管之樂,船中則放著千斛美酒,就這樣任憑這只船在江上隨波逐流。在李白的筆下,這只江上之舟就是他心中那個自由而美好的世界。

中間四句兩聯,則是兩兩對比。“仙人有待乘黃鶴,海客無心隨白鷗”一聯是對前面江上泛舟行樂的肯定和贊揚。你看即是已成了神仙,他還是要有所期待,如果黃鶴不來,他便也上不了天。而我現在卻是沒有了機巧之心,我的境界早已超越了那所謂的神仙。

屈平辭賦懸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一聯是李白把屈原和楚王進行人生的對比。屈原一生盡忠愛國,慘被放逐,最後自沈汨羅,但他的辭賦,卻是可以與日月爭光,永垂不朽。楚王荒淫無道,窮奢極欲,當年奴役人民建造的宮觀台榭,早已蕩然無存,只見滿目荒涼的山丘。通過兩者的對比,說明了曆史上唯有進步的內容才能永垂不朽,反之則必然滅亡。

最後四句,則是回應開頭四句的江上泛舟。非常之狂的描繪了李白搖筆賦詩時的狀態:“興酣之時,落筆可搖動五嶽,詩成之後,嘯傲之聲直淩越滄海”。這兩句也讓李白狂放不羁的性格展現的淋漓盡致。“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再次回應了上面屈原和楚王的對比,功名富貴如果能夠長在,漢水恐怕就要向西北倒流了。

综合来看,李白的這首诗全诗共十二句,形象鲜明,感情激扬,气势豪放,一气呵成。《唐诗直解》中评论此诗:“太白气魄磊落,故词调豪放。此篇尤奇拔入神。常人语,自非常人语。”

那麽,你認爲李白最狂的一首詩句是哪首詩中的哪些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