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李白一生的友情全寫進了這六首詩中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相關故事 > 时间:2018-12-12 14:37 來源:李白詩歌網

李白一生的友情全寫進了這六首詩中

有的人說友誼來自于共同的事業,也就是說置身于同一項事業就必須要以友情爲基礎。這是片面的,不能本末倒置。友誼不從屬于謀生,人的情感更不會依附于功利,朋友不僅限于同僚,也不局限于年齡、國籍和信仰。您對友情的看法呢?或者說是不是所有人都是這種看法呢?我們一起來看看詩仙李白對友情的真知灼見吧。

李白一生的友情友誼淋漓盡致的體現在了他所做的六首詩中,分別爲:《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對酒憶賀監二首》、《魯郡東石門送杜二甫》、《沙丘城下寄杜甫》、《聞王昌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

1、《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公元730年,江夏。

和風熏柳,春意醉人,正是煙花三月時節。

李白得知他的好朋友孟浩然要下廣陵(揚州),便托人帶信,約孟浩然在江夏(武昌)黃鶴樓相會。

幾天後,孟浩然乘船東下,李白親自送他到江邊,兩人執手相別。

滾滾東逝的長江上,李白目送著孟浩然的帆船遠去,寫下了這首名傳千古的《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

還是在五年前,25歲的李白“仗劍去國,辭親遠遊”。錢多任性的他,一出蜀地就散金三十萬,揮金如土之手筆,可見一斑。

也難怪他敢在《將進酒》裏寫下“千金散盡還複來“的豪言。

27歲那年,李白漫遊湖北,客居安陸。他聽說孟浩然隱居在老家襄陽,便前去拜訪。

年長李白12歲的孟浩然,是李白一直以來心存景仰的文壇前輩。李孟二人禀性相投,一見如故,遂結爲摯友。

 

2、《對酒憶賀監二首(並序)》

黃鶴樓送孟浩然下揚州的這年初夏,懷揣夢想的李白抵達帝都長安。

那時候的李白,青年才俊,意氣風發,渴求著能得到統治階級的賞識,一展抱負。

終于在苦熬了十二個蹉跎歲月後,他得到了唐玄宗李隆基的接見,領供奉翰林一職。

這一切,都離開不開他的另一個好朋友,賀知章的提攜。

和孟浩然一樣,賀知章也是李白一直景仰的文壇前輩。兩人相識于長安紫極宮,當時的賀知章已是83歲高齡。

白發蒼蒼的他,讀完李白遞上的《蜀道難》時,內心的激動之情,難以抑制。他盯著李白驚訝的問道:“你是不是天上的太白金星下凡到了人間?“

中國文學史上,令後代無數文人墨客稱羨的“金龜換酒“的故事,就發生在李賀二人的這次邂逅上。

賀知章去世後,李白獨自對酒,撫今追思,怅然有懷。想起當年“金龜換酒”一事,百感交集,遂寫下了悼念賀知章的《對酒憶賀監二首(並序)》:

太子賓客賀公,于長安紫極宮一見余,呼余爲“谪仙人”,因解金龜換酒爲樂。殁後對酒,怅然有懷,而作是詩。

其一

四明有狂客,風流賀季真。

長安一相見,呼我谪仙人。

昔好杯中物,翻爲松下塵。

金龜換酒處,卻憶淚沾巾。

其二

狂客歸四明,山陰道士迎。

敕賜鏡湖水,爲君台沼榮。

人亡余故宅,空有荷花生。

念此杳如夢,淒然傷我情。

 

3、《魯郡東石門送杜二甫》、《沙丘城下寄杜甫》

公元744年,“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的李白,受奸小饞謗,被唐玄宗賜金放還。

這年夏天,他在洛陽遇到了蹭蹬的杜甫。

中國文學史上最偉大的兩位詩人相遇了,他們的這次相遇,被聞一多先生譽爲“晴天裏的太陽和月亮走碰了頭”。

這一年,李白43歲,杜甫32歲。

與不溫不火的杜甫相比,當時的李白已是名揚天下的大人物。但生性真誠豪爽的他,並沒有因爲自己的知名度比杜甫高而小觑杜甫,反而在杜甫面前顯得十分低調,從不以自己的才名倨傲。

這使得“性豪也嗜酒”、“結交皆老蒼”的杜甫,對李白一度好感大增。

李杜二人在平等對待的基礎上,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情”。

次年春天,李杜二人再次相約,同遊齊魯。

同年深秋,杜甫西去長安,李白再遊江東,兩人在魯郡東石門分手。

臨行時,李白寫下了送別詩《魯郡東石門送杜二甫》:

醉別複幾日,登臨遍池台。

何時石門路,重有金樽開。

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

飛蓬各自遠,且盡手中杯。

與杜甫分別後,李白曾一度旅居在沙丘城。因爲懷念杜甫,遂又寫了《沙丘城下寄杜甫》寄贈于他:

我來竟何事?高臥沙丘城。

城邊有古樹,日夕連秋聲。

魯酒不可醉,齊歌空複情。

思君若汶水,浩蕩寄南征。

此後,李杜二人再未謀面。

在后来的日子里,杜甫曾写下了二十多篇追怀思念李白的詩作,表达自己对李白的关怀挂念。

在盛唐詩壇,大家都在關心李白飛的高不高。唯獨杜甫,關心李白飛的累不累。

 

4、《聞王昌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

50歲那年,李白的又一個好友王昌齡被貶爲龍標縣尉。

遭貶理由是“不護細行”,也就是說,王昌齡遭貶,並不是由于什麽重大問題,而只是因爲生活小節不夠檢點而已。

李白在揚州聽到消息後,十分挂懷,只是苦于自身力量單薄,無力出手相助。

在替王昌齡前景憂愁的同時,他懷著滿腹的關切同情,寫下了《聞王昌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

楊花落盡子規啼,聞道龍標過五溪。

我寄愁心與明月,隨風直到夜郎西。

李白與王昌齡是于巴陵意外相逢的,當時李白正在被流放夜郎的途中。

他們的相逢就像周星馳電影《唐伯虎點秋香》裏,唐伯虎遇到了對穿腸一樣,可謂一見如故,不覺起了惺惺相惜之意。

其時,皓月當空,江水漫流。兩個以七絕並駕齊驅的詩壇大咖,趁著月夜,坐在江邊的小船上,一邊泛舟,一邊喝酒,彼時唐詩朋友圈裏的奇聞趣事,花邊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無不成爲他們二人酒後的談資。

在生活中,兩個性情相投的人,就像是兩塊相互吸引的磁鐵一樣,總能一拍即合。

李白和王昌齡如此,和孟浩然,賀知章,杜甫,又何嘗不是?

正是因爲有了這樣性情相投,一拍即合的朋友,李白才能寫出這麽多情真意切,感人肺腑的詩篇。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這句話充分說明了朋友的重要,也表明了朋友是可以依靠的、同時也可以被依靠。但如果是沒有可靠的實用價值就不能成爲朋友了嗎?不是。有人期盼朋友能夠在他爲難的時候出現,給予幫助,但當你依附于他人的同時,也要考慮他人的力量能否幫助得了你。友誼是純潔的,如果彼此在一起能夠幸福就好。如果不能全久在一起,那麽我們就一起思念存在于你們之間的友誼,但李白就不同,他對于友誼的這份感情,全都能寫進詩裏,且流傳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