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李白“五歲誦六甲”商榷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李白文化研究 > 时间:2019-06-06 14:58 標簽:

李白“五歲誦六甲”商榷

 

“五歲誦六甲”是李白《上安州裴長史書》中的句子,爲了閱讀的方便,茲將相關文字摘錄如下:

白本家金陵,世爲右姓,遭沮渠蒙遜難,奔流鹹奏,因言寓家。

少長江漢,五歲誦六甲,十歲觀百家,軒轅以來,頗得聞矣。

常橫經籍書,制作不倦,迄于今三十矣。

 

孟子有雲:“尚論古之人,讀其詩,頌其書,不知其人,可乎?”反過來,欲知其人,必讀其詩、頌其書。要認識李白,我們就必須認真准確地解讀他的文章,方可廓清一葉而見泰山。

正確解讀“五歲誦六甲”,對認識李白幼時的成長、求學經曆和思想結構,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筆者不揣陋,擬對“六甲”之含義進行商框性地新話,以就教于有識之君子。

一、

從現有文獻看,“六甲”一詞,最早見于《春繁露》,其文雲:“諸侯之外,佐四等百二十人,法四時、六甲之數也。”由此可知,六甲是有關時間的名詞。《小學珠》卷一“六甲”條雲:(六甲指)“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漢書律曆志》:“日有六甲,辰有五子。”這實際上就是上古時期用的天幹地支計時之法。殷商之際,幹支計時就已十分成熟。《周易》中已有“先甲”、“後甲",“先庚”、“後庚”之語,只是當時還沒有“六甲”的說法。“六甲”作爲一個專門術語,可能出現在戰國中後期。因爲當時的天文曆法已經相當精熟,惜從現存文獻中難以考索。

在戰國時代,“六甲”就作爲蒙童學習的對象。《禮記·內則》:“子能食食,教以右手。能言,男唯女俞,男震革,女疆絲。六年,教之數與方名。七年,男女不同席,不共食。八年,出入門戶。及即席飲食,必後長者,始教之讓。九年,教之數日。十年,出就外傅,居宿于外,學書計,衣不帛濡褲。禮帥初,朝夕學幼儀,請葬簡諒。”這裏的“教之數日”,就是學習如何推算時日。《漢書·食貨志》雲:“八歲入小學,學六甲五方書計之事,始知室家長幼之節。十五入大學,學先聖禮樂,而知朝廷君臣之禮。”到了漢代,蒙童入小學的時間比戰國時期有所提前。

對于李白文中“六甲”的解釋,目前學術界大致有以下三種解釋:

第一種觀點是,六甲指“數日”,即學習如何推算時日。

這種觀點的代表者是清人王琦,他在《李太白集注》中謂:“《禮記》:九年教之數日。’鄭康成注:朔望與六甲也。’《漢書》:八歲入小學,學六甲五方書計之事。’《南史》:“顧歡年六七歲,知推六甲。’六甲,今之六十甲子。”

瞿蛻園、朱金城《李白集校注》對王注作了補充,文曰:“按:馮浩《樊南文集詳注》卷七雲:《禮記》六年教之數與方名。注日:方名東西。九年教之數日。注日:朔望與六甲也。《漢書志》:日有六甲,辰有五子。王案《儒吏論》:古者八歲入小學,學六甲五方書記之事。”

這一觀點是經不起推敲的。李白明言“誦六甲”,如果是“數日”,不當以“誦”來數,當以“推”或者意義相當于“推”的詞彙來表達,“數日”是無法以“誦”來完成的。如果說“數日”有類似今天的乘法口訣之類的順口溜,那麽,應該很普及。李白十分自負,肯定不會把兒時隨俗之事加以彰顯。

第二種觀點則認爲六甲指道教典籍。

如李長之在《道教徒的詩人李白及其痛苦》、《李白求仙學道的生活之輪廓》中就說:“李白從小接受著道家的熏陶,就他自己說的五歲誦《六甲》’,《六甲》就是道宗未流的一種怪書,《神仙傳》有‘左慈學道,尤明《六甲》,能役使鬼神”的話可證。”與此論相同的還有北師大《中國古代文學史》。這種觀點過于武斷,不可信從。周勳初教授有所申辯,可參看[]。

第三種觀點認爲“六甲”是“讀書識字”。其代表者是周勳初教授。

此論斷有很大的合理性。《初學記》卷二十一《文字第三》雲:

“古者子生六歲而教數與方名,十歲入小學,學六甲書計之事,則文字之謂也。”六甲指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也可以代指幹支,即天幹和地支。幹支之字相對簡單,便于蒙童練習書寫,也爲學習推算時日打下基礎,同時也需要記誦。筆者幼時,祖父就曾以幹支之名與字,教之記誦和書寫。宋衛濕《禮記集說》卷二十七注引馬氏曰:“書,文字也。以奇乘耦,剛柔雜比以相成,故日文。以其始于一二而生之至無窮,故日字。以其可以記事,故日書。文,言其形。字,言其法。書,言其用。先王之世,書止爲六藝之一,而以之教小學者,蓋書者學之所始,教之于始,固其所以成之也。”周教授觀點無疑與此同。

此说似乎无懈可击,但其实不然。李白作《上安州裴長史書》之目的,是希望被荐用,其言“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轩辕以来,颇得闻矣”,言外之意无非申言自己幼时已为天才儿童。若“五岁诵六甲”指开始读书认字,则无异于普通小孩。再者,后文云“观百家”,“轩辕以来颇得闻”,目的是申说自己饱读群籍,胸览治国平天下之雄略,故此当指开始广泛阅读书籍而非简单的认字练习之举。

從入小學年齡看,戰國中期成篇的《禮記·內則》言“九歲教之數日”,到了《漢書-食貨志》,已爲“八歲入小學,學五方六甲書計之事”,已經提前一年,那麽唐代五歲開始認字習字,也是正常之事。李白決不是大器晚成者,而是屬于天才少年,若言五歲開始讀書識字,未免太爲普通,與其文義與其當時之舉皆不符。

對于天才少年的記載,可謂多矣,單憑與李白同時代的,我們就可以舉出好幾位,下列之,以便參照。

《白孔六帖》卷二十“幼敏”類:

王勃六歲善文辭,九歲得顔師古注《漢書》,讀之,作《指瑕》以緩其失。

蕭穎士四歲能厘文,十歲補太學生,觀書一覽即誦,通百家譜系、書箱學。

權德輿生三歲知變四聲,四歲能賦詩。

令狐楚生五歲能爲辭章。

上面四位神童,五歲早已讀書認字。李白若因希望能夠被薦用而言五歲便開始讀書認字,于情理不通。

再者,《漢志》謂“八歲入小學,學六甲五方書計之事”。此中之“六甲”,不當是讀書認字,而是推算時日。因爲從字義上看,“六甲”指推算時日,“五方”指東南西北中,“書”則指習字,“計”則指數數。我們不能把《初學記》之論嫁接在《漢志》上,否則就犯了斷章取義的錯誤。那麽“六甲”到底指什麽?我們以爲,“六甲”恐是“六經”之謂。

二、

我們可以試著對漢唐時期小學教育的大致情況加以考查,以便更爲清晰地認識李白的教育背景。

中國傳統的教育階段大致有兩個時期,即小學和大學。大學是指“大人之學”,即以成人爲教育對象,以“學大藝,履大節”爲教育目標,即培養能夠“治國平天下”的人。而“小學”則指以兒童爲教育對象,以“學小藝,履小節”爲目標,則是訓練“灑掃應對之禮"。在隋唐以前,教育資源大都在言方,平民子弟讀書的機會很小。到了隋唐時期,中國古代小學教育才開始擴展到民間,這得力于科舉制度的興起。唐武德七年,诏諸州縣及鄉立學,李浩在《唐代的村落與村級行政》一文中指出:“唐代的村學相當普遍,遍布各地鄉村。反映北方黃河流域農家生活的《四時繁要》就特別指出正月‘命童子入學之暇,習方術,止博弈。元覆曾于平水市中‘見村校諸童,竟習歌味詠,召而問之,皆對日:‘先生教我樂天、微之詩。’因此,村學成爲鄉村兒童啓蒙教育的重要場所。”

唐代小學教育的內容,也相應地和科舉科目相關聯。如太宗時出現的影響很大的《兔園策》一書,就是因爲科舉制度而産生的。池小芳在《中國古代小學教育研究》一書中論道:“科舉考試有一定的科目,學校和非學校教育也就有了相應的教育內容。如唐代進士科試詩賦,所以詩賦教學在唐代就頗受重視。當時各類大學”教育如此,兒童教育同樣如此。如唐代科舉即設‘童子科’,規定兒童十歲以下能通一經,及《孝經》、《論語》,卷誦文十,通者予言;通七,予出身’。”唐代的科舉科目有二,即明經和進士,“童子科”規定誦經,無疑是爲成人時進行科舉考試打下基礎。由此推知,當時的小學教育是不會脫離儒家正統思想教育的。

自孔子以來,儒家經籍就成爲小學教育的主要內容,包括《詩》、《書》、《禮》、《易》、《春秋》、《論語》、《孝經》(按:西漢之初,立五經博士,同時《孝經》、《爾雅》立博士職,惟《樂》無博士職,蓋《樂》經曆秦火,文獻無存。同時,也投射出儒家六藝之書在曆史的發展中的自我揚棄)。《禮記經解》雲:“孔子曰:‘入其國,其教可知也。其爲人也,溫柔敦厚,《詩》教也;疏通知遠,《書》教也;廣博易良,《樂》教也;潔靜精微,《易》教也;恭儉莊敬,《禮》教也;屬辭比事,《春秋》教也。故《詩》之失愚,《書》之失誣,《樂》之失奢,《易》之失賊,《禮》之失煩,《春秋》之失亂。其爲人也,溫柔敦厚而不愚,則深于《詩》者也。疏通知遠而不誣,則深于《書》者也。廣博易良而不奢,則深于《樂》者也。潔靜精微而不賊,則深于《易》者也。恭儉莊敬而不煩,則深于《禮》者也。屬辭比事而不亂,則深于《春秋》者也。”由此可知,孔子刪《詩》、《書》,定《禮》、《樂》,其目的在很大程度上是將之作爲教材。然而,因爲這些書的難度大,在學習之前,往往要先學習識字或者其他基礎性的東西,所以一些基礎性的書籍,就成爲識字的主要啓蒙書籍,如《急就篇》、《千字文》等。然而無法回避的是,科舉制度的出現必然會帶給蒙童教育巨大影響。在封建社會裏,入仕作爲最優越的生存方式,必然給教育帶來巨大的競爭。因爲競爭的壓力,必然出現啓蒙時間提前、學習內容難度加深等問題。

自孔子删订六经以来,儒学便成为中华民族的主流文化,特别是自汉代“罢腊百家,独尊儒术”以后,作为儒家思想核心内容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就成为民族教育的终极目标。儒生——作为民族的主流教育工作者——也为这一目标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隋唐时期科举制度的出现,更是强化了教育的这一社会功能。姑且不论李白有没有进入私家小学,其儿童时受的教育,其内容是不会脱离当时的科举要求的。以为李白启蒙受道家之书,有违当时实际,也没有其他文献明示。李白尊崇道家,研习道教之书,恐是在十五岁以后“观奇书”之际。其文称:“少長江漢,五歲誦六甲,十歲觀百家,軒轅以來,頗得聞矣。”纵观全文,其意指少年时代,生长在江汉,五岁便开始诵习“六甲”,十岁则读遍诸子百家之书。一“颇”字,便显露出李白极其自负。不但如此,李白也在很多地方表示其身负治世的高才,如《爲宋中丞自薦表》雲:“李白…….實審無辜,懷經濟之才,抗巢由之節,文可以變風俗,學可以究天人,一命不沾,四海稱屈。”這類帶有濃烈儒家色彩的文字,在李白詩文中比比皆是,這裏就不再舉例,讀者自知。

因此我們也認爲,李白“五歲誦六甲”,不會僅僅是認字習字等基礎性的學習行爲,應該是誦讀儒家經籍。

三、

單從字面上看,“六甲”與儒家經籍風馬牛不相及,但我們不能忘記李白是詩人,而且是一個不太受詩法約束的詩人。詩人的特質就是思維跳躍,不符常規。從這個角度,我們若對傳統文化仔細分析,還是可以找出二者相關的蛛絲馬迹。

漢代建立,統治者認識到于馬上打天下,不能于馬上治天下,于是精簡武功,強化文治,將儒學定于一尊,廣收天下書籍。劉氏向、散父子部次條別,將所收之書分爲六類,分別是六藝、諸子、詩賦、兵書、術數、方技,加上劉歌的《輯略》,共稱之爲《七略》,形成了目錄學的發端。《漢書·藝文志》就是在此基礎上刪節而成的。劉氏父子將所收之書分爲六類,一是因爲校書的分工不同:劉氏父子擔任六藝、諸子、詩賦三部,任宏校兵書,尹成校術數,李柱國則方技;二是因爲篇卷的多家不一,這成爲後來書籍分類的一個重要參考原則。後漢、三國都沿用《七略》的分類方法,沒有改變。

隨著時間的推移,書籍漸漸增多,七略的分類方法便凸顯出很大的局限。早在西晉時期,就有人認識到劉氏父子分類的不足,並創造性地將“七略”分類之法改革爲四部分類法,《隋志序》雲:“魏氏代漢,采掇遺亡,藏在秘書中外三閣。魏秘書郎鄭默始制《中經》,秘書監荀助又因《中經》更著《新簿》,分爲四部,總括群書。”荀勒《中經新薄》將書分爲四種,第一種稱之爲“甲部",收錄六藝及小學之書;第二種稱之爲乙部,收錄古諸子、近世諸子、兵書、兵家、術數書;第三種稱之爲丙部,有《史記》、《日事》、《皇覽簿》、雜事等書;第四種稱之爲丁部,有詩賦、圖贊、汲冢書等。不難看出,荀勒的甲部就是後來的經部,乙部則相當于後來的子部,丙部則相當于後來的史部,丁部相當于後來的集部。東晉時期,著作郎李充對四部的次序作了修正,對乙部和丙部的位置進行了調換。《文選·王文憲集序》注引減榮緒《晉書·李充傳》:“爲大著作郎。于時典籍混亂,充刪除煩重,以類相從,分作四部,甚有條貫,秘閣以爲永制。五經爲甲部,史記爲乙部,諸子爲丙部,詩賦爲丁部。”從此,四部分類法就確定了。葡勵《中經新簿》甲部收錄六藝及小學,而至李充,減榮緒則言五經不言六藝及小學,蓋減氏之行文如此,非李充四部法甲部只收五部經典之書。最早稱四部分類法爲“經史子集”的是歐陽修,其在《新唐書-藝文志序》中說:“至唐始分爲四類,曰經、史、子、集。”考史書之記載,開始以“經史子集”而替代“甲乙丙丁”的,是唐初所修《五代史志》之《經籍志》(按:後並入《隋書》,可參看《隋書-經籍志》)。

官方的編書體例,民間自是難以及時知道。但《隋書》成于唐高宗顯慶時期,李白出生在神龍初,相隔五十余年,後來李白又遊學天下,定能知道官方新的圖書分類體例。

作爲詩人,李白的思維是跳躍的,不受約束的,這就使得他可以任意表達而不守常法。從其行文來看,“五歲誦六甲”與後面的“十歲觀百家”形成了對文,那麽,“六甲”則應該與“百家”相對了。而自漢代儒家思想取得正統地位以後,“諸子百家”便成了儒家的相對者,如《晉書杜夷傳》卷五十一:“夷少而恬泊,操尚貞素,居甚貧窘,不營産業,博覽經籍百家之書,算曆圖緯,靡不畢究。”又顔之推:“夫明六經之指,涉百家之書,縱不能增益德行,敦厲風俗,猶爲一藝,得以自資。”又《冊府元龜》卷五十:“文帝(按:指漢文帝)年八歲能屬文,有逸才,遂博貫古今經傳諸子百家之書。”

我們不妨推斷,李白所謂“六”即指“六藝”之書,“甲”指四部分類法中的“甲部",即甲部之書。“甲部”和“經部”略等,則其“六甲”或是“六經”之意。

陶淵明《移居》有句雲:“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我們要很好地理解作者所表達的意思,就必須對其所寫之文進行全面審視,而不能加入主觀臆測、斷章取義而想當然爾,要知其人而論其事。

作爲文士,李白是極其自負的。從當時的實際情況看,他決不會將自己等同于普通人。因而“六甲”不會是指讀書認字這樣簡單的行爲。

作爲士子,李白是儒家的。李白自小接受的是儒家教育,後來他多次上書申言欲進入高層,以實現自己的大志,就是明證。因而他五歲時不會以道教典籍啓蒙,否則,李白就早在幾百年前成了丘處機而名揚江湖。

作爲詩人,李白的思維是跳躍的。他將劉氏七部分類法之“六藝”簡言之爲“六”,四部分類法之“經”換言之爲“甲”,這樣不守常法的表述,于他是極其正常之事。因此他把“六甲”用作“六經”的代名詞,是很有可能的。

文章標題:李白“五歲誦六甲”商榷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libaiwenhua/5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