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古詩賞析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名篇賞析 > 时间:2019-04-03 08:12 來源:李白詩歌網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古詩全文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裏送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古詩賞析

這首詩作于天寶末年。當時朝政日趨腐敗,難與開元盛世相提並論;而作者也已年過半百,飄蕩江湖,壯志難酬,加上生活的日益困頓,便愈發增加了他那磊落不平之氣。因此,在陪自己的本家叔父、有名的古文家李華登上宣州謝脁樓以後,面對浩浩長空,他要一吐爲快了。

作者下筆伊始,便以破空而來的激憤詩句,抒發出了胸中那股百感交集、翻騰不已的郁結之氣。“棄我去者”,謂青年華、建功立業的雄心和昌盛強大的國勢;“亂我心者”,謂叢生的白發、潦倒的生活和混濁的現實。前者如江河東去,勢不可回;後者如亂麻塞胸,剪之不斷。二者相互對舉,加以重疊複沓的長句,突出渲染了一種悲怆、沈重的氣氛。

然而,下面兩句奮力宕開,使得詩境爲之陡振:“长空万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觸景生情,情寓景中,形象地展現了詩人灑脫豪邁的胸懷。“非太白雄才,那得有此奇橫?

蓬萊”四句承上而來,從“酣高樓”引出對曆代詩文的評賞,又從詩文評賞引出逸興。一方面,登樓雙方確在縱論漢代文章、建安詩歌以及南齊詩人謝脁詩作清新秀發的特點;另一方面,其中又隱寓著詩人以“蓬萊文章”稱許李華、而以“小謝”自況的深意,與詩題中的“謝脁樓”和“餞別”相關合。“俱懷逸興壯思飛”,一個“”字,明指雙方,但更偏重于詩人自己。酒酣興發之際,詩人直欲上青天而攬明月了。當然,這裏的明月並非實景,但詩人借此虛構的意象,來表現自己那飄逸、灑落的氣質,展示自己對美好事物孜孜追求的精神,卻是再恰切不過的了。

抽刀”二句又是一個突轉,既出人意外,又在人意中。因爲對上面四句而言,它是突起之句;但對全詩開頭而言,卻又是緊承之聯。同時,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這又何嘗不是詩人思緒從幻想境界向現實社會的回歸,以及回歸以後令人煩擾的“今日之日”的再度萦繞?在這兩句詩中,比喻之新奇、貼切,字句之重疊、回環,愈發使人感受到了詩人內心苦悶之巨大。在這沈重的苦悶面前,被動地忍受並與之盤桓,固然是一種辦法,但那樣做,李白就不成其爲李白了。昔日的李白,可以笑傲王侯,仗劍遠遊,今日的李白,同樣可以高聲大喊:“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在這裏,詩人深感人世的混濁,社會的壓抑,爲了尋求人生的自由境界,他不惜采取與黑暗現實決裂的態度,要披散頭發,象範蠡那樣去泛舟五湖了。這種做法固然是消極的,但詩人憤世嫉俗的嚴正態度和由此衍生的狂放行爲,則無異于是對那個壓抑人才、窒息個性的社會發出的強烈抗議。

這首詩豪放勁健,詞激意切,典型地代表了李白詩的風格特點。結構安排上,大開大阖;情感抒發時,忽起忽落,極盡騰挪變化之能事,令人耳目爲之一新。。

首發聲明:本文已通過百度原創保護,“《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古詩賞析”由李白詩歌網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shangxi/5092.html,嚴禁非法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