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全部古詩 > 七言古詩 > 时间:2019-01-13 17:42 標簽:題畫

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

峨眉高出西極天,羅浮直與南溟連。名公繹思揮彩筆,驅山走海置眼前。

滿堂空翠如可掃,赤城霞氣蒼梧煙。洞庭潇湘意渺綿,三江七澤情洄沿。

驚濤洶湧向何處,孤舟一去迷歸年。征帆不動亦不旋,飄如隨風落天邊。

心搖目斷興難盡,幾時可到三山巅。西峰峥嵘噴流泉,橫石蹙水波潺湲。

東崖合沓蔽輕霧,深林雜樹空芊綿。此中冥昧失晝夜,隱幾寂聽無鳴蟬。

長松之下列羽客,對坐不語南昌仙。南昌仙人趙夫子,妙年曆落青雲士。

訟庭無事羅衆賓,杳然如在丹青裏。五色粉圖安足珍,真仙可以全吾身。

若待功成拂衣去,武陵桃花笑殺人。

參考資料: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百度百科 、 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百度汉语

《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译文及注释

翻譯譯文一:

峨眉山高高聳峙直插雲天,羅浮綿延與南海相連。名師巧妙構思揮彩筆,高山大海都驅至眼前。滿堂都是翠綠的美景,好像可以打掃一樣,赤城的紅霞、蒼梧的雲煙皆在眼前。

洞庭、潇湘之水綿延缥缈,江水湖澤相互交錯。驚濤駭浪要流向何處?孤舟一去不知何時才能返還。

征帆不動也不回旋,就像隨風而逝飄落在天邊。心情激動目光阻斷意興難盡,什麽時候才能到達神仙居住的三山之巅?

西峰峥嵘瀑布飛瀉,又遭橫石阻攔水流緩慢;東崖峰巒疊嶂煙霧彌漫,林深樹雜草木繁盛。林中幽冥不分晝夜,靜靜聆聽沒有蟬鳴之聲。

高高的松樹下聚集著一些道人,對坐無語的是南昌仙。南昌仙人趙炎,胸懷坦蕩,志趣高雅,正當妙年。衙署無事請來賓客,在畫中肆意徜徉。五彩的圖畫有什麽珍貴的呢?

真正的仙境可以保全我身。等到功成名就之時拂衣而去,在武陵桃源之地開心生活以終老。

翻譯譯文二:

畫中之山,如峨眉挺拔于西極之天,如羅浮之山與南海相連。此畫工真是一位善于推思的能工巧匠,用彩筆驅趕著高山大海置于我的眼前。

滿堂的空靈蒼翠如可掃,赤城的霞氣和蒼梧的岚煙,仿佛可從畫中飄浮而出。洞庭潇湘的美景意境深遠,我之情意隨著三江七澤之水而回返往複。

那洶湧的波濤要流向何處?而江海上孤舟一去而無歸日。船上的征帆不動亦不旋,好像隨風漂落至天邊。

我心搖目斷,逸興難盡。不知何時此舟才可到海中三仙山?西峰山勢峥嵘,瀑布噴射,山下巨石橫斜,溪流蜿蜒曲折,水聲潺潺。

東崖岩層疊嶂,雲遮霧障,林深樹密,草木繁盛。在此深山之中,歲月不知,晝夜難分。我憑幾獨坐,靜聽寂然,靜得連一聲蟬鳴也聽不到。

在長松之下,有仙人數位,對坐不語,南昌仙人梅福也似列坐其中。趙炎夫子如南昌仙尉,正當妙年華品,爲磊落青雲之士。

庭中訟息,政簡無事,與衆賓客在堂中宴坐,杳然如畫中之神仙。此乃五色圖畫,並不足珍;還是真山真水最好,可以遠離世塵,端居全身。

有朝一日我功成之後,將拂衣而去,而武陵的桃花在含笑等著我。

《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鉴赏

李白題畫诗不多,此篇弥足珍贵。此诗通过对一幅山水壁画的传神描叙,再现了画工创造的奇迹,再现了观画者复杂的情感活动。他完全沉入画的艺术境界中去,感受深切,并通过一枝惊风雨、泣鬼神的诗笔予以抒发,震荡读者心灵。

從“峨眉高出西極天”到“三江七澤情洄沿”是詩的第一段,從整體著眼,概略地描述出一幅雄偉壯觀、森羅萬象的巨型山水圖,贊歎畫家妙奪天工的本領。這裏的“繹思”或可相當于今日所謂的“藝術聯想”。“搜盡奇峰打草稿”,藝術地再現生活,這就需要“繹思”的本領,揮動如椽巨筆,于是達到“驅山走海置眼前”的效果。這一段,對形象思維是一個絕妙的說明。峨眉的奇高、羅浮的靈秀、赤城的霞氣、蒼梧(九嶷)的雲煙、南溟的浩瀚、潇湘洞庭的渺綿、三江七澤的纡回。幾乎把天下山水之精華荟萃于一壁,這是十分壯觀,非常有氣魄的。當然,這決不是一個山水的大雜燴,而是經過匠心經營的山水再造。這似乎也是李白自己山水詩創作的寫照和經驗之談。

這裏詩人用的是“廣角鏡頭”,展示了全幅山水的大的印象。之後,開始搖鏡頭、調整焦距,隨著讀者的眼光朝畫面推進,聚于一點:“驚濤洶湧向何處,孤舟一去迷歸年。征帆不動亦不旋,飄如隨風落天邊。”這一葉“孤舟”,在整個畫面中真是渺小了,但它畢竟是人事啊,因此引起詩人無微不至的關心:在這洶湧的波濤中,它想往哪兒去呢?何時才回去呢?這是無法回答的問題。“征帆”兩句寫畫船極妙。畫中之船本來是“不動亦不旋”的,但詩人感到它的不動不旋,並非因爲它是畫船,而是因爲它放任自由、聽風浪擺布的緣故,是能動而不動的。蘇東坡寫畫船是“孤山久與船低昂”(《李思訓畫長江絕島圖》),從不動見動,令人稱妙;李白此處寫畫船則從不動見能動,別是一種妙處。以下緊接一問:這樣信船放流,可幾時能達到那遙遠的目的地──海上“三山”呢?那孤舟中坐的仿佛成了詩人自己,航行的意圖也就是“五嶽尋仙不辭遠”的意圖。“心搖目斷興難盡”寫出詩人對畫的神往和激動。這時,畫與真,物與我完全溶合爲一了。

鏡頭再次推遠,讀者的眼界又開廓起來:“西峰峥嵘噴流泉,橫石蹙水波潺湲,東崖合沓蔽輕霧,深林雜樹空芊綿。”这是对山水图景具体的描述,展示出画面的一些主要的细部,從“西峰”到“東崖”,景致多姿善變。西邊,是參天奇峰夾雜著飛瀑流泉,山下石塊隆起,綠水萦回,泛著漣漪,景色清峻;東邊則山崖重疊,雲樹蒼茫,氣勢磅礴,由于崖嶂遮蔽天日,顯得比較幽深。“此中冥昧失晝夜,隱幾寂聽無鳴蟬。”一蟬不鳴,更顯出空山的寂寥。但詩人感到,“無鳴蟬”並不因爲這只是一幅畫的原因;“隱幾(憑著幾案)寂聽”,多麽出神地寫出山水如真,引人遐想的情狀。這一神來之筆,寫無聲疑有聲,與前“孤舟不動”二句異曲同工。以上是第二段,對畫面作具體描述。

以下由景寫到人,再寫到作者的觀感作結,是詩的末段。“長松之下列羽客,對坐不語南昌仙。”這裏簡直令人連寫畫寫實都不辨了。大約畫中的松樹下默坐著幾個仙人,詩人說,那怕是西漢時成仙的南昌尉梅福吧。然而緊接筆鋒一掉,直指畫主趙炎爲“南昌仙人”:“南昌仙人趙夫子,妙年曆落青雲士。訟庭無事羅衆賓,杳然如在丹青裏。”趙炎爲當塗少府(縣尉的別稱,管理一縣的軍事、治安),說他“訟庭無事”,謂其在任政清刑簡,有谀美主人之意,但這不關宏旨。值得注意的倒是,趙炎與畫中人合二而一了。沈德潛批點道:“真景如畫”,這其實又是“畫景如真”所産生的效果。全詩到此止,一直給人似畫非畫、似真非真的感覺。

最後,詩人從幻境中清醒過來,重新站到畫外,産生出複雜的思想感情:“五色粉图安足珍,真仙可以全吾身。若待功成拂衣去,武陵桃花笑殺人。”他感到遺憾,這畢竟是畫,在現實中很難有這樣的好去處。但詩人認爲有。于是,他想名山尋仙去。而且要趁早,如果等到像魯仲連、張子房那樣功成身退(天知道要等到什麽時候),再就桃源歸隱,是太晚了,不免會受到“武陵桃花”的奚落。這幾句話對于李白,實在反常,因爲他一向推崇魯仲連一類人物,以功成身退爲最高理想。這種自我否定,實在是憤疾之詞。詩作于長安放還之後,安史之亂以前,帶有那一特定時期的思想情緒。這樣從畫境聯系到現實,固然賦予詩歌更深一層的思想內容,同時,這種思想感受的産生,卻又正顯示了這幅山水畫巨大的藝術感染力量,並以優美藝術境界映照出現實的汙濁,從而引起人們對理想的追求。

这首題畫诗与作者的山水诗一样,表现大自然美的宏伟壮阔一面;从动的角度、从远近不同角度写来,视野开阔,气势磅礴;同时赋山水以诗人个性。其艺术手法对后来诗歌有较大影响。苏轼的《李思训画长江绝岛图》等诗,就可以看作是继承此诗某些手法而有所发展的。

《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詩提要:

《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是唐代大诗人李白为友人赵炎所画的粉画山水的題畫诗。此诗作于天宝十四载(755年)作者游当涂时。当涂,唐属江南东道宣州,今为安徽马鞍山市属县。赵炎,即赵四,天宝中为当涂县尉,与李白过从甚密,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中有《送当涂赵少府赴长芦》、《寄当涂赵少府炎》等诗,均是赠赵炎之作。

此詩通過對一幅山水壁畫的傳神描敘,再現了畫工創造的圖景,再現了觀畫者的心理活動,表現出詩人神與物遊的審美情趣,篇末表達了詩人向往出世的願望。詩人把對畫家的贊美、畫的內容和自己看畫的感受,交織在一起,寫得情景交融而又層次分明,視野開闊,氣勢磅礴,表現了詩人高超的藝術手法。

李白題畫诗不多,此篇可谓是其此类作品中难得的佳作。诗人通过对山水壁画的传神描述,不仅再现了画工的精湛技艺,同时也淋漓尽致地展示了自己复杂的情感。诗人以极具才情的笔触展示了粉图中大自然的宏伟,视野开阔,气势磅礴。

《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作于玄宗天宝十四载(755)李白漫游皖南时。赵炎在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文中屡见,天宝末官当涂县尉,有高致,故诗中称颂他“南昌仙人赵夫子,妙年历落青云士”。“南昌仙人”谓汉之南昌县尉梅福,王莽时弃家成仙,《汉书》卷六七有传。诗中所咏“粉图山水”即绘于赵炎公庭壁上,诗人以想象之笔重现了画中“驅山走海置眼前”的图景,充满浓厚的游仙情趣。诗末云:“五色粉图安足珍?真山可以全吾身。若待功成拂衣去,武陵桃花笑殺人。”表现出急切的归隐之情,以至否定了平素的“功成身退”之志。严羽曰:“通篇皆赋题目,只此是达胸情。始知作诗贵本色,不贵著色。”(严羽评点李集)此诗对研究李白思想颇有价值。

詩中人物地名:

赵炎:排行四,约天宝十四载(755)、至德元载(756)在当涂县(今属安徽省)县尉任。李白《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送当涂赵少府赴长芦》、《寄当涂赵少府炎》诗,均作于天宝十四载。“少府”即县尉尊称。又《贈友人三首》第二首敦煌寫本《唐詩選》題作《贈趙四》,趙四即當塗尉趙炎,作于至德元載。又《春于姑熟送趙四流炎方序》雲:“趙少公„„以黃绶作尉,泥蟠當塗。”可知“趙四”即當塗尉趙炎。

当涂:县名,即今安徽当涂县,古称姑熟。李白有《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獻從叔當塗宰陽冰》、《寄當塗趙少府炎》、《送當塗趙少府赴長蘆》、《陪族叔當塗宰遊化城寺升公清風亭》、《當塗李宰君畫贊》。

三山:①傳說中的海上三仙山,曰方壺、瀛洲、蓬萊。李白《古風》(北溟有巨魚)有“仰噴三山雪,橫吞百川水”。《懷仙歌》有“巨鳌莫載三山去,我欲蓬萊頂上行”。《登高丘而望遠海》有“六鳌骨已霜,三山流安在”。《來日大難》有“海淩三山,陸憩五嶽”。《橫江詞》(其六)有“驚波一起三山動,公無渡河归去来”。《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心搖目斷興難盡,几时可到三山巅。”《贈饒陽張司戶燧》有“一語已道意,三山期著鞭”。《金門答蘇秀才》有“未果三山期,遙欣一丘樂”。《酬王補阙惠翼莊廟宋丞泚贈別》有“偶將二公合,複與三山鄰”。《與從侄杭州刺史良遊天竺寺》有“三山動逸興,五馬同遨遊”。《題嵩山逸人元丹丘山居》有“三山曠幽期,四嶽聊所托”。《大鵬賦》雲:“塊視三山”。②山名,在今江蘇南京市西南板橋鎮西長江濱。因三山並峙,南北相連得名。李白《三山望金陵寄殷淑》有“三山懷謝脁,水淡望長安”。《登金陵鳳凰台》有“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餞李副使藏用移軍廣陵序》雲:“箫鼓沸而三山動”。

赤城:山名,在今浙江天台北,爲天台山南門。因土色皆赤,狀如雲霞,望之似雉堞,因名。李白《夢遊天姥吟留別》有“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嶽掩赤城。”《同族弟金城尉叔卿燭照山水壁畫歌》有“洪波汹涌山峥嵘,皎若丹丘隔海望赤城。”《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满堂空翠如可扫,赤城霞气苍梧烟。”《留別西河劉少府》有“雖爲刀筆吏,緬懷在赤城。”《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有“挂席曆海峤,回瞻赤城霞。赤城漸微沒,孤嶼前峣兀。”《送楊山人歸天台》有“我家小阮賢,剖竹赤城邊。”《金陵送張十一再遊東吳》有“光白門柳,霞色赤城天。”《秋夕書懷》“海懷結滄洲,霞想遊赤城。”《瑩禅師房觀山海圖》有“如登赤城裏,揭涉滄州畔。”《天台曉望》有:“門標赤城霞,樓棲滄島月。”《早望海霞邊》有“四明三千裏,朝起赤城霞。”

蒼梧:①即蒼梧山,一名九疑山,在今湖南甯遠縣南,相傳舜死葬于此。李白《遠別離》有“恸哭兮远望,见苍梧之深山。苍梧山崩湘水绝,竹上之泪乃可灭。”《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满堂空翠如可扫,赤城霞气苍梧烟。”《山鹧鸪詞》有“紫塞严霜如剑戟,苍梧欲巢难背违。”《贈饒陽張司戶燧》有“朝饮苍梧泉,夕栖碧海烟。”《赠宣州灵源寺冲(一作“仲”)溶公》有“敬亭白云气,秀色连苍梧。”《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有“钓台碧云中,邈与苍梧(一作苍岭)对”。《自巴东舟行经瞿唐峡登巫山最高峰晚还题壁》有“望云知苍梧,记水辨瀛海。”《梁園吟》有“荒城虛照碧山月,古木盡入蒼梧雲。”《博平鄭太守自廬山千裏相尋入江夏北市門見訪卻之武陵立馬贈別》有“大梁貴公子,氣蓋蒼梧雲。”《贈從弟宣州長史昭》有“何意蒼梧雲,飄然忽相會。”《留別賈舍人至》(其一)有“徘徊蒼梧野,十見羅浮。”《泾川送族弟錞》有“歎息蒼梧鳳,分棲瓊樹枝。”《贈盧司戶》有“白云遥相识,待我苍梧间。”  ②今江苏连云港市东北云台山。相传此山一名郁州山,是从苍梧(今湖南宁远县南)飞来,故亦名苍梧山,先前在海中,后泥沙淤涨,今与大陆相连。李白《哭晁卿衡》有“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③郡名,即梧州,属岭南道,今为广西梧州市。李白《黃葛篇》有“蒼梧大火落,暑服莫輕擲。”

武陵:①指武陵源,即桃花源。在今湖南桃源县西南桃源山。李白《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若待功成拂衣去,武陵桃花笑杀人”。《和盧侍禦通塘曲》有“行盡綠潭潭轉幽,疑是武陵春碧流”。《書情贈蔡舍人雄》有“別離解相訪,應在武陵多”。《答杜秀才五松山見贈》有“從茲一別武陵去,去後桃花春水深”。②郡名,即朗州,屬江南西道。即今湖南常德市。李白有《博平鄭太守自廬山千裏相尋入江北市門見訪卻之武陵立馬贈別》。

罗浮:山名,在广东东江北岸,增城、博罗、河源等县间,长达一百余里,主峰在博罗县城西北。山上多瀑布,风景优美,是道教名山。李白《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峨眉高出西極天,罗浮直与南溟连”。《安陸白兆山桃花岩寄劉侍禦绾》有“邈若羅浮巅,兩岑抱東壑”。《禅房懷友人岑倫南游罗浮兼泛桂海自春徂秋不返仆旅江外书情寄之》有“婵娟罗浮月,摇艳桂水云”。《留別賈舍人至》(其一)有“徘徊蒼梧野,十見羅浮秋”。《同王昌齡送族弟襄歸桂陽》(其一)有“余欲羅浮隱,猶懷明主恩”。《江西送友人之羅浮》有“爾去之羅浮,我還憩峨眉”。《金陵江上遇蓬池隱者》有“羅浮麻姑台,此去或未返”。

南昌:县名,汉置,在今江西南昌市。李白《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长松之下列羽客,对座不语南昌仙。南昌仙人赵夫子,妙年历落青云士”。《贈瑕丘王少府》有“梅生亦何事,來作南昌尉”。

洞庭:洞庭湖,又名云梦泽,在今湖南。李白《遠別離》有“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臨江王節士歌》有“洞庭白波木叶稀,燕鸿始入吴云飞”。《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洞庭潇湘意渺绵,三江七澤情洄沿”。《贈王判官時余歸隱居廬山屏風疊》有“俱飄零落葉,各散洞庭流”。《留別曹南群官之江南》有“帝子隔洞庭,青楓滿潇湘”。《魯郡堯祠送窦明府薄華還西京》有“昨夜秋聲阊阖來,洞庭木葉騷人哀”。《送賀監歸四明應制》有“真訣自從茅氏得,恩波甯阻洞庭歸”。《送長沙陳太守二首》(其二)有“洞庭鄉路遠,遙羨錦衣春”。《洞庭醉後送绛州呂使君杲流澧州》有“洞庭破秋月,縱酒開愁容”。《與諸公送陳郎將歸衡陽》有“回飚吹散五峰雪,往往飛花落洞庭”。《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其一)有“洞庭西望楚江分,水盡南天不見雲”。(其二)有“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雲邊”。(其四)有“洞庭湖西秋月輝,潇湘江北早鴻飛”。(其五)有“帝子潇湘去不返,空余秋草洞庭間”。《陪侍郎叔遊洞庭醉後》(其三)有“巴陵無限酒,醉殺洞庭秋”。《九日登巴陵置酒望洞庭水軍》有“白羽落酒樽,洞庭羅三軍”。《與夏十二登嶽陽樓》有“樓觀嶽陽盡,川回洞庭開”。《荊州賊亂臨洞庭言懷作》有“修蛇橫洞庭,吞象臨江島”。《郢門秋懷》有“人迷洞庭水,雁度潇湘烟”。《書情贈蔡舍人雄》有“舟浮潇湘月,山倒洞庭波”。《贈別舍人弟台卿之江南》有“因爲洞庭葉,飄落之潇湘”。《寄從弟宣州長史昭》有“五落洞庭葉,三江遊未還”。《送郗昂谪巴中》有“予若洞庭葉,隨波送逐臣”。另有《答裴侍禦先行至石頭驿以書見招期月滿泛洞庭》、《夜泛洞庭尋裴侍禦清酌》、《秋登巴陵望洞庭》。

峨眉:即峨眉山,在今四川峨眉县西南,有山峰相对如蛾眉,故名。李白《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峨眉高出西極天,罗浮直与南溟连”。《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我在巴東三峽時,西看明月憶峨眉。月出峨眉照滄海,與人萬裏長相隨。黃鶴樓前月華白,此中忽見峨眉客。峨眉山月還送君,風吹西到長安陌。長安大道橫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一振高名滿帝都,歸時還弄峨眉月”。《贈僧行融》有“峨眉史怀一,独映陈公出”。《留別曹南群官之江南》有“却恋峨眉去,弄景偶骑羊”。《江西送友人之罗浮》有“爾去之羅浮,我還憩峨眉”。《酬宇文少府見贈桃竹書筒》有“中藏寶訣峨眉去,千裏提攜長憶君”。《登峨眉山》有“蜀國多仙山,峨眉邈難匹”。《聽蜀僧溶彈琴》有“蜀僧抱綠绮,西下峨眉峰”。《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夏韋太守良宰》有“江帶峨眉雪,川橫三峽流”。《峨眉山月歌》有“峨眉山月半輪秋,影入平羌江水流”。《蜀道難》有“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巅”。《聞丹丘子于城北山營石門幽居中有高鳳遺迹仆離群遠懷亦有棲遁之志因敘舊以寄之》有“仆在雁門關,君爲峨眉客”。

潇湘:今湖南湘江与潇水于零陵县合流后称潇湘,与上游漓湘、下游蒸湘合称三湘。李白《古風》(美人出南国)有“归去潇湘沚,沉吟何足悲”。《遠別離》有“遠別離,古有皇英之二女。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洞庭潇湘意渺绵,三江七澤情洄沿”。《書情贈蔡舍人雄》有“舟浮潇湘月,山倒洞庭波”。《贈別舍人弟台卿之江南》有“因爲洞庭葉,飄落之潇湘”。《留別曹南群官之江南》有“帝子隔洞庭,青楓滿潇湘”。《答高山人兼呈權顧二侯》有“明晨去潇湘,共谒蒼梧帝”。《同友人舟行遊台越作》有“《怀沙》去潇湘,挂席泛冥渤”。《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其四)有“洞庭湖西秋月辉,潇湘江北早鸿飞”。(其五)有“帝子潇湘去不返,空余秋草洞庭间”。《郢門秋懷》有“人迷洞庭水,雁度潇湘烟”。《秋夕書懷》有“感此潇湘客,凄其流浪情”。《清平樂》(其四)有“抛人遠泛潇湘,欹枕悔聽寒漏,聲聲滴斷愁腸”。

 

《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105.html

上一篇: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 下一篇:搗衣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