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渡荊門送別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全部古詩 > 五言律詩 > 时间:2019-02-13 11:50 標簽:送人

渡荊門送別 古詩全文

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遊。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

月下飛天鏡,雲生結海樓。

仍憐故鄉水,萬裏送行舟。

參考資料:渡荊門送別-百度百科、 渡荊門送別-百度汉语

《渡荊門送別》译文及注释:

翻譯譯文:

乘船遠行,路過荊門一帶,來到楚國故地。

青山漸漸消失,平野一望無邊。長江滔滔奔湧,流入廣袤荒原。

月映江面,猶如明天飛鏡;雲彩升起,變幻無窮,結成了海市蜃樓。

故鄉之水戀戀不舍,不遠萬裏送我行舟。

渡荊門送別 注释

遠:遠自。平野:平坦廣闊的原野。江:長江。大荒:廣闊無際的田野。月下飛天鏡:明月映入江水,如同飛下的天鏡。下:移下。海樓:海市蜃樓,這裏形容江上雲霞的美麗景象。仍:依然。憐:憐愛。一本作“”。故鄉水:指從四川流來的長江水。因詩人從小生活在四川,把四川稱作故鄉。萬裏:喻行程之遠。

《渡荊門送別》賞析一

這首詩約作于李白出蜀之時。從詩的內容看,詩人已離開故鄉,經巴渝,出三峽,這時剛剛渡過向有楚蜀咽喉之稱的荊門山,前面便是浩渺無垠的洞庭湖了。看到眼前奇麗壯美而又變化多端的自然景色,詩人滿懷激情,寫下了這首紀遊兼寫景的佳作。

首二句點明行程和去向,次二句緊接著便寫山寫江。“山隨平野盡”,令人想見剛才還是崇山峻嶺,而今已是平原曠野了,心中頓感無限開闊;“江入大荒流”,極寫江水穿過狹窄的荊門之後,一瀉千裏、奔騰到海的宏闊氣勢,令人驟生壯美之感。這裏,作者巧妙地用“”和“”兩個動詞,貼切地描摹出船出荊門以後,山盡江流、一緩一速的兩種變化,真是傳神寫照,健筆縱橫。

五、六兩句承上而來,推出更爲奇妙的景觀。荊門一過,洞庭在望,整個江面至此益發寬闊、平靜。夜間,一輪明月倒映水中,宛如天上飛來的皎潔明鏡;白天,雲霞蔚起,形成海市蜃樓那樣的壯麗景致。兩句詩,一“”一“”,分別概括出江上的夜與晝;一“天鏡”一“海樓”,分別展現出夜與晝的兩般景象,一“”一“”,一“”一“”,分別造成從天上到水底,又由水面到空中的強烈動感,這一切凝聚在一起,令人頓生無限美感。

最後兩句陡作轉折,詩人的思緒從眼前之景一下跳到對故鄉的思念,但又不明說思念故鄉,而出以“仍憐故鄉水”。一個“”字,将诗人对故乡爱憐、留恋、思念的万般情感囊括无遗。水本是无情之物,却说它万里行来,为诗人“送行舟”,则水送人、人憐水,情意殷殷,难分难舍之状如在目前。

這首詩有敘事,有寫景,有抒情。敘事簡明扼要,寫景具體生動,抒情真摯濃郁。收尾更神妙莫測,誠如王夫之所說:“結二语得象外于圜中。‘飘然思不穷’,唯此当之”(《唐詩評選》)。

《渡荊門送別★w臀龆:

這首詩是李白出蜀時所作。李白這次出蜀,由水路乘船遠行,經巴渝,出三峽,直向荊門山之外駛去,目的是到湖北、湖南一帶楚國故地遊覽。“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遊”,指的就是这一壮游。这时候的青年诗人,兴致勃勃,坐在船上沿途纵情观赏巫山两岸高耸雲霄的峻岭,一路看来,眼前景色逐渐变化,船过荆门一带,已是平原旷野,视域顿然开阔,别是一番景色: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

山隨平野盡”,形象地描繪了船出三峽、渡過荊門山後長江兩岸的特有景色:山逐漸消失了,眼前是一望無際的低平的原野。著一“”字,化静为动,将群山与平野的位置逐渐变换、推移,真切地表现出来。这句好比用电影镜惋w阆碌囊蛔榛疃妫艘粤鞫杏肟占涓校仓沟纳搅肽∽闯龌疃那飨蚶础

江入大荒流”,寫出江水奔騰直瀉的氣勢,從荊門往遠處望去,仿佛流入荒漠遼遠的原野,顯得天空寥廓,境界高遠。後句著一“”字,寫出了氣勢的博大,充分表達了詩人的萬丈豪情,充滿了喜悅和昂揚的激情,力透紙背,用語貼切。景中蘊藏著詩人喜悅開朗的心情和青的蓬勃朝氣。

颔聯這兩句不僅由于寫進“平野”、“大荒”這些遼闊原野的意象,而氣勢開闊;而且還由于動態的描寫而十分生動。大江固然是流動的,而山脈卻本來是凝固的,“隨、尽”的動態感覺,完全是得自舟行的實際體驗。在陡峭奇險,山巒疊嶂的三峽地帶穿行多日後,突見壯闊之景,豁然開朗的心情可想而知。它用高度凝煉的語言。極其概括地寫出了詩人整個行程的地理變化。

寫完山勢與流水,詩人又以移步換景手法,從不同角度描繪長江的近景與遠景:

月下飛天鏡,雲生結海樓。

长江流过荆门以下,河道迂曲,流速减缓。晚上,江面平静时,俯视月亮在水中的倒影,好象天上飛来一面明镜似的;日间,仰望天空,雲彩兴起,变幻无穷,結成了海市蜃楼般的奇景。这正是从荆门一带广阔平原的高空中和平静的江面上所观赏到的奇妙美景。如在崇山峻岭的三峡中,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水襄陵,江面水流湍急洶湧,那就很難有機會看到“月下飛天鏡”的水中影像;在隱天蔽日的三峽空間,也無從望見“雲生結海樓”的奇景。这一联以水中月明如圆镜反衬江水的平静,以天上雲彩构成海市蜃楼衬托江岸的辽阔,天空的高远,艺术效果十分强烈。颔颈两联,把生活在蜀中的人,初次出峡,见到广大平原时的新鲜感受极其真切地写了出来。

頸聯兩句反襯江水平靜,展現江岸遼闊,天空高遠,充滿了浪漫主義色彩。

李白在欣賞荊門一帶風光的時候,面對那流經故鄉的滔滔江水,不禁起了思鄉之情:

仍憐故鄉水,萬裏送行舟。

诗人顺着长江远渡荆门,江水流过的蜀地也就是曾经养育过他的故乡,初次离别,他怎能不无限留恋,依依难舍呢?但诗人不说自己思念故乡,而说故乡之水恋恋不舍地一路送我远行,怀着深情厚意,万里送行舟,从对面写来,越发显出自己思乡深情。诗以浓重的怀念惜别之情結尾,言有尽而情无穷。诗题中的“送別”应是告别故乡而不是送別朋友,诗中并无送別朋友的离情别绪。清沈德潜认为“诗中无送別意,题中二字可删”(《唐詩別裁》),這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这首诗首尾行結,浑然一体,意境高远,风格雄健。“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寫得逼真如畫,有如一幅長江出峽渡荊門長軸山水圖,成爲脍炙人口的佳句。如果說優秀的山水畫“咫尺應須論萬裏”,那麽,這首形象壯美瑰玮的五律也可以說能以小見大,以一當十,容量豐富,包涵長江中遊數萬裏山勢與水流的景色,具有高度集中的藝術概括力。

《渡荊門送別》古诗提要及诗中地名

古詩提要:

《渡荊門送別》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青年时期在出蜀漫游的途中写下的一首五律。此诗作于开元十二年(724)秋天,时李白初出蜀沿江东下。

此诗由写远游点题始,继写沿途见闻和观感,后以思念作結。全诗意境高远,风格雄健,形象奇伟,想象瑰丽,译呬卓越的绘景取胜,景象雄浑壮阔,表现了作者少年远游、倜傥不群的个性及浓浓的思乡之情。诗人怀着“仗剑去国,辞亲远游”之情,出蜀东下,此诗即在旅游途中所作。从诗意看,诗人与送行者同舟共发,是在舟中吟送的。清朝沈德潜认为,诗中无“送別”意,題中“送別”二字可刪,是不確的。這首詩雖意在描繪山水,然而仔細揣摩,“送別”之意猶在,足見椽筆功夫。“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與杜甫的“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可比功力。或認爲李是行舟流覽,杜則停舟細看。此說頗是在理。

《渡荊門送別》诗中描绘舟过荆门时所见景色,抒发对故乡的依恋之情。诗中“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兩句,狀荊門平野山盡,江流壯闊之景,曆來脍炙人口,與杜甫“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旅夜書懷》)對讀,“李是晝景,杜是夜景,李是行舟暫視,杜是停舟細觀。”(王琦注引丁龍友語)皆“適興手會”(翁方綱《石洲詩話》卷一)。

詩中地名:

荆门:山名,在今湖北宜都县西北长江西岸,东与虎牙山隔江对峙。李白《渡荊門送別》有“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遊”。《秋下荊門》有“霜落荊門江樹空,布帆無恙挂秋風。”《觀元丹丘坐巫山屏風》有“蒼蒼遠樹圍荊門,曆曆行舟泛巴水。”另有《荊門浮舟望蜀江》。②用指荊州,即今湖北江陵縣及其附近。李白《贈王判官時余歸隱居廬山屏風疊》有“荊門倒屈宋,梁苑傾鄒枚”。

楚國:西周時建都丹陽(今湖北秭歸縣東南),後建都郢(今湖北江陵縣西北紀南城)。秋时领有今湖南、湖北及河南南部与安徽中部一带。李白《渡荊門送別》有“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遊”。《古風》有“抱玉入楚國,見疑古所聞”。《鞠歌行》有“楚国青蝇何太多,連城白璧遭谗毁”。《登金陵冶城西北謝安墩》有“组练照楚国,旌旗連海门”。《自溧水道哭王炎三首》(其一)有“楚國一老人,來嗟龔勝亡”。

 

《渡荊門送別》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渡荊門送別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渡荊門送別》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渡荊門送別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141.html

上一篇:登新平樓 下一篇:訪戴天山道士不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