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短歌行(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滿)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全部古詩 > 五言古詩 > 時間:2019-01-16 20:25 標簽:愛國

短歌行 古詩全文

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滿。

蒼穹浩茫茫,萬劫太極長。

麻姑垂兩鬓,一半已成霜。

天公見玉女,大笑億千場。

吾欲攬六龍,回車挂扶桑。

北鬥酌美酒,勸龍各一觞。

富貴非所願,與人駐顔光。

參考資料:短歌行-百度百科、 短歌行-百度漢語

《短歌行》譯文翻譯

白天何其太短暫,百年光陰很快就過去了。蒼穹浩渺無際,萬劫之世實在是太長了。

就連以長壽著名的仙女麻姑,頭發也白了一半了。天公和玉女玩投壺的遊戲,每中一次即大笑,也笑了千億次了。

我想駕日車攬六龍,轉車東回,挂車于扶桑之上。用北鬥酌酒漿,每條龍都各勸其一觞酒,讓它們都沈睡不醒,不能再駕日出發。

富貴榮華非我所願,只願爲人們留住光陰,永駐青

《短歌行》賞析一

古往今來,人生壽夭乃是人類最關心的問題之一,多少人曾爲之發出過無窮的浩歎:“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曹操《短歌行》)“置酒高堂,悲歌臨觞”(陸機《短歌行》),久而久之,《短歌行》遂成專詠這一問題的篇章。歌而謂之“短”,既指歌調之短促,也隱含人生短促之意。李白這首同名詩作,沿襲了古老的主題,但寫法上卻將寫實與想象熔于一爐,極富浪漫色彩。

前八句突出一個“短”字。先用四句寫人世苦短,繼用四句寫仙界亦苦短。從人世來看,小而言之,一天的時間太短;大而言之,百年光陰還是太短,它們與浩茫的宇宙、無盡的萬世相比,則益發顯得短。從仙界來看,神仙向有長生不老之稱,但那位曾經見到東海三次變爲桑田的麻姑,如今也已兩鬓花白,老態龍鍾了;至于昔日曾與東王公娛樂爲歡的美貌玉女,風姿也已大不如前了,以至天公見其衰老而大笑,這樣看來,仙人也爲其容華的不能久駐而生愁,他們也感覺到了歲月之短促。

“我欲揽六龙,回车挂扶桑”,以阔大的想象振起诗意,于山穷水尽之际得峰回路转之妙。诗人意谓:既然生命短促为人世仙界所共苦,那么,我愿意直上九天,拉住为太阳驾车的六龙,把太阳挂在东方的扶桑树上。为造成惊心动魄的效果,诗人更大笔挥洒:“北鬥酌美酒,勸龍各一觞。”以北斗为勺,与神龙同饮,这是何等的气魄!但这并不是诗人的目的,他的目的在于:让太阳停止运行,为人永驻流光。最后两句申明主旨,以富贵与流光作比,益发突出了诗人对生命的热爱和追求。

《短歌行》賞析二

《短歌行》是樂府相和歌平調七曲之一。古樂府中有《長歌行》與《短歌行》之分,關于二者的命意,《樂府解題》有兩種說法:一是“言人壽命長短,有定分,不可妄求”;一是“歌聲之長短耳,非言壽命也”。在李白之前,以此題爲詩者,多爲慨歎人生短暫,主張及時行樂。李白的這首詩,卻以樂觀浪漫、昂揚奮發的精神,在喟歎生命短促的同時,表達了對人生的珍惜,對建功立業的渴望。

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滿。”時間本是個抽象的概念,用“白日”來指代,便成爲具體可感的形象了。“短短”兩個疊字,強調它稍縱即逝。由時光的流逝,自然聯想到人生易老,年華難駐。這樣,詩意自然而然地轉到對光陰的珍惜。起首兩句,貌似平平,實則恰到好處。既開門見山點明題意,又爲詩意的拓展預留地步,而且格調質補,語勢流走,轉承自然。

時間永恒,無始無終,漫漫無垠;生命短暫,代謝榮衰,轉瞬即逝。詩人正是抓住了這一強烈的反差,進一步馳騁瑰麗神奇的想象。“蒼穹浩茫茫,萬劫太極長”。上句從“空間”角度極言天宇浩瀚無垠;下句則從“時間”角度感歎光陰的永恒漫長。“萬劫太極”,何其久遠!在這漫長的歲月裏,那曾經見過東海三次變爲桑田的麻姑仙女,如今也已兩鬓斑白了。這種浪漫的誇張只能出自李白的筆下。據傳爲漢代東方朔所作的《神異經》裏有這麽一個故事:東王公常和玉女用箭作投壺遊戲,每次要投一千二百支,若未投中,天便開口大笑,這就是下界所見到的電光。如今這種電閃雷鳴已曆成千上億次了。詩人巧妙地把這兩個故事融入詩篇,將人們帶進奇偉的神仙世界。這裏有蒼茫的穹宇,人世的興替,麻姑仙女蟬鬓染霜,天公玉女嬉戲作樂,倏忽又是雷鳴電閃,風雨將至……,多麽光怪陸離,神奇而詭谲!這些奇異的境界,極其有力地渲染鋪排了“萬劫太極长”的内涵。至此,空間的浩渺、時間的无垠,通过诗人大胆而奇特的想象,表达得淋漓尽致。继而,诗人笔锋一转,拓出另一番意境。

吾欲攬六龍,回車挂扶桑。北鬥酌美酒,勸龍各一觞。”詩人要攬住爲太陽駕車的六條神龍,把太陽所乘之車挂在東方“日出之所”的扶桑樹上,用北鬥作酒勺盛滿美酒,請六龍各飲一杯。這樣便會使時光停歇下來,人生似乎便能得以長久。結尾二句道出詩人的意願:“富貴非吾願,爲人駐頹光。”自古帝王們,即使秦皇、漢武一代雄主,也無不遣人訪神仙,求長生,無非爲了富貴永久。詩人要攬六龍、回朝日,“使之朝不得回,夜不得伏”,絕非爲個人富貴。對他人,爲的是“老者不死,少者不哭”(李賀《苦晝短》);對詩人自己,堅信“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李白,他渴望著有朝一日能“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使寰區大定,海縣清一。”(《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他要拯物濟世,幹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像大鵬一樣要“扶搖直上九萬裏”,即使暫時受挫,也要“猶能簸卻滄溟水”(《上李邕》)。這也許就是詩人的弦外之音,味外之旨吧。唐司空圖說:“辨于味而後可以言詩”(《與李生論詩書》)。對詩人的意蘊似乎應作如是觀。

縱觀全詩,詩人在馳騁豐富的想象時,把美麗的神話傳說融入瑰麗奇偉的藝術境界,塑造出瑰奇壯觀,多姿多彩的藝術形象,洋溢著濃郁而熱烈的浪漫主義色彩。文辭如行雲流水,極富表現力,體現了詩人雄奇奔放,清新飄逸的風格。他以吞吐千古,囊括六合的胸襟和氣魄,天馬行空般地馳騁想象,從思想到藝術都表現出極大的創造性,在繼承借鑒前人的同時作了重大的突破,比如,“北鬥酌美酒”就是反用《詩·小雅·大東》“唯北有鬥,不可以挹酒漿”的典故。前人的《短歌行》在慨歎人生短促時,往往流露出一種及時行樂,縱情聲色的頹廢情緒。同樣的歌題,在李白的筆下,雖也同樣發出“百年苦易滿”的歎喟,然而,全詩貫穿的卻是樂觀浪漫、昂揚奮發的基調。這是詩人的個性及盛唐時代的精神風貌使然。再如,屈原在《離騷》中唱道:“吾令曦和弭節兮,望崦嵫而勿迫”、“折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遙以徜徉”。李白顯然對此是有所借鑒的。但同樣的素材到他手裏,便刻意鋪排爲新穎、詭谲的藝術境界、包蘊著更爲深廣的內涵。“真正的創造就是藝術想象力的活動。”(黑格爾語)李白的創作實踐證實了這一論斷。正如皮日休對他的評價:“言出天地外,思出鬼神表,讀之則神馳八極,測之則心懷四溟,磊磊落落,真非世間語者”。李白是當之無愧的。

《短歌行》古詩提要

《短歌行》是唐代大詩人李白的作品。樂府舊題。作年不詳。舊作多詠人生短暫,當及時自勉或行樂之意。

李白此诗则引入游仙主题,抒写遨游宇宙、战胜時間的豪情,以及使人间生命长存不老的美好愿望。全诗想象奇幻,境界宏丽,“天公見玉女,大笑億千場”、“北鬥酌美酒,劝龙各一觞”的幻象,皆出人意表。此詩分上下兩段。

前八句言百年(人的一生)易满,天地无穷,時間无限,神仙尚且两鬓成霜,凡人何堪;只有天公、玉女才能与时长存,千年万载,操控天象;前八句突出一个“”字。先用四句写人世苦短,继用四句写仙界亦苦短。从人世来看,小而言之,一天的時間太短;大而言之,百年光阴还是太短,它们与浩茫的宇宙、无尽的万世相比,则益发显得短。从仙界来看,神仙向有长生不老之称,但那位曾经见到东海三次变为桑田的麻姑,如今也已两鬓花白,老态龙钟了;至于昔日曾与东王公娱乐为欢的美貌玉女,风姿也已大不如前了,以至天公见其衰老而大笑,这样看来,仙人也为其容华的不能久驻而生愁,他们也感觉到了岁月之短促。

後六句詩人突發奇想,欲阻攔六龍,留住時光,使人生不老,青春永駐。全詩悲歎人生太短,寫法上將寫實與想象熔于一爐,極富浪漫主義色彩。“我欲攬六龍,回車挂扶桑”,以闊大的想象振起詩意,于山窮水盡之際得峰回路轉之妙。詩人意謂:既然生命短促爲人世仙界所共苦,那麽,我願意直上九天,拉住爲太陽駕車的六龍,把太陽挂在東方的扶桑樹上。爲造成驚心動魄的效果,詩人更大筆揮灑:“北鬥酌美酒,勸龍各一觞。”以北鬥爲勺,與神龍同飲,這是何等的氣魄!但這並不是詩人的目的,他的目的在于:讓太陽停止運行,爲人永駐流光。最後兩句申明主旨,以富貴與流光作比,益發突出了詩人對生命的熱愛和追求。

 

《短歌行(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滿)》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短歌行(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滿)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時間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短歌行(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滿)》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短歌行(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滿)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