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全部古詩 > 七言古詩 > 时间:2019-01-22 19:49 標簽:送人,月亮,思鄉

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 古诗全文

我在巴東三峽時,西看明月憶峨眉。

月出峨眉照滄海,與人萬裏長相隨。

黃鶴樓前月華白,此中忽見峨眉客。

峨眉山月還送君,風吹西到長安陌。

長安大道橫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

黃金獅子乘高座,白玉麈尾談重玄。

我似浮雲殢吳越,君逢聖主遊丹阙。

一振高名滿帝都,歸時還弄峨眉月。

參考資料: 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百度百科 、 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百度漢語

《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譯文及注釋

我以前在巴東三峽之時,曾西望明月遙想家鄉峨眉。

遙憶家鄉的峨眉山月從峨眉而出,普照滄海,長與人萬裏相隨。

在黃鶴樓前的月光下,我忽然遇到了您這位從家鄉峨眉來的客人。

如今,峨眉山月又將隨風伴送您西入長安。

長安的大道直通九天,峨眉山月也隨您朗照八百裏秦川。

在京師,皇帝與達官貴人們登上席次乘坐高座,手執麈尾,高談重玄之道。

我像浮雲一樣在吳越遊蕩,而您卻能遭逢聖主,一遊丹阙。

等您一振高名,譽滿帝都之時,再舊來故地,與我一起玩賞峨眉的山月吧。

《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鑒賞

李白對峨眉月始終未能忘懷,就是萬裏遠遊之後,也一直既看且憶,更感覺峨眉月與他相伴而行。而黃鶴樓前來自故鄉的僧人,帶來了峨眉月,讓李白百感交集而追憶峨眉山月。詩中的“峨眉山月”既是貫穿始終的主線,也是詩人與蜀僧晏關系的紐帶。

此詩前兩句“我在巴東三峽時,西看明月憶峨眉”是在寫異地“看”蜀,表達了李白思念蜀地,贊美那裏的心境。其實是影射自己的酸楚。簡單兩句,縱橫寬廣躍然紙上。峨眉的秀峻,也一目了然。此時憶峨眉的景色,百感交集。

月出峨眉照滄海,與人萬裏長相隨”兩句描述異地之月,借月抒懷。由故人聯想到許多,同月不同境,緣由心境來。李白說:就用我的心境,送君入長安吧。

黃鶴樓前月華白,此中忽見峨眉客”兩句是在描寫倆人相見默契相談暢懷的情景。憶故談今,別有心意。人生如月,陰晴圓缺,己是浮雲,來去自如。潇灑超脫,浩然脫俗。也影射了作者雖身不能脫俗,心卻早已超脫世俗的暗意。

峨眉山月還送君,風吹西到長安陌。长安大道横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四句說,這明月定將伴送他到長安去,這明月不僅照到江夏,還照到長安以及周圍的秦川,而且回到蜀中仍有峨眉月相伴。

黃金獅子乘高座,白玉麈尾談重玄”兩句寫囑咐故人如果能在京城高善談重玄哲學,就可以受到極高的禮遇,這是作者給故人的囑咐,爲臨行的好友指點當時帝都王孫公子的喜好與唐王朝崇道的思想風氣。

我似浮雲殢吳越,君逢聖主遊丹阙”兩句意思是說:我現是落魄去,您卻是乘風歸。雖心境不同,但李白在這裏體現出了他樂觀向上,不甘命運的豪情。

一振高名滿帝都,歸時還弄峨眉”兩句意思是說:到成功的時候,我們再憶故時峨眉。其實,萬裏共明月,本無所謂這裏明月那裏明月之分。但是,這一方面可見李白對故鄉月亮情有獨鍾,另一方面對比自己身似浮雲,滯留吳越,羨慕蜀僧歸時還可見到峨眉月。

全詩以月爲媒,貫徹始終。此詩從“我”到月,從月到僧,再寫到月,侃侃談來,動感強烈,毫不氣窒,充分顯示出李白作爲歌行高手的藝術水平。

《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創作背景

此詩是李白在江夏送蜀僧晏上人入長安之作。據兩唐書載,唐肅宗至德二載(757年),原西京長安改爲中京,上元二年(761年),中京又複爲西京。此詩當作于至德二載至上元年間李白流放夜郎遇赦釋歸的途中。

《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古詩提要及詩中人物地名

古詩提要:

《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是唐代大詩人李白的作品。

此詩是作者爲送別蜀僧晏所,通過寫峨眉山月,爲臨行的好友指點帝都王孫公子的喜好與唐王朝崇道的思想風氣,表達了作者對故鄉友人懷戀與對故鄉的思念之情。全詩以“峨眉山月”作爲主線貫穿始終,從“我”到月,從月到僧,再寫到月,侃侃談來,動感強烈,毫不氣窒,充分顯示出李白作爲歌行高手的藝術水平。

《舊唐書·肅宗紀》載,至德二載十二月,“改蜀郡爲南京,鳳翔府爲西京,西京改爲中京。”

《新唐書·地理志》載:“上元二年中京複曰西京。”據此可知詩必作于至德二載之後,上元二年之前,其時李白正在流放及釋歸途中;按詩當作于歸途。

曾國藩《十八家詩鈔》卷十注雲:“觀‘黃鶴樓前’二句,太白時在江夏見僧晏也。”甚是;複曰:“‘我滯吳越’句當指前事言之耳。”則非。或謂“滯吳越即指留居江夏”(詹锳《李白詩文系年》),恐亦未妥。此詩既爲歸途行次江夏時送對方入京之作,“滯吳越”猶如下句“遊丹阙”,皆就各自未來之行蹤而言也。

《嚴羽評點李集》于此詩有雲:“題立峨眉作主,而以巴東、三峽、滄海、黃鶴樓、長安陌、秦川、吳越伴之,帝都又是主中主。題用月作主,而以風雲作伴,我與君又是主中主。回環散見,映帶生輝,真有月映千江之妙,非擬議所能學。”

詩中人物地名:

僧晏:事迹不详。李白《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诗,约作于乾元二年(759)。诗云:“黃鶴樓前月華白,此中忽見峨眉客。”知送别之地在江夏。按《新唐书·地理志》,至德二载(757)十二月改西京为中京,上元二年(761)中京复曰西京,则此诗之作必在上元二年前,乾元元年后。

三峡:指长江三峡,古今说法颇纷。或以西峡、巫峡、归峡为三峡;或以广溪峡、巫峡、西陵峡为三峡;或以巫峡、巴峡、明月峡为三峡;或以瞿塘、滟滪、巫山为三峡;或以明月、黄牛、西陵为三峡。王琦认为“盖川河之中,峡谷甚多,然据古歌‘巴东三峡巫峡长’一语推之,知古之所称三峡者皆在巴东。”(《李太白全集》卷八)今人以今四川白帝城至湖北南津关之间的瞿塘峡、巫峡、西陵峡为长江三峡。李白《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我在巴東三峽時,西看明月忆峨眉”。《答杜秀才五松山見贈》有“袖拂白雲開素琴,彈爲三峽流泉音”。《萬憤詞投魏郎中》有“兄九江兮弟三峽,悲羽化之難齊”。《觀元丹丘坐巫山屏風》有“昔遊三峽見巫山,見畫巫山宛相似”。《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夏韋太守良宰》有“江帶峨眉雪,川橫三峽流”。《與南陵常贊府遊五松山》有“響入百泉去,聽如三峽流”。《送趙判官赴黔府中丞叔幕》有“水宿五溪月,霜啼三峽猿。”《登錦城散花樓》有“暮雨向三峽,江繞雙流”。《峨眉山月歌》有“夜發清溪向三峽,思君不見下渝州”。(按:今人或以此詩三峽非指長江三峽,而指今四川樂山市北岷江上的平羌三峽:犁頭峽、背峨峽、平羌峽。姑存一說)《爲宋中丞祭九江文》雲:“劃三峽以中斷”。另有《賦得白鹭鹚送宋少府入三峽》、《上三峽》。

中京:指長安。《通鑒》:至德二載十二月,“以蜀郡爲南京,鳳翔爲西京,西京爲中京”胡三省注“以長安在洛陽、鳳翔、蜀郡、太原之中,故爲中京。”即今陝西西安市。李白有《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

長安:①即今陝西西安市。隋、唐定都于此。李白《行路難》(其二)有“羞逐長安社中兒,赤雞白狗賭梨栗”。《長相思》有“長相思,在长安”。《陽春歌》有“長安白日照春空,綠楊結煙桑袅風”。《子夜吳歌》(其三)有“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永王東巡歌》(其十一)有“南風一掃胡塵靜,西入長安到日邊”。《上皇西巡南京歌》(其四)有“地轉錦江成渭水,天回玉壘作長安”。(其十)有“少帝長安開紫極,雙懸日月照乾坤”。《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峨眉山月還送君,風吹西到長安陌。長安大道橫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贈崔侍禦》有“長安複攜手,再顧重千金”。《流夜郎贈辛判官》有“昔在長安醉花柳,五侯七貴同杯酒”。《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有“大駕還長安,兩日忽再中”。《江夏贈韋南陵冰》有“西憶故人不可見,東風吹夢到長安”。《金鄉送韋八之西京》有“客自長安來,還歸長安去”。《單父東樓秋夜送族弟況之秦時凝弟在席》有“遙望長安日,不見長安人,長安宮阙九天上,此地曾經爲近臣”。《送裴十八圖南歸嵩山》(其一)有“何處可爲別,長安青绮門”。《同王昌齡送族弟襄歸桂陽》(其二)有“春潭瓊草綠可折,西寄長安明月樓”。《送陸判官往琵琶峽》有“長安如夢裏,何日是歸期”。《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其三)有“記得長安還欲笑,不知何處是西天”。《登金陵鳳凰台》有“總爲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登敬亭北二小山余時客逢崔侍禦並登此地》有“大笑上青山,回鞭指長安”。《與史郎中飲聽黃鶴樓上吹笛》有“一爲遷客去長沙,西望長安不見家”。《對酒憶賀監》(其一)有“長安一相見,呼余谪仙人”。《寓言》(其三)有“長安春色歸,先入青門道”。《觀胡人吹笛》有“卻望長安道,空懷戀主情”。另有《讀諸葛武侯傳書懷贈長安崔少府叔封昆季》、《答長安崔少府叔封遊終南翠微寺太宗皇帝金沙泉見寄》、《對酒憶賀監序》雲:“太子賓客賀公于長安紫極宮一見余”。②指今江蘇南京市。李白《金陵》有“晉朝南渡日,此地舊長安”。

丹阙:赤色的宮門,代指宮廷。李白《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我似浮雲滯吳越,君逢聖主遊丹阙”。《邯鄲才人嫁爲厮養卒婦》有“妾本叢台女,揚蛾入丹阙”。《把酒問月》有“皎如飛鏡臨丹阙,綠煙滅盡清輝發”。

巴东:指古巴东郡,开元年间为夔州,治所在今四川奉节县。李白《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我在巴東三峽時,西看明月忆峨眉”。另有《自巴东舟行经瞿唐峡登巫山最高峰晚还题壁》、《江上寄巴東故人》。

秦川:泛指今陝西、甘肅秦嶺以北渭水平原。以古屬秦地,故稱。李白《上皇西巡南京歌》(其二)有“草樹雲山如錦繡,秦川得及此間無”。《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長安大道橫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

峨眉:即峨眉山,在今四川峨眉縣西南,有山峰相對如蛾眉,故名。李白《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峨眉高出西极天,罗浮直与南溟连”。《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我在巴東三峽時,西看明月忆峨眉。月出峨眉照沧海,与人万里长相随。黄鹤楼前月华白,此中忽见峨眉客。峨眉山月还送君,风吹西到长安陌。长安大道横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一振高名满帝都,归时还弄峨眉月”。《贈僧行融》有“峨眉史懷一,獨映陳公出”。《留別曹南群官之江南》有“卻戀峨眉去,弄景偶騎羊”。《江西送友人之羅浮》有“爾去之羅浮,我還憩峨眉”。《酬宇文少府見贈桃竹書筒》有“中藏寶訣峨眉去,千裏提攜長憶君”。《登峨眉山》有“蜀國多仙山,峨眉邈難匹”。《聽蜀僧溶彈琴》有“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夏韋太守良宰》有“江帶峨眉雪,川橫三峽流”。《峨眉山月歌》有“峨眉山月半轮,影入平羌江水流”。《蜀道難》有“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巅”。《聞丹丘子于城北山營石門幽居中有高鳳遺迹仆離群遠懷亦有棲遁之志因敘舊以寄之》有“仆在雁門關,君爲峨眉客”。

黃鶴樓:故址在今湖北武漢市蛇山黃鶴矶上。相傳始建于三國吳黃武二年(223),曆代屢毀屢建。傳說費文祎登仙,每乘黃鶴于此憩駕,故號黃鶴樓。李白《送儲邕之武昌》有“黃鶴西樓月,長江萬裏情。”《醉後答丁十八以詩譏予槌碎黃鶴樓》有“黃鶴高樓已槌碎,黃鶴仙人無所依。”《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黃鶴樓前月華白,此中忽見峨眉客”。《江夏行》有“去年下揚州,相送黃鶴樓。”《贈王判官時余歸隱居廬山屏風疊》有“昔别黄鹤楼,蹉跎淮海秋。”《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夏韦太守良宰》有“一忝青云客,三登黄鹤楼。”《江夏贈韋南陵冰》有“我且为君槌碎黄鹤楼,君亦为吾倒却鹦鹉洲。”《廬山謠寄盧侍禦虛舟》有“手持綠玉杖,朝別黃鶴樓。”《江夏寄漢陽輔錄事》有“江夏黃鶴樓,青山漢陽縣。”《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有“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江夏送友人》有“雪點翠雲裘,送君黃鶴樓。”《答裴侍禦先行至石頭驿以書見招期月满泛洞庭》有“君至石头驿,寄书黄鹤楼。”《與史郎中飲聽黃鶴樓上吹笛》有“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另有《望黃鶴樓(當作黃鶴山)》。

 

《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由李白詩歌網收集,爲您整理了關于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的古詩原文、翻譯(譯文)、賞析(鑒賞)、創作背景時間等信息,爲您學習欣賞李白的《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詩詞(詩歌)提供必要的幫助!

文章標題: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1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