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悲歌行

悲歌行 古詩全文

悲來乎,悲來乎。

主人有酒且莫斟,聽我一曲悲來吟。悲來不吟還不笑,天下無人知我心。

君有數鬥酒,我有三尺琴。琴鳴酒樂兩相得,一杯不啻千鈞金。

悲來乎,悲來乎。

天雖長,地雖久,金玉滿堂應不守。富貴百年能幾何,死生一度人皆有。孤猿坐啼墳上月,且須一盡杯中酒。

悲來乎,悲來乎。

鳳凰不至河無圖,微子去之箕子奴。漢帝不憶李將軍,楚王放卻屈大夫。

悲來乎,悲來乎。

秦家李斯早追悔,虛名撥向身之外。範子何曾愛五湖,功成名遂身自退。

劍是一夫用,書能知姓名。

惠施不肯幹萬乘,蔔式未必窮一經。還須黑頭取方伯,莫謾白首爲儒生。

參考資料:悲歌行-百度百科 、 悲歌行-百度漢語

《悲歌行》翻譯譯文

悲來了,悲來了!主人有酒先不要斟,聽我唱一曲《悲來吟》。悲來了不悲也不笑,天下有誰知我的心?您有數鬥酒,我有一張三尺琴。彈琴飲酒的樂處兩相得到,一杯酒下肚不亞于得到千兩金。

悲來了,悲來了!天年雖然長,地年雖然久,金玉滿堂人也不可能長守。縱然富貴百年又怎樣,一生一死人人都會有。免不了月下孤猿坐墳啼,如此說還應再盡一杯酒。

悲來了,悲來了!鳳鳥不來,河不出圖,國運將衰,賢臣微子離開朝廷便出走,賢臣箕子佯裝瘋顛爲人奴。漢帝不封功臣李廣爲侯,楚王放逐了忠臣屈大夫。

悲來了,悲來了!秦相李斯如果早追悔,就該把虛名抛向身外處。範蠡何曾愛戀遊五湖,那是他功成名遂後保身的路。古人說,學劍是爲一人用,念書只需認姓名。戰國時的惠施不肯接受魏王所讓的萬乘之國,漢朝的蔔式也未必讀完過一本經書。還是要趁年輕時爭取鬧個一方之長的官當當,莫要做一輩子的白頭書生啊。

《悲歌行》賞析

此詩的開頭便是“ 悲來乎,悲來乎 ”,直抒胸臆,這也是李白詩歌慣常的抒情藝術手法,如同《將進酒》開篇便是以“ 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 ”的磅礴氣勢營造了時光奔騰,人生易老的一個深刻的人生感悟,也正如李白所言“ 明月直入,無心可猜 ”。在這場酒宴上,李白一開始就高歎“ 悲愁來了,悲愁來了 ”,也體現了李白詩歌中天真、率直的一面。錢鍾書曾說“ 唐詩多以風情神韻擅長 ”,而“ 盛唐詩歌的氣來、情來、神來,在李白的樂府詩歌和絕句中發揮的淋漓盡致 ”(袁行霈《中國文學史》),缪钺也說“ 唐詩之美在情辭 ”,唐詩以情勝。而李白詩中更是體現著一種放言無憚的天真和率性,很多詩句都是脫口而出,直言袒露,較少思慮避諱僞飾。

酒宴之上,“ 悲從中來,不可斷絕 ”,于是一曲《悲来吟》,唱出了李白心中的那份孤獨与寂寞,“ 悲來不吟還不笑,天下無人知我心 ”,或許真的是“ 古來聖賢皆寂寞 ”,這位聲振寰宇,名播華夏的歌者,此時此刻,寂寞的心境又有誰人能懂,此時的李白已經是不如了人生的晚年,曾經的理想抱負,曾經的萬丈豪情,或許已經和那曾經的大唐盛世一起埋葬在那再也回不去的時光中,站在盛唐詩歌的頂峰,一身仙風道骨,潇灑不羁,也就注定了他“ 高處不勝寒 ”,龍擦拭土、禦手調羹、貴妃研墨、力士脫靴,那曾經的一抹大唐風流也早已消散在落寞的心底。經曆過安史之亂後,盛唐氣象已衰。

但隨之情感的格調有抑變揚,“ 琴鳴酒樂兩相得,一杯不啻千鈞金 ”,宴會氛圍又重新轉入熱烈之中,這和《將進酒》中“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 ”在情感格调上有异曲同工之处,这种情感的瞬间转变在李白的詩歌中也颇为常见,“ 盛唐詩人,惟在興趣,羚羊挂角,無迹可求 ”(嚴羽《滄浪詩話》),這便是李白性格的純真,感情汪洋恣肆,隨性而發,不爲物惑,也正如葛曉音在《詩國高潮與盛唐文化》中所說“ 唐人不像漢人那樣拘于經學,也不想宋人那樣精于思慮,唐代的時代性情是情感超過思理,在詩歌創作上也是如此 ”。

同時在這裏也看得出,“ ”在李白詩歌中的重要意義,他即使李白詩歌中精神寄托的一種意象,也是他揮灑萬丈豪情的工具。李白最突出的一個藝術特征就是豪放灑脫,而酒便是這種性格不可缺少的陪襯品,使他沖破了清規戒律,任意揮灑,從而形成了酣暢恣肆,奔騰雄奇的藝術個性。“ 李白的詩歌个性主要凭借于他始终常见的日月风云、黄河沧海等雄伟壮阔的艺术境界,但也体现在他的日常生活中,特别是酒和月,成为他最重要的精神伴侣,也塑造了他‘詩仙’与‘狂客’形象 ”(林庚《唐詩綜論》)。“ ”也是李白厭倦世俗後遁世的一種工具,因爲他本生的儒道互補思想,也就決定了他在追求現實世界中建功立業的志向受阻後,轉向遊山問道,寄情山水。

第二段同樣是以“ 悲來乎,悲來乎 ”起興,來表達李白對富貴和生死的看法。“ 天雖長,地雖久 ”取自于《老子》上篇第七章:“ 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 ”,而“ 金玉滿堂應不守,富貴百年能幾何 ”也同樣是取自于《老子》上篇第九章:“ 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 ”大意是:金玉滿堂,不能長久。富貴而驕奢,自己招來禍患。在這裏李白也明確表明了他的富貴觀,就是儒家所謂的“ 不義而富且貴,于我如浮雲 ”(《論語·述而》),以及道家所謂的任性自然,並不去刻意的追求,就如同他的“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複來 ”(《將進酒》),他的浪漫灑脫心境也決定了他對金錢看得很淡,爲了“ 人生得意須盡歡 ”,而甯願用“ 五花馬,千金裘 ”去“ 呼兒將出換美酒 ”,有人認爲李白有種及時行樂的消極頹廢思想,而這正是李白純真率直性格的體現。道家崇無爲而尚不爭,作爲有著“ 詩仙 ”之譽的李白當不會爲這滾滾紅塵中的俗物所裹足,他追求的是高蹈塵外的潇灑。

李白在對待生死問題明顯受到道家思想的影響,生死有命,順其自然,雖然不否認早年李白也有過追求長生不老的想法,但此時的李白,已經是即將走到生命的盡頭了,在看盡了世事變化後,也對生命有了最本質的看法,“ 死生一度人皆有,孤猿坐啼墳上月 ”,正所謂“ 古今將相今何處,荒冢一方淹沒了 ”(《紅樓夢》中《好了歌》),不必去窮盡這死生的奧秘,不如“ 且須一盡杯中酒 “ 来的洒脱快活。

而最後一段則可以看做是李白一生中理想與現實矛盾沖突的生動闡釋。李白身負傲世才華,有身逢開元盛世,所以“ 盛唐士人積極入世、進取的人生態度,在李白身上被理想化了。李白是個功名心很強的人,有著強烈的‘濟蒼生’、‘安社稷’的儒家用世思想。但他既看不起白首死章句的儒生,不願走科舉入仕之路,又不願從軍邊塞;而是寄希望于風雲際會,始終幻想著‘平交王侯’、‘一匡天下’而‘立抵卿相’,建立蓋世功業後功成身退,歸隱江湖。 ”(袁行霈《中國文學史》)李白本身的浪漫主義詩人的氣質,也決定了他對功名偉業的追求,他一直仰慕著古代的魯仲連、範蠡、郦食其等人,能夠憑一己之力建立不是功勳。“ 而事實上他所面對的現實與他所仰慕的這些帶有傳奇色彩的人物所處的環境已經完全不同。 ”(周勋初《詩仙李白之谜》)。他的过于理想化的人生设计,在现实人生中当然要遭到失败。这使他常常陷于悲愤、不平、失望中。但由于他始终向往着这种理想,他有始终保持着自负、自信和豁达、昂扬的精神风貌,所以他会在“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 ”的窮途之下,發出“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 ”的慷慨之歌,李白說“ 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 ”(《行路難》其二),既然說“ 我獨不得出 ”,又爲什麽說“ 大道如青天 ”,這正是盛唐時代中現實與理想的矛盾,它統一在這個時代中,也統一在李白身上。因而李白在感歎“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的同時,竟又有“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 ”的高亢歌唱,這也正是李白身上慷慨不平的完整解釋。但正是這種理想與現實的矛盾,使“ 李白的詩歌波澜不惊、慷慨不平,发挥了建安时代‘慷慨以任气,磊落以使才’的浪漫主义传统,给盛唐诗歌带来了更高的发展,而这正代表了盛唐时代的精神力量。 ”(林庚《唐詩綜論》)

《悲歌行》創作背景

此詩作于李白晚年。李陽冰爲在“ 疾亟 ”之中的李白《草堂集》作序,時在寶元年十一月初十。安旗《我讀李太白》雲:“ 此序當是曾經李白過目而爲之首肯者 ”。郭沫若曰:“ 李白在當時或許尚在病中,但離去世也不會太遠了。 ”據此此詩約作于寶應元年(762)末,作于《笑歌行》之後。

《悲歌行》古詩提要及詩中地名

古詩提要:

《悲歌行》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有人认为后人伪托李白)借乐府旧题创作的一首古诗。此诗以四个”悲來乎,悲來乎“为标志可分四段。第一段开头作者直抒胸臆,接着在宴会上唱出了心中的孤獨与寂寞,随之情感的格调有抑变扬,宴会氛围又重新转入热烈之中;第二段表达作者对富贵和生死的看法,第三段用孔子、微子、李广、屈原等典故,为古人也为自己的懷才不遇鸣不平;最后一段继续用典,可以看作是李白一生中理想与现实矛盾冲突的生动阐释。

《悲歌行》乃僞作,非李白詩。《東坡題跋》卷二《書諸集僞謬》條:“近見曾子固編《太白集》,自謂頗獲遺亡,而有《贈懷素草書歌》及《笑矣乎》數首,皆貫休以下詞格。”又《書李白集》條:“今《太白集》中有《悲來乎》、《笑矣乎》及《贈懷素草書》數詩,決非太白作,蓋唐末五代間貫休、齊己輩詩也。予舊在富陽見國清院太白詩絕凡近,過彭澤唐興院,又見太白詩,亦非是。良由太白豪俊,語不甚擇,集中往往有臨時率然之句,故使妄庸敢爾,若杜子美,世豈複有僞撰者耶?”

鹹淳本置《笑歌行》、《悲歌行》與《草書歌行》于诗之末卷(第十二卷),并在《草書歌行》下引苏东坡曰,与《东坡题跋·书李白集》条同,但于《笑歌行》题下注云:“天宝年间作”,未知何据。杨萧本《笑歌行》题下原注:“此篇与后《悲歌行》决非太白之作,乃世俗无知者所记也。”郭云鹏注同。萧注引苏东坡云,与《东坡题跋·书诸集伪谬》条同。

《李诗辨疑》卷上:“按《笑歌行》、《悲歌行》二诗辞意格调如出一手,言无伦次,情多反覆,忿语忉忉,欲心逐逐,初则若薄于功名富贵者,末则眷恋流涎,而躁急忮害之不已,是则为可怪也。以之拟谪仙,谪仙岂若是之浅陋乎?  „„”胡震亨《李诗通》亦以为伪作,而编入附录类。又云:“虽然,白卒就语,亦自有不衫不履之意在,床头捉刀人故自有真,假托者终不似也。”(《唐音癸签》卷三十二)沈德潜《唐诗别裁集》卷六:“太白七古,想落天外,局自变化。大江无风,波浪自涌。白云从空随风变灭。此殆天授,非人可及。”“集中如《笑矣乎》、《悲来乎》、《怀素草书歌》等作,皆五代凡庸子所拟,后人无识,将此种入选,嗷訾者为粗浅人作俑矣。读李诗者,于雄快之中,得其深远宕逸之神,才是谪仙面目。”

詩中地名:

五湖:①先秦史籍記載吳越地區有五湖,後人說法不一:一說即太湖及其東岸遊湖、莫湖、胥湖、貢湖;一說即胥湖、太湖、蠡湖、洮湖、滆湖;一說即長蕩湖、太湖、射湖、貴湖、滆湖;一說即太湖東岸貢湖、遊湖、胥湖、梅梁湖、菱湖。從《國語·越語》和《史記·河渠書》看來,五湖最初當指太湖,以後又泛指太湖流域一帶所有湖泊。李白《悲歌行》有“範子何曾愛五湖?功成名遂身自退”。《永王東巡歌》(其七)有“王出三江按五湖,樓船跨海次揚都”。《贈韋秘書子春》有“終與安社稷,功成去五湖”。《書情贈蔡舍人雄》有“我縱五湖棹,煙濤恣崩奔”。《留別王司馬嵩》有“陶朱雖相越,本有五湖心”。《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有“煙綿橫九疑,漭蕩見五湖”。《魯郡堯祠送窦明府薄華還西京》有“堯祠笑殺五湖水,至今憔悴空荷花”。《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有“少年早欲五湖去,見此彌將鍾鼎疏”。《郢門秋懷》有“終當遊五湖,濯足滄浪泉”。《越中秋懷》有“不然五湖上,亦可乘扁舟”。《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雲:“浮五湖”。《宣城吳錄事畫贊》雲:“澹澹兮申五湖之澄明”。《大鵬賦》雲:“杯觀五湖”。②泛指湖泊。李白《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夏韋太守良宰》有“門開九江轉,枕下五湖連”。

 

《悲歌行》由李白詩歌網收集,爲您整理了關于悲歌行的古詩原文、翻譯(譯文)、賞析(鑒賞)、創作背景時間等信息,爲您學習欣賞李白的《悲歌行》詩詞(詩歌)提供必要的幫助!

文章標題:悲歌行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19.html

上一篇:白雲歌送劉十六歸山 下一篇:北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