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北風行

北風行 古詩全文

燭龍棲寒門,光曜猶旦開。

日月照之何不及此?惟有北風號怒天上來。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台。

幽州思婦十二月,停歌罷笑雙蛾摧。

倚門望行人,念君長城苦寒良可哀。

別時提劍救邊去,遺此虎文金鞞靫。

中有一雙白羽箭,蜘蛛結網生塵埃。

箭空在,人今戰死不複回。

不忍見此物,焚之已成灰。

黃河捧土尚可塞,北風雨雪恨難裁。

參考資料:北風行-百度百科 、 悲歌行-百度漢語

《北風行》译文及注释

傳說在北國寒門這個地方,住著一條燭龍,它以目光爲日月,張目就是白晝而閉目就是黑夜。

這裏連日月之光都照不到啊!只有漫天遍野的北風怒號而來。

燕山的雪花其大如席,一片一片地飄落在軒轅台上。

在這冰天雪地的十二月裏,幽州的一個思婦在家中不歌不笑,愁眉緊鎖。

她倚著大門,凝望著來往的行人,盼望著她丈夫的到來。她的夫君到長城打仗去了,至今未回。長城那個地方可是一個苦寒要命的地方,夫君你可要保重啊。

丈夫臨別時手提寶劍,救邊而去,在家中僅留下了一個虎皮金柄的箭袋。

裏面裝著一雙白羽箭,一直挂在堵上。上面結滿了蜘蛛網,沾滿了塵埃。

如今其箭雖在,可是人卻永遠回不來了他已戰死在邊城了啊!

人之不存,我何忍見此舊物乎?于是將其焚之爲灰矣。

黃河雖深,尚捧土可塞,唯有此生離死別之恨,如同這漫漫的北風雨雪一樣鋪天蓋地,無邊無垠。

《北風行》赏析一

《北風行》为乐府古题,多写北風雨雪、行人不归之事。李白此詩也采用了這類題材,但思想意義和表現手法上都有較大提高。

詩的前六句極寫北地的苦寒。作者先從北地所無著眼,描繪出一幅神奇怪誕的畫圖:極北之地,一片黑暗,只有當燭龍睜開眼時,從它眼中發出的光耀才形成這裏的白天(神話出《淮南子》)。由此可見,這裏沒有日月之光;既無日月之光,則其寒冷的程度可想而知。接著,作者又寫此地所有,拈出了北風和雪花。“號怒”寫風之声,“天上來”寫風之势,而“大如席”则以夸张之词,力状雪花之大。试想,以如此狂怒之风,吹动如此巨大的雪花,该是一种什么景象?又该有多么寒冷?“片片吹落軒轅台”,這是一個冰天雪地的世界!這裏,作者通過一無一有,相互對照,又相輔相成,將北地之寒突出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同時,八、九字長句的使用,又造成了一種勢不可當的威猛氣勢,令人讀來,驚心動魄。

幽州思婦”四句,轉寫北地的人物情思。“幽州”、“十二月”,點明具體地點和時令,與上文的嚴寒氣氛緊相銜接;而“”、“”、“”、“”四个连续性的动作,则深刻地揭示了这严寒给思妇带来的内心变化:此地苦寒,比这更偏北的长城更苦寒,此时此际,她哪还有心歌笑呢?她怎能不为置身于塞外风雪之中的丈夫感到悲哀呢?悲哀之余,转生追忆:“別時提劍救邊去,遺此虎文金鞞靫。”“提劍救邊”,見出丈夫出征時的豪勇、矯健,遙啓下文爲國捐軀一事;“金鞞靫”(箭袋)則是挂于房內、引起思婦由追憶轉生傷感的觸發物。她由箭袋自然聯想到袋內之箭,而那箭上已布滿了蛛網和塵埃,顯見丈夫離家已經很久了。親人離別本是令人傷感之事,何況離別已如此之久;何況在離別已久的情況下看到了丈夫的遺物,而且上面已蛛網塵結,全不是舊日模樣;更何況遺物空在,而“人今戰死不複回”了。睹物思人,她怎能不感到萬般淒涼呢?“不忍見此物,焚之已成灰”,故作绝决之语,愈发见出思妇内心悲之已甚,伤之已绝,哀之已极;此悲、此伤、此哀在那风號怒、雪飘飘的冰冷世界中化为一“”,在思婦看來,即令捧土可塞住洶湧澎湃的黃河,此“恨”也是永難消釋的。末句點出“北風雨雪”,關合題目,回應篇首;以“恨難裁”作結,遙承篇中“良可哀”一語,突出濃郁的悲劇氣氛,從而使得全篇悲恨之情與苦寒之境緊密融合,闊大的氣勢與沈重的描寫互爲表裏,大大增強了藝術感染力。。

《北風行》赏析二

这诗一起先照应题目,从北方苦寒着笔。这正是古乐府通常使用的手法,这样的开头有时甚至与主题无关,只是作为起兴。但这首《北風行》还略有不同,它对北風雨雪的着力渲染,倒不只为了起兴,也有着借景抒情,烘托主题的作用。

李白是浪漫主義詩人,常常借助于神話傳說。“燭龍棲寒門,光耀猶旦開”,就是引用《淮南子。墬形訓》中的故事:“燭龍在雁門北,蔽于委羽之山,不見日,其神人面龍身而無足。”高誘注:“龍銜燭以照太陰,蓋長千裏,視爲晝,瞑爲夜,吹爲冬,呼爲夏。”這兩句詩的意思是:燭龍棲息在極北的地方,那裏終年不見陽光,只以燭龍的視瞑呼吸區分晝夜和四季,代替太陽的不過是燭龍銜燭發出的微光。怪誕離奇的神話雖不足憑信,但它所展現的幽冷嚴寒的境界卻借助于讀者的聯想成爲真實可感的藝術形象。在此基礎上,作者又進一步描寫足以顯示北方冬季特征的景象:“日月照之何不及此,唯有北風號怒天上來。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台。”這幾句意境十分壯闊,氣象極其雄渾。日月不臨既承接了開頭兩句,又同“唯有北風”互相襯托,強調了氣候的寒冷。

號怒”寫風声,“天上來”寫風势,此句极尽北风凛冽之形容。对雪的描写更是大气包举,想象飞腾,精彩绝妙,不愧是千古传诵的名句。诗歌的艺术形象是诗人主观感情和客观事物的统一,李白有着丰富的想象,热烈的情感,自由豪放的个性,所以寻常的事物到了他的笔下往往会出人意表,超越常情。这正是他诗歌浪漫主义的一个特征。这两句诗还好在它不单写景,而且寓情于景。李白另有两句诗:“瑤台雪花數千點,片片吹落春風香”,二者同样寫雪,同样使用了夸张,连句式也相同,在读者心中引起的感受却全然不同。一个唤起了浓郁的春意,一个渲染了严冬的淫威。不同的艺术效果皆因作者的情思不同。以席来拟雪花此句想像飞腾,精彩绝妙,生动形象地写出了雪花大,密的特点,极写边疆的寒冷。这两句诗点出“燕山”和“軒轅台”,就由開頭泛指廣大北方具體到幽燕地區,引出下面的“幽州思婦”。

作者用“停歌”、“罷笑”、“雙蛾摧”、“倚門望行人”等一連串的動作來刻畫人物的內心世界,塑造了一個憂心忡忡、愁腸百結的思婦的形象。這位思婦正是由眼前過往的行人,想到遠行未歸的丈夫;由此時此地的苦寒景象,引起對遠在長城的丈夫的擔心。這裏沒有對長城作具體描寫,但“念君長城苦寒良可哀”一句可以使人想到,定是長城比幽州更苦寒,才使得思婦格外憂慮不安。而幽州苦寒已被作者寫到極致,則長城的寒冷、征人的困境便不言自明。前面的寫景爲這裏的敘事抒情作了伏筆,作者的剪裁功夫也于此可見。

别时提劍救邊去,遗此虎文金鞞靫”,“鞞靫”是裝箭的袋子。這兩句是寫思婦憂念丈夫,但路途迢遠,無由得見,只得用丈夫留下的飾有虎紋的箭袋寄托情思,排遣愁懷。這裏僅用“提劍”一詞,就刻畫了丈夫爲國慷慨從戎的英武形象,使人對他後來不幸戰死更生同情。因丈夫離家日久,白羽箭上已蛛網塵結。睹物思人,已是黯然神傷,更那堪“箭空在,人今戰死不複回”,物在人亡,倍覺傷情。“不忍見此物,焚之已成灰”一筆,入木三分地刻畫了思婦將種種離愁別恨、憂思懸想統統化爲極端痛苦的絕望心情。

詩到此似乎可以結束了,但詩人並不止筆,他用驚心動魄的詩句傾瀉出滿腔的悲憤:“黃河捧土尚可塞,北風雨雪恨難裁”。“黃河捧土”是用典,見于《後漢書。朱浮傳》:“此猶河濱之人,捧土以塞孟津,多見其不知量也”,是說黃河邊孟津渡口不可塞,那麽,“奔流到海不複回”的滔滔黄河当更不可塞。这里却说即使黃河捧土可塞,思妇之恨也难裁,这就极其鲜明地反衬出思妇愁恨的深广和她悲愤得不能自已的强烈感情。北风號怒,飞雪漫天,满目凄凉的景象更加浓重地烘托出悲剧的气氛,它不仅又一次照应了题目,使首尾呼应,结构更趋完整;更重要的是使景与情极为和谐地交融在一起,使人几乎分辨不清哪是写景,哪是抒情。思妇的愁怨多么象那无尽无休的北風雨雪,真是“此恨綿綿無絕期”!結尾這兩句詩恰似火山噴射著岩漿,又象江河沖破堤防,産生了強烈的震撼人心的力量。

《北風行》古诗提要及诗中地名

古詩提要:

《北風行》是唐代大诗人李白借乐府古题创作的一首古诗。李白于公元752年(天宝十一载)秋,游幽州时作此诗。通过描写一个北方妇女对丈夫战死的悲愤心情,揭露和抨击了安禄山在北方制造民族纠纷,挑起战祸的罪行。时李白为探安禄山谋叛虚实而至幽州(今北京)。安禄山为范阳(即幽州)节度使,屡启边衅以邀宠,士卒多战死,李白有感而作此诗。

此詩通過描寫一個北方婦女對丈夫戰死的悲憤心情,揭露和抨擊了安祿山在北方制造民族糾紛,挑起戰禍的罪行。詩人從一個“伤北風雨雪,行人不归”的一般题材中,出神入化,点铁成金,开掘出控诉战争罪恶,同情人民痛苦的新主题,从而赋予比原作深刻得多的思想意义。全诗信笔挥洒,时有妙语惊人;自然流畅,不露斧凿痕迹。它抓住焚毁白羽箭的行动来刻划思妇睹物思人的矛盾心理状态,捧土塞黄河的比喻突出了思妇“恨難裁”的愤怒心情,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其他如“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台”等,也曆來被人們稱爲詩歌中誇張的典範、比喻的佳句。

詩中描寫思婦對陣亡征人之無窮思念與無比悲痛。“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台”两句,形容北方严寒之景,兴思妇悲凉之心境,“景虚而有味”(谢榛《四溟诗话》卷一)。燕山,在今河北蓟县东南,泛指北方。軒轅台,遣址在今河北怀来乔山上。诗末“黃河捧土尚可塞,北風雨雪恨難裁”两句,亦以极度夸张形容思妇之悲痛心情,深入骨髓,均为后人传诵之名句。

詩中地名:

长城:秦始皇时为防御匈奴南侵,对燕、赵、秦三国北边的长城予以修缮,连贯为一,西起临洮(今甘肃岷县),北傍阴山,东至辽东,俗称“万里长城”。李白《北風行》有“倚門望行人,念君長城苦寒良可哀”。《送張遙之壽陽幕府》有“不假築長城,大賢在其間”。

軒轅台:台名,为纪念黄帝所筑。故址在今河北涿鹿县西南乔山上。李白《北風行》有“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台。”

幽州:辖境在今北京市及河北北部一带。李白《北風行》有“幽州思婦十二月,停歌罷笑雙蛾摧”。《幽州胡馬客歌》有“幽州胡馬客,綠眼虎皮冠”。《北上行》有“沙塵接幽州,烽火連朔方”。《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夏韋太守良宰》有“十月到幽州,戈鋋若羅星”。

黃河:即今黃河。下遊多有變遷。李白《將進酒》有“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古風》(黄河走东溟)有“黄河走东溟,白日落西海”。《古風》(羽族禀万化)有“一向黄河飞,飞者莫我顾”。《公無渡河》有“黃河西來決昆侖,咆哮萬裏觸龍門”。《行路難》(其一)有“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北風行》有“黃河捧土尚可塞,北風雨雪恨难哉”。《北上行》有“奔鯨夾黃河,鑿齒屯洛陽”。《西嶽雲台歌送丹丘子》有“西嶽峥嵘何壯哉,黃河如絲天際來。黃河萬裏觸山動,盤渦毂轉秦地雷”。《梁園吟》有“我浮黃河去京關,挂席欲進波連山”。《贈裴十四》有“黃河落天走東海,萬裏寫入胸懷間”。《贈崔侍禦》有“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夏韦太守良宰》有“旌旆夹两山,黄河当中流”。《留別于十一兄逖裴十三遊塞垣》有“且探虎穴向沙漠,鳴鞭走馬淩黃河”。《聞李太尉大舉秦兵百萬出征東南懦夫請纓冀申一割之用半道病還留別金陵崔侍禦十九韻》有“黃河飲馬竭,赤羽連天明”。《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有“黃河若不斷,白首長相思”。《遊太山六首》(其三)有“黃河從西來,窈窕入遠山”。《寄遠》(其六)有“陽台隔楚水,春草生黃河”。《送外甥鄭灌從軍》(其三)有“斬胡血變黃河水,枭首當懸白鵲旗”。《登廣武古戰場懷古》有“撫掌黃河曲,嗤嗤阮嗣宗”。

燕山:即今河北北部、北京市北境燕山山脉。李白《北風行》有“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台”。《鳴雁行》有“胡雁鳴,辭燕山,昨發委羽朝度關”。《山鹧鸪詞》有“嫁得燕山胡雁婿,欲銜我向雁門歸”。《奔亡道中》(其四)有“洛川爲易水,嵩嶽是燕山”。

 

《北風行》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北風行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北風行》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北風行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20.html

上一篇:悲歌行 下一篇:酬張司馬贈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