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江上吟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全部古詩 > 七言古詩 > 时间:2019-01-22 19:32 標簽:自由,生活

江上吟 古詩全文

木蘭之枻沙棠舟,玉箫金管坐兩頭。

美酒樽中置千斛,載妓隨波任去留。

仙人有待乘黃鶴,海客無心隨白鷗。

屈平辭賦懸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

興酣落筆搖五嶽,詩成笑傲淩滄洲。

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

參考資料: 江上吟-百度百科 、 江上吟-百度漢語

《江上吟》譯文及注釋

在木蘭爲槳沙棠爲舟的船上,箫管之樂在船的兩頭吹奏著。

船中載著千斛美酒和美豔的歌妓,任憑它在江中隨波逐流。

黃鶴樓上的仙人還有待于乘黃鶴而仙去,而我這個海客卻毫無機心地與白鷗狎遊。

屈原的辭賦至今仍與日月並懸,而楚王建台榭的山丘之上如今已空無一物了。

我興酣之時,落筆可搖動五嶽,詩成之後,嘯傲之聲,直淩越滄海。

功名富貴若能常在,漢水恐怕就要西北倒流了。

《江上吟》賞析一

這是一篇充滿積極意義又不乏消極因素的著名歌行。今人郁賢皓以爲寫于乾元二年(759),詩人赦歸江夏一帶時,似可從。江,指漢水。詩人其時與友人暢遊漢水,因吟抒感。共十二句。

前四句寫遊江。那木蘭的枻(楫),沙棠木的船,極言其精美。船兩頭有歌吹一部,玉箫金管也是精美不凡。三句說還有千斛(十鬥爲一斛。斛,古代量器名)美酒,可供盡情飲用。四句說還有美貌絕倫的妓人,可陪消憂破悶。這些自然就是及時行樂之意。太白作詩不愛雕繪字面,而此首卻一反常例,也是爲了突出耳目之歡。

五六兩句以“仙人有待”“海客無心”相对,暗示自己对求仙亦不甚认真,如有黄鹤可乘当然可行,但如海客無心,听其自然,并不刻意为之。唐江夏有黄鹤楼,相传古仙人王子安、费文祎曾乘黄鹤过此,遂建楼纪念。“海客”、“白鷗”见于《列子·黄帝》,当初海客無心则与鸥为友,而一旦欲捉之,则鸥飞去不下。一个“”字,一個“”字,活脫脫表明詩人對神仙的態度,只可相待,不可強求。

屈平辭賦懸日月”以下四句,扣緊詩題“”字,強調寫作辭賦才是不朽之盛事。屈平(屈原名平)與楚王對比,一如日月高懸,一爲台榭空山,說明久暫之不同。“興酣”、“詩成”一联,谓自己作诗之得意情状。只有浪漫主义诗人才能写出这样浪漫色彩的诗句。興酣之际落笔,连五岳都为之动摇;詩成之后,吟啸之声可凌越沧洲,这是何等的气魄!

最後兩句作格調高亢的評論,說功名富貴只是暫時的,如能長久,那漢水也應倒流了,帶有嘲弄的意味。漢水源出陝西甯強縣,東南流入湖北,至江夏流入長江。所以,此處以西北流爲喻,以示絕無可能。

全詩否定功名富貴,強調寫作的不朽價值,表示不強求神仙,是其積極意義所在。而得意于一時載妓而遊,泛舟取樂,說明詩人未忘聲色,則未免俗氣,是其消極因素。其實功名富貴,與耽于行樂是聯系在一起的,這又顯示了詩人世界觀、人生觀的複雜矛盾。藝術上,本詩表面似“無次序”“無照應”(朱谏《李詩辨疑》)“五色迷目”(王琦《李太白全集》按語),但均爲江行所感,彼此還是有聯系的、思維轉折過渡仍可把握住。另外,全篇的格調豪放,情懷激烈,又講究辭藻,注意“整飾”,中間的對仗句,前後的散句,都並非率爾爲之,確是經過“慘澹經營”的,這與其他詩又有所不同。

《江上吟》賞析二

此詩大約是李白開元間遊江(今湖北省武漢市武昌)時所作,有人認爲作于唐玄宗開元二十二年(734年)。唐汝詢指出,詩人因有感于“世途迫隘”的現實而吟出這首詩。這首詩在思想上和藝術上,都是很能代表李白特色的篇章之一。詩以江上的遨遊起興,表現了詩人對庸俗、局促的現實的蔑棄,和對自由、美好的生活理想的追求。

开头四句,虽是江上之游的即景,但并非如实的记叙,而是经过夸饰的、理想化的具体描写,展现出华丽的色彩,有一种超世绝尘的气氛。“木兰之枻沙棠舟”,是珍贵而神奇的木料制成的:“玉箫金管坐两头”,乐器的精美可以想象吹奏的不同凡响:“美酒尊中置千斛”,足见酒量之富,酒兴之豪:“载妓隨波任去留”,极写游乐的酣畅恣适。总之,这江上之舟是足以尽诗酒之兴,极声色之娱的,是一个超越了纷浊的现实的、自由而美好的世界。

中间四句两联,两两对比。“仙人”一联承上,对江上泛舟行乐,加以肯定赞扬:“屈平”一联启下,揭示出理想生活的历史意义。“仙人有待乘黄鹤”,即使修成神仙,仍然还有所待,黄鹤不来,也上不了天;而己之泛舟江上,“海客無心隨白鷗”,乃已忘却机巧之心,物我为一,不知何者为物,何者为我,比那眼巴巴望着黄鹤的神仙还要“神仙”。到了这种境界,人世间的功名富贵,荣辱穷通,就更不在话下了。因此,俯仰宇宙,纵观古今,便得出了与“滔滔者天下皆是也”的庸夫俗子相反的认识:“屈平辭賦懸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泛舟江汉之间,想到屈原与楚王,原是很自然的,而这一联的警辟,乃在于把屈原和楚王作为两种人生的典型,鲜明地对立起来。屈原尽忠爱国,反被放逐,终于自沉汨罗,他的辞赋,可与日月争光,永垂不朽;楚王荒淫无道,穷奢极欲,卒招亡国之祸,当年奴役人民建造的宫观台榭,早已荡然无存,只见满目荒凉的山丘。这一联形象地说明了,历史上属于进步的终归不朽,属于反动的必然灭亡;还有文章者不朽之大业,而势位终不可恃的这一层意思。

结尾四句,紧接“屈平”一联尽情发挥。“興酣”二句承屈平辞赋说,同时也回应开头的江上泛舟,极其豪壮,活画出诗人自己兴会飚举,摇笔赋诗时藐视一切,傲岸不羁的神态。“摇五岳”,是笔力的雄健无敌:“凌沧洲”是胸襟的高旷不群。最末“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承楚王台榭说,同时也把“笑傲”进一步具体化、形象化了。不正面说功名富贵不会长在,而是从反面说,把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来一个假设,便加强了否定的力量,显出不可抗拒的气势,并带着尖锐的嘲弄的意味。 这首诗的思想内容,基本上是积极的。另一方面,诗人把纵情声色,恣意享乐,作为理想的生活方式而歌颂,则是不可取的。金管玉箫,携酒载妓,也是功名富贵中人所迷恋的。这正是李白思想的矛盾。这个矛盾,在他的许多诗中都有明白的表现,成为很有个性特点的局限性。

全詩十二句,形象鮮明,感情激揚,氣勢豪放,音調浏亮。讀起來只覺得它是一片神行,一氣呵成。而從全詩的結構組織來看,它綿密工巧,獨具匠心。開頭是色彩絢麗的形象描寫,把讀者立即引入一個不尋常的境界。中間兩聯,屬對精整,而詩意則正反相生,擴大了詩的容量,詩筆跌宕多姿。結尾四句,極意強調誇張,感情更加激昂,酣暢恣肆,顯出不盡的力量。這是經過細心體會後的符合創作實際的看法。

虽然在后世或许是因为什么“载妓隨波任去留”又或者是“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消极观点的原因,这首诗未被选入课本之中,名气也不如将近酒之类的名篇,但也是李白三四十岁的大成之作,它相对中规中矩,但磅礴流畅,犹如大江之来,一气呵成,表达了作者强烈的感情,豁达的心态,睥睨天下的磅礴气势,读过此诗,让人久久沉静在作者营造的恢弘之境中。

《江上吟》古詩提要及詩中地名

古詩提要:

《江上吟 》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作品。此诗以江上的遨游起兴,表现了诗人对庸俗、局促的现实的蔑弃和对自由、美好的生活理想的追求。开头四句以夸饰的、理想化的具体描写,展示江上之游的即景画面,有一种超世绝尘的气氛;中间四句两联,两两对比,前联承上,对江上泛舟行乐,加以肯定赞扬,后联启下,揭示出理想生活的历史意义;结尾四句,承前发挥,回应开头的江上泛舟,活画出诗人藐视一切,傲岸不羁的神态,又从反面说明功名富贵不会长在,并带着尖锐的嘲弄的意味。全诗形象鲜明,感情激扬,气势豪放,音调浏亮,无论在思想上还是艺术上,都能充分显示出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歌的特色。

《江上吟》此诗作于江夏(今湖北武昌) ,作年有歧说,或谓开元二十二年(734),或谓乾元二年(759) 。诗中描写携妓饮酒之行乐生活,表示对求仙隐逸生活之否定、对文学事业之歌颂及对功名富贵之蔑视。结构严密,章法完整,“以四古人事排列于中,顿觉五色迷目”,“虽出自逸才,未必不少加惨淡经营”(王琦《李太白全集》卷七) 。诗中“屈平辭賦懸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两句,以屈原作品永垂不朽与楚王台榭荡然无存对照,反映出李白对文学价值之深刻认识;“興酣落笔摇五岳,詩成笑傲凌沧洲”两句,表示对自己文学才能之高度自信;“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两句,强调功名富贵绝不可能永保;气概轩昂,语言奔放,皆为千古传诵之名句。

詩中地名:

江:指長江流域。李白有《江上吟》、《江上贈窦長史》、《月夜江行寄崔員外宗之》、《寄韋南陵冰余江上乘興訪之遇尋顔尚書笑有此贈》、《禅房懷友人岑倫南遊羅浮兼泛桂海自不返仆旅江外書情寄之》、《江上寄巴東故人》、《江上寄元六林宗》、《江上送女道士褚三清遊南嶽》、《江上答崔宣城》、《江上望皖公山》、《江行寄遠》、《金陵江上遇蓬池隱者》、《江上秋懷》等。

五嶽:中國五大名山的總稱。即東嶽泰山、南嶽衡山、西嶽華山、北嶽恒山、中嶽嵩山。傳說群神所居。曆代帝王多往祭祀。李白《古風》(秦王掃六合)有“額鼻象五嶽,揚波噴雲雷”。《俠客行》有“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爲輕”。《來日大難》有“海淩三山,陸憩五嶽”。《廬山謠寄盧侍禦虛舟》有“五嶽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送溫處士歸黃山白鵝峰舊居》有“采秀辞五岳,攀岩历万重”。《江上吟》有“興酣落笔摇五岳,詩成笑傲凌沧洲”。《夢遊天姥吟留別》有“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嶽掩赤城”。《望鹦鹉洲悲祢衡》有“五嶽起方寸,隱然讵可平”。《天門山銘》雲“閉則五嶽飛塵”。《秋于敬亭送從侄耑遊廬山序》雲:“攜手五嶽。”

 

《江上吟》由李白詩歌網收集,爲您整理了關于江上吟的古詩原文、翻譯(譯文)、賞析(鑒賞)、創作背景時間等信息,爲您學習欣賞李白的《江上吟》詩詞(詩歌)提供必要的幫助!

文章標題:江上吟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284.html

上一篇:駕去溫泉宮後贈楊山人 下一篇:結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