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南奔書懷

南奔書懷 古詩全文

遙夜何漫漫,空歌白石爛。甯戚未匡齊,陳平終佐漢。

欃槍掃河洛,直割鴻溝半。曆數方未遷,雲雷屢多難。

天人秉旄钺,虎竹光藩翰。侍筆黃金台,傳觞青玉案。

不因風起,自有思歸歎。主將動讒疑,王師忽離叛。

自來白沙上,鼓噪丹陽岸。賓禦如浮雲,從風各消散。

舟中指可掬,城上骸爭爂。草草出近關,行行昧前算。

南奔劇星火,北寇無涯畔。顧乏七寶鞭,留連道傍玩。

太白夜食昴,長虹日中貫。秦趙興天兵,茫茫九州亂。

感遇明主恩,頗高祖逖言。過江誓流水,志在清中原。

拔劍擊前柱,悲歌難重論。

參考資料: 南奔書懷-百度百科 、 南奔書懷-百度汉语

 

《南奔書懷》翻译译文

長夜何其漫漫,徒然高歌著《白石爛》。甯戚未做齊臣時是個商販,陳平最終作了漢朝大官。

彗星橫掃河洛地區,想以鴻溝爲界把天下分成兩半。大唐氣數未盡,眼下還多災多難。

永王執掌著節旄,兵符在手是國家的靠山。我爲他起草文書如登上黃金台,美酒滿杯佳肴滿案。

並非因爲秋風已起,我早有歸山之念。主將之間互相猜疑,永王的大軍忽然離散。

自從來到白沙洲上,丹陽岸邊鼓噪而行。賓客衛士如浮雲,聞風各自消散。

城上被砍斷的手指可捧,城上用人骨燒飯。匆匆逃出關隘,進退維谷沒有成算。

形勢緊急南奔,北兵勢大無邊無沿。環顧沒有七寶鞭可留,道邊把追兵拖延。

太白星夜裏吞昴,大白天長虹又把日貫。秦趙相戰兄弟相爭,茫茫天下從此大亂。

幸遇明主知遇之恩,仰慕祖逖當年的誓言。過江時對著流水發誓,此去定要恢複中原。拔劍砍向前面的柱子,悲歌不已難以重言。

《南奔書懷》赏析

全诗以抚时念危、憂國伤乱为主脉,共分三个层次,在叙述自己入幕前后的经历中,表露了作者孜孜不倦的思想追求。

第一層,從開頭到“自有思歸歎,寫詩人渴望從政匡濟的夙志,和成爲永王幕賓之後動搖不定的思緒。李白生活的年代是唐朝由盛轉衰的特殊曆史階段。唐帝國的昌盛繁榮催發他産生了高度的自信力和宏偉的政治抱負。憑借個人的才能,他選擇了不同于一般士子通過科考做官的道路,力求由隱而仕,走“終南捷徑”。他的希望與日趨黑暗的現實發生了尖銳的矛盾,天寶年間,長安三載的爲宦生活使他目睹了封建統治者的腐朽與凶殘,體會到政治迫害的冷酷無情。他帶著痛苦的精神創傷和全身避禍的念頭再度南北漫遊,以尋求新的出路。然而,個人的不幸沒能完全冷卻他的報國熱情,“濟蒼生”、“安社稷”的理想火焰仍在胸中燃燒。作品開篇寥寥四句,便把詩人這種複雜微妙的心態,含蓄曲折地表現出來。甯戚、陳平是曆史上齊桓公和劉邦的輔弼大臣,對安邦治國皆有所建樹。不過甯戚未仕之前,爲待明君而輔甘願隱遁山林,以“飯牛”爲業,自得其樂。陳平求官之後,幾易其主,先投魏王咎做太仆,後從項羽入關征戰,均因難展襟抱又依劉邦,終算找到了滿意的歸宿。李白借典詠志,委婉吐情。言外之意是說,自己雖浪迹天涯也不忘懷國運民生,一旦遇到明主就能爲之籌謀獻策,實現經世濟民的偉抱。安史叛亂,國難當頭,身爲一介布衣的詩人始終在密切地關注著時局的變化。“欃槍”四句诗人以古代星象、八卦之学发表了对形势的看法。他认为,中原上空出现了慧星,它的长尾横贯河北、河南之区。这恰是安禄山叛军铁蹄蹂躏广大北方,割据两河大半土地,进行称雄作乱的标记。尽管帝国江山遇到了深重的灾难,但是,天道没有变,国祚不可摇撼。这里,读者透过天人感应神密色彩的薄雾,足可领悟到诗人憂國的焦虑,对复兴的渴望。基于此,即不难理解和评价李白加入永王李璘幕府的事情。璘是玄宗第十六子,他奉乃父于逃蜀途中所下“制置”之诏,以抗戰平亂爲號召,大張旗鼓經營長江流域。當其水師開赴九江,棲身廬山的李白,在“辟書三至”(《與賈少公書》)的邀請下,出于“爲君談笑靜胡沙”之志,于是下山充任幕佐。詩歌“天人”二句就流露出歡欣鼓舞、樂觀自豪的情緒。“天人”指永王璘。李白相信,這位光彩照人的大王充任山南東路、嶺南、黔中、江南西路四道節度使,仗钺秉旄,發號施令,指揮三軍,便能給統轄之地帶來“春日遙看五色光”(《永王東巡歌》其三)的希望,讓人久盼的太平景象指日可待了。“侍筆”兩句寫詩人初做幕僚的得意之態。他受到永王的禮遇,博得府主的厚愛,不能不感恩圖報。他的同期詩作《在水軍宴贈幕府諸侍禦》把自己赴永王軍宴視爲“如登黃金台”,感到很榮耀。他激勵同僚:“齊心戴朝恩,不惜微軀捐。所冀旄頭滅,功成追魯連”。功成身退是李白的人生追求,他來永王幕府也不例外。可是沒多久他的思想出現了新的矛盾,“不因”二句是問題的明證。導致他思想轉變的根由是什麽恐怕一時難以定評。就鬥爭形勢考查,永王奉诏赴鎮是在玄宗得知太子李亨即位靈武之前,待玄宗禅位,永王至江陵召募數萬將土之後,肅宗與永王的沖突才逐漸公開化。李白對統治集團內部明爭暗鬥缺乏了解,以爲“永王正月(肅宗至德二年)東出師,天子遙分龍虎旗”。隨著肅宗兄弟鬥爭的激化,李白看清了問題的真象,他不願違背下山報國的初衷,打算退隱,這是含情入理的。當然也不排斥另說,認爲永王辟聘李白僅爲籠絡人心,而非用其經綸之才。不然,李白入幕不久就不會産生“徒塵黍幕府,終無能爲”(《與賈少公書》)的歎息。不管哪種因素起作用,歸根到底還是統治者的昏聩自私葬送了詩人,使他不能爲慘遭禍辱的祖國和人民奉獻自己的才智和忠愛。

自“主將動讒疑”到“留連道傍玩”爲第二層,描述永王所部分崩離析的見聞,反映了詩人憂懼、迷茫的心境。“主將”两句是这层诗意的简括,点出了永王军队溃败的首要原因是主將狐疑猜忌,各怀异志。肃宗懂得,其弟占据东南要地,控制江淮租赋,如果羽翼丰满,必成心腹之患。因此,当永王拒绝听从他的归蜀之命的时候,则开始着手部署了翦除之计。李璘觉查后,战幕拉开,而其部下将帅因反内战却首议退路。《新唐书》本传载:“(季)廣深知事不集,謂諸將曰:‘與公等從王,豈欲反耶?上皇播遷,道路不通,而諸子無賢于王者。如總江淮銳兵,長驅雍洛,大功可成。今乃不然,使吾等挂叛逆,如後世何?……于是,(渾)惟明奔江甯,馮季康奔白沙,(季)廣琛以兵六千奔廣陵”。季、浑、冯是永王军的主將,璘曾派季去攻打广陵采访使李成式,派浑去袭击吴郡采访使李希言。结果双方未及较量,永王营垒不攻自散。弹指之间,李璘所部变成了势单力薄的孤军困旅。诗中“自來”六句是用具體事例描述永王軍到處埃打,賓幕竄逃,潰不成軍的情景。這裏運筆老健精練,敘事兼帶描狀,靈活善變,只取幾個鏡頭就把宏大的的空間,紛擾的戰局,繪聲繪形地浮現紙上。詩人先用“鼓噪”一詞,活畫出永王部隊在轉移中的情態,即軍紀渙散,士氣沮喪,吵吵嚷嚷。一群烏合之衆擁向丹陽。這樣的武裝群體不僅戰鬥力喪失,連軍心都很難維系。然後,詩歌又以“如浮雲”、“從風散”在上下句之間複叠比喻永王的隨從潛溜暗逃、土崩瓦解的局面。這樣寫法可謂取境真樸,神貌俱似,令人浮想聯翩。據史料記載,永王的軍隊在丹陽一帶受到地方勢力的重創之後,便奔向鄱陽,企圖逃往嶺南。所以王琦《李太白全集》關于此句詩做了下面的說明:“璘與(李)成式將趙侃戰新豐而敗,非水戰也。璘至鄱陽郡,司馬陶備閉城拒之,璘怒,命焚其城,非久攻也。其曰:‘舟中指可掬,城上骸爭爨”,甚言其撓敗之形有若此耳。”永王一敗塗地,大局不可逆轉,這對具有風雲之心的李白來說,是無比的憂憤和失望。“草草”六句寫倉皇南奔的狼狽相,敘事中糅入抒情,詩人心迹閃灼于字裏行間。敗兵逃命急如星火,唯恐追及喪生,不敢稍有停歇。詩人被裹挾在潰軍裏邊,也和衆人一樣,懵頭轉向,對未來前途茫然無知。尤爲困擾詩人的是,安史叛軍還在廣闊的中原橫行,窮凶極惡地迫害天下同胞。此時,正需要有志之士奮起抗戰,而自己反倒成了一個亡命徒,那平叛安民的宿願一下子竟變得十分遙遠,這又平添了詩人的無限慌恐和不安。詩句“南奔劇星火,北寇無涯畔”中的“北寇”一詞,是把握詩人精神境界的鑰匙,它應和“三川北虎亂如麻”(《永王東巡歌》其二)里的“北虜”同義,皆指安史敵軍。詩人憎惡統治集團自相殘殺,也不甘心充當內戰的犧牲品。詩人運用一則曆史故事表白了這層心思:《晉書·明帝紀》說,王敦陰謀起兵做亂,明帝得知消息,乘駿馬微行察王敦營壘,剛離去,就被軍士查覺。王敦立刻下令追趕,明帝逃離途中有馬遺糞,爲麻痹追者,便用冷水灌糞。又見旅館前有位賣食的老太婆,于是給她一把七寶鞭,叮囑她說:“後有騎來,可以此示也。”過一會兒,追者趕到,問老太婆,她回答:“去已遠矣”,並拿出馬鞭給他們看。追者傳看把玩,逗留許久。又見馬糞已冷,相信明帝遠去無疑,因之,駐馬停追。詩人也希望能夠在肅宗兄弟的混戰中活下來,留得血肉之軀,爲平息安史叛亂,重整河山的偉業盡自己的責任。此處,詩筆隨著空間場景的推移,流馳不居,從攝錄永王部隊敗北慘狀轉寫自己的心態,以引出下面直吐胸臆。

全篇最後一層,寫詩人報效祖國的意志和決心,及其大志未遂的悲憤。這一層如通首詩的聚光點,展現了李白靈魂的光輝。其情詞激楚,慷慨磊落,詩人的風采節概如在眼前。古時有一種傳說,認爲人的精誠之氣上達于天,就會出現長虹貫日,太白食昴之類的天象。詩中“太白”二句采用誇張手法,形容自己懷有一團愛國的赤誠和噴吐進發的救亡熱情。這類虛說雖屬浪漫,卻富有詩意。它與“秦趙”兩句構成了內蘊豐富的隱喻世界,宣達了詩人有口難言的複雜心理。“秦趙”的诠釋依照郭沫若的看法是:“《史記·趙世家》雲:‘趙之先與秦共祖’。中衍之後飛廉有子二人,其一日惡來,其後爲秦:惡來弟日季勝,其後爲趙。故秦與趙乃兄弟之國。”而李白以“秦指肅宗集團,趙則喻永王軍勢”。由此推斷,在北寇氣焰囂張,國家岌岌可危,百姓不遑安處的非常時期,肅宗兄弟非但不能團結一心,同仇敵忾,反而丟開民族的敵人于不顧,幹戈相見,殃及愛國的兵民,這不能不叫人痛裂心肺。作品從“感遇”至煞尾六句,詩人抒發了如怒濤奔湧似的感情。李白之所以棄隱出世跟隨永王,確“因天下亂離,四方雲擾,欲得一試其用,以擴清中原,如祖逖,非敢有逆志”(王琦語)。對此,詩人扪心自問亦無愧色,其忠肝義膽冰清玉潔,生死不渝。可惜,詩人不僅壯志成空,而且成了從王爲亂的逆臣。真是出師未捷名先毀,世人終難信高潔。這樣的恥辱、這樣的冤枉,更是無法向人評說。詩人拔劍擊柱,淒怆悲歌。在這沈雄豪邁的詩句中表現了一顆潔美的心靈和黑暗的現實在劇烈的撞沖,仿佛奮鬥一生、掙紮一生、苦悶一生的悲劇主人公在呼號。詩歌結尾如重錘擂鼓,沈著有力,饒有余音。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多以主观抒情为主,即使在那些叙事性较强的篇章里,也往往是借客观事物勾动胸中的感情狂澜,将它化为峥嵘骏发的艺术形象。比较而言,这首《南奔書懷》在整体谋篇方面具有一定的独特性。全诗结构是由两条意脉交结而成。一是写作者个人的理想,此线顺贯整个篇章,首尾遥应,展现了诗人终生萦怀心际的精神支柱;另是写永王军势兴而转败的过程。这条线因事而显,反映了作品基本情节发展的概貌。两线勾连,各有分工,前者重在抒情,后者以叙事为主,互相转合,不枝不蔓,形成条理有序的完整、严密的诗篇。这种构思自有它的妙处。一来可以把抒情主人公置于特定的历史背景下,让其生姿动态具有鲜明的时代色彩和独自的人格美。二来能够避免长篇古体诗因一味写事而沉闷,或笔笔写情而空洞。如此诗两者相参,以情驭事,由事生情,和谐统一,才会有助于加强诗歌的张力。

其次,此篇使事較多,幾乎句不離典,用走馬觀花的方式去閱讀,不易理出頭緒。但不可因此就得出蕭士赟那樣的結論:“此篇用事偏枯,句意倒雜,決非太白之作。”公允地講,李白作詩特別善于在聯想的天地裏馳騁筆鋒,縱橫無阻,也喜歡借助神話、曆史故事進行抒情、議論,剖白自己內心世界。此作用典特征也與之相關。不過,詩人是在遭逢不白之冤,身家性命吉凶未蔔的情勢下創作這首詩歌的,其複雜心境,深隱苦衷都不宜直說,說亦難罄。只好把典實、傳說化爲詩中的意象,將它們連爲一氣,曲曲道出滿腔的忠憤感激之情。這樣,也爲詩歌帶來了渾化蘊藉的特點。

《南奔書懷》创作背景

一般学者把《南奔書懷》系于唐肃宗至德二载(757年)。郭沫若在《李白与杜甫》中认为此诗写于天宝十四年(755年)冬季安禄山叛乱时。郁贤皓认为此诗说明了李白携宗夫人,由梁园经洛阳沦陷区向西过函谷关奔逃的经历。

《南奔書懷》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詩提要:

《南奔書懷》诗题一作《自丹阳南奔道中作》,是唐代诗人李白的作品。。至德二载(757)二月,此诗作于安史之乱爆发后,永王军队在镇江溃败,李白从镇江匆匆向西南奔亡,於途中作此诗。诗中叙述了作者自己参加永王李璘幕府的初衷乃在“過江誓流水,志在清中原”,並非有逆志。詩歌結構是由作者個人的理想和永王軍勢興而轉敗的過程兩條意脈交結而成,兩線勾連,各有分工,形成條理有序的完整、嚴密的詩篇。全詩含有憂時憤世,爲國立功的現實色彩,是研究李白事迹的重要依據之一,有較高的藝術價值和史料價值。

王琦以爲篇首以甯戚、陳平自況,思得見用于世;篇中天人,謂永王璘,言己之所以從璘,實因祿山反叛,萬方多難,欲得一試其用,廓清中原,非敢有逆志,己在永王軍中,早動思歸之念,奈見機太晚,遭此汙累,但己之精誠可以上幹天象;末二句自傷志之不遂,反獲從王爲亂之名。身敗名裂,何處申論!太白蓋自嗟其不幸矣!(《李太白全集》卷二十四)

蕭士赟則以爲:“此篇用事偏枯,句意倒雜,決非太白之作。”(《分類補注李太白集》卷二十四)

瞿蛻園、朱金城雲:“此詩直敘永王興兵之初意及中途喪敗之原因。明言本欲北上清中原,而爲北方諸將所阻,加以部將有貳心,突生倒戈之變。所謂‘王師忽離叛’,指永王之師也。後人但據唐之國史爲言,而不知李詩初不爲永王諱也。蕭氏陋說不值一駁,王亦猶作調停兩可之詞。”(《李白集校注》)卷二十四)

詩中人物與地名:

丹阳:郡名,即润州,治所在丹徒县,即今江苏镇江市。李白《南奔書懷》有“自來白沙上,鼓噪丹阳岸”。《永王東巡歌》(其六)有“丹阳北固是吴关,画出楼台云水间”。《留別曹南群官之江南》有“渌水帝王州,金陵繞丹陽”。另有《雜言用投丹陽知己兼奉宣慰判官》。②舊縣名,秦置,唐貞觀初並入當塗縣。今南京市江甯縣小丹陽鎮。李白有《贈丹陽橫山周處士惟長》詩。

白沙:即白沙洲,滨江,地多白沙,故名。在今江苏仪征市南。李白《南奔書懷》有“自來白沙上,鼓噪丹阳岸。”

河洛:指黄河洛水一带。李白《南奔書懷》有“攙槍掃河洛,直割鴻溝半”。《送張秀才從軍》有“長策掃河洛,甯親歸汝墳”。

黃金台:又稱金台、燕台。在今北京市城南永定門東南。戰國燕昭王置千金求賢所築。李白《古風》(胡關饒風沙)有“燕趙延郭隗,遂築黃金台。”《行路難》(其二)有“昭王白骨萦蔓草,谁人更扫黄金台。”《在水軍宴贈幕府諸侍禦》有“如登黃金台,遥谒紫霞仙。”《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韋太守良宰》有“攬涕黃金台,呼天哭昭王。”《寄上吳王三首》(其三)有“扫洒黄金台,招邀青云客。”《《南奔書懷》有“侍筆黄金台,传觞青玉案。”

鴻溝:故道自今河南荥陽縣北引黃河水東流,經今中牟、開封兩地之後,複折而東南,經通許、太康二縣之間,至淮陽縣東南入于颍水。戰國魏鑿。楚、漢相爭曾劃鴻溝爲界,以東爲楚,以西屬漢。鴻溝于今荥陽縣東北又南承廣武澗,故後人又以廣武澗爲鴻溝。李白《贈王判官時余隱居廬山屏風疊》有“大盗割鸿沟,如风扫秋叶。”《南奔書懷》有“攙槍掃河洛,直割鴻溝半。”

 

《南奔書懷》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南奔書懷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南奔書懷》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南奔書懷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384.html

上一篇:陌上桑 下一篇:南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