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南陵別兒童入京

南陵別兒童入京 古詩全文

白酒新熟山中歸,黃雞啄黍正肥。

呼童烹雞酌白酒,兒女嬉笑牽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爭光輝。

遊說萬乘苦不早,著鞭跨馬涉遠道。

會稽愚婦輕買臣,余亦辭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參考資料: 南陵別兒童入京-百度百科 、 南陵別兒童入京-百度汉语

《南陵別兒童入京》翻译译文

翻譯譯文:

白酒剛剛釀熟時我從山中歸來,黃雞在啄著谷粒秋天長得正肥。

喊著童仆給我炖黃雞斟上白酒,孩子們嬉笑吵鬧牽扯我的布衣。

放晴高歌求醉想以此自我安慰,醉而起舞與秋日夕陽爭奪光輝。

遊說萬乘之君已苦于時間不早,快馬加鞭奮起直追開始奔遠道。

會稽愚婦看不起貧窮的朱買臣,如今我也辭家去長安而西入秦。

仰面朝天縱聲大笑著走出門去,我怎麽會是長期身處草野之人?

《南陵別兒童入京》赏析一

李白素有壯懷,自信“奮其智能,願爲輔弼,使寰區大定,海縣清一”(《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但苦無“終南捷徑”,长期不得实现。天宝元年(742),唐玄宗下诏征召,这年李白 42岁。这首诗描写了诗人接到诏书后异常喜悅和极度自信的心情。

詩一開頭“白酒新熟山中歸,黃雞啄黍秋正肥”,就用充滿喜慶的筆調,描繪出一派山村的豐收景象,流露出掩飾不住的歡愉之情,爲下文的描寫作鋪墊。

接下四句:“呼童烹雞酌白酒,兒女嬉笑牽人衣。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爭光輝”,正面描寫了歡樂的場景,渲泄心中的欣喜之情。李白生性好酒,新醇肥雞此時激發了詩人的酒興,剛進家門,就大聲呼喝,要童子烹雞酌酒,大有歡慶受诏之意。其聲亦如其人,詩人飛揚的神采親切可見。小兒女天真可愛的情態,更增強了家庭的喜慶氣氛。可是,淡淡而飲,詩人還覺不過“”,就“高歌取醉欲自慰”,縱酒高歌,大感快慰;酒至酣處,舞興又起,于是“起舞落日爭光輝”,離座舞劍,燦燦劍光與落日爭輝。喜氣洋洋的場面中,穿插描寫了詩人的呼叫聲、兒女的嬉笑聲,而引吭高歌中又間以舞劍時的吟嘯聲,“四聲”或熱烈,或高揚,更加重了詩的喜劇色彩,襯托出詩人興高采烈的情緒。

在熱鬧場面的鋪寫後,詩人又進而透視自己的內心。“遊說萬乘苦不早”,詩人的心情本已喜極,這裏卻宕開一筆,反寫不能更早“遊說萬乘”的遺憾之情,顯示了寫情的多姿多采。“著鞭跨馬涉遠道”,其躍躍欲試之態宛然如在目前。顯然,李白對自己入京的前景是充滿樂觀的。他把自己的出山和晚年得志的朱買臣聯系起來,既鄙薄了那些鼠目寸光的世俗小人,又暗示了自己將不虛此行。故“會稽愚婦輕買臣,余亦辭家西入秦”二句,聯想自然,豪興四溢。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兩句,表現了李白樂極忘形的神態和自負自信的心理,完成了詩人形象的最後刻畫。詩情至此,也猶如蘊蓄已久的波濤,異峰突起,把感情波瀾推向高潮。

這首詩敘事完整、簡潔、凝煉,從歸家到離家,一氣寫來,動人地再現了李白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尤其值得稱道的是,“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二句,更是描寫刻畫李白外部形象和內心世界的千古名句。而感情曲折,起伏有度,既見正面的鋪寫,又著間接的烘染,把感情表達得淋漓盡致而跌宕多姿,賦予全詩強烈而鮮明的藝術感染力。

南陵別兒童入京赏析二:

此詩一開始就描繪出一派豐收的景象:“白酒新熟山中歸,黃雞啄黍秋正肥。”這不僅點明了從山中歸家的時間是秋熟季節,而且,白酒新熟,黃雞啄黍,顯示出一種歡快的氣氛,襯托出詩人興高采烈的情緒,爲下面的描寫作了鋪墊。

接著,詩人攝取了幾個似乎是特寫的“鏡頭”,進一步渲染歡愉之情。李白素愛飲酒,這時更是酒興勃然,一進家門就“呼童烹雞酌白酒”,神情飛揚,頗有歡慶奉诏之意。詩人的情緒感染了家人,“兒女嬉笑牽人衣”,此情此態真切動人。飲酒似還不足以表現興奮之情,繼而又“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爭光輝”,一边痛饮,一边高歌,表达快慰之情。酒酣兴浓,起身舞剑,剑光闪闪与落日争辉。这样,通过儿女嬉笑,开怀痛饮,高歌起舞几个典型场景,把诗人喜悅的心情表现得活灵活现。在此基础上,又进一步描写自己的内心世界。

遊說萬乘苦不早,著鞭跨馬涉遠道”。這裏詩人用了跌宕的表現手法,用“苦不早”反衬诗人的欢乐心情,同时,在喜悅之时,又有“苦不早”之感,正是詩人曲折複雜的心情的真實反映。正因爲恨不在更早的時候見到皇帝,表達自己的政治主張,所以跨馬揚鞭巴不得一下跑完遙遠的路程。“苦不早”和“著鞭跨馬”表現出詩人的滿懷希望和急切之情。

會稽愚婦輕買臣,余亦辭家西入秦”。詩從“苦不早”又很自然地聯想到晚年得志的朱買臣。據《漢書·朱買臣傳》記載:朱買臣,會稽人,早年家貧,以賣柴爲生,常常擔柴走路時還念書。他的妻子嫌他貧賤,離開了他。後來朱買臣得到漢武帝的賞識,做了會稽太守。詩中的“會稽愚婦”,就是指朱買臣的妻子。李白把那些目光短淺輕視自己的世俗小人比作“會稽愚婦”,而自比朱買臣,以爲像朱買臣一樣,西去長安就可青雲直上了。其得意之態溢于言表。詩題只說“別兒童”,這裏用“會稽愚婦”之典故,是有所指責。詹锳認爲此詩是“把刘氏比作‘會稽愚婦’

詩情經過一層層推演,至此,感情的波瀾湧向高潮。“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仰天大笑”,可以想見其得意的神態;“豈是蓬蒿人”,顯示了無比自負的心理。這兩句把詩人躊躇滿志的形象表現得淋漓盡致。

這首詩因爲描述了李白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對了解李白的生活經曆和思想感情具有特殊的意義,而在藝術表現上也有其特色。詩善于在敘事中抒情。詩人描寫從歸家到離家,有頭有尾,全篇用的是直陳其事的賦體,而又兼采比興,既有正面的描寫,而又間之以烘托。詩人匠心獨運,不是一條大道直通到底,而是由表及裏,有曲折,有起伏,一層層把感情推向頂點。猶如波瀾起伏,一波未平,又生一波,使感情醞蓄得更爲強烈,最後噴發而出。全詩跌宕多姿,把感情表現得真摯而又鮮明。

《南陵別兒童入京》赏析三

天寶二年(公元743)秋季,李白得到了玄宗召他進京的消息,非常興奮。當他由會稽進京,行至南陵(故址在今安徽繁昌縣境)時,寫下了這首與家中兒女告別的詩作。

首二句点明行踪和时令。“白酒新熟”、“黄鸡啄黍”,既渲染出一派丰年特有的愉悦和谐气氛,又自然引启下面“烹鸡酌白酒”一事,照应极为紧密。诗人刚从远方归来,烹鸡酌酒为归人接风,本是妻子应做之事;但诗人此时激情难捺,竟自“呼童”来做,并借“兒女嬉笑牽人衣”的举动来反衬自己兴高采烈的心情。此犹未足,更继之以“高歌”,又继之以“起舞”。从“呼”到“歌”再到“舞”,三个连续性的动作,将诗人进京之前的激动心情表露无遗。

然而,诗人在兴奋之中又感到稍许遗憾:没能更早一点向皇帝陈述自己的治国方略,直至四十三岁才有进京面驾的机会;但转念一想,这机会毕竟来了,这又确是令人高兴的事,所以,还是快一点“著鞭跨馬涉遠道”吧。下面两句,借汉代朱买臣因早年贫贱而受妻子轻视、晚年受到汉武帝赏识而发迹变泰的故事,比喻自己也象朱买臣一样,时来运转了;以前那些轻视自己的人,不过是些鼠目寸光的“會稽愚婦”而已。“辞家西入秦”,回应篇首“山中归”,点明去向;而一个“亦”字,突现了诗人此时因理想即将实现而极为快慰的心境。

最后两句,是诗人情感的总爆发,也是他内心活动的全部吐露。笑,大笑,乃至仰天大笑,这是何等的得意,又是何等的狂放!往日的屈辱,今日的快慰,来日的憧憬,都在这笑声中得到了发泄和表露。“我辈豈是蓬蒿人?”以此作结,令人想见诗人“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断言,从而感受到一种对自我的坚定信念。

這首詩感情真摯、自然,無絲毫造作之態,而又一氣貫注,激烈昂揚,表現了李白詩慣有的特色。。

《南陵別兒童入京》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詩提要:

《南陵別兒童入京》题一作《古意》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创作的歌行体作品,作于天宝元年(742)秋。此诗用直陈其事的赋体,又兼采比兴,夹叙夹议,正面描写与侧面烘托相结合,在豪放跌宕的笔调中,洋溢着诗人积极奔放的生活热情和慷慨激越的进取精神,诗人求用心切、受宠忘形的神态跃然纸上。全诗充分表达了诗人实现抱负的极其喜悅的心情和豪迈自得的心境。

論者初據《舊唐書·李白傳》所雲白入京爲道士吳筠所薦,而吳時在越中,故斷白天寶元年有越中之行,並于越中奉诏,于南陵(屬宣州,今爲安徽南陵縣)別妻子入秦。

今論者考知白與吳筠並無交往,遂否定吳筠薦白入朝之說,及白天寶初之越中之行,由宣州南陵入京等說均爲新說所代替。按白有《酬張卿夜宿南陵見贈》詩,詩中南陵顯在魯地,與此詩中之南陵當爲一處。又據白天寶元年初行蹤考定,其奉诏入京之地當在東魯。新說是。另,詩題中雲“別兒童”,可知白當時並無妻室,而詩中大罵之“會稽愚婦”,則有兩說:一.謂劉氏夫人。

魏颢《李翰林集序》雲白在許氏夫人之後“又合于劉,劉訣”。二.魯一婦人。魏序又雲:“次合于魯一婦人。”或劉氏(魯一婦人)不安于貧而于開元末離白他適。白十數年漫遊幹谒無成,今奉诏入京,宏圖待展,詩中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結末二句“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是此詩名句。《唐宋詩醇》雲:“結句以直致見風格,所謂辭意俱盡,如截奔馬。

注釋及詩中人物與地名:

會稽,縣名,即今浙江紹興市。李白《古風》(秦王掃六合)有“銘功會稽嶺,騁望琅邪台”。《和盧侍禦通塘曲》有“梁鴻德耀會稽日,甯知此中樂事多”。《口號贈陽征君》有“陶令辭彭澤,梁鴻入會稽”。《贈王判官時余歸隱居廬山屏風疊》有“會稽風月好,卻繞剡溪回”。《別儲邕之剡中》有“舟從廣陵去,水入會稽長”。《南陵別兒童入京》有“會稽愚婦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有“遙聞會稽美,一弄耶溪水”。《與謝良輔遊泾川陵岩寺》有“且從康樂尋山水,何必東遊入會稽”。《越女詞五首》(其四)有“東陽素足女,會稽素舸郎”。《贈從孫義興宰銘》有“誓雪會稽恥,將奔宛陵道”。《聞李太尉大舉秦兵百萬出征東南懦夫請纓冀申一割之用半道病還留別金陵崔侍禦十九韻》有“願雪會稽恥,將期報恩榮”。另有《送侄良攜二妓赴會稽戲有此贈》。

南陵,今安徽南陵縣。李白《送通禅師還南陵隱靜寺》有“他日南陵下,相期谷口逢”。另有《江夏贈韋南陵冰》、《書懷贈南陵常贊府》、《于五松山贈南陵常贊府》、《寄韋南陵冰余江上乘兴访之遇寻颜尚书笑有此赠》、《南陵別兒童入京》、《南陵五松山別荀七》、《酬張卿夜宿南陵見贈》、《與南陵常贊府遊五松山》、《紀南陵題五松山》。

蓬蒿人:草野之人,也就是沒有當官的人。蓬、蒿:都是草本植物,這裏借指草野民間。

 

《南陵別兒童入京》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南陵別兒童入京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南陵別兒童入京》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南陵別兒童入京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