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 古诗全文

【其一】

洞庭西望楚江分,水盡南天不見雲。

日落長沙色遠,不知何處吊湘君。

【其二】

南湖水夜無煙,耐可乘流直上天。

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雲邊。

【其三】

洛陽才子谪湘川,元禮同舟月下仙。

記得長安還欲笑,不知何處是西天。

【其四】

洞庭湖西秋月輝,潇湘江北早鴻飛。

醉客滿船歌白苎,不知霜露入秋衣。

【其五】

帝子潇湘去不還,空馀秋草洞庭間。

淡掃明湖開玉鏡,丹青畫出是君山。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翻译译文:

【其一】

楚江水到洞庭湖西就分流了,水波淼茫,南天無雲。

秋日橘紅橘紅的,落向西面遠方的長沙,但不知道在湘江的何處可以吊慰湘君?

【其二】

南湖的秋水,夜寒無水霧,就好像可以乘水波直通銀河上青天。

姑且把洞庭湖賒買給月宮嫦娥,再駕船到白雲邊上買桂花酒去。

【其三】

賈至啊,漢朝著名的洛陽才子賈誼是你本家吧?都是被貶到湘江;李晔啊,你我的本家,後漢的李膺也是貶到湖南,喜歡月下泛舟。

他們都還在思念長安吧?還笑得出來嗎?大概連西天在那裏都不知道吧?

【其四】

皎皎秋月高挂在洞庭湖的西邊,湘江北面早有鴻雁飛歸。

滿船醉客載歌載舞《白苎》曲,連衣服上落滿了秋霜都不知道!

【其五】

舜帝妻子來潇湘後就回不去了,玉人滯留在洞庭湖邊的荒草間。

對著明鏡般的洞庭湖描淡妝,君山就是她們用丹青畫出的娥眉。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赏析

唐肅宗乾元二年(759),李白在流放夜郎途中遇赦放還,夏秋之交,應友人裴隱之邀來到嶽州(今湖南嶽陽),盤桓于洞庭潇湘之濱。時刑部侍郎李晔因得罪權貴遭貶嶺南,途經嶽州,而中書舍人賈至又于此時因事由汝州刺史被貶嶽州司馬,于是,三位“同是天涯淪落人”,聚首于嶽陽城下,泛舟遊于洞庭之上,縱酒狂歌,戲谑達旦,宣泄胸中郁積之氣。李白借端抒懷,寫下了這五首七絕組詩。

組詩從不同側面描繪渲染了洞庭秋夜明月輝映下的湖光山色,吟詠了友人賓客縱酒泛舟湖上的豪情逸興,寄寓放逐之士眷戀朝廷、憶念長安之情和遷谪之悲,詩風清朗,情韻幽深,興會神到,妙機四溢,爲李白晚年七絕代表之作。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其一)

此詩是五首組詩中的第一首,爲全組詩之起,極寫八百裏洞庭之水的浩渺深遠,化迹無痕地點出遠古洞庭潇湘悲哀動人的神話傳說,抒發懷思吊古之意,暗寓一腔寥落哀愁的幽情。

首句,乃极目西望之景,描绘洞庭湖和长江水的分合。首句落笔西望之水,则次句转笔为南眺之天,“水尽南天不见云”,描绘出洞庭汪洋万顷、水天相接、高远无边的壮景。三句“日落長沙秋色远”,以“日落”、“秋色”点时、点季节,渲染凄凉氛围。长沙为潇湘名城,相去洞庭数百里,诗将日落、秋色绵延至长沙,可谓远矣,此正烘托诗人愁思之远。日色、天色、秋色之远,撩起诗人愁绪万千。末句“不知何处吊湘君”这一句在寥远的境界中包容着深沉的家国之感,给全诗抹上一层隐约依稀的哀情。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其二)

此詩爲組詩之二,寫月夜泛舟湖上,縱酒放誕。

首句描繪洞庭夜景。“夜無煙”既點明夜遊湖上,又抓住秋夜水寒、清澈如鏡、沒有蒸騰水氣的特點,描摹出洞庭湖水波瀾不興、靜影沈璧、空明皓潔之景,沒有直寫明月,卻已將皎皎月色傳神寫出。月光下的浩渺湖上,水天相接,一碧萬頃,真是瓊田玉界之境,仿佛置身于幻景中。次句發問,正是這種迷離惝恍境界中的癡問。詩人眼花朦胧,發出奇問,怎可乘著水流直上九霄。這一問,問出了詩人的天真和豪放。

這裏沒有正面回答。但三、四句,實際上已作了回答。既然湖上無處乘流直上青天,那麽,面對湖中明月和白雲的倒影,姑且向洞庭湖中借一點月色,劃著船兒去白雲深處買酒取樂吧。詩人將湖中倒影,幻化爲奇幻美麗的天上遊樂,活脫脫地再現了詩人豪飲中的癡想。李白如此抒情,率真地表達了對洞庭月夜泛舟縱酒的興酣,一掃(其一)詩中“不知何處吊湘君”的淒恻悲哀,轉爲豪放而歡谑。

總之,此詩之佳不在景物具體描摹的工致,而在于詩人將強烈而獨特的奇想融進景中,使洞庭之景充滿奇情異趣,豐富了此詩的情韻。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其三)

此詩是組詩之三。詩中稱頌友人,悲歎志士才高命蹇,並傾吐對長安的憶念。

一、二句借用西漢賈誼、東漢李膺的典故,分別褒贊友人賈至和族叔李晔的才華和名望,惜其遭貶。次句寫詩人與族叔李晔月下同舟遨遊湖上,如同神仙。此句化用這一典故,將詩人與李晔兩人泛舟湖中、嘯傲月下、風吹衣袂、飄飄欲仙的形象,融進詩境,用典如化鹽入水,鹽無迹而水有味,情思隽美。作詩用故實,以不露爲高,此兩句臻于高境。

三、四兩句,寫谪遷之士內心複雜的痛楚。李白在這裏卻故作曠達:“記得長安還欲笑”,以“還欲笑”強作解脫,這“笑”決非歡笑,卻是充滿苦澀和辛酸的笑。結句更深一層地訴說詩人內心的痛苦。“不知何處是西天”,即不知何處是長安。詩人明明知道長安在洞庭西北,卻說“不知何處”,這種身在江湖,心懷魏阙,而被朝廷忘卻的苦楚是無法用言語形容了。

全詩用典自然,既確切,又含蓄,充分顯示了李白詩構結的細密、技巧的高超。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其四)

此詩是組詩之四。寫縱情歡樂。

首句“洞庭湖西秋月輝”,點出秋月漸漸移至湖西,暗示更深夜闌,秋月西斜。次句“潇湘江北早鴻飛”,點出秋深,相傳北方鴻雁每年秋天南飛潇湘衡陽。疏淡的斜月,淒厲的雁啼,無邊的洞庭,給人清幽淒冷、空曠孤寂的感覺。而三、四兩句卻寫舟中醉客全然不覺秋霜秋露已侵入衣內,仍沈迷在“滿船歌白纻”之中,表現了一群放誕之士醉歌湖上的曠達之情。

此詩善用對比、反襯之法,主旨曲藏,含而不露,神韻幽深,純是盛唐大家作法。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其五)

此詩是組詩之五,內容與組詩之一首尾遙相呼應。如果說組詩之一突出描寫洞庭雄偉壯闊之境,那麽,組詩之五則是著力描繪洞庭湖山娟靜空靈之美。

首句“帝子潇湘去不返”,帝子,指湘水女神,即湘君和湘夫人。次句“空馀秋草洞庭間”,寫詩人伫立舟中,環顧洞庭,不見湘君,卻空見寂寞秋草,傳達出蕭瑟之情、悲秋之意。詩的一、二句以湘君、湘夫人起興,引出哀婉的神話傳說,給詩意蒙上一層惝恍渺冥的雲霧,逗人情思,使人沈浸在渺茫悠遠的意境中。

三、四兩句具體描繪洞庭和君山的湖光山色。第三句描摹月下水景。“淡掃”兩字,以擬人之筆傳神地寫出月光輕抹湖面之景,月光照亮湖面,故稱“明湖”;她猶如美女打開玉鏡,相映成輝。皎潔柔娟的月色和秀麗沈靜的湖面相交輝,相得益彰,十分和諧地構成一幅洞庭明湖玉鏡圖,突出了洞庭明靜娟秀之美。結句“丹青畫出是君山”,從色彩的角度立體地勾勒君山之美。

不過,詩人點畫君山,憑吊湘君,亦爲抒其抑郁苦悶之情。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创作背景

此組詩當作于唐肅宗乾元二年(759年)秋。乾元二年春,李白于流放途中遇赦,秋時由江夏(今湖北武昌)而至嶽州(今湖南嶽陽)。此時,刑部侍郎李晔貶官嶺南行經嶽州,與李白相遇。時賈至亦谪居嶽州,三人相約同遊洞庭湖,李白寫下這一組五首七絕記其事。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古诗提要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写下的一组七绝。唐肃宗乾元二年(759)秋,李白与被贬谪的李晔、贾至同游洞庭湖,作诗记游。这组诗生动地描绘了洞庭湖明丽的秋景,也反映了诗人渴望重返长安的心情。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其一)

此组诗五首,并乾元二年(759)秋作于岳州(今湖南岳阳)。本年春李白于流途遇赦,秋间由江夏来至岳州。适逢贾至由汝州刺史贬为本州司马,刑部侍郎李晔贬岭下尉,亦经由此地,三人同游洞庭,白乃有此作。此首写日落时分泛舟情景。《唐宋诗醇》曰:“即目伤怀,含情无限,二十八字,不减《九辩》之哀矣。”论者尤推重“日落長沙秋色远,不知何处吊湘君”二句,如敖英云:“妙在略寓怀古之意。此诗缀景宏阔,有吞吐湖山之气,落句感慨之情深矣。”(《唐诗绝句类选》)李锳曰:“‘吊湘君’妙在‘不知何处’四字,写得湘君之神缥渺无方,而迁谪之感,令人于言外得之,含蓄最深。”(《诗法易简录》)。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其二)

五首之中此篇想象最为奇绝。诗写月夜泛舟情景,曰:“南湖秋水夜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 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雲邊。”耐可,犹那可、安得,向往之辞。三、四句诗意,前人未得善解,今按诗中所写情景,乃月光映照湖面,表里澄彻,白云倒影摇曳水中,船行如在天上,诗人遂有“将船买酒白云边”之妙想生焉。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其三)

此詩代李晔、賈至抒寫被谪之慨,詩人自身遭際感慨亦在其中。“洛陽才子谪湘川”一句,以賈誼喻賈至;“元禮同舟月下仙”一句,以李膺喻李晔。東漢李膺,字元禮,桓帝時官司隸校尉,獨持風裁,以聲名自高,後遭黨锢之禍而免歸鄉裏。事見《後漢書·黨锢列傳》。李膺爲河南尹時,與郭太友善,名震京師。郭太後歸鄉裏,衣冠諸儒送至河上,車數千輛,郭太唯與李膺同舟而濟,衆賓望之,以爲神仙。事見《後漢書·郭太傳》。“記得長安還欲笑,不知何處是西天”二句,抒其思念長安之情。桓譚《新論》:“人聞長安樂,則出門向西而笑”。唐汝詢曰:“賈生比至,惜其谪;元禮指晔,美其名。二子雖流落于此,能不複思長安而西笑乎?但波心迷惑,莫識爲西天耳。”《唐詩解》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其四)

此詩所寫,爲月夜遊湖直至後半夜時光景。唐汝詢曰:“秋月未沈,晨雁已起,舟中之客,霜露入衣而不知,豈真樂而忘返耶?意必有不堪者在也。”(《唐詩解》)此說點出了詩人及同遊者放曠行爲中隱藏的內心痛苦。“醉客滿船歌《白纻》”一句尤須深味,《白纻》爲吳地歌舞曲,《樂府解題》曰:“古辭盛稱舞者之美,宜及芳時爲樂。”詩中正包含了縱情行樂、以醉遣愁的意思。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其五)

此詩所寫爲徹夜泛舟直至次日清晨時光景。“淡掃明湖開玉鏡,丹青畫出是君山”二句,繪出湖山美景,令人心曠神怡。但開首“帝子潇湘去不還,空馀秋草洞庭間”二句,再次用湘君故事,與(其一)相呼應,正表明了詩人內心深處的感傷淒涼。劉拜山曰:“諸詩于賓主清興之中,抒寫流離遷谪之感,而托興湘君,意尤微婉。”(《千首唐人絕句》)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五首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404.html

上一篇:李白《暖酒》 下一篇:秋下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