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塞下曲六首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全部古詩 > 五言古詩 > 时间:2018-12-19 10:32 標簽:思婦

塞下曲六首 古詩全文

【其一】

五月天山雪,無花只有寒。笛中聞折柳,色未曾看。

曉戰隨金鼓,宵眠抱玉鞍。願將腰下劍,直爲斬樓蘭。

【其二】

天兵下北荒,胡馬欲南飲。橫戈從百戰,直爲銜恩甚。

握雪海上餐,拂沙隴頭寢。何當破月氏,然後方高枕。

【其三】

駿馬似風飙,鳴鞭出渭橋。彎弓辭漢月,插羽破天驕。

陣解星芒盡,營空海霧消。功成畫麟閣,獨有霍嫖姚。

【其四】

白馬黃金塞,雲砂繞夢思。那堪愁苦節,遠憶邊城兒。

螢飛窗滿,月度霜閨遲。摧殘梧桐葉,蕭飒沙棠枝。無時獨不見,流淚空自知。

【其五】

塞虜乘下,天兵出漢家。將軍分虎竹,戰士臥龍沙。

邊月隨弓影,胡霜拂劍花。玉關殊未入,少婦莫長嗟。

【其六】

烽火動沙漠,連照甘泉雲。漢皇按劍起,還召李將軍。

兵氣天上合,鼓聲隴底聞。橫行負勇氣,一戰淨妖氛。

參考資料: 塞下曲六首-百度百科

《塞下曲六首》翻譯譯文

其一翻譯:

五月的天山仍是滿山飄雪,只有凜冽的寒氣,根本看不見花草。只有在笛聲《折楊柳》曲中才能想象到春光,而現實中從來就沒有見過春天。

戰士們白天在金鼓聲中與敵人進行殊死的戰鬥,晚上卻是抱著馬鞍睡覺。但願腰間懸挂的寶劍,能夠早日平定邊疆,爲國立功。

其二翻譯:

天朝的大軍開向北方的荒塞,是因爲胡人的兵馬准備南侵。戰士們橫戈走馬縱橫作戰,只是爲了報效朝廷的厚恩。

他們不畏艱苦,在瀚海握雪而餐,在隴頭拂沙而眠。只有一個心願,就是攻破敵國平定邊疆,使祖國的百姓高枕無憂,安居樂業。

其三翻譯:

駿馬像一陣旋風馳騁,戰士們鳴鞭縱馬出了渭橋。背著弓箭辭別了漢地的明月,在戰場上彎弓射箭打敗了胡人。

戰爭結束後天上的客星也爲之暗淡,軍營漸空,海霧已消。功成之後,在麒麟閣的功臣像上,卻只有霍嫖姚的畫像。

其四翻譯:

战马在黄金塞上奔驰,塞上的白云和黄沙回绕在思婦的梦中。在这易生悲思的秋天里,边疆的征夫勾起了闺中少妇的思念。

螢火蟲在秋窗前飛來飛去,邊城之月在閨房門前遠近徘徊。秋霜凋落了梧桐的殘葉,西風在沙棠樹枝間沙沙作響。思念的人兒怎麽等也等不見,相思的淚水只有暗自空流。

其五翻譯:

胡虜乘著秋高馬肥之際興兵南侵,唐朝大軍出動兵馬前去迎敵。將軍帶著虎符出征,戰士們在龍沙堅守禦敵。

夜晚的月亮彎如弓影,胡地的霜雪凝劍成花。大軍尚未進入玉門關,閨中的少婦還是不要太著急了吧。

其六翻譯:

烽火在沙漠深處燃起,戰火映紅了甘泉宮的天空。漢皇勃然大怒,按劍而起,召李將軍率領大軍前去迎敵。

殺氣直沖雲霄,鼓聲震天動地,天兵英勇戰鬥,所向無敵。橫行戰場靠的是勇敢的氣魄,一戰而掃清胡虜,平定天下。

《塞下曲六首》作品鑒賞

其一

首句言“五月天山雪”,已經扣緊題目。五月,在內地正值盛。韓愈說“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間時見子初成”,趙嘏說“和如春色淨如秋,五月商山是勝遊”。但是,李白所写五月却在塞下,在天山,自然,所见所感也就迥然有别。天山孤拔,常年被积雪覆盖。这种内地与塞下在同一季节的景物上的巨大反差,被诗人敏锐地捕捉,然而,他没有具体细致地进行客观描写,而以轻淡之笔徐徐道出自己内心的感受:“无花只有寒”。“寒”字,隐约透露出诗人心绪的波动,何况寒风之中又传来《折楊柳》的凄凉曲调呢!春天在边疆是看不到的,人们只能从笛曲之中去领受,去回味。《折楊柳》为乐府横吹曲,多写行客的愁苦。在这里,诗人写“闻折柳”,当亦包含着一层苍凉寒苦的情调。他是借听笛来渲染烘托这种气氛的。诗为五律,依惯例当于第二联作意思上的承转,但是李白却就首联顺势而下,不肯把苍凉情绪稍作收敛,这就突破了格律诗的羁绊,以气脉直行,豪纵不拘,语淡而雄浑为其特色了。

“曉戰隨金鼓,宵眠抱玉鞍。”古代出征要敲擊钲、鼓,用來節制士卒進退,五、六兩句,寫的正是這種情況。語意轉折,已由蒼涼變爲雄壯。詩人設想:自己來到邊塞,就在天山腳下,整日過著緊張的戰鬥生活。白天在钲、鼓聲中行軍作戰,晚上就抱著馬鞍子打盹兒。這裏,“曉戰”與“宵眠”相對應,當是作者有意在概括軍中一日的生活,其軍情之緊張急迫,躍然紙上。“隨”字,摹狀士卒的令行禁止。“抱”字,描繪士卒夜間警備的情況。二句寫的是士卒的生活場景,而他們守邊備戰,人人奮勇,爭爲功先的心態則亦盡情流露出來。

“願將腰下劍,直爲斬樓蘭。”斬樓蘭:據《漢書·傅介子傳》:“漢代地處西域的樓蘭國經常殺死漢朝使節,傅介子出使西域,樓蘭王貪他所獻金帛,被他誘至帳中殺死,遂持王首而還”。這裏是借用傅介子慷慨複仇的故事,表現詩人甘願赴身疆場,爲國殺敵的雄心壯志。“直”與“願”字呼應,語氣斬截強烈,一派心聲,噴湧而出,自有奪人心魄的藝術感召力。

其二

這首詩寫戰士們努力征戰,不辭辛苦,希望能真正營造出一個和平安甯的環境,讓廣大人民不再受外族入侵的威脅,過上安居樂業的生活。

前四句寫北方胡兵南侵,朝廷派兵出征。將士們身經百戰,只是因爲承恩很多。表現唐軍抗敵報國的思想和行爲。五六兩句描寫戰士生活的艱苦,日以雪爲餐,夜露宿隴沙。末二句寫將士們的願望:何時消滅敵人,然後可以高枕無憂。實際上這也是詩人希望和平的思想。全詩敘事、描寫、議論相結合,層次分明。

其三

首句寫戰馬飛奔,有如風馳電掣。寫“駿馬”實際上是寫駕馭駿馬的健兒們,馬壯是爲了借喻兵強。在唐代前期,胡馬南侵是常有的,唐高祖李淵甚至一度被迫“稱臣于突厥”(《舊唐書·李靖傳》)。因此,健兒們殺敵心切,鬥志昂揚,策馬疾行。

“出渭橋”和“辭漢月”,是指出軍隊的出發點和行軍路線。“出渭橋”而“鳴鞭”,正所謂快馬加鞭,進一步烘托出健兒們的急切心情,也渲染了軍事任務的緊迫和唐軍士氣的旺盛。氣勢雄渾,大有高唱入雲之勢。從“辭漢月”到“破天驕”,即從軍隊出發到克敵制勝,是一個極大的轉折。“插羽”,鞍上箭。“天驕”,匈奴曾自稱“天之驕子”,這裏泛指敵人。從“彎弓”到“插羽”,瞬間就完成了這樣一個大轉折,省掉了多少鏖戰情節和厮殺場面的描寫,足見布局的簡潔,筆法的洗煉。然而這又是十分自然的、可信的。既然是兵強馬壯,士氣高昂,自然就會旗開得勝,馬到成功。天兵所向,勢如拉枯摧朽。這是符合邏輯和順理成章的。也暗示將領指揮得當,這次戰役完全符合“兵貴神速”的兵法要求。

五、六句描寫“破天驕”後的戰場景象。在正義之師面前,敵人不堪一擊,土崩瓦解,望風而逃。古人認爲客星呈現白色的光芒,就是戰爭的征兆。星芒已盡,就意味著戰爭結束。北方沙漠、草原,廣闊無垠,浩瀚如海,故名瀚海。“海霧消”,指漠北戰爭氣氛已經消失。

麟閣,即麒麟閣,漢代閣名,在未央宮中。漢宣帝時曾繪十一位功臣像于其上,後即以此代表卓越的功勳和最高榮譽。霍嫖姚,指霍去病,漢武帝時大將,曾任“嫖姚校尉”。從某種意義上講,這兩句確實或有諷刺之意。同時也是以士卒口吻表示:明知血戰凱旋後只能有“上將”一人圖形麟閣,但他們仍因能報效國家、民族而感到自豪和滿足。功業不朽不一定必須畫像麟閣。這更能體現健兒們的英雄主義和獻身精神,使此詩具有更能震撼人心的悲壯色彩。詩人爲“濟蒼生,安社稷”,是“願爲輔弼”的。但他一直希望功成身退,歸隱林泉。他多次表示要“功成身不居”(《商山四皓》),“功成謝人間”(《翰林讀書言懷》)。從中可以窺見詩人的素志和生活情趣。這首詩前六句爲總的鋪敘以引出結尾兩句的感慨。在前六句中,前三句描繪出師時的雄壯,後三句妝摹破敵時的英威。全詩筆力雄健,結構新穎,篇幅布局,獨具匠心。

其四

這首詩寫的是閨中女子對遠征親人的思念。開頭寫閨中女子想象親人戍守邊塞的情形,以此寄托思念之情。接著寫女子在離愁的煎熬中,度日如年的情景。

其五

首聯兩句,分述了敵我兩軍的態勢,指明了這場戰爭的性質。“塞虜”,塞外的強盜,含有輕蔑、貶斥之意。當時的北方諸胡,有的還是原始部落,有的則轉向世襲王權制,處于原始社會解體時期。他們對唐王朝的物質文明常懷觊觎之心,故邊境屢遭蹂躏邊塞戰爭大都起因于此。“乘秋下”,是指到了秋收季節,他們就乘隙而入,燒殺劫掠。“天兵”,天朝的軍隊,含有歌頌、贊美之意。他們堂堂正正,出塞去抗擊胡虜。通過措詞的褒貶色彩,表明了詩人鮮明的愛憎。

颔聯兩句,與首聯“天兵”照應。“虎竹”,兵符,分銅虎符與竹使符兩種,合稱虎竹,由朝廷和將領各執一半,發兵時相對合作爲憑證。“將軍分虎竹”,是指將領接到征戰的诏令。“戰士臥龍沙”,指軍隊已抵達塞外戰場。“龍沙”,指白沙堆沙漠,在樓蘭國附近。這兩句屬對工整,氣勢磅礴。從將軍到戰士,同仇敵忾,威嚴整肅,爭相建功報國。剛剛頒發诏令,很快就已深入敵區,表明進軍神速,所向無敵。

頸聯兩句,描寫邊塞風光和戰鬥生活。“胡霜”與首聯的“秋”相照應。“邊月”、“胡霜”,均爲靜物。皎潔的月色,銀白的寒霜,籠罩在一望無際的荒漠上,造成一派朦胧蒼涼的氣氛。而“弓影”飄移,“劍花”閃爍,則包含著戰士的行動。用“隨”和“拂”這樣兩個錘煉而得的動詞把兩者結合起來,就使靜物和人物的動態融爲一體,顯得生機勃勃。這就構成一種奇妙的意境:于蒼茫中見壯美,于異彩中顯飄逸。弓與月,形狀相似;劍與霜,顔色相同。詩人巧妙地利用它們的某種共性,使它們之間的聯系顯得自然、和諧,使艱苦的軍旅生活襯托得輕松、愉快。

尾聯以詩中主人公的口氣抒發了“天兵”的必勝信念和獻身精神,把全詩推向了高潮。“玉關殊未入,少婦莫長嗟”,是征人向少婦勸慰:未獲全勝,玉門關還不能入,請親人耐心等待,不必長籲短歎。大有“匈奴未滅,何以家爲”的英雄氣概。據《後漢書》,班超上疏雲:“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願生入玉門關。”這裏是反其意而用之。《藝苑雌黃》雲:“直用其事,人皆能之。反其意而用之者,非學業高人,超越尋常拘攣之見,不規規蹈襲前人陳迹者,何以臻此!”李白之善于用典,大率類此。結局不落邊塞詩以鄉愁,閨怨作結的窠臼,而造成余音袅袅余韻無窮之感。這別具一格的結尾,使貫串全詩的壯美情懷更加完善,崇高精神得到升華了。

其六

這首詩寫了由于匈奴南侵引起新的戰爭,但在傑出將領的率領下,勇敢的戰士們又一次贏得了戰爭的勝利。

首聯寫沙漠中的烽火照到甘泉宮,形容敵人來勢凶猛,軍情緊急。颔聯緊承前二句,形象地描寫君王對敵情的態度,按劍而起,立即行動,召見將軍,派兵出征。頸聯正面描繪戰鬥場面:殺氣沖天,鼓聲隴底,字裏行間都是刀光劍影。尾聯寫戰爭勝利結束,經過將士們縱橫馳騁英勇殺敵,一舉把敵人徹底消滅。全詩充分表現出英雄主義的光輝。

中原地區長期遭受北方遊牧民族的侵擾,唐時北方突厥非常凶悍,對李唐王朝形成了長期嚴重的威脅。詩人選擇漢軍抗擊匈奴的題材,部分原因即在于此。

《塞下曲六首》創作背景

這組詩當作于唐玄宗天寶二年(743年)。此前一年李白初入長安,此時供奉翰林,胸中正懷有建功立業的政治抱負。

《塞下曲六首》古詩提要

《塞下曲六首》是唐代大詩人李白的組詩作品。這六首詩借用唐代流行的樂府題目而寫時事與心聲,其主題是要求平定邊患。全組詩以樂觀高亢的基調和雄渾壯美的意境反映了盛唐的精神風貌,描繪了守邊將士在沙場上征戰的艱苦生活,歌頌了他們忠心報國的英勇精神。詩中有對戰鬥場景的描述,也有對閨中柔情的抒寫,內容豐富,意境渾成,格調昂揚,豪氣充溢,表現了詩人高尚的愛國情操。

塞下曲六首(其一)

或謂漢樂府有《出塞曲》、《入塞曲》,唐人《塞上曲》、《塞下曲》本此。此詩作年不詳。或謂天寶二年(743)供奉翰林時作。以其時李白對邊疆戰事了解較多,有感而詠。詩中描寫荒涼之邊塞環境,緊張之戰爭生活與破敵立功之願望。氣概豪邁,風格雄壯。雖爲五律,卻“一氣直下,不就羁縛”,“天然入妙,未易追摹”(沈德潛《說詩晬語》卷上)。樓蘭,漢代西域國名,遺址在今新疆鄯善東南一帶。漢昭帝時,樓蘭國王屢殺漢使,傅介子以計殺樓蘭王。此詩中“樓蘭”泛指叛亂之少數民族首領。

塞下曲六首(其二)

此詩描寫唐朝將士餐雪宿沙、橫戈百戰的邊塞生活,並表達了早日克敵制勝、祈願疆域安甯的和平願望,充滿進取和昂揚的精神。握雪,《漢書·蘇武傳》載:單于欲降蘇武,將他幽拘大窖中,不給飲食,武“乃臥?雪,與旃毛並咽之”。又,《後漢書·段颎傳》載:段颎率兵追逐羌人,“且鬥且行,晝夜相攻,割肉、食雪四十余日,„„出塞二千余裏。”詩句以典寫實,形容將士辛勞及環境之艱苦。月氏,亦作月支,古西域國名。其族原居今甘肅敦煌、祁連間,漢時爲匈奴攻破,大部分西遷至今伊犁河上遊,擊潰大夏,都妫水北爲王庭,稱大月氏。其余小衆留居故地,稱小月氏。見《漢書·西域傳》。此代指西北方民族。高枕,《漢書·匈奴傳》“故北狄不服,中國未得高枕安寢也。”末句用前人成語貼切。

塞下曲六首(其三)

诗分三层叙述,出师,取胜,赏功。前两层写众多将士赴疆克敌,最后一层写凯旋后功归一人。“功成画麟阁,独有霍嫖姚”,讽意全出,为诗中点睛之笔。麟阁,即麒麟阁。汉宣帝令人画霍光等十一功臣像于阁上,以褒奖其功绩。见《汉书·苏武传》。霍嫖姚,名去病,汉武帝时抗击匈奴名将,曾为嫖姚校尉。其弟霍光被画像于麒麟阁,非霍去病。此句讽功归少数将领。因霍氏系汉代著名外戚,故又含外戚擅功之意。“独”之一字,感慨实深。王夫之《唐诗评选》卷三曰:“总为末二语作,前六句直尔赫奕,正以激昂见意。俗笔开口便怨。”沈德潜《唐诗别裁》卷十曰:“独有贵戚得以纪功,则勇士丧气矣。”王琦《李太白全集》曰:“太白用一‘独’字,盖有感乎其中欤! 然其言又何婉而多风也。”(卷五)高步瀛《唐宋诗举要》卷四引吴汝沦评首联“高唱入云”,颔联“壮丽雄激”。渭桥,即中渭桥,本名横桥,在长安西北渭水上。天骄,指匈奴。《汉书·匈奴传》:“胡者,天之骄子也。”颈联从杨素《出塞》“兵寝星芒落,战解月轮空”句化出。

塞下曲六首(其四)

此诗敦煌唐写本《唐人选唐诗》题作《獨不見》。按《塞下曲》其它五首皆为律体,唯此首为十句;从第二联开始,上下句失粘,不合律诗格式;又末联有“獨不見”三字,与乐府《獨不見》形式相仿;乐府《獨不見》多抒女子对丈夫思而不得见的哀绪,此诗亦表现同一主题。以此数端,疑作“獨不見”是。诗通过女子对萧飒凄寒秋景的感触,抒述她们对戍边丈夫深深相思之情,以及久隔难会之哀悲,反映旷日持久的边疆战争投在人们?神上的阴影。

塞下曲六首(其五)

此詩描寫將士奔赴疆場,抗敵衛國的勇武精神。末句勸閨婦莫長歎憂傷,正以寫將士思家情切。“胡霜”句,以劍柄上有花紋裝飾,嚴霜可結成霜花,與上句“邊月隨弓影”,均以邊地景物與戰士武裝有某種相同點合在一起寫,引起讀者豐富聯想。邢昉《唐風定》評曰:“以太白之才詠關塞,而悠悠閑澹如此,詩所以貴淘煉也。”沈德潛《唐詩別裁》卷十曰:“只弓如月、劍如霜耳,筆端點染,遂成奇彩。結意亦複深婉。”高步瀛《唐宋詩舉要》評頸聯“鍛煉”。又引吳汝綸評前四句“有氣骨,有采澤,太白才華過人處”;評“玉關”句“反掉超絕”。虎竹,古代兵符,有銅符和竹使符兩種。故稱虎竹。見《漢書·文帝紀》及應劭、顔師古注。龍沙,即白龍堆沙漠,在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羅布泊以東到甘肅玉門關間。古代當西域交通要道,爲行旅所必經。此代稱西北邊地沙漠。“玉關”句,《後漢書·班超傳》載:班超久在西域,年老上疏朝廷,有雲:“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願生入玉門關。”此借喻將士未能從塞外班師回朝。玉關,即玉門關,在今甘肅敦煌西北小方盤城,爲當時通往西域各地的交通門戶。

塞下曲六首(其六)

此詩敘寫軍情火急,將士應征上陣,投身鏖戰,表現出勇武無畏,禦敵靖邊的英偉氣概。《唐宋詩醇》卷四評曰:“高調入雲,于聲律中行俊逸之氣,自非初唐可及。”甘泉,秦漢宮名,秦始皇二十七年建,漢武帝建元中增廣。一名雲陽宮。離長安三百裏。故址在今陝西淳化縣西北甘泉山。李將軍,指抗禦匈奴的西漢名將李廣,匈奴畏稱之爲“漢之飛將軍。”見《史記·李將軍列傳》。

 

《塞下曲六首》由李白詩歌網收集,爲您整理了關于塞下曲六首的古詩原文、翻譯(譯文)、賞析(鑒賞)、創作背景時間等信息,爲您學習欣賞李白的《塞下曲六首》詩詞(詩歌)提供必要的幫助!

文章標題:塞下曲六首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