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長相思三首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全部古詩 > 組詩 > 时间:2019-03-04 20:59 標簽:青年

長相思三首-古詩全文

【其一】

長相思,在長安。

絡緯啼金井闌,微霜淒淒簟色寒。孤燈不明思欲絕,卷帷望月空長歎。

美人如花隔雲端。

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瀾。天長路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

【其二】

長相思,摧心肝。

日色欲盡花含煙,月明欲素愁不眠。趙瑟初停鳳凰柱,蜀琴欲奏鴛鴦弦。

此曲有意無人傳,願隨風寄燕然。

憶君迢迢隔青天。

昔時橫波目,今作流淚泉。不信妾腸斷,歸來看取明鏡前。

【其三】

美人在時花滿堂,美人去後花馀床。床中繡被卷不寢,至今三載聞余香。

香亦竟不滅,人亦竟不來。相思黃葉落,白露濕青苔。

參考資料:長相思三首-百度百科 、 長相思三首-百度汉语

《長相思三首》翻译译文

【其一翻譯】

譯文一:日日夜夜地思念啊,我思念的人在長安。秋夜裏紡織娘在井欄啼鳴,微霜浸透了竹席分外清寒。孤燈昏暗暗思情無限濃烈,卷起窗簾望明月仰天長歎。親愛的人相隔在九天雲端。上面有長空一片渺渺茫茫,下面有清水卷起萬丈波瀾。天長地遠日夜跋涉多艱苦,夢魂也難飛越這重重關山。日日夜夜地思念啊,相思之情痛斷心肝。

譯文二:長相思呵長相思,我们相思在長安, 秋天蟋蟀常悲鸣,声声出自金井闌。 薄霜凄凄送寒气,竹席已觉生凉寒; 夜里想她魂欲断,孤灯伴我昏暗暗。 卷起窗帘望明月,对月徒然独长叹; 如花似玉美人呵,仿佛相隔在云端! 青青冥冥呵,上是无边无垠的蓝天, 清水渺渺呵,下是浩浩汤汤的波瀾。 天长长来地迢迢,灵魂飞越多辛苦; 关山重重相阻隔,梦魂相见也艰难。

【其二翻譯】

譯文一:日色將盡花兒如含著煙霧,月光如水心中愁悶難安眠。剛停止彈撥鳳凰柱的趙瑟,又拿起蜀琴撥動那鴛鴦弦。只可惜曲雖有意無人相傳,但願它隨著春風飛向燕然。思念你隔著遠天不能相見。過去那雙顧盼生輝的眼睛,今天已成淚水奔淌的清泉。假如不相信我曾多麽痛苦,請回來明鏡裏看憔悴容顔。

譯文二:夕阳西下暮色朦胧,花蕊笼罩轻烟, 月华如练,我思念着情郎终夜不眠。 柱上雕饰凤凰的赵瑟,我刚刚停奏, 心想再弹奏蜀琴,又怕触动鸳鸯弦。 这饱含情意的曲调,可惜无人传递, 但愿它随着春风,送到遥远的燕然。 忆情郎呵、情郎他迢迢隔在天那边, 当年递送秋波的双眼, 而今成了流泪的源泉。 您若不信贱妾怀思肝肠欲断, 请归来看看明镜前我的容颜! 

【其三譯文】

美人在時,有鮮花滿堂;美人去後,只剩下這寂寞的空床。床上卷起不睡的錦繡襲被,至今三年猶存昙香。

香氣是經久不潤了,而人竟也有去無回。這黃葉飄髦更增添了多少相思?露水都已沾濕了門外的青苔。

《長相思三首》赏析

【其一】

這首詩大致可分兩段。第一段從篇首至“美人如花隔雲端”,寫詩中人“在長安”的相思苦情。詩中描繪的是一個孤棲幽獨者的形象。他(或她)居處非不華貴──這從“金井闌”可以窺見,但內心卻感到寂寞和空虛。作者是通過環境氣氛層層渲染的手法,來表現這一人物的感情的。先寫所聞──階下紡織娘淒切地鳴叫。蟲鳴則歲時將晚,孤棲者的落寞之感可知。其次寫肌膚所感,正是“霜送曉寒侵被”時候,他更不能成眠了。“微霜淒淒”當是通過逼人寒氣感覺到的。而“簟色寒”更暗示出其人已不眠而起。眼前是“羅帳燈昏”,益增愁思。一個“”字不僅寫燈,也是人物心理寫照,從而引起一番思念。“思欲絕”(猶言想煞人)可見其情之苦。于是進而寫卷帷所見,那是一輪可望而不可即的明月呵,詩人心中想起什麽呢,他發出了無可奈何的一聲長歎。這就逼出詩中關鍵的一語:“美人如花隔雲端。”“長相思”的題意到此方才具體表明。這個爲詩中人想念的如花美人似乎很近,近在眼前;卻到底很遠,遠隔雲端。與月兒一樣,可望而不可即。由此可知他何以要“空長歎”了。值得注意的是,這句是詩中唯一的單句(獨立句),給讀者的印象也就特別突出,可見這一形象正是詩人要強調的。

以下直到篇末便是第二段,緊承“美人如花隔雲端”句,寫一場夢遊式的追求。這頗類屈原《離騷》中那“求女”的一幕。在詩人浪漫的幻想中,詩中人夢魂飛揚,要去尋找他所思念的人兒。然而“天長地遠”,上有幽遠難極的高天,下有波瀾動蕩的渌水,還有重重關山,盡管追求不已,還是“兩處茫茫皆不見”。這裏,詩人的想象誠然奇妙飛動,而詩句的音情也配合極好。“青冥”與“高天”本是一回事,寫“波瀾”似亦不必兼用“渌水”,寫成“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瀾”頗有犯複之嫌。然而,如徑作“上有高天,下有波瀾”(歌行中可雜用短句),卻大爲減色,怎麽讀也不夠味。而原來帶“”字、有重複的詩句卻顯得音調曼長好聽,且能形成詠歎的語感,正《詩大序》所謂“嗟歎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即拉長聲調歌唱),能傳達無限感慨。這種句式,爲李白特別樂用,它如“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等等,句中“之難”、“之日”、“之水”從文意看不必有,而從音情上看斷不可無,而音情于詩是至關緊要的。再看下兩句,從語意看,詞序似應作:天長路遠關山難(度),夢魂不到(所以)魂飛苦。寫作“天長路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不僅是爲趁韻,且運用連珠格形式,通過綿延不斷之聲音以狀關山迢遞之愁情,可謂辭清意婉,十分動人。由于這個追求是沒有結果的,于是詩以沈重的一歎作結:“長相思,摧心肝!”“長相思”三字回應篇首,而“摧心肝”則是“思欲絕”在情緒上進一步的發展。結句短促有力,給人以執著之感,詩情雖則悲恸,但絕無萎靡之態。

此詩形式勻稱,“美人如花隔雲端”這個獨立句把全詩分爲篇幅均衡的兩部分。前面由兩個三言句發端,四個七言句拓展;後面由四個七言句敘寫,兩個三言句作結。全詩從“長相思”展開抒情,又于“長相思”一語收攏。在形式上頗具對稱整饬之美,韻律感極強,大有助于抒情。詩中反複抒寫的似乎只是男女相思,把這種相思苦情表現得淋漓盡致;但是,“美人如花隔雲端”就不象實際生活的寫照,而顯有托興意味。何況我國古典詩歌又具有以“美人”喻所追求的理想人物的傳統,如《楚辭》“恐美人之遲暮”。而“長安”這個特定地點更暗示這裏是一種政治的托寓,表明此詩的意旨在抒寫詩人追求政治理想不能實現的苦悶。就此而言,此詩詩意又深含于形象之中,隱然不露,具備一種蘊藉的風度。

【其二】

此詩首句“日色欲盡花含煙,月明如素愁不眠”,開篇造境,渲染了愁苦迷蒙的相思氣氛,暮色低沈煙霧缭繞的景物特征使人感到一種深深的壓抑之感,奠定了整首詩的悲涼調子。夕陽斜暮,漸漸西沈,幾簇花叢在低沈的暮色裏顯得朦朦胧胧,如被煙霧纏繞。這種如煙似夢的感知顯然部分來源于思婦的眼睛,來源于思婦被相思愁緒緊緊包裹的內心。牽腸挂肚的相思使思婦所觀所感的一切都帶上了濃重的憂郁色彩,不獨花朵,也非煙霧使然。黑夜拉開帷幕,思婦卻沒有進入夢鄉,對丈夫切切的思念使她輾轉反側無法成眠。更可惱的,是那一輪明月,依舊發出如絹如素光潔皎然的光輝,透過孤獨的窗棂,攪得多情人心緒難甯。在這句詩中,代表著團圓的明月,因其特定情境而被詩人塑造成一個冷漠的、不解離人情懷的形象。北宋晏殊《蝶戀花》有“明月不谙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也是這個意思。面對月色如水良辰美景,思婦卻只能讓他虛設,想起從前種種,一顆心久久不得平靜。雖然思念只是徒勞,卻也心甘情願,無心睡眠。“”與“”在交替,白晝與黑夜在輪回,思婦的相思也像波浪中的小船,翻騰不息,相思之苦,也只有思婦最爲明了。詩人用“”字把這種感情明白地表達出來。

接下來詩人描寫了無法安睡的思婦,只好在月下彈一曲哀傷淒美的琴瑟,在回憶和期待中與心上人夫唱婦隨。是有“趙瑟初停鳳凰柱,蜀琴欲奏鴛鴦弦”兩句,琴瑟合鳴,鴛鴦鳳凰都是用來喻指夫妻美滿之意,詩人在這裏互文見義,旨在表達思婦望夫心切而又無法排解的愁緒。琴瑟都作爲傳情達意之物,至于“蜀琴”,更被人傳說與司馬相如卓文君的愛情故事有所關聯。但如今琴瑟獨鳴,鳳凰曲難成,原本以爲可以白頭到老長相厮守的一對鴛鴦,竟然也天各一方,思婦的傷情可想而知。就連這思君念君爲君彈奏的一首相思之曲,也無法令心上人聽到,關山重重,天遙地遠,縱有動聽的音符,又彈于誰聽呢?

緊承這個疑問,作者繼續寫出,“此曲有意無人傳,願隨春风寄燕然”。曲中真意,绮麗動人,但此情此曲,卻無人爲我傳遞,思婦惆怅抱憾也于事無補。只有忽發奇想,托明日和煦的春風飛往燕然,送到夫君的手裏,帶去我的相思。燕然山遠在塞北邊疆,就算把相思曲寄到又能如何呢?範仲淹有詩雲“濁酒一杯家萬裏,燕然未勒歸無計”可做此詩的一個補充。只要邊疆未靖,那麽重逢之念便是惘然。只是思婦的一點聊勝于無的假想罷了。但不管怎樣,詩人的奇特想象仍然令人驚歎,思婦情之真、情之切,也令人爲之唏噓。

憶君迢迢隔青天”獨立成句,又承上啓下,以青天的誇張比喻兩人相隔萬裏,從而引出下文思婦回到現實,顧影自憐獨自淒涼的描寫。

這四句詩可以看作是同一個情形的表達,思婦攬鏡自照,發現自己容顔憔悴,不禁悲從中來無法斷絕。“昔日橫波目,今成流淚泉”是唐時名句,形象而巧妙、誇張而令人信服地寫出了相思成空的思婦的哀傷之狀。曾經清澈如水明眸善睐的雙眼,而今卻成了流淚不止的兩眼清泉,如此的想象和誇張讓思婦的形象更具靈動的色彩,藝術之美感也更加深入人心。如“衣帶漸寬終不悔,爲伊銷得人憔悴”一樣,令人爲之動容。

不信妾腸斷,歸來看取明鏡前”一句則深得含蓄隽永之妙,以思婦的口吻直抒對丈夫的思念,與前一句相得益彰。思婦不關心自己的容顔憔悴,也不擔心自己雙眼如淚泉,反而殷殷的希望,丈夫能夠早日出現,哪怕他不相信自己切膚入骨的思念也無所謂,只要他早日歸來,斷腸人也就心滿意足了。所謂“不信”雲雲,無須深究,只是夫妻倆的竊竊私語,取鏡相照,更是帶有了閨房親密的意味,顯然,在詩人奇特的構思中,在思婦恍惚的思念中,一切又都進入了想象。

【其三】

这首诗一题为《赠远》,一题为《闺情》,而《全唐诗》卷二十五把它与前两首收在一起,题为《杂曲歌辞·長相思三首》。

這首詩開頭“美人在時花滿堂,美人去後馀空床”兩句詩,是寫美人“在時”和“去後”心灵的巨大落差。美人在時,鸟语花香,满堂生辉;美人去後,花儿凋落,只留下一张空空的床。这里并不是说满堂真的有花儿盛开,而是因为有了美人的存在,心灵的花儿缤纷烂漫,姹紫嫣红。有美一人在我堂,满室生辉留余香。因为屋子里有美人的身影,有美人的言笑,有美人的步态,一切便鲜活起来,灵动起来,也便有了流动的气韵和色彩。只因美人在侧,花是艳的,天是蓝的,风是柔的,雨是润的。而今,物是人非,只有一张空闲着的床,再也不想去触碰。

诗人不言他物,只选择一张空床,来突出美人离去後的孤独寂寞,是很具匠心的。看到床,他想到了什么呢?他大概想到曾经的床笫之欢,想到了美人的冰肌玉骨,想到了美人的温柔缠绵,想到了美人的娇羞软语吧。美人在怀时,他度过了多少个销魂的夜晚。良宵苦短,日高庸起,那相爱相守的一幕幕,而今,都化作了梦。美人在時,越是幸福快乐,她离去後就越是孤苦和思念。

美人離開後,床上的繡被也被卷了起來,三年後還能聞到美人的余香。香氣缭繞不絕,而美人還沒有回來。多少相思,多少難眠之夜,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其實不是那香氣真的還在,那是相思者思念至極的嗅覺錯亂。被擱置了三年的空床,被卷起了三年的繡被,不可能會還留有香氣。

花和床本是無情物,但一旦與自己喜歡的人有關,便塗抹上了感情色彩。所以,杜甫才會有“感時花濺淚”。《詩經·邶風·靜女》中,那個年輕的男子等著心儀的女子,沒有等著,抓耳撓腮之際,擺弄著女子送他的荑草,欣喜地吟唱到:“自牧歸荑,洵美且異。匪女之爲美,美人之贻。”在他的眼裏,荑草美得出奇,但這並不是荑草真的很美,而是美人送給他的,飽含著愛意。

《長相思三首》古诗提要

《長相思》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詩,共有三首。《長相思》的创作时间一般认为是在李白被“赐金还山”之后,大约是他被排挤离开長安后于沉思中回忆过往情绪之作。

第一首詩通過描寫景色,渲染氣氛,抒寫男女相思,似有寄意;第二首詩白描了思婦彈琴寄意、借曲傳情、流淚斷腸、望眼欲穿的情景,表現思婦對遠征親人的深情懷念;第三首詩以花和床爲意象,賦予情感,抒寫男主人公對心上人的思念。

这三首诗内容、形式、意境各有不同,都深刻地表现了离人的相思之苦,写得情真意切,缠绵悱恻。诗写所思之美人远在長安,隔云端而难见,秋夜不眠,望月长叹。今人多谓此诗以比兴手法寄寓对理想之追求以及理想未能实现之苦闷心情。“题中偏不欲显,象外偏令有余”(王夫之《唐诗评选》卷一)。或谓寄托首次入長安时欲见君王而不能之忧伤心情。

 

《長相思三首》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長相思三首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長相思三首》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長相思三首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