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書情贈蔡舍人雄

書情題蔡舍人雄 古詩全文

嘗高謝太傅,攜妓東山門。楚舞醉碧雲,吳歌斷清猿。

暫因蒼生起,談笑安黎元。余亦愛此人,丹霄冀飛翻。

遭逢聖明主,敢進興亡言。白璧竟何辜?青蠅遂成冤。

一朝去京國,十載客梁園。猛犬吠九關,殺人憤精魂。

皇穹雪冤枉,白日開昏氛。太階得夔龍,桃李滿中原。

倒海索明月,淩山采芳荪。愧無橫草功,虛負雨露恩。

迹謝雲台閣,心隨天馬轅。夫子王佐才,而今複誰論?

層飙振六翮,不日思騰鶱。我縱五湖棹,煙濤恣崩奔。

夢釣子陵湍,英風緬猶存。徒希客星隱,弱植不足援。

千裏一回首,萬裏一長歌。黃鶴不複來,清風奈愁何!

舟浮潇湘月,山倒洞庭波。投汨笑古人,臨濠得天和。

閑時田畝中,搔背牧雞鵝。別離解相訪,應在武陵多。

 

參考資料:書情題蔡舍人雄-百度百科 、書情題蔡舍人雄-百度汉语

 

《書情贈蔡舍人雄》翻译译文

我曾經推崇東晉名士謝安,帶著妓女高隱東山。輕盈的楚舞節天上的雲彩陶醉,清美的吳歌使淒涼的猿聲中斷。

爲了人民暫且出山入仕,談笑間打敗了前秦軍隊,使百姓平安。我也想做一個這樣的人,希望有一天展翅翺翔雲天。

況且又生活在英明聖世,因此敢于向天子獻上治亂興亡的意見。潔白的玉石又有什麽罪過?如同蒼蠅遺屎白璧,謬言使我蒙受冤屈。

一但離開了帝都長安,十年裏客居在梁園朝廷的門前。猛犬唁唁狂吠,枉殺忠良,使多少靈魂含冤而無比憤怒。

皇帝的光輝掃除了世界的黑暗,太陽驅走了昏暗的氣氛。三公之位又得到夔龍這樣的輔弼大臣,賢人才士如同桃李樹滿了中原。

傾倒大海索取明月珠,跨越高山采摘芳草。很慚愧我連橫草的微功也沒有,白白地承受了雨露一樣的皇恩。

身子雖然離開了雲台閣,心趕常常跟隨在天子的馬後車前。你是輔佐朝廷的命世之才,可如今又有誰把你結念?

然而你迎風振動有力的翅膀,不久就會改變命運,重新升遷。我則要到五沒去縱舟放槳,一任小舟在煙濤浩渺的水中漂轉。

夜裏夢見自己垂釣在嚴陵濑,曆史悠悠,嚴光的高風卻長存世間。我徒然仰慕嚴光作爲客星歸隱,志弱才疏豈能把大任承擔。

南行幹裏,時時回首長安,一路漂泊,一路長歌感歎。高翔的黃鶴不會冉回來,清風怎能把我的憂愁吹散?

一葉小母漂流潇湘的月下,洞庭湖裏倒映著岸上的青山。想那屈原何必投汨羅江而死?像莊子那樣悠遊濠水就會得到和順自然。

閑時漫步在田野裏,一邊搔著背,一邊放牧雞鵝。分離後你如果想來找我,那時我很可能生活在桃花源。

《書情贈蔡舍人雄》赏析

这首五言古詩凡四十八句二百四十字,依照传统的分法,前廿六句为第一部分,后廿二句为第二部分。

第一部分寫自奉诏入京到遭讒被逐後的經曆與心迹。這一部分先以六個詩句從東晉名臣謝安的事迹引入。謝安字安石,四十余歲出仕,官至宰相,死後贈太傅,故詩篇首句稱“謝太傅”以表敬重。詩歌次句“攜妓東山門”即指此而言。“楚舞”、“吳歌”二句是以誇張的筆墨描寫謝安攜妓出遊,“醉碧雲”形容江南女子舞姿優美,絢人眼目,使碧空的晴雲也爲之沈醉;“斷清猿”形容江南女子歌喉軟媚,婉轉耳際,使淒清的猿鳴也爲之息音。李白以此二句極寫謝安隱居東山的逍遙佚樂,是爲謝安此後出山爲政建立功績作有力的反襯。于是接寫謝安不久即爲了百姓起而從政,並在“談笑”之間使百姓得到安甯。謝安在當時以鎮靜從容的氣度著稱。這六個詩句全由開篇的“嘗高”二字統起,“”即推崇敬佩,鮮明地表現出詩人對謝安能隱能仕的敬崇之情。以下“吾亦愛此人”一句與篇首“嘗高”二字呼應,結住了對謝安的稱頌,引出以下自己奉诏入京之事。“丹霄”即天空,此句意爲希望在天空翺翔,喻希冀在政治上大有作爲,此即指被征入朝的心情。玄宗的征召使李白極度興奮,以爲自己終于“遭逢”到玄宗這個“聖明主”,故而他大膽地向玄宗進獻國家“興亡”之“”。然而李白一片赤誠報國的忠心招來的卻是讒言和謗語,所以接著的“白璧”、“青蠅”兩個詩句,通過典故寫自己清白的心地無辜受謗。李白化用前人詩句、文句,寫出“白璧竟何辜?青蠅遂成冤”的名句,進一步道出“青蠅”之有意點汙與“白璧”之無辜受害,其憤激之情、痛切之意大大超過前人。冤獄既成,李白只能被逐出京,于是以“一朝”、“十載”兩個詩句記此。“京國”指京城長安,“梁園”本汉代梁孝王所建的游苑,故址在今开封市东南。李白出京后漫游四方,常住梁園,此处又可泛指漫游所历之地。这是一组对偶句,对仗之中,“一朝”與“十載”是時間上的對比,一強調離京之速,一極言漂泊之長;“京國”與“梁園”是空間上的對比,配以“”、“”兩個動詞,突出了詩人以“京國”卻不得不離去的一懷漂泊客子之情。這是詩人極爲痛心地道出的兩個詩句,收來了入京及被逐的經曆。以下自詩篇的第十五句始,詩人寫出了一連串八個更具象喻意味的詩句。“猛犬”喻把持朝政的權臣,“九關”即九重之門,象征至高無上的朝廷,此句源于《楚辭·九辯》:“豈不聞郁陶而思君兮,君之門以九重;猛犬狺狺而迎吠兮,關梁閉而不通”與《楚辭·罩x辍罚“虎豹九關,啄害下人”,隱含了權奸把持朝政盡進讒言之深意。“殺人憤精魂”緊承上句,“殺人”是猛犬施虐的結果,“精魂”是說被虐殺的精英魂魄無比激怒,這之中當然也包含了詩人自己的憤忿。這兩句是通過象喻來寫實,以下六句則是通過象喻來表現詩人對朝廷的希望。“太階”本星座名,又稱三台星,古代以星座象征人事,稱朝廷的最高官員“”爲“三台”,《晉書·天文志上》記有“在人曰三公,在天曰三台”之說,此處之“太階”即代指最高官爵。“”舜時的樂官;“”即龍子,古代贤人,孟子曾举其语告滕文公;此处“喻指賢臣”“桃李”喻指賢才。“明月”即明月珠,“芳荪”是香草名,此處均喻指賢才。詩人期望著上天能洗去被讒害者的冤情,象明亮的太陽掃清昏霾一樣清除朝廷上的黑暗,讓最高官職有賢才在位,有用的人才布滿中原,如同入海尋索明月珠、跨山采撷芳草一樣,朝廷在搜尋著人材。前後八個象喻性的詩句表露著詩人鮮明而強烈的愛與憎,“猛犬”、“昏氛”憎厭之情溢于言表,“白日”、“桃李”、“明月”、“芳荪”充溢著愛與贊。然而詩人的期望畢竟只是假想,詩人親身的遭遇與此恰恰相悖且情勢又毫無轉機,詩人一顆善良而赤誠的心不忍打破這假想的美好境界,他只好以慚愧無功、虛受皇恩的詩句曲折表現他不得任用的痛苦,用雖不得當功臣但心永向朝廷的詩句表現自己的深衷。“橫草”爲行于草中草被踏伏,因以“草功”喻極微小的功勞,語出《漢書·終軍傳》:“军无橫草之功。”舊時認爲皇帝所施的恩澤如同雨露滋潤草木,故“雨露恩”喻皇恩。詩人抱愧于自無“橫草”之功,白白辜負了浩蕩的皇恩,這當然是曲筆抒情。“”爲辭別。“”代台名,據《後漢書·馬武傳論》“顯宗追感前世功臣,乃圖畫二十八將于南宮雲台”可知,雲台閣乃圖記功臣之所,李白“迹謝”于此則是表示自己的蹤迹與雲台無緣,這當然又是一處曲筆。“天馬”本漢武帝所得的西域名馬,因代指皇帝乘坐的馬。“”,駕車之木,因代指車。李白“心隨”“天馬”所駕的車,即心心永向朝廷之意,這卻是詩人的真情。詩人以此自愧自訴的四個詩句結束了詩歌的第一部份,我們透過這四個看似平和的詩句,似乎可以窺見詩人赤誠的卻又是在滴血的心。這四句也正是第二部分核心內容的先導。

詩歌進入第二部分,寫對友人的贊頌及自己的心願。第二部分開頭並沒有緊緊承接第一部分所表露的心意,而是另辟蹊徑,用四個詩句從祝贊友人蔡舍人落筆。李白先是稱頌蔡雄是輔佐帝王的英才,而今又有誰能與你相提並論?然後以鳥在高空的振翅翻飛預祝蔡雄不久將被提拔而大有作爲。四句祝贊語言上頗有氣魄,含義卻頗顯空泛。對于詩題中的“贈蔡舍人雄”來說,這是主要的贈言,是對朋友的禮貌性的祝福語;對于詩題中的“書情”來說,這卻是次要的陪襯,以蔡舍人的仕途升遷反襯自己遭讒離京放浪江湖的生活道路。于是以下十八句,用典故用傳說決心歸隱之“”。“我縱五湖棹”用春秋時越國範蠡事。範蠡助越王勾踐滅吳後棄官歸隱,乘舟泛于五湖,事見《國語·越語》。李白用此典寓辭別朝廷歸隱江湖之意。“煙濤恣崩奔”句加重縱舟五湖的句意,任憑五湖之舟在如煙的波濤中盡情奔流。上句的“”與下句的“”相呼應相補充,充分顯示浪迹江湖的狂放而又自在。“夢釣子陵湍”用東漢嚴子陵事。嚴子陵曾與劉秀同遊,劉秀即位爲光武帝,嚴隱居垂釣不肯出仕,事見《後漢書·嚴光傳》。李白用此典,夢中垂釣于嚴子陵當年垂釣處,仍寓隱居江湖之意,但較“五湖”句更進一步,表示隱居乃是夢寐以求的歸宿。“英風緬猶存”句加重夢中垂釣的句意。“”即邈遠之意,向往嚴子陵英風久遠長存。“徒希客星隱”仍用嚴子陵的典故。“客星”指臣子,《後漢書·嚴光傳》載,嚴子陵被光武帝劉秀接入宮中,夜間同寢,“光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禦座甚急。帝笑曰:朕故人嚴子陵共臥耳。”李白用此“客星”之典卻是表示相反的用意,只希望“客星隱”去,仍是遠離朝廷“縱棹”、“垂釣”的發展。“弱植不足援”則是補充“客星”當“”的原因:君王昏弱不值得輔佐。“弱植”,柔弱的植物,喻指昏聩的君王,語出《左傳·襄公三十年》“其君弱植”。從詩篇第一段之“遭逢聖明主”到此處的“弱植不足援”,詩人心理上經曆了一個痛苦的轉折,“弱植”是對“聖明主”的否定,因而“不足援”的絕決態度取代了“进興亡言”的積極進取。于是詩人決心遠走了,但救蒼生“安黎元”理想的破滅,詩人畢竟是不甘心的,是痛苦的,所以雖行“千裏”依舊“回首”,雖行“萬裏”仍在“長歌”。朝廷已“不足援”,而仙人騎的“黃鶴”又“不複來”,自己不得隨騎鶴的仙人飛升,“清風”之中滿懷愁情又如之何奈?詩人終于找到了大自然,投身于美好的自然景物之中——“舟浮潇湘月,山倒洞庭波”,兩句飄逸隽永的風景名句,寫盡了月下泛舟于湘江之上,飽覽青山倒映于洞庭波光之中的潇灑、自在、曠遠、怡人。詩人終于在大自然中找到了歸宿,于是他終于大徹大悟了,他通過“投汨”與“臨濠”兩個典故,盡抒自己的徹悟之情。“投汨”乃屈原遭讒毀被楚懷王貶谪憤而“懷石遂自投汨羅以死”(《史記·屈原賈生列傳》)的事,“古人”即指屈原,一個“”字表現出李白已從屈原式的衷心執著中超脫了出來。“臨濠”是《莊子·秋水》中的一段故事:“莊子與惠子遊于濠梁之上,莊子曰:儵魚出遊從容,是魚之樂也。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天和”意爲超然于物外的天然、和諧,一個“”字表现出李白对庄周式的縱情山水逍遥游乐的肯定与向往。在此大彻大悟之后,诗人向朋友表示:闲暇时自己将在田亩之中,懒散自在地搔着背放牧鸡鹅,别离之后你若要寻访我,则大多应在“武陵”--陶渊明笔下的理想境地桃花源--那隱居避世之处。至此,诗人已在情感上完成了起伏动荡矛盾曲折的历程,而复归于平和超然了。

總觀這首“書情”诗,其思想情感的内蕴确乎是相当丰富而深厚的:它勾勒出诗人十几年来思想情感的运行轨迹,从而透析出诗人的理想、追求、奋争、彷徨、失望直至解脱。这之中有诗人对朝廷对皇帝的一片忠心,有诗人对国事对黎民的一片赤诚,有对最高统治者的希望与失望,有对奸佞小人的鄙夷与斥责。尽管诗人最后选择的是浪迹江湖的隱居之途,但这却是热情正直的浪漫主义诗人对黑暗腐朽现实所作出的痛楚的抉择,仍是他对现实抗争所采取的一种不得已的形式。

情動于中,而形于言”。作爲一首“書情”之詩,當然更是“情動”之“”。全诗以情感的发展作为一条内在的主线,但此诗之情却又决不单纯是或喜、或怒、或哀、或乐,或狂放粗犷,或委婉细腻,而是种种感情兼而有之。有对先贤的景仰之情,对时人的祝赞之情,对奸佞的怒斥之情,以及对自己的勉励之情;还有遭谗的怒愤,难舍的忠心;更有希冀、失望、绝决、解脱……直到诗篇结尾处,那飘逸洒脱的情怀才为这丰缛情感的交响乐章定下了主导的旋律。情感的丰富内涵及服从于这内涵的抒情线索,体现出李白的詩歌的浪漫主义特征。

全诗看似随着情感的波涛渲泄而下,其实在创作构思上还是十分讲究的。全诗分为上下两部份,第一部份从赞颂謝安引起,顺接此情,导出昂扬激愤的基调;第二部份从祝愿友人引起,反接此情,导出婉转超逸的基调。诗中有叙述,有议论,有写景,有述怀;直抒与象喻相映,述己与赠言交织;又通过古事及典故,呼唤古人为“”一己之“”服務:終于使詩篇所“”之“”既跌宕起伏、盡致淋漓,又要眇深邃、曲盡其意。

《書情贈蔡舍人雄》创作背景

此诗即作于被逐出长安以后漫游大江南北之际。他为自己的遭谗被逐而愤懑,他对统治者的腐朽蔑视、鄙夷,他远离朝廷浪迹五湖的思想有了进一步发展,但是他又顽强地期望着再被任用以施宏愿,这宏愿却又难以变为现实,终于还是不得不选择縱棹五湖闲居田亩的归隱之途。

《書情贈蔡舍人雄》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詩提要:

《書情贈蔡舍人雄》是唐代大诗人李白被谗出京后所作的詠懷诗。诗人以謝安自比,回忆自己在天宝初年怀着济苍生、安黎元的壮志来到京城,“丹霄冀飛翻”,滿以爲能做出一番事業,不料卻因“敢进興亡言”,遭到了權奸的讒毀,只得離開長安。在此詩中李白敢于直率地暴露黑暗,抨擊權貴,在當時是難能可貴的。但是在鬥爭的面前,他卻選擇了一條逃避現實的道路,反映了他的思想局限。

诗的前半以謝安自况,叙夙有用世之志,但遭谗去国,虽冤谗昭雪而自愧无功,只得浪迹江湖而已。诗的后半,表示对蔡雄得意之祝愿,转笔放言,申述邈然高蹈之志。全诗意脉分明,前后两段各有侧重,而又互为映照,诗运律入古,将正对、反对、散对、工对,交错运用,从而有效地增添了诗的形式美。

書情贈蔡舍人雄,舍人,唐制,中書省有中書舍人六员,正五品上,掌起草诏書册命。又有通事舍人十六人,起居舍人二人,从六品上。此外,东宫官属太子右春坊有中舍人二人,正五品上;舍人四人,正六品上;掌書令表启之事。蔡雄,事迹不详。王琦《李太白年谱》系此诗于天宝十二载下,注云:“诗曰:‘适逢聖明主,敢进興亡言。„„一朝去京國,十載客梁園。’是作诗时太白已去朝十年矣,故定为是时之作。”良是。是时李白从幽燕归来,南游前在梁園告别蔡雄而作。

詩中人物地名:

蔡雄:事迹不详。李白《書情贈蔡舍人雄》诗,约作于天宝十二载(753)。

云台阁:汉宫中高台名,《后汉書·阴兴传》:“後以興領侍中,受顧命于雲台廣室”。李賢注“洛陽南宮有雲台廣德殿”。又《馬武傳論》:“永平中,顯宗追感前世功臣,乃圖畫二十八將于南宮雲台。”李白《書情贈蔡舍人雄》有“迹謝云台阁,心隨天馬轅”。

武陵:①指武陵源,即桃花源。在今湖南桃源縣西南桃源山。李白《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若待功成拂衣去,武陵桃花笑殺人”。《和盧侍禦通塘曲》有“行盡綠潭潭轉幽,疑是武陵春碧流”。《書情贈蔡舍人雄》有“別離解相訪,應在武陵多”。《答杜秀才五松山見贈》有“從茲一別武陵去,去後桃花春水深”。②郡名,即朗州,屬江南西道。即今湖南常德市。李白有《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裏相寻入江夏北市門見訪卻之武陵立馬贈別》。

梁園:即梁苑,又称兔园,汉梁孝王刘武筑。为游赏与延宾之所,当时名士司马相如、枚乘、邹阳等皆为座上宾。故址在今河南商丘市东南。一说在今河南开封市东南。李白《梁園歌》有“平台爲客憂思多,對酒遂作《梁園歌》”。《鳴臯歌送岑征君》有“扫梁園之群英,振《大雅》于东洛”。《書情贈蔡舍人雄》有“一朝去京國,十載客梁園。”《對雪獻從兄虞城宰》有“昨夜梁園雪,弟寒兄不知”。另有《自梁園至敬亭山见会公谈陵阳山水兼期同遊因有此贈》。

潇湘 :今湖南湘江与潇水于零陵县合流后称潇湘,与上游漓湘、下游蒸湘合称三湘。李白《古風》(美人出南國)有“歸去潇湘沚,沈吟何足悲”。《遠別離》有“遠別離,古又x视⒅女。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洞庭潇湘意渺綿,三江七澤情洄沿”。《書情贈蔡舍人雄》有“舟浮潇湘月,山倒洞庭波”。《贈別舍人弟台卿之江南》有“因爲洞庭葉,飄落之潇湘”。《留別曹南群官之江南》有“帝子隔洞庭,青楓滿潇湘”。《答高山人兼呈權顧二侯》有“明晨去潇湘,共谒蒼梧帝”。《同友人舟行遊台越作》有“《懷沙》去潇湘,挂席泛冥渤”。《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贾舍人至游洞庭》(其四)有“洞庭湖西秋月輝,潇湘江北早鴻飛”。(其五)有“帝子潇湘去不返,空余秋草洞庭間”。《郢門秋懷》有“人迷洞庭水,雁度潇湘煙”。《秋夕書怀》有“感此潇湘客,淒其流浪情”。《清平樂》(其四)有“抛人遠泛潇湘,欹枕悔聽寒漏,聲聲滴斷愁腸”。

五湖: ①先秦史籍记载吴越地区有五湖,后人说法不一:一说即太湖及其东岸游湖、莫湖、胥湖、贡湖;一说即胥湖、太湖、蠡湖、洮湖、滆湖;一说即长荡湖、太湖、射湖、贵湖、滆湖;一说即太湖东岸贡湖、游湖、胥湖、梅梁湖、菱湖。从《国语·越语》和《史记·河渠書》看来,五湖最初当指太湖,以后又泛指太湖流域一带所有湖泊。李白《悲歌行》有“範子何曾愛五湖?功成名遂身自退”。《永王東巡歌》(其七)有“王出三江按五湖,樓船跨海次揚都”。《赠韦秘書子春》有“终与安社稷,功成去五湖”。《書情贈蔡舍人雄》有“我縱五湖棹,煙濤恣崩奔”。《留別王司馬嵩》有“陶朱雖相越,本有五湖心”。《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有“煙綿橫九疑,漭蕩見五湖”。《魯郡堯祠送窦明府薄華還西京》有“堯祠笑殺五湖水,至今憔悴空荷花”。《答王十二寒夜独酌又x》有“少年早欲五湖去,見此彌將鍾鼎疏”。《郢門秋懷》有“終當遊五湖,濯足滄浪泉”。《越中秋懷》有“不然五湖上,亦可乘扁舟”。《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書》雲:“浮五湖”。《宣城吳錄事畫贊》雲:“澹澹兮申五湖之澄明”。《大鵬賦》雲:“杯觀五湖”。②泛指湖泊。李白《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書怀赠江韋太守良宰》有“門開九江轉,枕下五湖連”。

东山:东晋謝安隱居东山,其址一在今江苏南京市江宁县城东山镇土山,一在今浙江上虞縣西南。李白《梁園吟》有“东山高卧时起来,欲济苍生未应晚”。《永王東巡歌》(其二)有“但用东山謝安石,为君談笑静胡沙”。《贈常侍禦》有“安石在東山,無心濟天下”。《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北阙青雲不可期,東山白首還歸去”。《留別西河劉少府》有“东山春酒绿,归隱謝浮名”。《送侄良攜二妓赴會稽戲有此贈》有“攜妓東山去,春光半道催”。《送韓侍禦之廣德令》有“暫就東山賒月色,酣歌一夜送泉明”。《送趙判官赴黔府中丞叔幕》有“綠蘿長不厭,卻欲還東山”。《登金陵冶城西北謝安墩》有“想象东山姿,緬怀右军言”。《憶東山》(其一)有“不向东山久,蔷薇几度花”。《春滞沅湘又x成街小酚“所愿归东山,寸心于此足”。《題元丹丘山居》有“故人棲東山,自愛丘壑美”。《出妓金陵子呈盧六》(其一)有“安石东山三十春,傲然携妓出风尘”。(其二)有“南国新丰酒,东山小妓歌”。《憶東山》(其二)有“欲报东山客,开关扫白云”。《宣城送劉副使入秦》有“君攜東山妓,我詠北門詩”。《攜妓登梁王棲霞山孟氏桃園中》有“謝公自有东山妓,金屏笑坐如花人”。《示金陵子》有“謝公正要东山妓,携于林泉处处行”。《書情贈蔡舍人雄》有“嘗高謝太傅,攜妓東山門”。《送梁四歸東平》有“莫学东山卧,参差老謝安”。另有《東山吟》、《江夏送倩公歸漢東序》云:“謝安四十卧白云于东山”。

洞庭:洞庭湖,又名云梦泽,在今湖南。李白《遠別離》有“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臨江王節士歌》有“洞庭白波木叶稀,燕鸿始入吴云飞”。《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洞庭潇湘意渺綿,三江七澤情洄沿”。《赠王判官时余归隱居庐山屏风叠》有“俱飄零落葉,各散洞庭流”。《留別曹南群官之江南》有“帝子隔洞庭,青楓滿潇湘”。《魯郡堯祠送窦明府薄華還西京》有“昨夜秋声阊阖来,洞庭木叶骚人哀”。《送賀監歸四明應制》有“真訣自從茅氏得,恩波甯阻洞庭歸”。《送長沙陳太守二首》(其二)有“洞庭鄉路遠,遙羨錦衣春”。《洞庭醉後送绛州呂使君杲流澧州》有“洞庭破秋月,縱酒开愁容”。《與諸公送陳郎將歸衡陽》有“回飚吹散五峰雪,往往飛花落洞庭”。《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贾舍人至游洞庭》(其一)有“洞庭西望楚江分,水尽南天不见云”。(其二)有“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其四)有“洞庭湖西秋月輝,潇湘江北早鴻飛”。(其五)有“帝子潇湘去不返,空余秋草洞庭間”。《陪侍郎叔遊洞庭醉後》(其三)有“巴陵無限酒,醉殺洞庭秋”。《九日登巴陵置酒望洞庭水軍》有“白羽落酒樽,洞庭羅三軍”。《與夏十二登嶽陽樓》有“樓觀嶽陽盡,川回洞庭開”。《荊州賊亂臨洞庭言懷作》有“修蛇横洞庭,吞象临江岛”。《郢門秋懷》有“人迷洞庭水,雁度潇湘煙”。《書情贈蔡舍人雄》有“舟浮潇湘月,山倒洞庭波”。《贈別舍人弟台卿之江南》有“因爲洞庭葉,飄落之潇湘”。《寄從弟宣州長史昭》有“五落洞庭葉,三江遊未還”。《送郗昂谪巴中》有“予若洞庭葉,隨波送逐臣”。另有《答裴侍御先行至石头驿以書见招期月滿泛洞庭》、《夜泛洞庭尋裴侍禦清酌》、《秋登巴陵望洞庭》。

 

相關閱讀:

《書情贈蔡舍人雄》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書情贈蔡舍人雄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書情贈蔡舍人雄》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書情贈蔡舍人雄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4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