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蜀道難

蜀道難 古詩全文

噫籲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

蠶叢及魚凫,開國何茫然!

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

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巅。

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後天梯石棧相鈎連。

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沖波逆折之回川。

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萦岩巒。

扪參曆井仰脅息,以手撫膺坐長歎。

問君西遊何時還?畏途巉岩不可攀。

但見悲鳥號古木,雄飛雌從繞林間。

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

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使人聽此凋朱顔!

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絕壁。

飛湍瀑流爭喧豗,砯崖轉石萬壑雷。

其險也如此,嗟爾遠道之人胡爲乎來哉!

劍閣峥嵘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所守或匪親,化爲狼與豺。

朝避猛虎,夕避長蛇;磨牙吮血,殺人如麻。

錦城雖雲樂,不如早還家。

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側身西望長咨嗟!

參考資料:蜀道難-百度百科 、 蜀道難-百度汉语

 

《蜀道難》 译文及注释

哎呀呀,真是太高了。攀越蜀道真比登天還難!

蜀國有蠶叢和魚凫兩個君主,他們開國的時間距今十分遙遠,從那時起大概有四萬八千歲了吧,蜀國就不曾與秦地有什麽來往。往西去有座太白山,其山高峻無路可司行,唯有飛鳥可以飛過此山,直到蜀國的峨眉之巅。秦惠王之時,才有蜀王派五丁開山,傳說這五位壯士因開山導致地崩山摧而仕烈犧牲,才使得蜀道的天梯石棧連結了起來。

蜀中上有日神的六龍所駕之車所不能逾越的高山,下有回旋倒流的曲折而波濤洶湧的河流。善高飛的黃鹄想飛越而不敢過,善攀援的猿猴想攀登而發愁無處攀緣,其山之險就可想而知了。青泥嶺的泥路曲曲彎彎,百步九折萦繞著山巒。行人攀至高山之頂,伸手可以摸得著天上的參星和井星,緊張得透不過氣來,只得坐下來撫著胸口長籲短歎。

老兄西遊打算幾時回來?這蜀道的峭岩險道,實在是不可登攀。山野之間,只能看到在古木中悲號的山鳥,雄飛雌從地在林間飛旋。月夜裏,還可以聽到子規淒涼的悲啼,在空山中傳響回蕩。攀越蜀道,真是比登天還難啊,此情此境,使聽到的人都發愁得老了許多。

離天不滿一尺的險峻高峰,枯松倒挂的懸崖峭壁,飛流瀑布撞擊著巨石在山谷中滾動,發出雷鳴般的轟響。這樣危險的地方,你這位遠道之人爲什麽還非要來這裏不可呀?

更不消說那峥嵘而崔嵬的劍閣了,在這裏一夫當關,萬夫冥開。如果在這裏把守關隘的人不是朝廷的親臣忠士,他們就會據險作亂,化爲豺狠一般的匪徒。他們磨牙吮血,殺人如麻。人們就得像朝避猛虎、夕避長蛇那樣地躲避他們的侵害。錦城那個地方雖然是個使人快樂的城市,但是依我看來,你還是趕快回家的好。攀越蜀道之難,真是比登天還難啊,我側身西望,只好發出長長的慨歎啰。

《蜀道難》 鉴赏

这首诗大约是天宝(唐玄宗年后,742~756)初年,李白第一次到长安时写的。《蜀道難》是他袭用乐府古题,展开丰富的想象,着力描绘了秦蜀道路上奇丽惊险的山川,并从中透露了对社会的某些忧虑与关切。诗采用律体与散文间杂,文句参差,笔意纵横,豪放洒脱。全诗感情强烈,一唱三叹,回环反复,读来令人心潮激荡。

詩人大體按照由古及今,自秦入蜀的線索,抓住各處山水特點來描寫,以展示蜀道之難。

從“噫籲嚱”到“然後天梯石棧相鈎連”爲一個段落。一開篇就極言蜀道之難,以感情強烈的詠歎點出主題,爲全詩奠定了雄放的基調。以下隨著感情的起伏和自然場景的變化,“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的詠歎反複出現,像一首樂曲的主旋律一樣激蕩著讀者的心弦。

說蜀道的難行比上天還難,這是因爲自古以來秦、蜀之間被高山峻嶺阻擋,由秦入蜀,太白峰首當其沖,只有高飛的鳥兒能從低缺處飛過。太白峰在秦都鹹陽西南,是關中一帶的最高峰。民諺雲:“武公太白,去天三百。”詩人以誇張的筆墨寫出了曆史上不可逾越的險阻,並融彙了五丁開山的神話,點染了神奇色彩,猶如一部樂章的前奏,具有引人入勝的妙用。下面即著力刻畫蜀道的高危難行了。

從“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至“使人聽此凋朱顔”爲又一段落。這一段極寫山勢的高危,山高寫得愈充分,愈可見路之難行。你看那突兀而立的高山,高標接天,擋住了太陽神的運行;山下則是沖波激浪、曲折回旋的河川。詩人不但把誇張和神話融爲一體,直寫山高,而且襯以“回川”之險。唯其水險,更見山勢的高危。詩人意猶未足,又借黃鶴與猿猱來反襯。山高得連千裏翺翔的黃鶴也不得飛度,輕疾敏捷的猿猴也愁于攀援,不言而喻,人行走就難上加難了。以上用虛寫手法層層映襯,下面再具體描寫青泥嶺的難行。

青泥嶺,“懸崖萬仞,山多雲雨”(《元和郡縣志》),爲唐代入蜀要道。詩人著重就其峰路的萦回和山勢的峻危來表現人行其上的艱難情狀和畏懼心理,捕捉了在嶺上曲折盤桓、手扪星辰、呼吸緊張、撫胸長歎等細節動作加以摹寫,寥寥數語,便把行人艱難的步履、惶悚的神情,繪聲繪色地刻畫出來,困危之狀如在目前。

至此蜀道的難行似乎寫到了極處。但詩人筆鋒一轉,借“問君”引出旅愁,以憂切低昂的旋律,把讀者帶進一個古木荒涼、鳥聲悲淒的境界。杜鵑鳥空谷傳響,充滿哀愁,使人聞聲失色,更覺蜀道之難。詩人借景抒情,用“悲鳥號古木”、“子規啼夜月”等感情色彩濃厚的自然景觀,渲染了旅愁和蜀道上空寂蒼涼的環境氣氛,有力地烘托了蜀道之難。

然而,逶迤千裏的蜀道,還有更爲奇險的風光。自“連峰去天不盈尺”至全篇結束,主要從山川之險來揭示蜀道之難,著力渲染驚險的氣氛。如果說“連峰去天不盈尺”是誇飾山峰之高,“枯松倒挂倚絕壁”則是襯托絕壁之險。

詩人先托出山勢的高險,然後由靜而動,寫出水石激蕩、山谷轟鳴的驚險場景。好像一串電影鏡頭:開始是山巒起伏、連峰接天的遠景畫面;接著平緩地推成枯松倒挂絕壁的特寫;而後,跟蹤而來的是一組快鏡頭,飛湍、瀑流、懸崖、轉石,配合著萬壑雷鳴的音響,飛快地從眼前閃過,驚險萬狀,目不暇接,從而造成一種勢若排山倒海的強烈藝術效果,使蜀道之難的描寫,簡直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如果說上面山勢的高危已使人望而生畏,那此處山川的險要更令人驚心動魄了。

風光變幻,險象叢生。在十分驚險的氣氛中,最後寫到蜀中要塞劍閣,在大劍山和小劍山之間有一條三十裏長的棧道,群峰如劍,連山聳立,削壁中斷如門,形成天然要塞。因其地勢險要,易守難攻,曆史上在此割據稱王者不乏其人。詩人從劍閣的險要引出對政治形勢的描寫。他化用西晉張載《劍閣銘》中“形勝之地,匪親勿居”的語句,勸人引爲鑒戒,警惕戰亂的發生,並聯系當時的社會背景,揭露了蜀中豺狼的“磨牙吮血,殺人如麻”,從而表達了對國事的憂慮與關切。唐天寶初年,太平景象的背後正潛伏著危機,後來發生的安史之亂,證明詩人的憂慮是有現實意義的。

李白以變化莫測的筆法,淋漓盡致地刻畫了蜀道之難,藝術地展現了古老蜀道逶迤、峥嵘、高峻、崎岖的面貌,描繪出一幅色彩絢麗的山水畫卷。詩中那些動人的景象宛如曆曆在目。

李白之所以描繪得如此動人,還在于融貫其間的浪漫主義激情。詩人寄情山水,放浪形骸。他對自然景物不是冷漠的觀賞,而是熱情地贊歎,借以抒發自己的理想感受。那飛流驚湍、奇峰險壑,賦予了詩人的情感氣質,因而才呈現出飛動的靈魂和瑰偉的姿態。詩人善于把想象、誇張和神話傳說融爲一體進行寫景抒情。言山之高峻,則曰“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狀道之險阻,則曰“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後天梯石棧相鈎連”。詩人“馳走風雲,鞭撻海嶽”(陸時雍《詩鏡總論》評李白七古語),從蠶叢開國說到五丁開山,由六龍回日寫到子規夜啼,天馬行空般地馳騁想象,創造出博大浩渺的藝術境界,充滿了浪漫主義色彩。透過奇麗峭拔的山川景物,仿佛可以看到詩人那“落筆搖五嶽、笑傲淩滄洲”的高大形象。

《蜀道難》的艺术成就

《蜀道難》的艺术成就是多方面的,艺术表现手法的突出之点简要的总结如下:

第一,大膽的誇張。誇張是藝術創作常常使用的表現方法。這是因爲現實生活中的許多事物和形象往往不是普通的語言可以形容,也不是任何精細的描繪所能充分表現的;在“精言不能追其極”的情況下,必須借助于誇張。《文心雕龍》的作者劉勰曾說山海宮殿的形狀、氣勢要寫得生動感人,“莫不因誇以成狀,沿飾而得奇”,可見誇張的藝術方法,往往是服務于表現巨大的事物和形象的。只有這樣,才能夠“發蘊而飛滯,披瞽而駭聾”,在生理和心理上給讀者以巨大的刺激,取得強烈的藝術動人力量,突現出事物形象的本來面貌。李白正是運用了誇張的表現手法,才使蜀地山川的雄偉奇險得到了充分的表現。寫蜀道的艱難,是“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寫山的高峻是“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連峰去天不盈尺”;寫急流瀑布是“飛湍瀑流爭喧虺,襪崖轉石萬壑雷”;寫到蜀地的曆史是“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寫到人的驚恐隋狀則是“使人聽此凋朱顔”!無論是寫山寫水寫情寫事,都運用了藝術的誇張。這些誇張手法,使山水形象的最突出的本質特征,以一種高于形象原狀的姿姿態出現在人們面前,給人以強烈深刻的感受。果真是“連峰去天不盈尺”嗎現實生活中當然是不存在這種情形的。然而“藝術並不要求承認藝術作品就是現實”,誇張是藝術家的權利,而且是必不可少的表現方法。如果能作到“誇而有節,飾而不誣”,就是說誇張而不歪曲形象的基本特征,那麽,現實生活和客觀事物的形象和面貌,就會在誇張這面放大鏡裏,得到非常鮮明、突出和生動的表現。

第二,奇特的想象。想象是藝術構思的靈魂,是形象賴以表現的基本方法。所謂“規矩虛位,刻镂無形”,就是說從無到有地刻劃出藝術形象來,離開想象是不可能成功的。杜甫曾說:“白也詩無敵,飄然思不群。”贊揚李白的藝術想象不同一般。唐人殷瑤評論李白的作品說:“其为文章,章皆縱逸,至如《蜀道難》等篇,可推奇之又奇。”“縱逸”,就是想象的飛騰。杜甫和殷瑤都認爲李白的想象力量是非常奇特的,不是一般的藝術想象,而是縱橫變幻、層出不窮、出人意表的。他的想象忽而在高山,忽而在深谷,忽而想到月夜,忽而想到白晝。他的想象空間是非常廣闊、無所不到的。正是借助這種豐富、自由而又奇特的藝術想象,詩人才能在廣闊的天地之中尋找到最適合于表現蜀道山川的神話故事、曆史傳說、六龍回日、黃鶴之飛……等等異乎尋常的藝術形象,並且把它們組織在自己詩篇中以表現主題,使自己的詩篇産生了一種神奇飛騰的氣勢。

第三,強烈的感情。不論是誇張還是想象,它們都離不開詩人主觀情緒的支配和駕馭。作家觀察生活,必須達到“登山則情滿于山,觀海則意溢于海”的境界;進行藝術創作也才能“談歡則字與笑並,論戚則聲共泣諧”,作品便会由此获得强烈鲜明的感情色彩。《蜀道難》从头到尾字里行间都洋溢着一种赞叹惊异的情绪。一开始,“噫――籲喊!危乎――高哉!”這一聲驚歎,便強烈地震撼人心。往後在每一段具體描繪之後,都有一些單獨抒發主觀感受情緒的句子。這些表現驚歎的句子,因爲它們都是緊接具體描繪之後的詩人的具體感受,所以能在讀者的心靈上引起強烈的共鳴,從而加強讀者對于自然景物的認識。另外,即使是那些對山川形勢的具體描繪,也是在強烈的情緒支配下進行的。我們讀“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沖波逆折之回川。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度愁攀援。”这些诗句时,会感到一种磅礴的气势和强烈的感情力量冲激和震荡着我们。这种感情是产生于诗人对于自然景物的深刻感受,而又通过自然景物的描绘表达出来的。因此,自然景物就涂染上诗人的感情色彩,而诗人的主观情绪也就获得了鲜明的形象性,情与景达到了高度的统一。我们读《蜀道難》的时候,既看到了具体鲜明的自然景象,又感到了浓烈的抒情气氛,从而获得了丰富深刻的艺术享受。我们之所以激动不已,诗人的情绪起了很大的感染、促进作用。

第四,变化多端的语言形式。《蜀道難》是乐府古题,这种诗歌体裁不要求有固定的字数,句数、平仄、韵脚等格律的严格限制,可以根据内容的需要,自由地采取适当的语言表现形式。李白充分地运用了这一诗歌体裁的特点,使诗的语言形式更加自由活泼、生动流畅。全诗的句型有三字、四字、五字、七字、九字,长短错落不齐,这是为内容所要求的。诗的前半部多用长句,气势奔放畅达,蜀道的高山险川被夸张地表现出来了。后半部写到剑阁的险恶环境时,多刚四字短句,跳荡有力,惊恐紧张的情绪在这种语言节奏中得以表现。前人曾说李白作品“語次崛奇”、“筆陣縱橫”,的確道出了李白組織語言的特點。語言形式的變化多端,乃是爲表現不同形象和不同情緒服務的。詩人的強烈充沛、起伏動蕩、變化多端的情緒,必須與這種縱橫崛奇的語言形式相配合。平平板板、千句一律的句型,不足以表現如此豐富的內在情緒。

《蜀道難》本来是乐府诗的旧题目,属于《相和歌辞瑟调曲》。在李白以前,梁代的萧纲、刘孝威,唐代初年的张文琮等人都用这个题目写过诗,描述四川的巫山、铜梁、玉垒、梁山等地的山川险阻。但是作品的篇幅短小,叙述粗略,句式平板,在中国文学史上地位不高,影响不大。李白的《蜀道難》虽然是沿用乐府旧题,却能在前人的创作基础上加以发展提高,使《蜀道難》的题材有所扩大,形象大大丰满,感情极为充沛,并且注入了忧国忧民的思想内容。他把《蜀道難》改造成为句式长短不齐的长篇古体诗,可以自由奔放地状物抒情,极大地提高了古体诗的艺术表现力,这是一个杰出的创造。除了《蜀道難》以外,李白还用乐府旧题写了《梁哺吟》、《乌柄曲》、《行路难》、《將進酒》等名篇,都具有这种勇于突破旧传统的思想和艺术特色。我们应当学习李白这种推陈出新、大胆创造的革新精神,努力攀登新的诗歌艺术高峰,创造出无愧于伟大时代的新篇章。

《蜀道難》 创作背景

《蜀道難》乐府旧题。前人之作均为短诗,李白发展为杂言长篇。此诗作年、背景与寓意歧说甚多。对《蜀道難》的创作背景,从唐代开始人们就多有猜测,主要有四种说法:甲、此诗系为房琯、杜甫二人担忧,希望他们早日离开四川,免遭剑南节度使严武的毒手;乙、此诗是为躲避安史之乱逃亡至蜀的唐玄宗李隆基而作,劝喻他归返长安,以免受四川地方军阀挟制;丙、此诗旨在讽刺当时蜀地长官章仇兼琼想凭险割据,不听朝廷节制;丁,此诗纯粹歌咏山水风光,并无寓意。

範摅《雲溪友議》卷上謂嚴武鎮蜀,欲害房琯、杜甫,李白作此詩爲房、杜危之;《新唐書·嚴武傳》從之。

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诗》卷三谓此诗乃安禄山叛乱时作,讽玄宗幸蜀之非计。今按严武镇蜀在肃宗上元二年  (761),玄宗幸蜀在天宝十五载(756),而此诗早载于天宝十二载(753)编成之《河岳英灵集》,可证二说之非。宋本李集此诗题下注:“諷章仇兼瓊也。”沈括《夢溪筆談》卷四、洪邁《容齋續筆》卷六從之。今按兼瓊開元末鎮蜀,並無據險跋扈之迹,李白《答杜秀才五松山見贈》曾美之,故此說亦未妥。

胡震亨《李詩通》卷四謂此乃樂府舊題,擬者不乏,不必“求一人一時之事以實之”;顧炎武《日知錄》卷二六亦謂“即事成篇,別無寓意”。今人或谓天宝初在京送友人入蜀而作;或谓开元年间首次入京时追求功业无成而作,阴铿《蜀道難》有“蜀道難如此,功名讵可要”句,證知此題原有功名難求寓意,中唐姚合《送李馀及第歸蜀》詩有“李白《蜀道難》,羞为无成归”句可證,此說近是。

一般認爲,這首詩很可能是李白于公元742年至744年(天寶元載至天寶三載)身在長安時爲送友人王炎入蜀而寫的,目的是規勸王炎不要羁留蜀地,早日回歸長安。避免遭到嫉妒小人不測之手;也有學者認爲此詩是開元年間李白初入長安無成而歸時,送友人寄意之作。

《蜀道難》 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蜀道難》是中国唐代伟大诗人李白的代表作品。此诗袭用乐府旧题,以浪漫主义的手法,展开丰富的想象,艺术地再现了蜀道峥嵘、突兀、强悍、崎岖等奇丽惊险和不可凌越的磅礴气势,借以歌咏蜀地山川的壮秀,显示出祖国山河的雄伟壮丽,充分显示了诗人的浪漫气质和热爱自然的感情。全诗二百九十四字,采用律体与散文间杂,文句参差,笔意纵横,豪放洒脱,感情强烈,一唱三叹。诗中诸多的画面此隐彼现,无论是山之高,水之急,河山之改观,林木之荒寂,连峰绝壁之险,皆有逼人之势,气象宏伟,境界阔大,集中体现了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歌的艺术特色和创作个性。清代诗评家沈德潜评此诗:“筆勢縱橫,如虬飛蠖動,起雷霆于指顧之間。

詩中運用誇張比喻、神話傳說描繪秦地入蜀道路之開拓,形容蜀道之險峻,並以飛鳥悲鳴、峭峰飛瀑渲染氣氛,從地理形勢寫到人事之險惡。全詩三次出現“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之感喟,作爲中心線索,層層深入。想象豐富,氣勢雄偉。爲李白代表作之一。

孟棨《本事詩·高逸》載賀知章讀之未竟,“稱歎者數四,號爲‘谪仙’。”殷璠《河嶽英靈集》卷上稱此詩“奇之又奇,然自騷人以還,鮮有此體調”。詩中之“太白”乃山名,在今陝西周至縣南。古諺雲:“武功太白,去天三百。”可見其高。青泥嶺,在今甘肅徽縣南,爲自陝、甘入蜀要道。”“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等句,化用張載《劍閣銘》“一夫荷戟,萬夫趑趄,形勝之地,非親勿居”,用典不著痕迹,自然流暢。

剑阁:在今四川剑阁县北,大小剑山之间,栈道三十里,凿石架空为飞阁以通行,因名剑阁。李白《蜀道難》有“劍閣峥嵘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上皇西巡南京歌》(其十)有“劍閣重關蜀北門,上皇歸馬若雲屯”。《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有“天子巡劍閣,儲皇守扶風”。另有《劍閣賦》。

秦塞:指秦地。今陕西一带。李白《蜀道難》有“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江南春懷》有“心飛秦塞雲,影滯楚關月”。

锦城:锦官城的简称。故址在今四川成都市南。三国蜀汉时管理织锦之官驻此,故名。后人即用作成都的别称。李白《蜀道難》有“錦城雖雲樂,不如早還家”。

 

《蜀道難》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蜀道難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蜀道難》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蜀道難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476.html

上一篇:上留田行 下一篇:送舍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