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俠客行

俠客行》 古诗全文

趙客缦胡纓,吳鈎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飒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裏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閑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

將炙啖朱亥,持觞勸侯嬴。

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爲輕。

眼花耳熱後,意氣素霓生。

救趙揮金槌,邯鄲先震驚。

二壯士,烜赫大梁城。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

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

 

參考資料:俠客行-百度百科 、俠客行-百度汉语

《俠客行》译文及注释

譯文一:

趙國的俠客帽上隨便點綴著胡纓,吳鈎寶劍如霜雪一樣明亮。銀鞍與白馬相互輝映,飛奔起來如飒飒流星。

十步之內,穩殺一人,千裏關隘,不可留行。完事以後,拂衣而去,不露一點聲,深藏身名。

有時空閑,步過信陵郡,來點酒飲,脫劍橫在膝前。與朱亥一起大塊吃肉,與侯嬴一道大碗喝酒。

三杯下肚,一諾千金,義氣重于五嶽。酒後眼花耳熱,意氣勃勃勁生,氣吞虹霓。

朱亥揮金槌殺大將竊兵符救趙,使邯鄲軍民大爲震驚。朱亥與侯嬴真千秋萬古二壯士,聲名煊赫大梁城。

身爲俠客縱死俠骨也留香,不愧爲一世英豪。誰能學楊雄那個儒生,終身在書閤上,頭發白了,還在書寫《太玄經》。

譯文二:

燕趙一帶多出俠士,他們身佩寶刀,騎白馬,利劍明亮逼人,白馬疾飛像天上的流星。

俠士的寶劍鋒利無比,劍術高超,所向無敵,在十步之內就能結束別人的性命;俠士身下的白馬日行千裏,千裏漫長的路途也阻擋不住他們前進飛馳的腳步。

然而,他們不願示恩于人,讓人感恩戴德,等事情辦完之後,他們便拂身而去,隱姓埋名,遠離紅塵,浪迹天涯。這些俠士閑時來到信陵君門上飲宴,膝前橫劍,志氣威猛。

七國爭雄的戰國時期,信陵君禮賢下士,廣納門客,朱亥和侯贏都曾受到信陵君的知遇和厚待。信陵君愛士、重士、敬士,與朱亥和侯贏啖肉共食,舉杯同飲。朱侯二人豪爽重義,適逢知己,三杯酒觞之間,便立定了爲信陵君效命,士爲知己者死的決心。

他們二人的豪爽和一諾千金,感動了時人,感動了蒼天,天空中呈現了白虹。朱亥槌殺晉鄙,壯舉雄風,一時震動了趙國邯鄲。朱侯的豪俠精神,千古傳誦,萬古不朽,他們的俠肝義膽、铮铮鐵骨將永遠垂照大梁都城。萬年之後,究竟誰能彪炳史冊、垂名千古呢?難道是老于《太玄經》的揚雄這樣的儒生嗎?

《俠客行》赏析

《俠客行》为古樂府辞,大多是对任侠行为的描写。而李白的所有詩中就这首《俠客行》写的潇洒洒脱,李白的这首诗,通过对秦围邯郸、魏军驰援这一事件的简笔勾勒,表现并且贊頌了赵客,朱亥、侯嬴任侠仗义的优秀品质,内容上继承了古樂府,艺术上却高出前人。全诗可分三段。

第一段從開篇到“持觞勸侯嬴”,主要寫趙客。“缦胡纓”,寫其裝束。《莊子·說劍》篇曾記載了一群趙國的劍士,說他們一個個“蓬頭、突鬓、垂冠、缦胡之纓”。這裏借“缦胡纓”(胡地産的粗糙冠帶。缦,無文彩之意)來形容趙國這位俠客不修邊幅、形質粗犷,以見其行俠之獨特風采。接著,作者又分寫趙客的兵器和坐騎。“吳鈎”,吳地所出的彎刃刀。“飒沓”,纷繁貌,这里应指马蹄声。吳鈎如霜似雪,明亮锐利;白馬银鞍,相互辉映;马奔跑起来,宛如流星飞逝。“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突現了趙客銳不可當的威猛氣勢。“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則表現了不爲世用、不求人知的大俠風度。“閑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将炙啖朱亥,持觞勸侯嬴”幾句,看似閑筆,實則極關重要:其一,借趙客與信陵君、侯嬴、朱亥的交往,暗示出他身負特殊使命——國都被圍,前來求援;其二,引出信陵君和朱、侯這些與下面“救趙”有直接關系的人物,從而將描寫重點由趙客轉移到朱、侯身上。其三,明寫趙客,暗中卻爲下文朱、侯的精神氣質作鋪墊。先說“閑過”,繼說“脫劍膝前橫”,接著請朱亥、侯嬴吃肉、喝酒(炙,烤肉;啖,請人吃;觞,大酒杯),並且不是一般的請,而是拿著大塊烤肉,舉著大號酒杯力請硬勸。所有這些,充分展現出趙客倜傥不群的豪俠風度,而這,正是他贏得信陵君和朱、侯二人信任的根本所在。試想,趙客能以這樣的舉止贏得朱、侯的信任,那麽,朱、侯二人的品質不就不言自明了嗎?。

第二段,從“三杯吐然諾”到“烜赫大梁城”,全力寫朱、侯二人。“三杯”四句說,朱、侯二人深感趙客的情義,三杯酒下肚,便痛快地答應了對方的請求,在酒酣耳熱之際,滿腔意氣宛如垂天之白虹(素霓)。對他們來說,不要金銀珠寶,無須山珍海味,只要情意相投,即使把五嶽翻轉過來也算不了什麽。

救趙揮金槌,邯郸先震驚”,正面描写救趙事件。据《史记·魏公子列传》记载,侯嬴原为大梁守门者,而朱亥则是一个屠者,他们主要是有感于信陵君(魏公子无忌,以礼贤下士而闻名)的礼遇,前去救趙的;整个过程是:先由侯嬴设计,窃出魏王调拨军队用的虎符,接着由信陵君带着朱亥前往在邯郸附近驻军观望的魏军军营,拿出虎符让魏军统帅晋鄙发兵,但晋鄙怀疑虎符有假,不肯照办,在这种情况下,朱亥才用四十斤铁锥击杀了晋鄙,然后挥军而下,解了邯郸之围。如此复杂的事件,被作者删繁就简,抓取关键,先用“揮金槌”三字點明事件本身,繼以“先震驚”三字渲染其威力,從而大大突出了朱亥的勇猛。

千秋二壯士,烜赫大梁城”,是对上文的有力总结,也是对侯、朱二人的热烈贊頌,字里行间充满了作者对那种不同凡响的侠士生活的向往之情。

最後四句是第三段,也是本詩的結論。作者認爲:像趙客、侯嬴、朱亥這樣的豪俠之士,即使死了,其精神也會香飄萬代,他們那重然諾、輕死生、仗義報恩、赴人急難的俠風義舉,可以和世上任何一位英雄相匹敵而毫無愧色。面對如此富有英雄色彩的生活,又有誰能穩坐在書櫥下面,一輩子誦讀像楊雄《太玄經》那樣诘屈聱牙的先聖經典呢?。

這首詩爲我們展現了李白生活理想的一個重要方面——任俠,而這樣一種理想,又是和初,盛唐那蓬勃的國勢以及任俠之風的盛行分不開的、了解這些情況,有助于我們對李白思想、性格和詩風的理解,同時,通過對他這類詩篇的閱讀,也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認識他所處的那樣一個時代。。

《俠客行》鉴赏

李白这一首《俠客行》古风,抒发了他对侠客的倾慕,对拯危济难、用世立功生活的向往。

前八句描繪趙地俠客的形象與行爲。前四句從俠客的裝束、兵刃、坐騎描寫俠客的外貌。第二個四句寫俠客高超的武術和淡泊名利的行藏。

詩人李白以誇張的筆墨,從遊俠的服飾開始寫:“趙客缦胡纓,吳鈎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飒沓如流星。”仅二十个字,仿佛全是写物而不寫人,但侠客的气势、风貌,就栩栩如生地展现出来了。“缦胡”的“”,“霜雪明”的”吳鈎”,“飒沓如流星”的“白馬”這些當時流行的任俠服飾,不僅具有典型性,而且流露出主人豪縱、慷慨之氣,把物都寫活了。乱发突鬓,身佩弯刀,白馬银鞍,扬鞭疾骋,这是一幅粗犷英武的侠客肖像画。“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用《莊子》典故,誇劍之鋒利,詩未言殺何等樣人,不過所謂俠客,總是殺不義之人,爲人報仇之類。“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是俠客解人之難不求回報的節操。這幾句高度概括了俠客排憂解難、不圖名利、尚義氣、重承諾的高尚人格。

在渲染俠客精神後,“閑過”兩句是承上啓下的過渡,將俠客與戰國時期信陵君這樣的“明主”聯系起來。引入信陵君和侯嬴、朱亥的故事來進一步歌頌俠客,同時也委婉地表達了自己的抱負。俠客得以結識明主,明主借助俠客的勇武謀略去成就一番事業,俠客也就功成名就了。李白正是想結識像信陵君這樣的明主以成就自己“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奮其智能,願爲輔弼,使寰區大定,海縣靖一”的政治抱負。

接着十句写信陵君救趙用两位侠客的故事。写信陵君款待侯嬴和朱亥,两位侠客为信陵君的大义和感情所感动,意气慷慨激昂如白虹贯日,许下比五岳还重的诺言。赞扬朱亥挥锤击杀晋鄙而震惊赵国,虽然侯嬴和朱亥都死去,但在魏都留下盛大声名,侠骨传香,即使侠客的行动没有达到目的,但侠客的骨气依然流芳后世,并不逊色于那些功成名就的英雄,写史的人应该为他们也写上一笔。不愧为当世英雄。

詩人不僅在熱烈地頌唱侯嬴和朱亥“二壯士”,同時也對校書天祿閣草《太玄經》的揚雄輩,無情地加以蔑視:“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末二句以揚雄反襯俠客精神的崇高和偉大。

前人有曰:借他人故事,澆自己塊壘。李白這首詩亦當如是!這首古風抒發了作者對俠客的傾慕,對拯危濟難、用世立功生活的向往。

我們知道,唐代遊俠之風頗爲盛行,這是與唐代西域交通發達,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經濟日益繁榮,城市商業興旺的盛唐時代有關,所以,下僅是燕趙傳統的多任俠而已。特別是關隴一帶的風習“融胡漢爲一體,文武不殊途。”(陳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論論稿》)更促成了少年喜劍術、尚任俠的風氣。李白少年時代,頗受關隴文化風習的影響,因此,他自幼勤苦讀書“觀百家”外,“十五好劍術”(《與韓州書》)“高冠佩雄劍”(《憶襄陽舊遊贈馬少府巨》)甚至,他一生都不離劍的:“撫劍夜吟嘯,雄心日千裏。”(《贈張相鎬》其二)“長劍一杯酒,男兒方寸心。”(《贈崔侍禦》)堪稱是“文武不殊途”,兼備于李白一身了。那麽,詩人李白何以如此愛劍呢?這和他輕財重義,尚任俠分不開。他說;“十五好劍術,遍于诸侯。”正是当时任侠流行的社会意识,为了事业心和抱负的驱使,尚任侠的少年都企求干一番豪纵、快意的事,得到社会上的普遍赞誉。李白这首《俠客行》就是以这任侠意识为旨的。

《俠客行》是诗人李白以夸张的笔墨,从游侠的服饰开始:“趙客缦胡纓,吳鈎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飒沓如流星。”仅二十个字,仿佛全是写物而不寫人。但当时游侠儿的气势、风貌,就栩栩如生的展现在目前了。因为诗人并不是为物而夸张的写物,而是处处着眼于人的精神气势而写物。“缦胡”的“纓’,“霜雪明”的”吳鈎”,“飒沓如流星”的“白馬”這些當時流行的任俠服飾,不僅具有典型性,而且流露出主人豪縱、慷慨之氣,把物都寫活了。

詩人進而寫遊俠的行爲:“十步殺一人,千裏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也僅是二十字,就高度概括了排憂解難、不圖名利、尚義氣、重承諾等等的高尚人格。詩人是以“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的思想,加以歌贊的。事實上,詩人之所以少好任俠,乃是以此爲理想人格而向往的,故能把一般的任俠社會意識,寫得如此深刻而生動。

最後,詩人以戰國時“窃符救趙夺晋鄙军”中的侯赢、朱亥”二壯士”例,阐明“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之旨。“閑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赢。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爲輕。眼花耳熱後,意气紫霓生。救趙揮金槌,邯鄲先震驚。千秋二壯士,恒赫大梁城。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這“三杯吐然諾,五岳为之轻。眼花耳熱後,意气紫霓生。”重然諾,尚意氣的任俠,真是“慷慨成素霓,嘯咤起清風。”(張華《壯士篇》)的。震撼了大梁城:“千秋二壯士”,是當之而不愧。“不慚世上英”!詩人對“二壯士”歎服不已,情見于詞了。

然而,詩人不僅在熱烈的頌??“二壯士”,同時也對校書天祿閣草《太玄經》的揚雄輩,無情地加以蔑視:“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是爲壯夫所不爲!

《俠客行》诗,虽在歌颂任侠,但由于诗人就是尚任侠的,所以把诗人少年的豪情壮志,表现无遗了。

俠客一道,是中國文化自遠古遺留下來的寶貴的文化基因。這個文化基因的作用是,對于體制的強權保持一種個人的挑戰,無論是真正武力上的,還是思想上的,使得體制的強權無法控制一切,使得這個文化不會完全喪失活力。到了宋代之後,在長期的王權的壓制下,這個基因已經在很大程度上休眠了;而到了近代,更是又來了強勢的西方文明的壓制,中國人吃飯、穿衣、一舉手、一投足、一動念,都變得要想一想是否符合西方人的規範,是否有“紳士風度”。因此,俠客一道的文化基因在現代中國也是離死不遠了。現今的中國人還是非常喜歡武俠小說和武俠電影,但如果你真仔細想想武俠小說和武俠電影裏的俠客,你會發覺那都只不過是一些可愛的小男人和小女人。作爲消閑,可愛固然是可愛,但與李白詩中的那種豪俠境界卻根本不能相提並論。承平世界,一切都已經由別人安排好了,管理好了,自己消閑就夠了;但如果我在前面所說的新的極權世界果真降臨,我們恐怕就更需要喚醒遠古的基因了:“十步殺一人,千裏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俠客行”,就算是某一種“眼花耳熱後”的夢話吧!

李白《俠客行》一诗虽在礼赞侠客精神,但由于诗人就是尚任侠的,所以此诗也是诗人的自我写照,诗人的豪情壮志在诗中表现无遗。

《俠客行》古诗提要及的人物与地名

《俠客行》是唐代大诗人李白借樂府古题创作的一首诗,属于樂府《杂曲歌辞》。此诗约作于唐玄宗天宝三载(744年)游齐州时。唐代游侠之风颇为盛行,正是当时任侠流行的社会意识,为了事业心和抱负的驱使,尚任侠的少年都企求干一番豪纵、快意的事,得到社会上的普遍赞誉。李白这首《俠客行》就是在以这任侠意识为尚的背景之下创作的。

在李白这首诗之前,没有以《俠客行》命篇的诗作。同类题材的诗多见于《汉书·游侠传》,以《游侠篇》或《游侠行》为名。李白这首诗用的是樂府体制吟咏传统的游侠题材。李白所吟咏的侠客,是慷慨悲歌、行侠仗义的勇士。李白借这首诗表达了他豪猛的壮志,期望立功边塞的决心。

此詩開頭四句從俠客的裝束、兵刃、坐騎刻畫俠客的形象;第二個四句描寫俠客高超的武術和淡泊名利的行藏;第三個四句引入信陵君和侯嬴、朱亥的故事來進一步歌頌俠客,同時也委婉地表達了自己的抱負;最後四句表示,即使俠客的行動沒有達到目的,但俠客的骨氣依然流芳後世,並不遜色于那些功成名就的英雄。全詩抒發了作者對俠客的傾慕,對拯危濟難、用世立功生活的向往,形象地表現了作者的豪情壯志。

《俠客行》诗拟晋朝张华《博陵王宫侠曲》二首》,但《游侠行》有所衍变,表现了诗人尚义任侠的个性。通过对侯嬴、朱亥助信陵君夺兵救趙义侠品行的贊頌,表达了诗人以身许国及建功立业的强烈愿望。诗以精炼的语言,形象的描写,使侠士的感恩重义、为国赴难的情操跃然纸上。结末二句,以反衬之笔,把诗人的抑儒崇侠表现得非常鲜明。李白《行行且游猎篇》的结句“儒生不及遊俠人,白首下帷複何益”?與此同旨。

 

《俠客行》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俠客行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俠客行》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俠客行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5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