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行路難·其二(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

行路難·其二 古诗全文

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

羞逐長安社中兒,赤雞白雉賭梨栗。

彈劍作歌奏苦聲,曳裾王門不稱情。

淮陰市井笑韓信,漢朝公卿忌賈生。

君不見昔時燕家重郭隗,擁篲折節無嫌猜。

劇辛樂毅感恩分,輸肝剖膽效英才。

昭王白骨萦蔓草,誰人更掃黃金台?

行路難,歸去來!

參考資料:行路難三首-百度百科 、 行路難三首-百度汉语

《行路難》·其二(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翻译译文

人生道路如此寬廣,唯獨我沒有出路。

我不願意追隨長安城中的富家子弟,去搞鬥雞走狗一類的賭博遊戲。

像馮谖那樣彈劍作歌發牢騷,在權貴之門卑躬屈節是不合我心意的。

當年淮陰市人譏笑韓信怯懦無能,漢朝公卿大臣嫉妒賈誼才能超群。

你看,古時燕昭王重用郭隗,擁篲折節、謙恭下士,毫不嫌疑猜忌。

劇辛和樂毅感激知遇的恩情,竭忠盡智,以自己的才能來報效君主。

然而燕昭王早就死了,還有誰能像他那樣重用賢士呢?

世路艱難,我只得歸去啦!

《行路難》·其二(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赏析

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這個開頭與第一首不同。第一首用賦的手法,從筵席上的美酒佳肴寫起,起得比較平。這一首,一開頭就陡起壁立,讓久久郁積在內心裏的感受,一下子噴發出來。亦賦亦比,使讀者感到它的思想感情內容十分深廣。後來孟郊寫了“出門如有礙,誰謂天地寬”的詩句,可能受了此詩的啓發,但氣局比李白差多了。能夠和它相比的,還是李白自己的詩:“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這類詩句,大概只有李白那種胸襟才能寫得出。不過,《蜀道難》用徒步上青天來比喻蜀道的艱難,使人直接想到那一帶山川的艱險,卻並不感到文意上有過多的埋伏。而這一首,用青天來形容大道的寬闊,照說這樣的大道是易于行路的,但緊接著卻是“我獨不得出”,就讓人感到這裏面有許多潛台詞。這樣,這個警句的開頭就引起了人們對下文的注意。

羞逐”以下六句,是兩句一組。“羞逐”兩句是寫自己的不願意。唐代上層社會喜歡拿鬥雞進行遊戲或賭博。唐玄宗曾在宮內造雞坊,鬥雞的小兒因而得寵。當時有“生兒不用識文字,鬥雞走狗勝讀書”的民謠。如果要去學鬥雞,是可以交接一些纨绔子弟,在仕途上打開一點後門的。但李白對此嗤之以鼻,所以聲明自己羞于去追隨長安裏社中的小兒。這兩句和他在《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中所說的“君不能狸膏金距學鬥雞,坐令鼻息幹虹霓”是一個意思。都是說他不屑與“長安社中兒”为伍。那么,去和那些达官贵人交往呢?“彈劍作歌奏苦聲,曳裾王門不稱情。”“曳裾王門”,即拉起衣服前襟,出入權貴之門。“彈劍作歌”,用的是馮谖的典故。馮谖在孟嘗君門下作客,覺得孟嘗君對自己不夠禮遇,開始時經常彈劍而歌,表示要回去。李白是希望“平交王侯”的,而此时在长安,权贵们并不把他当一回事,因而使他象冯谖一样感到不能忍受。这两句是写他的不称意。“淮陰市井笑韓信,漢朝公卿忌賈生。”韩信未得志时,在淮阴曾受到一些市井无赖们的嘲笑和侮辱。贾谊年轻有才,汉文帝本打算重用,但由于受到大臣灌婴、冯敬等的忌妒、反对,后来竟遭贬逐。李白借用了韩信、贾谊的典故,写出在长安时一般社会上的人对他嘲笑、轻视,而当权者则加以忌妒和打击。这两句是写他的不得志。

君不見”以下六句,深情歌唱當初燕國君臣互相尊重和信任,流露他對建功立業的渴望,表現了他對理想的君臣關系的追求。戰國時燕昭王爲了使國家富強,尊郭隗爲師,于易水邊築台置黃金其上,以招攬賢士。于是樂毅、鄒衍、劇辛紛紛來歸,爲燕所用。燕昭王對于他們不僅言聽計從,而且屈己下士,折節相待。當鄒衍到燕時,昭王“擁篲先驅”,親自掃除道路迎接,恐怕灰塵飛揚,用衣袖擋住掃帚,以示恭敬。李白始終希望君臣之間能夠有一種比較推心置腹的關系。他常以伊尹、姜尚、張良、諸葛亮自比,原因之一,也正因爲他們和君主之間的關系,比較符合自己的理想。但這種關系在現實中卻是不存在的。唐玄宗這時已經腐化而且昏庸,根本沒有真正的求賢、重賢之心,下诏召李白進京,也只不過是裝出一副愛才的姿態,並要他寫一點歌功頌德的文字而已。

昭王白骨萦蔓草,誰人更掃黃金台?”慨歎昭王已死,沒有人再灑掃黃金台,實際上是表明他對唐玄宗的失望。詩人的感慨是很深的,也是很沈痛的。

以上十二句,都是承接“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对“行路難”作具体描写的。既然朝廷上下都不是看重他,而是排斥他,那么就只有拂袖而去了。“行路難,归去来!”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只有此路可走。这两句既是沉重的歎息,也是愤怒的抗议。

這首詩表現了李白對功業的渴望,流露出在困頓中仍然想有所作爲的積極用世的熱情,他向往象燕昭王和樂毅等人那樣的風雲際會,希望有“輸肝剖膽效英才”的機緣。篇末的“行路難,归去来”,只是一種憤激之詞,只是比較具體地指要離開長安,而不等于要消極避世,並且也不排斥在此同時他還抱有它日東山再起“直挂雲帆濟滄海”的幻想。

《行路難》·其二(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创作背景

公元742年(天宝元年),李白奉诏入京,担任翰林供奉。可是入京后,却没被唐玄宗重用,还受到权臣的谗毁排挤,两年后被“赐金放还”,变相撵出了长安。李白被逼出京,朋友们都来为他饯行,求仕无望的他深感仕路的艰难,满怀愤慨写下了《行路難》组诗。

《行路難》·其二(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的人物与地名

提要:

《行路難三首》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的组诗作品。这三首诗抒写了诗人在政治道路上遭遇艰难后的感慨,反映了诗人在思想上既不愿同流合污又不愿独善一身的矛盾。正是这种无法解决的矛盾所激起的感情波涛使组诗气象非凡。诗中跌宕起伏的感情,跳跃式的思维,以及高昂的气势,又使作品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而成为后人广为传诵的千古名篇。

行路難三首(其二) 樂府旧题。明人朱谏《李诗辨疑》曾以“辞气粗浅,又多俗句”,疑非李白所作,詹锳《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文系年》则称“朱氏妄说,殊不可信。”詹说是。此诗作年有歧说。《唐宋诗醇》云:“„„后有二篇,则畏其难而决去矣。此篇被放之初,述怀如此。”詹锳《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文系年》从之。郁贤皓《李白选集》:“按此诗亦为初入长安时作。„„前人以为天宝三载赐金还山时作,误。刚离翰林供奉,决不至‘曳裾王門’作客,‘彈劍作歌’向人乞怜,不可能与‘社中儿’有瓜葛。”郁说为是。此诗突现了诗人的落魄和遭忌。起句突兀,第二句点明诗旨,两句跳跃性极大,造成强烈对照。足见其失望之大,悲痛之深。接下连用四典,列举冯驩、邹阳、韩信、贾谊的不得志,借以突现自己在长安的被讥受谗的不合理遭遇;又列举郭隗、邹衍、剧辛、乐毅虽受知于昭王而得志一时,终难免遭到分奔离散的悲惨下场。结束“行路難,归去来”,说明诗人清醒认识了“野无遗贤”是个闹剧,以见其行路之难,于是只有带着愤懑不平的情绪离开长安。此诗用典虽多,但不觉其繁,全在于能丝丝入扣地关合诗人心境,故读来只觉古今之情,溶化一片,真所谓使事如己出,善于借古以抒怀。

注釋:

羞逐長安社中兒,赤鸡白雉赌梨栗:字面上是说自己耻于像长安的市井小人一般凭着斗鸡小技赌胜微不足道的彩头暗讽唐玄宗在宫内设置斗鸡坊,斗鸡小儿因此而谋得功名富贵。据陈鸿《东城父老传》记载,唐玄宗宠爱一个叫贾昌的斗鸡小孩,给了他极其珍贵的待遇,而且恩宠他达几十年之久。

彈劍作歌奏苦声:战国时代,冯谖投齐国贵族孟尝君门下为门客,但不受孟尝君的重视,便三番彈劍作歌,抱怨自己得到的待遇太低。曳裾王門:语出《汉书·邹阳传》中的“饰固陋。

 

《行路難·其二(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行路難·其二(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行路難·其二(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行路難·其二(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