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行路難三首

行路難三首 古诗全文

行路難其一】

金樽清酒鬥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

閑來垂釣碧溪上,忽複乘舟夢日邊。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

行路難其二

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

羞逐長安社中兒,赤雞白雉賭梨栗。

彈劍作歌奏苦聲,曳裾王門不稱情。

淮陰市井笑韓信,漢朝公卿忌賈生。

君不見昔時燕家重郭隗,擁篲折節無嫌猜。

劇辛樂毅感恩分,輸肝剖膽效英才。

昭王白骨萦蔓草,誰人更掃黃金台?

行路難,歸去來!

行路難其三

有耳莫洗颍川水,有口莫食首陽蕨。

含光混世貴無名,何用孤高比雲月?

吾觀自古賢達人,功成不退皆殒身。

子胥既棄吳江上,屈原終投湘水濱。

陸機雄才豈自保?李斯稅駕苦不早。

華亭鶴唳讵可聞?上蔡蒼鷹何足道?

君不見吳中張翰稱達生,風忽憶江東行。

且樂生前一杯酒,何須身後千載名?

參考資料:行路難三首-百度百科 、 行路難三首-百度汉语

 

《行路難三首》翻译译文

【行路難·其一翻译译文】

金杯中的美酒一鬥價十千,玉盤裏的菜肴珍貴值萬錢。

但心情愁煩使得我放下杯筷,不願進餐。拔出寶劍環顧四周,心裏一片茫然。

想渡過黃河,堅冰堵塞大川;想登太行山,大雪遍布高山。

遙想當年,姜太公溪垂釣,得遇重才的文王,伊尹乘舟夢日,受聘在商湯身邊。

人生的道路何等艱難,何等艱難,歧路紛雜,真正的大道究竟在哪邊?

堅信乘風破浪的時機定會到來,到那時,將揚起征帆遠渡碧海青天。

行路難·其二翻译译文】

大道雖寬廣如青天,唯獨沒有我的出路。

我不願意追隨長安城中的富家子弟,去搞鬥雞走狗一類的賭博遊戲。

像馮谖那樣彈劍作歌發牢騷,在權貴之門卑躬屈節,那不合我心意。

韓信發迹之前被淮陰市井之徒譏笑,賈誼才能超群遭漢朝公卿妒忌。

君不見古時燕昭王重用郭隗,擁篲折節、謙恭下士,毫不嫌疑猜忌。

劇辛和樂毅感激知遇的恩情,竭忠盡智,以自己的才能爲君主效力。

而今燕昭王之白骨已隱于荒草之中,還有誰能像他那樣重用賢士呢?

世路艱難,我只得歸去啦!

行路難·其三翻译译文】

不要學許由用颍水洗耳,不要學伯夷和叔齊隱居收養采薇而食。

在世上活著貴在韬光養晦,爲什麽要隱居清高自比雲月?

我看自古以來的賢達之人,功績告成之後不自行隱退都死于非命。

伍子胥被吳王棄于吳江之上,屈原最終抱石自沈汨羅江中。

陸機如此雄才大略也無法自保,李斯以自己悲慘的結局爲苦。

陸機是否還能聽見華亭別墅間的鶴唳?李斯是否還能在上蔡東門牽鷹打獵?

你不知道吳中的張翰是個曠達之人,因見秋風起而想起江東故都。

生時有一杯酒就應盡情歡樂,何須在意身後千年的虛名?

《行路難三首》赏析

行路難三首鉴赏

“行路難”多写世道艰难,表达离情别意。李白《行路難》共三首,蘅塘退士辑选其一。

詩以“行路難”比喻世道險阻,抒寫了詩人在政治道路上遭遇艱難時,産生的不可抑制的激憤情緒;但他並未因此而放棄遠大的政治理想,仍盼著總有一天會施展自己的抱負,表現了他對人生前途樂觀豪邁的氣概,充滿了積極浪漫主義的情調。

詩開頭寫“金樽清酒”、“玉盤珍馐”,描繪了一個豪華盛大的餞行宴飲場面。接著寫“停杯投箸”、“拔劍四顧”,又向讀者展現了作者感情波濤的沖擊。中間四句,既感歎“冰塞川”、“雪滿山”、又恍然神遊千載之上,看到了呂尚、伊尹忽然得到重用。“行路難”四個短句,又表現了進退兩難和繼續追求的心理。最後兩句,表達了盡管理想與現實有著巨大的距離,盡管詩人內心痛苦,但還是在沈郁中振起,堅定了信心,重新鼓起了滄海揚帆的勇氣。

全詩在高度彷徨與大量感歎之後,以“長風破浪會有時”忽開異境,並且堅信美好前景,終會到來,因而“直挂雲帆濟滄海”,激流勇進。蘊意波瀾起伏,跌宕多姿。

【行路難·其一 赏析】

詩的前四句寫朋友出于對李白的深厚友情,出于對這樣一位天才被棄置的惋惜,不惜金錢,設下盛宴爲之餞行。“嗜酒見天真”的李白,要是在平時,因爲這美酒佳肴,再加上朋友的一片盛情,肯定是會“一飲三百杯”的。然而,這一次他端起酒杯,卻又把酒杯推開了;拿起筷子,卻又把筷子放下了。他離開座席,拔下寶劍,舉目四顧,心緒茫然。停、投、拔、顧四個連續的動作,形象地顯示了內心的苦悶抑郁,感情的激蕩變化。

接著兩句緊承“心茫然”,正面寫“行路難”。詩人用“冰塞川”、“雪滿山”象征人生道路上的艱難險阻,具有比興的意味。一個懷有偉大政治抱負的人物,在受诏入京、有幸接近皇帝的時候,皇帝卻不能任用,被“賜金還山”,變相攆出了長安,這不正象遇到冰塞黃河、雪擁太行嗎!但是,李白並不是那種軟弱的性格,從“拔劍四顧”開始,就表示著不甘消沈,而要繼續追求。“閑來垂釣碧溪上,忽複乘舟夢日邊。”詩人在心境茫然之中,忽然想到兩位開始在政治上並不順利,而最後終于大有作爲的人物:一位是姜尚,八十歲在磻溪釣魚,得遇文王;一位是伊尹,在受湯聘前曾夢見自己乘舟繞日月而過。想到這兩位曆史人物的經曆,又給詩人增加了信心。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姜尚、伊尹的遇合,固然增加了對未來的信心,但當他的思路回到眼前現實中來的時候,又再一次感到人生道路的艱難。離筵上瞻望前程,只覺前路崎岖,歧途甚多,要走的路,究竟在哪裏呢?這是感情在尖銳複雜的矛盾中再一次回旋。但是倔強而又自信的李白,決不願在離筵上表現自己的氣餒。他那種積極用世的強烈要求,終于使他再次擺脫了歧路彷徨的苦悶,唱出了充滿信心與展望的強音:“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此句詩表達了他准備沖破一切阻力,去施展自己的抱負的豪邁氣概和樂觀精神。給遇到挫折,遭遇困難,受到打擊而感到前路茫然的人們一種信心、一種勇氣、一股力量。他相信盡管前路障礙重重,但仍將會有一天要象劉宋時宗悫所說的那樣,乘長風破萬裏浪,挂上雲帆,橫渡滄海,到達理想的彼岸。

這首詩一共十二句,八十四個字,在七言歌行中只能算是短篇,但它跳蕩縱橫,具有長篇的氣勢格局。其重要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它百步九折地揭示了詩人感情的激蕩起伏、複雜變化。詩的一開頭,“金樽清酒”,“玉盤珍羞”,讓人感覺似乎是一個歡樂的宴會,但緊接著“停杯投箸”、“拔劍四顧”两个细节,就显示了感情波涛的强烈冲击。中间四句,刚刚慨叹“冰塞川”、“雪滿山”,又恍然神游千载之上,仿佛看到了姜尚、伊尹由微贱而忽然得到君主重用。诗人心理上的失望与希望、抑郁与追求,急遽变化交替。“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四句節奏短促、跳躍,完全是急切不安狀態下的內心獨白,逼肖地傳達出進退失據而又要繼續探索追求的複雜心理。結尾二句,經過前面的反複回旋以後,境界頓開,唱出了高昂樂觀的調子,相信自己的理想抱負總有實現的一天。通過這樣層層叠叠的感情起伏變化,既充分顯示了黑暗汙濁的政治現實對詩人的宏大理想抱負的阻遏,反映了由此而引起的詩人內心的強烈苦悶、憤郁和不平,同時又突出表現了詩人的倔強、自信和他對理想的執著追求,展示了詩人力圖從苦悶中掙脫出來的強大精神力量。

行路難”是乐府古题,多咏叹世路艰难及贫困孤苦的处境。李白这组《行路難》诗主要抒发了懷才不遇的情怀,这里选的是第一首,在悲愤中不乏豪迈气概,在失意中仍怀有希望。

这首诗在题材、表现手法上都受到《拟行路難》的影响,但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两人的诗,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封建统治者对人才的压抑,而由于时代和诗人精神气质方面的原因,李诗却揭示得更加深刻强烈,同时还表现了一种积极的追求、乐观的自信和顽强地坚持理想的品格。因而,和鲍作相比,李诗的思想境界就显得更高。此诗多写世道艰难,表达了离愁别绪。

【行路難·其二 赏析】

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這個開頭與第一首不同。第一首用賦的手法,從筵席上的美酒佳肴寫起,起得比較平。這一首,一開頭就陡起壁立,讓久久郁積在內心裏的感受,一下子噴發出來。亦賦亦比,使讀者感到它的思想感情內容十分深廣。後來孟郊寫了“出門如有礙,誰謂天地寬”的詩句,可能受了此詩的啓發,但氣局比李白差多了。能夠和它相比的,還是李白自己的詩:“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這類詩句,大概只有李白那種胸襟才能寫得出。不過,《蜀道難》用徒步上青天來比喻蜀道的艱難,使人直接想到那一帶山川的艱險,卻並不感到文意上有過多的埋伏。而這一首,用青天來形容大道的寬闊,照說這樣的大道是易于行路的,但緊接著卻是“我獨不得出”,就讓人感到這裏面有許多潛台詞。這樣,這個警句的開頭就引起了人們對下文的注意。

羞逐”以下六句,是兩句一組。“羞逐”兩句是寫自己的不願意。唐代上層社會喜歡拿鬥雞進行遊戲或賭博。唐玄宗曾在宮內造雞坊,鬥雞的小兒因而得寵。當時有“生兒不用識文字,鬥雞走狗勝讀書”的民謠。如果要去學鬥雞,是可以交接一些纨绔子弟,在仕途上打開一點後門的。但李白對此嗤之以鼻,所以聲明自己羞于去追隨長安裏社中的小兒。這兩句和他在《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中所說的“君不能狸膏金距學鬥雞,坐令鼻息幹虹霓”是一個意思。都是說他不屑與“長安社中兒”为伍。那么,去和那些达官贵人交往呢?“彈劍作歌奏苦聲,曳裾王門不稱情。”“曳裾王門”,即拉起衣服前襟,出入權貴之門。“彈劍作歌”,用的是馮谖的典故。馮谖在孟嘗君門下作客,覺得孟嘗君對自己不夠禮遇,開始時經常彈劍而歌,表示要回去。李白是希望“平交王侯”的,而此时在长安,权贵们并不把他当一回事,因而使他象冯谖一样感到不能忍受。这两句是写他的不称意。“淮陰市井笑韓信,漢朝公卿忌賈生。”韩信未得志时,在淮阴曾受到一些市井无赖们的嘲笑和侮辱。贾谊年轻有才,汉文帝本打算重用,但由于受到大臣灌婴、冯敬等的忌妒、反对,后来竟遭贬逐。李白借用了韩信、贾谊的典故,写出在长安时一般社会上的人对他嘲笑、轻视,而当权者则加以忌妒和打击。这两句是写他的不得志。

君不見”以下六句,深情歌唱當初燕國君臣互相尊重和信任,流露他對建功立業的渴望,表現了他對理想的君臣關系的追求。戰國時燕昭王爲了使國家富強,尊郭隗爲師,于易水邊築台置黃金其上,以招攬賢士。于是樂毅、鄒衍、劇辛紛紛來歸,爲燕所用。燕昭王對于他們不僅言聽計從,而且屈己下士,折節相待。當鄒衍到燕時,昭王“擁篲先驅”,親自掃除道路迎接,恐怕灰塵飛揚,用衣袖擋住掃帚,以示恭敬。李白始終希望君臣之間能夠有一種比較推心置腹的關系。他常以伊尹、姜尚、張良、諸葛亮自比,原因之一,也正因爲他們和君主之間的關系,比較符合自己的理想。但這種關系在現實中卻是不存在的。唐玄宗這時已經腐化而且昏庸,根本沒有真正的求賢、重賢之心,下诏召李白進京,也只不過是裝出一副愛才的姿態,並要他寫一點歌功頌德的文字而已。

昭王白骨萦蔓草,誰人更掃黃金台?”慨歎昭王已死,沒有人再灑掃黃金台,實際上是表明他對唐玄宗的失望。詩人的感慨是很深的,也是很沈痛的。

以上十二句,都是承接“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对“行路難”作具体描写的。既然朝廷上下都不是看重他,而是排斥他,那么就只有拂袖而去了。“行路難,歸去來!”在當時的情況下,他只有此路可走。這兩句既是沈重的歎息,也是憤怒的抗議。

這首詩表現了李白對功業的渴望,流露出在困頓中仍然想有所作爲的積極用世的熱情,他向往象燕昭王和樂毅等人那樣的風雲際會,希望有“輸肝剖膽效英才”的機緣。篇末的“行路難,歸去來”,只是一种愤激之词,只是比较具体地指要离开长安,而不等于要消极避世,并且也不排斥在此同时他还抱有它日东山再起“直挂雲帆濟滄海”的幻想。

【行路難·其三 赏析】

此篇純言退意,與第一篇心情有異。通篇以對比手法,前四句言人生須含光混世,不務虛名。中八句列舉功成不退而殒身者,以爲求功戀位者誡。最後贊成張翰唯求適意的人生態度。一篇之意三層而兩折。言虛名無益,是不否定事功之意。而功成則須及時退身,一爲避禍,二求適意自由。這是李白人生哲學的基調。

此篇用典頻繁,但不是自比古人,而是通過對古人的評論表達出至爲複雜的心情。首先對許由、伯夷與叔齊的棄世提出非議,可見前兩首所說的“濟滄海”“歸去來”并非心甘情愿;可是,接着又对伍员、屈原、陆机、李斯之殒身政治表示不满。弃世既不符合他的人生理想,济世又深感世情险恶,两边都不是他原意选择的出路。正因为如此,李白的“行路難”才有别于鲍照等人,具有更深刻的悲剧性。不用说,诗中引用历史教训也出于现实感受。

如果說第二首用典主要是揭露宮廷的腐敗,此首則在揭露宮廷政治的黑暗和險惡,兩方面都是詩人在長安宮廷的切身感受,也是他不得不辭官的理由。最後他對及時身退的張翰表示贊賞,正如前兩首的結尾一樣,不過是無可奈何之下的強自寬解,也是對現實表示抗議的激憤之詞。“且樂生前一杯酒”,猶如“直挂雲帆濟滄海”,神仙和酒原是李白排除憂憤的兩大法寶。但他還說過“仙人殊恍惚,未若醉中真”,“舉杯消愁愁更愁”,無論仙與酒都無濟于事,原因就在于他的人生態度始終是積極的。這種執著于現實人生的積極態度,既是李白悲劇深刻性之所在,也是李白詩歌永恒生命力之所在。

《行路難三首》创作背景

这三首诗联系紧密,不可分割。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李白奉诏入京,担任翰林供奉。可是入京后,他却没被唐玄宗重用,还受到权臣的谗毁排挤,两年后被“赐金放还”,变相撵出了长安。《唐宋诗醇》以为《行路難三首》皆天宝三载(744年)离开长安时所作。

《行路難三首》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詩提要:

《行路難三首》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的組詩作品。这三首诗抒写了诗人在政治道路上遭遇艰难后的感慨,反映了诗人在思想上既不愿同流合污又不愿独善一身的矛盾。正是这种无法解决的矛盾所激起的感情波涛使組詩气象非凡。诗中跌宕起伏的感情,跳跃式的思维,以及高昂的气势,又使作品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而成为后人广为传诵的千古名篇。

行路難三首(其一) 乐府旧题。此诗似是李白开元十八、九年(730、731)初入长安、困顿而归时作。诗中抒写世路艰险、功业难建之苦闷,同时又有积极乐观信念,感情波澜起伏,跌宕有致,开合腾挪,奇气沛然。诗中“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两句,表现诗人对前程之憧憬,风格豪迈飘逸,为体现“盛唐气象”之名句。《唐宋诗醇》卷二云:“冰塞雪满,道路之难甚矣。而日边有梦、破浪济海,尚未决志于去也。”

行路難三首(其二) 乐府旧题。明人朱谏《李诗辨疑》曾以“辞气粗浅,又多俗句”,疑非李白所作,詹锳《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文系年》则称“朱氏妄说,殊不可信。”詹说是。此诗作年有歧说。《唐宋诗醇》云:“„„后有二篇,则畏其难而决去矣。此篇被放之初,述怀如此。”詹锳《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文系年》从之。郁贤皓《李白选集》:“按此诗亦为初入长安时作。„„前人以为天宝三载赐金还山时作,误。刚离翰林供奉,决不至‘曳裾王門’作客,‘彈劍作歌’向人乞怜,不可能与‘社中儿’有瓜葛。”郁说为是。此诗突现了诗人的落魄和遭忌。起句突兀,第二句点明诗旨,两句跳跃性极大,造成强烈对照。足见其失望之大,悲痛之深。接下连用四典,列举冯驩、邹阳、韩信、贾谊的不得志,借以突现自己在长安的被讥受谗的不合理遭遇;又列举郭隗、邹衍、剧辛、乐毅虽受知于昭王而得志一时,终难免遭到分奔离散的悲惨下场。结束“行路難,歸去來”,说明诗人清醒认识了“野无遗贤”是个闹剧,以见其行路之难,于是只有带着愤懑不平的情绪离开长安。此诗用典虽多,但不觉其繁,全在于能丝丝入扣地关合诗人心境,故读来只觉古今之情,溶化一片,真所谓使事如己出,善于借古以抒怀。

行路難三首(其三) 原题下注“古兴”二字。即一题作《古兴》。此诗作年未详。朱谏《李诗辨疑》云:“朱子(熹)尝谓东坡写此诗,中间节去八句,则以前四句与后四句合为一首,盖是之也。以今观之,似为简当,而意义又相续,中间八句,诚为堆叠,有犯诗家点鬼薄之病,宜节而去之也。”詹锳《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文系年》:“按中间八句,《文苑英华》已有之,则其来源有自,决非宋人妄增。东坡所写,不知何所据。”葛立方《韵语阳秋》卷十一:“又《行路難》云:‘有耳莫洗颖川水,有口莫食首阳蕨。含光混世贵无名,何用孤高比明月。’则意在进为也。”诗起笔对许由和伯夷叔齐的弃世归隐表示非议,表明诗人仍难忘怀现实,可是接下列举伍子胥、屈原、陆机、李斯等人的才高未能善终的悲惨结局,表示了对当时黑暗政治的戒惧,总结出“功成身退”的从政道路。诗的结末对张翰的及时隐退、旷达自适,表示了由衷的向慕。此诗用典非以古人自比,而是借评论古人以表自己心曲,深刻地表现了内心的矛盾。这些用典还揭露了当时政治的黑暗与腐败,具有一石二鸟的艺术效果。

詩中涉及的地名:

上蔡:秦县名,在今河南上蔡县西。李白《行路難》(其三)有“华亭鹤唳讵可闻,上蔡苍鹰何足道”。《留別王司馬嵩》有“呼鷹過上蔡,賣畚向嵩岑”。

太行:指太行山,又名五行山、太形山。綿亘于今山西、河南、河北三省界。李白《北上行》有“北上何所苦,北上缘太行”。《行路難》(其一)有“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滿山”。《遊溧陽北湖亭望瓦屋山懷古贈同旅》有“壯士或未達,十步九太行”。《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五月相呼渡太行,摧輪不道羊腸苦”。《擬古》(其七)有“世路今太行,回車竟何托”。《空城雀》有“恥涉太行險,羞營覆車粟”。

长安:①即今陕西西安市。隋、唐定都于此。李白《行路難》(其二)有“羞逐長安社中兒,赤鸡白狗赌梨栗”。《長相思》有“長相思,在长安”。《陽春歌》有“長安白日照空,綠楊結煙桑袅風”。《子夜吳歌》(其三)有“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永王東巡歌》(其十一)有“南風一掃胡塵靜,西入長安到日邊”。《上皇西巡南京歌》(其四)有“地轉錦江成渭水,天回玉壘作長安”。(其十)有“少帝長安開紫極,雙懸日月照乾坤”。《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峨眉山月還送君,風吹西到長安陌。長安大道橫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贈崔侍禦》有“長安複攜手,再顧重千金”。《流夜郎贈辛判官》有“昔在長安醉花柳,五侯七貴同杯酒”。《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有“大駕還長安,兩日忽再中”。《江夏贈韋南陵冰》有“西憶故人不可見,東風吹夢到長安”。《金鄉送韋八之西京》有“客自長安來,還歸長安去”。《單父東樓秋夜送族弟況之秦時凝弟在席》有“遙望長安日,不見長安人,長安宮阙九天上,此地曾經爲近臣”。《送裴十八圖南歸嵩山》(其一)有“何處可爲別,長安青绮門”。《同王昌齡送族弟襄歸桂陽》(其二)有“春潭瓊草綠可折,西寄長安明月樓”。《送陸判官往琵琶峽》有“長安如夢裏,何日是歸期”。《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其三)有“記得長安還欲笑,不知何處是西天”。《登金陵鳳凰台》有“總爲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登敬亭北二小山余時客逢崔侍禦並登此地》有“大笑上青山,回鞭指長安”。《與史郎中飲聽黃鶴樓上吹笛》有“一爲遷客去長沙,西望長安不見家”。《對酒憶賀監》(其一)有“長安一相見,呼余谪仙人”。《寓言》(其三)有“長安春色歸,先入青門道”。《觀胡人吹笛》有“卻望長安道,空懷戀主情”。另有《讀諸葛武侯傳書懷贈長安崔少府叔封昆季》、《答長安崔少府叔封遊終南翠微寺太宗皇帝金沙泉見寄》、《對酒憶賀監序》雲:“太子賓客賀公于長安紫極宮一見余”。②指今江蘇南京市。李白《金陵》有“晉朝南渡日,此地舊長安”。

华亭:今上海市松江县。李白《行路難》(其三)有“华亭鹤唳讵可闻,上蔡苍鹰何足道”。

江東:指今安徽蕪湖以下長江南岸地區和浙江一帶。李白《醉後贈從甥高鎮》有“江東風光不借人,枉殺落花空自歎”。《東魯見狄博通》有“去年別我向何處,有人傳道遊江東”。《送張舍人之江東》有“張翰江東去,正值秋風時”。《登廣武古戰場懷古》有“呼吸八千人,横行起江东”。《重忆》有“欲向江东去,定将谁举杯”。《行路難》(其三)有“君不見吴中张翰称达生,秋风忽忆江东行”。另有《送祝八之江東賦得浣紗石》、《送二季之江東》。

吴中:泛指今江苏以苏州为中心的太湖平原一带。李白《行路難三首》(其三)有“君不見吳中張翰稱達生,秋風忽憶江東行。”《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有“昨夜吳中雪,子猷佳興發。”

吴江:①又作吴松江、松江。源出今太湖。李白《行路難三首》(其三)有“子胥既弃吴江上,屈原终投湘水滨。”《江上送女道士褚三清遊南嶽》有“吳江女道士,頭戴蓮花巾。”《對酒醉题屈突明府厅》有“風落吳江雪,紛紛入酒杯。”《送崔度還吳度故人礼部员外辅国之子》有“拂羽泪满面,送之吴江濆。”  ②指武昌一带的长江。李白《鹦鹉洲》有“鹦鹉來過吳江水,江上洲傳鹦鹉名。”《望鹦鹉洲悲祢衡》有“吳江賦鹦鹉,落筆超群英。”

首陽:即首陽山,在今山西永濟縣西南。相傳殷亡後,殷商遺民伯夷、叔齊隱居首陽山,恥食周粟,餓死于此。李白《贈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禦》有“飲水箕山上,食雪首陽巅”。《月下獨酌》(其四)有“辞粟卧首阳,屡空饥颜回”。《行路難》(其三)有“有耳莫洗颍川水,有口莫食首阳蕨”。

黄河    即今黄河。下游多有变迁。李白《將進酒》有“君不見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古風》(黄河走东溟)有“黄河走东溟,白日落西海”。《古風》(羽族禀万化)有“一向黄河飞,飞者莫我顾”。《公無渡河》有“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行路難》(其一)有“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滿山”。《北風行》有“黃河捧土尚可塞,北風雨雪恨難哉”。《北上行》有“奔鯨夾黃河,鑿齒屯洛陽”。《西嶽雲台歌送丹丘子》有“西嶽峥嵘何壯哉,黃河如絲天際來。黃河萬裏觸山動,盤渦毂轉秦地雷”。《梁園吟》有“我浮黃河去京關,挂席欲進波連山”。《贈裴十四》有“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贈崔侍禦》有“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韋太守良宰》有“旌旆夾兩山,黃河當中流”。《留別于十一兄逖裴十三遊塞垣》有“且探虎穴向沙漠,鳴鞭走馬淩黃河”。《聞李太尉大舉秦兵百萬出征東南懦夫請纓冀申一割之用半道病還留別金陵崔侍禦十九韻》有“黃河飲馬竭,赤羽連天明”。《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有“黄河若不断,白首長相思”。《遊太山六首》(其三)有“黃河從西來,窈窕入遠山”。《寄遠》(其六)有“陽台隔楚水,春草生黃河”。《送外甥鄭灌從軍》(其三)有“斩胡血变黄河水,枭首当悬白鹊旗”。《登廣武古戰場懷古》有“抚掌黄河曲,嗤嗤阮嗣宗”。

黄金台:又称金台、燕台。在今北京市城南永定门东南。战国燕昭王置千金求贤所筑。李白《古風》(胡关饶风沙)有“燕赵延郭隗,遂筑黄金台。”《行路難》(其二)有“昭王白骨萦蔓草,谁人更扫黄金台。”《在水軍宴贈幕府諸侍禦》有“如登黄金台,遥谒紫霞仙。”《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夏韦太守良宰》有“揽涕黄金台,呼天哭昭王。”《寄上吳王三首》(其三)有“掃灑黃金台,招邀青雲客。”《南奔書懷》有“侍筆黃金台,傳觞青玉案。”

淮阴:今江苏淮阴市。李白《行路難》(其二)有“淮陰市井笑韓信,漢朝公卿忌賈生。”《贈新平少年》有“韓信在淮陰,少年相欺淩。”《淮陰書懷寄王宗成》有“暝投淮陰宿,欣得漂母迎。”《猛虎行》有“朝過博浪沙,暮入淮陰市。”《魯郡堯祠送張十四遊河北》有“豈無橫腰劍,屈彼淮陰人。”

颍川:即颍水。李白《行路難》(其三)有“有耳莫洗颍川水,有口莫食首阳蕨”。《元丹丘歌》有“朝飲颍川之清流,暮還嵩岑之紫煙”。

湘水:即今湖南湘江。李白《遠別離》有“蒼梧山崩湘水絕,竹上之淚乃可滅”。《白雲歌送劉十六歸山》有“君入楚山裏,雲亦隨君渡湘水。湘水上,女蘿衣,白雲堪臥君早歸”。《送長沙陳太守二首》(其一)有“湘水回九曲,衡山望五峰。”《白雲歌送友人》有“君今還入楚山裏,雲亦隨君渡湘水”。《陪侍郎叔遊洞庭醉後三首》(其三)有“刬卻君山好,平鋪湘江水”。《夜泛洞庭尋裴侍禦清酌》有“日晚湘水绿,孤舟无端倪”。《行路難》(其三)有“子胥既弃吴江上,屈原终投湘水滨”。《門有車馬客行》有“廓落无所合,流离湘水滨”。《送長沙陳太守二首》(其二)有“七郡长沙国,南连湘水滨”。

 

《行路難三首》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行路難三首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行路難三首》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行路難三首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