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 古詩全文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裏送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參考資料: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百度百科 、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百度汉语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翻译译文

棄我而去的昨日,早已不可挽留。

亂我心思的今日,令人煩憂多多。

萬裏長風,送走行行秋雁。面對美景,正可酣飲高樓。

先生的文章正有建安風骨,又不時流露出小謝詩風的清秀。

你我滿懷超宜興致,想上青天攬住明月。

抽刀切斷水流,水波奔流更暢;舉杯想要銷愁,愁思更加濃烈。

人生在世,無法稱心如意,不如披頭散發,登上長江一葉扁舟。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赏析

这是一首饯别抒懷诗。在诗中,诗人感怀万端,既满怀豪情逸兴,又时时掩抑不住郁闷与不平,感情回复跌宕,一波三折,表达了自己遗世高蹈的豪邁情怀。

此詩發端既不寫樓,更不敘別,而是陡起壁立,直抒郁結。“昨日之日”與“今日之日”,是指許許多多個棄我而去的“昨日”和接踵而至的“今日”。也就是說,每一天都深感日月不居,時光難駐,心煩意亂,憂憤郁悒。這裏既蘊含了“功業莫從就,歲光屢奔迫”的精神苦悶,也融鑄著詩人對汙濁的政治現實的感受。他的“煩憂”既不自“今日”始,他所“煩憂”者也非止一端。不妨說,這是對他長期以來政治遭遇和政治感受的一個藝術概括。憂憤之深廣、強烈,正反映出天寶以來朝政的愈趨腐敗和李白個人遭遇的愈趨困窘。理想與現實的尖銳矛盾所引起的強烈精神苦悶,在這裏找到了適合的表現形式。破空而來的發端,重疊複沓的語言(既說“棄我去”,又說“不可留”;既言“亂我心”,又稱“多煩憂”),以及一氣鼓蕩、長達十一字的句式,都極生動形象地顯示出詩人郁結之深、憂憤之烈、心緒之亂,以及一觸即發、發則不可抑止的感情狀態。

三四兩句突作轉折:而对着寥廓明净的秋空,遥望万里長風吹送鸿雁的壮美景色,不由得激起酣飲高樓的豪情逸兴。这两句在读者面前展现出一幅壮阔明朗的万里秋空画图,也展示出诗人豪邁阔大的胸襟。从极端苦闷忽然转到朗爽壮阔的境界,仿佛变化无端,不可思议。但这正是李白之所以为李白。正因为他素怀远大的理想抱负,又长期为黑暗污浊的环境所压抑,所以时刻都向往着广大的可以自由驰骋的空间。目接“長風萬裏送秋雁”之境,不覺精神爲之一爽,煩憂爲之一掃,感到一種心、境契合的舒暢,“酣飲高樓”的豪情逸興也就油然而生了。

下兩句承高樓餞別分寫主客雙方。東漢時學者稱東觀(政府的藏書機構)爲道家蓬萊山,唐人又多以蓬山,蓬閣指秘書省,李雲是秘書省校書郎,所以這裏用“蓬萊文章”借指李雲的文章。建安骨,指剛健遒勁的“建安風骨”。上句贊美李雲的文章風格剛健,下句則以“小謝”(即謝脁)自指,說自己的詩像謝脁那樣,具有清新秀發的風格。李白非常推崇謝脁,這裏自比小謝,正流露出對自己才能的自信。這兩句自然地關合了題目中的謝脁樓和校書。

七、八兩句就“酣高樓”進一步渲染雙方的意興,說彼此都懷有豪情逸興、雄心壯志,酒酣興發,更是飄然欲飛,想登上青天攬取明月。前面方寫晴晝秋空,這裏卻說到“明月”,可見後者當非實景。“欲上”雲雲,也說明這是詩人酒酣興發時的豪語。豪放與天真,在這裏得到了和諧的統一。這正是李白的性格。上天攬月,固然是一時興到之語,未必有所寓托,但這飛動健舉的形象卻讓讀者分明感覺到詩人對高潔理想境界的向往追求。這兩句筆酣墨飽,淋漓盡致,把面對“長風萬裏送秋雁”的境界所激起的昂揚情緒推向最高潮,仿佛現實中一切黑暗汙濁都已一掃而光,心頭的一切煩憂都已丟到了九霄雲外。

然而詩人的精神盡管可以在幻想中遨遊馳騁,詩人的身體卻始終被羁束在汙濁的現實之中。現實中並不存在“長風萬裏送秋雁”這種可以自由飛翔的天地,他所看到的只是“夷羊滿中野,菉葹盈高門這種可憎的局面。因此,當他從幻想中回到實裏,就更強烈地感到了理想與現實的矛盾不可調和,更加重了內心的煩憂苦悶。“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這一落千丈的又一大轉折,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必然出現的。“抽刀斷水水更流”的比喻是奇特而富于獨創性的,同時又是自然貼切而富于生活氣息的。謝脁樓前,就是終年長流的宛溪水,不盡的流水與無窮的煩憂之間本就極易産生聯想,因而很自然地由排遣煩憂的強烈願望中引發出“抽刀斷水”的意念。由于比喻和眼前景的联系密切,从而使它多少具有“兴”的意味,读来便感到自然天成。尽管内心的苦闷无法排遣,但“抽刀斷水”这个细节却生动地显示出诗人力图摆脱精神苦闷的要求,这就和沉溺于苦闷而不能自拔者有明显区别。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李白的進步理想與黑暗現實的矛盾,在當時曆史條件下,是無法解決的,因此,他總是陷于“不稱意”的苦悶中,而且只能找到“散發弄扁舟”這樣一條擺脫苦悶的出路。這結論當然不免有些消極,甚至包含著逃避現實的成分。但曆史與他所代表的社會階層都規定了他不可能找到更好的出路。

李白的可贵之处在于,尽管他精神上经受着苦闷的重压,但并没有因此放弃对进步理想的追求。诗中仍然贯注豪邁慷慨的情怀。“長風”二句,“俱懷”二句,更象是在悲怆的樂曲中奏出高昂樂觀的音調,在黑暗的雲層中露出燦爛明麗的霞光。“抽刀”二句,也在抒写强烈苦闷的同时表现出倔强的性格。因此,整首诗给人的感觉不是阴郁绝望,而是忧愤苦闷中显现出豪邁雄放的气概。这说明诗人既不屈服于环境的压抑,也不屈服于内心的重压。

思想感情的瞬息萬變,波瀾叠起,和藝術結構的騰挪跌宕,跳躍發展,在這首詩裏被完美地統一起來了。詩一開頭就平地突起波瀾,揭示出郁積已久的強烈精神苦悶;緊接著卻完全撇開“煩憂”,放眼萬裏秋空,從“酣高樓”的豪興到“攬明月”的壯舉,扶搖直上九霄,然後卻又迅即從九霄跌入苦悶的深淵。直起直落,大開大合,沒有任何承轉過渡的痕迹。這種起落無端、斷續無迹的結構,最適宜于表現詩人因理想與現實的尖銳矛盾而産生的急遽變化的感情。

自然与豪放和谐结合的语言风格,在这首诗里也表现得相当突出。必须有李白那样阔大的胸襟抱负、豪放坦率的性格,又有高度驾驭语言的能力,才能达到豪放与自然和谐统一的境界。这首诗开头两句,简直象散文的语言,但其间却流注着豪放健举的气势。“長風”二句,境界壮阔,气概豪放,语言则高华明朗,仿佛脱口而出。这种自然豪放的语言风格,也是这首诗虽极写烦忧苦闷,却并不阴郁低沉的一个原因。

全詩如歌如訴,情感起伏漲落,韻味深長,一波三折,章法騰挪跌宕,起落無端,斷續無迹,語言明朗樸素,音調激越高昂,達到了豪放與自然和諧統一的境界。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创作背景

這首詩作于安史之亂前不久。大約是在公元753年(天寶十二載)的秋天,李白來到宣州,客居宣州不久,他的一位故人李雲行至此,很快又要離開,李白陪他登謝脁樓,設宴送行。宣州謝脁樓是南齊詩人謝脁任宣城太守時所建。李白曾多次登臨,並寫過一首《秋登宣城謝脁北樓》。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古诗提要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一作《陪侍御叔华登楼歌》,此诗作于天宝十二载(753)秋,是唐代诗人李白在宣城(今属安徽)与李云相遇并同登谢脁楼时创作的一首送别诗。李白于上年在幽州目睹安禄山阴谋叛乱之嚣张气焰,忧心忡忡,游历河北河南后,本年秋来宣州,恰遇李华以监察御史来宣城办事,共登谢脁楼,乃作此诗。

此诗共九十二字,并不直言離別,而是重笔抒发诗人自己怀才不遇的激烈愤懑,灌注了慷慨豪邁的情怀,表达了对黑暗社会的强烈不满和对光明世界的执著追求。诗中抒发年华虚度、无路报国之苦闷,盛赞汉代文章、建安風骨及谢脁诗歌之豪情逸兴,末复流露消极出世情绪。感情激荡,章法跳跃。诗虽极写烦忧苦闷,却并不阴郁低沉。全诗语言明朗朴素,音调激越高昂,如歌如诉,强烈的思想情感起伏涨落,一波三折,如奔腾的江河瞬息万变,波澜迭起,和腾挪跌宕、跳跃发展的艺术结构完美结合,韵味深长,断续无迹,达到了豪放与自然和谐统一的境界。明人评此诗“如天马行空,神龙出海”。

起二句“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發興無端”(方東樹《昭昧詹言》卷一二),包含對時局之深切憂慮及自己無法施展才能之憤懑心情。“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兩句,描寫無法擺脫之苦悶心境,用喻精巧貼切,均爲後人傳誦之名句。

謝脁樓在今安徽宣州,名疊嶂樓,乃南齊宣城太守謝脁高齋地,又名北樓、謝公樓。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