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全部古詩 > 雜言古詩 > 时间:2019-01-12 23:33 標簽:友誼

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 古詩全文

憶昔洛陽董糟丘,爲余天津橋南造酒樓。

黃金白璧買歌笑,一醉累月輕王侯。

海內賢豪青雲客,就中與君心莫逆。

回山轉海不作難,傾情倒意無所惜。

我向淮南攀桂枝,君留洛北愁夢思。

不忍別,還相隨。

相隨迢迢訪仙城,三十六曲水回萦。

一溪初入千花明,萬壑度盡松風聲。

銀鞍金絡到平地,漢東太守來相迎。

紫陽之真人,邀我吹玉笙。

餐霞樓上動仙樂,嘈然宛似鸾鳳鳴。

袖長管催欲輕舉,漢東太守醉起舞。

手持錦袍覆我身,我醉橫眠枕其股。

當筵意氣淩九霄,星離雨散不終朝,分飛楚關山水遙。

余既還山尋故巢,君亦歸家渡渭橋。

君家嚴君勇貔虎,作尹並州遏戎虜。

五月相呼渡太行,摧輪不道羊腸苦。

行來北涼歲月深,感君貴義輕黃金。

瓊杯绮食青玉案,使我醉飽無歸心。

時時出向城西曲,晉祠流水如碧玉。

浮舟弄水箫鼓鳴,微波龍鱗莎草綠。

興來攜妓恣經過,其若楊花似雪何!

紅妝欲醉宜斜日,百尺清潭寫翠娥。

翠娥婵娟初月輝,美人更唱舞羅衣。

清風吹歌入空去,歌曲自繞行雲飛。

此時行樂難再遇,西遊因獻《長楊賦》。

北阙青雲不可期,東山白首還歸去。

渭橋南頭一遇君,酂台之北又離群。

問余別恨今多少,落花暮爭紛紛。

言亦不可盡,情亦不可及。

呼兒長跪緘此辭,寄君千裏遙相憶。

參考資料: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百度百科 、 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百度汉语

《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翻译译文

回憶昔日洛陽酒商呈糟丘,爲我在天津橋南頭造酒樓。花黃金白璧買來宴飲與歡歌笑語時光,一次酣醉使我數月輕蔑王侯將相。

天下多少賢士豪傑與立德立言高尚之人,我只與您是心心相印成莫逆之交。這種友情在山回海轉前也不會爲難或改變,爲此獻出全部心血傾瀉全部情感也在所不惜。我到淮南去隱居待仕,您留在洛陽愁苦生夢相思不已。您我不忍相別,依舊相隨而行。

相隨而行迢迢萬裏,訪問隨州仙城山,那兒有三十六案溪流回環萦繞,走向每一案溪流都見幹萬朵鮮花盛開,幹條萬條山望都松樹聳立輕風吹拂。登銀鞍挽金絡來到平川大地,漢東太守親來相迎。紫陽真人,邀您我吹笙作樂。餐霞樓上仙樂鳴響,嘈然宛轉如同鳳凰啼鳴。

長袖善舞管樂吹奏催人輕舉起舞,漢東太守乘醉手舞足蹈跳起來。他手持錦袍披及到我身上,我酒醉枕在他的大腿上酣眠。意氣風發上淩九霄,整天飲酒之後便又如星離似的兩地分別了。您我相隔關山分手山遙水遠。我回到故山尋找舊日家園,您也歸家渡過了渭橋。您家父輩勇武如狼如虎,任並州長史遏制戎虜的進犯。

您我五月間相約穿越太行山,羊腸小道上車花催人困乏卻不言苦。來到北都太原之地歲月久長,爲您的貴信義輕黃金深受感動。豪華之筵青玉盤上盛放瓊杯美食,使我既醉且飽暫無歸心。時常出遊來到城西彎曲之路,晉祠之旁流水長淌如同穆玉。

乘用劃水鳴響箫鼓,微波蕩漾如龍鱗閃閃萬草碧綠。情興一來攜歌伎帶舞女來到此處,那紛紛揚揚的楊花如似雪花飄灑。傍晚日斜之時紅妝歌舞女個個欲醉,來到水邊那百尺清潭映出她們效好的容顔。初月升起輝映翠娥與婵娟,美人們換唱新曲羅衣舞動。

清風徐來歡歌飛上空中,歌聲嘹亮宛轉繞雲而飛。如此時光的世間行樂難以再遇,我又西遊向朝廷獻上《長楊賦》。朝堂中青雲直上難以期望,于是辭歸回還東山。渭南僑頭又與您相遇一面,即刻在酂台之北又相離分手。

您問我離愁別恨今有多少,請看那暮春時節落花紛紛最爲相似。說也說不盡滿懷心緒難以表述。呼兒伏跪封上信函結束此書,寄給您千裏之外的遙遙相思與祝福。

《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 赏析

此詩詳細敘述了詩人與好友元參軍的交往。乍看來,此詩不過寫作者青年時代裘馬輕狂的生活,至涉及縱酒挾妓、與道士交遊等內容,似乎並無多少積極的思想意義。其實不然。須知它是寫于作者“曳裾王門不稱情”政治遭遇失意,對于社會現實與世態人情均有深入的體驗之後。因此,“憶舊遊”便不僅有懷舊而且有非今的意味。詩人筆下那恣意行樂的生活,是作爲“使我不得開心顔”的汙濁官場生活的對立面來寫的;其筆下那脫略形迹的人物,又是作爲上層社會虛僞與勢利的對立面來寫的,自有言外之意在。

詩篇的組織,以與元演的離合爲經緯,共分四段。前三段依次給讀者展現出許多美好的情事。

第一段從“憶昔洛陽董糟丘”到“君留洛北愁夢思”,追憶詩人在洛陽時的放誕生活及與元演的第一番聚散。這裏最引人注目的是詩人鮮明的自我形象。從洛陽一酒家(“董糟丘”)說起,這個引子就是李白個性特征的表現。“爲余天津橋(在洛陽西南之洛水上)南造酒樓”,是一個何等主觀的誇張!在自稱“酒中仙”的詩人面前,簡直就沒有一個配稱能飲酒的人。少年李白生活豪縱,充滿進取精神,飲酒是追求一種精神上的解放:“黃金白璧買歌笑,一醉累月輕王侯。”“一醉”而至于“累月”,又是一個令人驚訝、令人叫絕的誇張,在這樣的人面前真正是“萬戶侯何足道哉!”至于他的交遊,盡是“海內賢豪青雲客”,而其中最稱“莫逆”之交的又是誰呢?以下自然帶出元參軍。隨即只用簡短兩句形容其交誼:彼此“傾情倒意”到可以爲對方犧牲一切(“無所惜”)的地步,以至“回山轉海”也算不得什麽(“不爲難”)了。既敘得峻潔,又深蘊真情笃意。剛開這樣一個頭,以下就說分手了,那時李白旋赴淮南(“攀桂枝”指隱居訪道事,語出淮南小山《招隱士》,而元“留洛北”。不過這開頭已給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二段之間有兩個過渡句。“不忍別”承上“君留洛北愁夢思”,寫二人分手的依依不舍:“還相隨”又引起下文第二番相會。有此二句上下銜接極爲自然。

第二段從“相隨迢迢訪仙城”到“君亦歸家渡渭橋”,追憶偕元演同遊漢東郡即隨州(州治在今湖北隨縣),與漢東太守及道士胡紫陽遊樂情事。先寫二人訪仙城山,泛舟賞景,後換馬陸行來到漢東。“相隨”六句寫風光,寫行程,簡潔入妙,路“迢迢”、“水回萦”、“初入”、“度盡”,使人應接不暇。然後,與遠道出迎的漢東太守見面了。漢東太守的形象在此段中最生動可愛,他沒有半點專城而居的官架子。他與紫陽真人固然是老朋友,對李白也是傾蓋如故。這幾位忘形之交在隨州苦竹院──“餐霞樓”飲酒作樂,道士與詩人一同伴奏,漢東太守則起舞弄影。沒有尊卑,毫無拘束,本來就灑脫的詩人舉措更隨便了,不但喝得爛醉,甚而忘形到“我醉橫眠枕其股”了。然而太守對此則不以爲忤,還脫下錦袍給他蓋上。這一幕“解衣衣我”的場面寫來感人肺腑。此段環境氛圍描寫亦妙,與道院相稱。“餐霞”的樓名,如“鳳鳴”的仙樂,都造成一種飄飄然非人世間的感覺。歡會如此高興(“當筵意氣淩九霄”),而分手又顯得多麽容易啊(“星離雨散不終朝”)。詩人與元演又作勞燕分飛,“余既还山寻故巢,君亦歸家渡渭橋”,真是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至此,詩情出現一個跳躍,直接進入第三段從“君家嚴君勇貔虎”到“歌曲自繞行雲飛”,追憶詩人在並州受元演及其父親熱情款待的情況。從“五月相呼”句看,詩人是應元演的盛意邀請,離開安陸,同經太行山到太原府(並州)去的。曹操詩雲:“北上太行山,艱哉何巍巍!羊腸坂诘屈,車輪爲之摧。”(《苦寒行》)然而詩人興致很高,時令也很好,所以“摧輪不道羊腸苦”。這一段寫人,以元參軍爲主。先從其“嚴君”(父親)寫起,不僅引進一個陪襯人物,同時也在于顯示元演將家子的身份。李白在元演那裏真是惬意爽心極了:“行来北京(太原)岁月深,感君贵义轻黄金。瓊杯绮食青玉案,使我醉飽無歸心。”他們還時常光顧城西的名勝古迹晉祠。晉水從這兒發源,風光極美。浮舟弄水,擊鼓吹箫,真是快樂。以下六句專寫欣賞女伎的歌舞,“其若楊花似雪何”一句大有“行樂須及春”(《月下獨酌》)之慨。玩樂直到傍晚,他們還不想歸去。“斜日”的紅光與歌女們的紅妝醉顔相亂,特別迷人;美人的倩影倒映清清的潭水中,風光绮麗。這時新月初上,美人的面容象月色般皎潔,她們輪番歌唱、起舞;歌聲悠揚,隨風遠去,追逐行雲。這裏,“黃金白璧買歌笑”已化爲生動鮮明的圖景,可謂盡態極妍了。

第四段從“此時行樂難再遇”到篇末。一句收束前文,然後寫到長安失意時與元又一度相逢。與前三段都不同,這裏沒有情事的追憶,只用“渭橋南頭一遇君,酂台(在谯郡)之北又離群”一筆帶過,是說關中一面,元即赴谯郡,似乎是握手已違。大約那時詩人身不自由,心亦不自在吧!關于詩人在長安的境遇,也只有含蓄的兩句話:“北阙青雲不可期,東山白首還歸去。”然而它包含多少人事感慨啊。一向曠達的詩人,竟也發出了“問余別恨今多少”的感喟,而暮春落花景象更增添了這種別恨。這種心境是“言亦不可盡,情亦不可及”,詩人只有通過懷舊(“遙相憶”)的方式來排遣了。當其“呼兒長跪緘此辭”擬以寄遠時,心頭該是怎樣一種滋味!

此詩提到“北阙青雲不可期”,是含著牢騷的。但它在寫法上與《行路難》、《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贈從弟南平太守之遙》等等直抒旨意、嘻笑怒罵的長篇不同。它對現實的憤懑幾乎沒有正面的敘寫,而對往日舊夢重溫卻寫得恣肆快暢、筆酣墨飽。通過對故人往事的理想化、浪漫化,突出了現實的缺恨。因此它既有李白歌行通常所有的縱橫奔放的優點,又兼有深沈含蓄的特點。這是此詩藝術上的優長之一。

在結構上,此詩與李白七古通常那種“縱逸”的、無法而法的作風不同,而是按實有的經曆如實寫出,娓娓道來,層次分明,結構嚴謹,寫法卻又極富變化,頗多淋漓興會之筆。通篇以七言句爲主,間出三、五、九字句,且偶爾出現奇數句(如“當筵意氣”以下三句成一意群),于整饬中見參差,終能“神氣自暢”。這是此詩藝術上另一個優長。

《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詩提要:

《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的詩作。此诗当作于天宝四、五载(745、746)间。这首“憶舊遊”的诗是作者写寄给好友元演的,元演时为亳州(即谯郡,州治在今安徽亳州)参军。此诗曾收入《河岳英灵集》,其中又提到长安失意之事,故当作于天宝三载(744年)至天宝十二载(753年)间。诗中历叙与元演四番聚散的经过,于入京前游踪最为详明,是了解作者生平及思想的重要作品。

這首詩詳細敘述了作者自己和谯郡元參軍元演曆次聚散的經過情況,以與元演的離合爲經緯,共分四段。第一段追憶詩人在洛陽時的放誕生活及與元演的第一番聚散,第二段追憶偕元演同遊漢東郡與漢東太守及道士胡紫陽遊樂情事,第三段追憶詩人在並州受元演及其父親熱情款待的情況,第四段寫詩人長安失意時與元又一度相逢。這是了解李白生平和思想的重要作品之一。

全詩既有李詩縱橫奔放的優點,又兼有深沈含蓄的特點,層次分明,結構嚴謹,寫法極富變化,藝術水平較高。詩中詳細敘述了與元演四次聚散的經過。

《求阙齋讀書錄》雲:“‘君留洛北’以上,洛陽相會,旋即相別;‘我醉橫眠’以上,漢陽(東)相會,旋又相別;‘歌曲自繞’以上,並州相會,旋又相別;‘酂台之北’以上,關中相會,旋又相別。”詩中充滿深情厚誼。前人評價此詩都以爲結構分明,語若貫珠,絕非初唐牽合者可比。

《唐宋詩醇》雲:“白詩天才縱逸。至于七言長古,往往風雨爭飛,魚龍百變。又如大江無風,波浪自湧,白雲從空,隨風變滅,可謂怪偉奇絕者矣。此篇最有紀律可循。曆數舊遊,純用敘事之法。以離合爲經緯,以轉折爲節奏,結構極嚴而神氣自暢。至于奇情勝致,使覽者應接不暇,又其才之獨擅者耳。”

詩中人物地名:

元演,因任谯郡參軍,故又稱“元參軍”。李白好友,曾與李白、元丹丘同往隨州見道士胡紫陽,一度隱仙城山,見李白《冬夜于随州紫阳先生餐霞樓送烟子元演隐仙城山序》。又曾为李白于洛阳天津桥边造酒楼,相处甚欢。约开元二十三年(735)其父为太原尹,邀李白同游太原。后又几度分别和相会。见李白《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诗。

谯郡,即亳州,今安徽毫縣。元參軍,名演,李白道友。

天津桥,故址在今河南洛阳市旧城西南隋唐皇城正南之洛水上。李白《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憶昔洛陽董糟丘,为余天津桥南造酒楼”。

太行,指太行山,又名五行山、太形山。綿亘于今山西、河南、河北三省界。李白《北上行》有“北上何所苦,北上緣太行”。《行路難》(其一)有“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遊溧陽北湖亭望瓦屋山懷古贈同旅》有“壮士或未达,十步九太行”。《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五月相呼渡太行,摧輪不道羊腸苦”。《擬古》(其七)有“世路今太行,回車竟何托”。《空城雀》有“恥涉太行險,羞營覆車粟”。

東山,東晉謝安隱居東山,其址一在今江蘇南京市江甯縣城東山鎮土山,一在今浙江上虞縣西南。李白《梁園吟》有“東山高臥時起來,欲濟蒼生未應晚”。《永王東巡歌》(其二)有“但用東山謝安石,爲君談笑靜胡沙”。《贈常侍禦》有“安石在东山,无心济天下”。《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北阙青雲不可期,东山白首还归去”。《留別西河劉少府》有“東山春酒綠,歸隱謝浮名”。《送侄良攜二妓赴會稽戲有此贈》有“攜妓東山去,春光半道催”。《送韓侍禦之廣德令》有“暫就東山賒月色,酣歌一夜送泉明”。《送趙判官赴黔府中丞叔幕》有“綠蘿長不厭,卻欲還東山”。《登金陵冶城西北謝安墩》有“想象東山姿,緬懷右軍言”。《憶東山》(其一)有“不向東山久,薔薇幾度花”。《春滯沅湘有懷山中》有“所願歸東山,寸心于此足”。《題元丹丘山居》有“故人棲東山,自愛丘壑美”。《出妓金陵子呈盧六》(其一)有“安石东山三十春,傲然携妓出风尘”。(其二)有“南国新丰酒,东山小妓歌”。《憶東山》(其二)有“欲报东山客,开关扫白云”。《宣城送劉副使入秦》有“君攜東山妓,我詠北門詩”。《攜妓登梁王棲霞山孟氏桃園中》有“謝公自有東山妓,金屏笑坐如花人”。《示金陵子》有“謝公正要東山妓,攜于林泉處處行”。《書情贈蔡舍人雄》有“嘗高謝太傅,攜妓東山門”。《送梁四歸東平》有“莫學東山臥,參差老謝安”。另有《東山吟》、《江夏送倩公歸漢東序》雲:“謝安四十臥白雲于東山”。

北阙,古代宫殿北面的门楼,为臣子等候朝见或上书之处。李白《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北阙青雲不可期,东山白首还归去。”《宣城送劉副使入秦》有“伏奏归北阙,鸣驺忽西驰。”《流夜郎聞酺不預》有“北阙聖人歌太康,南冠君子竄遐荒。”《宮中行樂詞》(其八)有“水綠南薰殿,花紅北阙樓。”

仙城山,又名善光山。在今湖北随县东南。李白《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相隨迢迢訪仙城,三十六曲水回萦。”另有《夜于随州紫阳先生餐霞樓送烟子元演隐仙城山序》。

汉中,汉中郡即梁州,州治在今陕西汉中市。李白《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袖長管催欲輕舉,漢中太守醉起舞。”一作“漢東”,漢東郡即隨州,今湖北隨縣。

汉东,汉东郡,即随州,治所在今湖北省随县。李白《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银鞍金络到平地,汉东太守来相迎”。《江送倩公歸漢東序》雲“言歸漢東”。“夫漢東之國”“彼美漢東國”。另有《漢東紫陽先生碑銘》。

并州,州治在今山西太原市。开元十一年(723)于太原置北都,改并州为太原府,长官称尹,兼北都留守。李白《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君家嚴君勇貔虎,作尹并州遏戎虏”。《少年行》(其一)有“結托並州兒,少年負壯氣”。

洛北,指今河南洛阳之北。李白《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我向淮南攀桂枝,君留洛北愁夢思”。

洛陽,今河南洛陽市。唐爲東都。李白《洛陽陌》有“看花東陌上,驚動洛陽人”。《北上行》有“奔鯨夾黃河,鑿齒屯洛陽”。《猛虎行》有“秦人半作楚地囚,胡馬翻銜洛陽草”。《扶風豪士歌》有“洛陽三月飛胡沙,洛陽城中人怨嗟”。《贈崔侍禦》有“洛陽因劇孟,托宿話胸襟”,《贈張相鎬》(其二)有“誓欲斬鯨鲵,澄清洛陽水”。《經亂後將避地剡中留贈崔宣城》有“双鹅飞洛阳,五马渡江徼”。《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憶昔洛陽董糟丘,为余天津桥南造酒楼”。《魏郡别苏少府因》有“洛阳苏季子,剑戟森词锋”。《登黄山陵歊台送族弟溧阳尉济充泛舟赴华阴》有“相思在何许?  杳在洛阳西”。《金陵三首》(其三)有“苑方秦地少,山似洛陽多”。《代贈遠》有“妾本洛陽人,狂夫幽燕客”。《古風》(西上蓮花山)有“俯視洛陽川,茫茫走胡兵”。《在水軍宴贈幕府諸侍禦》有“胡沙驚北海,電掃洛陽川”。《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有“左掃因右拂,旋收洛陽宮”。《放後遇恩不沾》有“何時入宣室,更問洛陽才”。《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其三)有“洛陽才子谪湘川,元禮同舟月下仙”。《君馬黃》有“共作游冶盘,双行洛陽陌”。《聞丹丘子于城北山營石門幽居中有高凤遗迹仆离群远怀亦有栖遁之志因叙旧以寄之》有“长剑复归来,相逢洛陽陌”。《送岑征君歸鳴臯山》有“雖登洛陽殿,不屈巢由身”。《酬張卿夜宿南陵見贈》有“客星動太微,朝去洛陽殿”。

晋祠,指西周初晋开国诸侯唐叔虞的祠庙,在今山西太原市西南二十五公里悬瓮山下。晋水发源于此,为当地名胜。李白《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時時出向城西曲,晉祠流水如碧玉”。

淮南,唐開元十五道之一,轄境相當今淮河以南,長江以北,東至海,西至湖北應山、漢陽一帶。其治所在今江蘇揚州市。李白《少年行》有“君不見淮南少年遊俠客,白日毬獵夜擁擲。”《贈從弟宣州長史昭》有“淮南望江南,千里碧山对。”《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我向淮南攀桂枝,君留洛北愁夢思。”《寄淮南友人》有“複作淮南客,因逢桂樹留”。另有《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征君蕤》、《冬日于龍門送從弟京兆參軍令問之淮南觐省序》。

渭橋,又名橫橋、石柱橋、中渭橋。在今陝西鹹陽市東北渭水上。李白《塞下曲》(其三)有“駿馬似風飚,鳴鞭出渭橋”。《塞上曲》有“大漢無中策,匈奴犯渭橋”。《陌上桑》有“美女渭桥东,春还事蚕作”。《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余既还山寻故巢,君亦归家度渭桥”。“渭桥南头一遇君,酂台之北又离群”。

楚关,泛指楚地,今湖北、江西、安徽一带。李白《永王東巡歌》(其十)有“帝宠贤王入楚关,扫清江汉始应还”。《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星離雨散不終朝,分飞楚关山水遥”。《禅房懷友人岑倫南遊羅浮兼泛桂海自春徂不返仆旅江外書情寄之》有“春氣變楚關,秋聲落吳山”。《江南春懷》有“心飛秦塞雲,影滯楚關月”。《別內赴征三首》(其三)有“夜泣寒燈連曉月,行行淚盡楚關西”。《秋浦感主人歸燕寄內》有“霜朽楚關木,始知殺氣嚴”。

谯郡,即亳州,天宝元年改为谯郡,唐属河南道,治所在今安徽毫县。李白有《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

餐霞樓,李白友人道士胡紫阳的住所。李白《漢東紫陽先生碑銘》:“所居苦竹院,置餐霞之楼,手植双桂,栖迟其下”。李白《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餐霞樓上动仙乐,嘈然宛似鸾凤鸣”。

酂台,故址在今河南永城县西酂城镇。李白《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渭橋南頭一遇君,酂台之北又離群”。

 

《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