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遠別離 古詩全文

遠別離,古有皇英之二女,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

海水直下萬裏深,誰人不言此離苦?

日慘慘兮雲冥冥,猩猩啼煙兮鬼嘯雨。

我縱言之將何補?

皇穹竊恐不照余之忠誠,雷憑憑兮欲吼怒。

堯舜當之亦禅禹。

君失臣兮龍爲魚,權歸臣兮鼠變虎。

或雲:堯幽囚,舜野死。

九疑聯綿皆相似,重瞳孤墳竟何是?

帝子泣兮綠雲間,隨風波兮去無還。

恸哭兮遠望,見蒼梧之深山。

蒼梧山崩湘水絕,竹上之淚乃可滅。

參考資料:遠別離-百度百科 、 遠別離-百度汉语

《遠別離》翻译译文

遠別離啊,古时有尧之二女娥皇、女英在洞庭湖之南、潇湘的岸边,在为与舜的远别而恸哭。

洞庭、湘水雖有萬裏之深,也難與此別離之苦相比。

她們只哭得白日無光,雲黑霧暗,感動得猿揉在煙霧中與之悲啼!鬼神爲之哀泣,淚下如雨。

現在我提起此事有誰能理解其中的深意呢?

我的一片忠心恐怕就是皇天也不能鑒照啊。我若說出來,不但此心無人能夠理解,還恐怕要由此引起老天的雷霆之怒呢?

到了這個份上,就是堯也得讓位于舜,舜也得讓位于禹。

國君若失去了賢臣的輔佐,就會像神龍化之爲凡魚;奸臣一旦把持了大權,他們就會由老鼠變成猛虎。

我聽說,堯不是禅位于舜的,他是被舜幽囚了起來,不得已才讓位于舜的。舜也是死在荒野之外,死得不明不白。

結果,他葬在九疑山內,因山中九首皆相似。娥皇和女英連她們丈夫的孤墳也找不到了。

于是這兩個堯帝的女兒,只好在洞庭湖畔的竹林中痛哭,淚水灑到竹子上,沾上了點點斑痕。最後她們一起投進了湖水,隨著風波一去不返。

她们一边痛哭,一边遥望着南方的苍梧山,因她们与大舜再也不能见面了,这才是真正的遠別離啊。

要問她們灑在竹子上的淚痕何時才能滅去,恐怕只有等到蒼梧山崩、湘水絕流的時候了。

《遠別離》赏析

這是一個古老的傳說:帝堯曾經將兩個女兒(長曰娥皇、次曰女英)嫁給舜。舜南巡,死于蒼梧之野。二妃溺于湘江,神遊洞庭之淵,出入潇湘之浦。這個傳說,使得潇湘洞庭一帶似乎幾千年來一直被悲劇氣氛籠罩著,“遠別離,古有皇英之二女;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海水直下万里深,誰人不言此離苦?”一提到這些詩句,人們心理上都會被喚起一種淒迷的感受。那流不盡的清清的潇湘之水,那浩淼的洞庭,那似乎經常出沒在潇湘雲水間的兩位帝子,那被她們眼淚所染成的斑竹,都會一一浮現在腦海裏。所以,詩人在點出潇湘、二妃之後發問:“誰人不言此離苦?”就立即能獲得讀者強烈的感情共鳴。

接著,承接上文渲染潇湘一帶的景物:太陽慘淡無光,雲天晦暗,猩猩在煙雨中啼叫,鬼魅在呼喚著風雨。但接以“我縱言之將何補”一句,卻又讓人感到不是單純寫景了。陰雲蔽日,那“日慘慘兮雲冥冥”,就像是說皇帝昏聩、政局陰暗。“猩猩啼煙兮鬼嘯雨”,正像大風暴到來之前的群魔亂舞。而對于這一切,一個連一官半職都沒有的詩人,即使說了,也無補于世,沒有誰能聽得進去。既然“日慘慘”、“雲冥冥”,那麽朝廷就不能區分忠奸。所以詩人接著寫道:我覺得皇天恐怕不能照察我的忠心,相反,雷聲殷殷,又響又密,好像正在對我發怒呢。這雷聲是指朝廷上某些有權勢的人的威嚇,但與上面“日慘慘兮雲冥冥,猩猩啼煙兮鬼嘯雨”相呼應,又像是仍然在寫潇湘洞庭一帶風雨到來前的景象,使人不覺其確指現實。

堯舜當之亦禅禹,君失臣兮龍爲魚,權歸臣兮鼠變虎。”這段議論性很強,很像在追述造成別離的原因:奸邪當道,國運堪憂。君主用臣如果失當,大權旁落,就會像龍化爲可憐的魚類,而把權力竊取到手的野心家,則會像鼠一樣變成吃人的猛虎。當此之際,就是堯亦得禅舜,舜亦得禅禹。詩人說:不要以爲我的話是危言聳聽、亵渎人們心目中神聖的上古三代,證之典籍,確有堯被秘密囚禁,舜野死蠻荒之說啊。《史記·五帝本紀》正義引《竹書紀年》載:堯年老德衰爲舜所囚。《國語·魯語》:“舜勤民事而野死。”由于憂念國事,詩人觀察曆史自然別具一副眼光:堯幽囚、舜野死之說,大概都與失權有關吧?“九疑聯綿皆相似,重瞳孤墳竟何是?”舜的眼珠有两个瞳孔,人称重华。传说他死在湘南的九嶷山,但九座山峰联绵相似,究竟何处是重华的葬身之地呢?称舜墓为“孤墳”,并且叹息死后连坟地都不能为后人确切知道,更显凄凉。不是死得暧昧,不至于如此。娥皇、女英二位帝子,在绿云般的丛竹间哭泣,哭声随风波远逝,去而无应。“見蒼梧之深山”,着一“深”字,令人可以想象群山迷茫,即使二妃遠望也不知其所,这就把悲剧更加深了一步。“蒼梧山崩湘水絕,竹上之淚乃可滅。”斑竹上的泪痕,乃二妃所洒,苍梧山应该是不会有崩倒之日,湘水也不会有涸绝之时,二妃的眼泪自然没有止期。这个悲剧实在是太深了。

詩所寫的是二妃的別離,但“我縱言之將何補”一類話,分明顯出詩人是對現實政治有所感而發的。所謂“君失臣”、“權歸臣”是天宝后期政治危机中突出的标志,并且是李白当时心中最为忧念的一端。元代萧士赟认为玄宗晚年贪图享乐,荒废朝政,把政事交给李林甫、杨国忠,边防交给安禄山、哥舒翰,“太白熟观时事,欲言则惧祸及己,不得已而形之诗,聊以致其爱君忧国之志。所谓皇英之事,特借指耳。”这种说法是可信的。李白之所以要危言尧舜之事,意思大概是要强调人君如果失权,即使是圣哲也难保社稷妻子。后来在马嵬事变中,玄宗和杨贵妃演出一场遠別離的惨剧,可以说是正好被李白言中了。

詩寫得迷離惝恍,但又不乏要把迷陣挑開一點縫隙的筆墨。“我縱言之將何補?皇穹竊恐不照余之忠誠,雷憑憑兮欲吼怒。”這些話很像他在《梁甫吟》中所說的“我欲攀龍見明主,雷公砰轟震天鼓。……白日不照吾精誠,杞國無事憂天傾。”不过,《梁甫吟》是直说,而《遠別離》中的这几句隐隐呈现在重重迷雾之中,一方面起着点醒读者的作用,一方面又是在述及造成遠別離的原因时,自然地带出的。诗仍以叙述二妃别离之苦开始,以二妃恸哭遠望终结,让悲剧故事笼括全篇,保持了艺术上的完整性。

詩人是明明有許多話急于要講的。但他知道即使是把喉嚨喊破了,也決不會使唐玄宗醒悟,真是“言之何補”。況且詩人自己也心緒如麻,不想說,但又不忍不說。因此,寫詩的時候不免若斷若續,似吞似吐。範梈說:“此篇最有楚人風。所貴乎楚言者,斷如複斷,亂如複亂,而辭意反複行于其間者,實未嘗斷而亂也;使人一唱三歎,而有遺音。”(據瞿蛻園、朱金城《李白集校注》轉引)這是很精到的見解。詩人把他的情緒,采用楚歌和騷體的手法表現出來,使得斷和續、吞和吐、隱和顯,消魂般的淒迷和預言式的清醒,緊緊結合在一起,構成深邃的意境和強大的藝術魅力。

《遠別離》鉴赏

诗用古樂府旧题,通过对舜与他两个妃子死别之苦的描写,抒发了沉重的现实感慨,所谓“托吊古以致讽焉”(沈德潜语)。

开篇六句,点明事件,渲染出浓郁的悲凉气氛。据传说,娥皇、女英是尧的女儿,舜的妃子。舜南巡,死于苍梧之野。二妃从征,溺于湘江,神游洞庭之渊,出入潇湘之浦。在这里,诗人以“遠別離”发端,将本事予以高度概括,而后大笔一挥:“海水直下万里深,誰人不言此離苦?”这是生死之别永无见期之苦,这是深如海水无有底止之苦。“谁人不言”,以诘问语气出之,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和感染。

日慘慘”五句以似连似断的隐约笔法,借日惨云冥、猩啼鬼啸、雷声震怒的景象,既实写洞庭、潇湘一带阴惨的氛围,又隐指现实社会的昏暗、政治气候的恶劣。“我縱言之將何補?”一语破的,发人深思。天宝末年,玄宗迷恋声色,荒废朝政,加以群小弄权,国势岌岌可危。当此之际,且不说诗人无由进言,即令进言又有何补呢?皇帝能鉴察他的一片忠心吗?会不会发雷霆之怒呢?这些话诗人不明说,而是借“皇穹”、“雷怒”予以象征,“蓋詩家變幻至此,若一說煞,反無歸著處也。惟其極盡迷離,乃即其歸著處”(翁方綱語)。

堯舜當之亦禅禹”,以突兀之勢,跳到人們面前,初看幾令人不知其所雲。細繹其意,可以看出,它既是對上文的緊承,又是對下文的開啓。“當之”的“之”,似隱指安史亂中玄宗不得已而讓位于肅宗一事。當時,“君失臣”、“權歸臣”的現象極爲突出,詩人意思在說:在那“龍爲魚”、“鼠變虎”的情況下,迫于壓力,即使堯對舜、舜對禹也不得不禅讓出權位。傳說中堯、舜、禹之間的禅讓總被蒙上一層聖潔的色彩,以今度古,則古事亦有可疑。“或雲”二句,引用古书说法,拈出尧被舜幽囚、舜野死蛮荒二事,回应“君失臣”、“權歸臣”二句,进一步突出了历史上权位之争的残酷;而“九疑”二句,则借舜死后留下的一座无人知晓其确切地点的“孤墳”,极力渲染失权者结局的凄凉。

以上所寫看似題外之話,實際上都與“遠別離”有著或暗或明的聯系。舜淒涼地死去了,娥皇與女英二位帝子哭泣于綠雲般的翠竹之間,而哭泣之聲“隨風波兮去無還”,這是何等的悲涼!由“”到“恸哭”,再到“遠望”,而遠望的结果竟是“見蒼梧之深山”,連丈夫的“孤墳”也不知其所在,自然要淚下如雨了。相傳二妃將沈湘水,望蒼梧而泣,淚灑竹上,竹盡生斑如淚痕,因稱湘妃竹。“蒼梧山崩湘水絕,竹上之淚乃可滅”兩句,即由此生發。蒼梧山本不會崩毀,湘江水也不會斷絕,這裏卻說山崩水絕之日,二妃灑在竹上的斑斑淚痕才會消滅,這就極其鮮明地反襯出人物悲恨的永久性。結句之“淚”乃由上面的“泣”、“恸哭”形成,又與開篇之“苦”關合,從而愈發突出了全詩的悲劇氣氛,“使人一唱三歎,而有遺音”(範梈《李詩選》)。。

《遠別離》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詩提要:

《遠別離》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创作的樂府诗。唐天宝年间,唐玄宗荒于朝政,李林甫、杨国忠擅权,李白忧之,故借古题以讽时事,意在著明人君失权之戒。此诗见于《河岳英灵集》,当作于天宝十二载(753年)以前。

这首诗通过娥皇、女英二妃和舜帝生离死别的故事,表现遠別離的悲哀,并从故事中引出“尧幽囚”、“舜野死”的传说,说明人君失权的后果。“君失臣兮龍爲魚,權歸臣兮鼠變虎”,形象地表现了诗人对唐王朝前途的忧虑。全诗议论、抒情和情景描写穿插得妥帖自然,以娥皇女英事开头,又以其事作结,既保持了结构上的完整性,又令人领略了悲剧式的崇高之美,艺术手法与诗歌主旨并行不悖,体现了李诗行云流水的风格。

樂府旧题。作年、背景与寓意多异说,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诗》卷三谓天宝年间,玄宗荒废政事,政权归李林甫、杨国忠,兵权归安禄山、哥舒翰,李白有感而作。今人多从此说。王世懋《艺圃撷馀》谓刺肃宗上元元年(761)李辅国劫幽玄宗事;陈沆《诗比兴笺》卷三谓刺天宝末(756)玄宗入蜀赐死杨妃事;然此诗已收入《河岳英灵集》,写作年代当不迟于天宝十二载(753),上述二说非。今人亦有谓天宝五载(746)李白伤好友崔成甫被贬湘阴而作;或谓天宝十一载(752)李白至幽州目睹安禄山谋叛而作。诗中写娥皇、女英与舜死别之故事以及尧幽囚、舜野死之传说,渲染阴沉凄惨气氛,表现对人君失权、政治昏暗之深切忧虑。诗为骚体,全用比兴手法。诗中“君失臣兮龍爲魚,權歸臣兮鼠變虎”两句,“大意谓无借人国柄,借人国柄则失其权,失其权则虽圣哲不能保其社稷妻子焉,其祸有必至之势也”(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诗》卷三),旨意深切,为历代传诵之名句。

詩中地名:

九疑:九疑山,即苍梧山,在今湖南宁远县南。因山有九峰皆相似,故名九疑山。相传舜葬此。李白《遠別離》有“九疑联绵皆相似,重瞳孤墳竟何是”。《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有“煙綿橫九疑,漭蕩見五湖”。《江西送友人之羅浮》有“桂水分五嶺,衡山朝九疑”。《嵩山采菖蒲者》有“嵩嶽逢漢武,疑是九疑仙”。《箜篌謠》有“輕言托朋友,對面九疑峰”。

苍梧:①即苍梧山,一名九疑山,在今湖南宁远县南,相传舜死葬于此。李白《遠別離》有“恸哭兮遠望,見蒼梧之深山。苍梧山崩湘水绝,竹上之泪乃可灭。”《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滿堂空翠如可掃,赤城霞氣蒼梧煙。”《山鹧鸪詞》有“紫塞嚴霜如劍戟,蒼梧欲巢難背違。”《贈饒陽張司戶燧》有“朝饮苍梧泉,夕栖碧海烟。”《赠宣州灵源寺冲(一作“仲”)溶公》有“敬亭白云气,秀色连苍梧。”《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有“钓台碧云中,邈与苍梧(一作苍岭)对”。《自巴东舟行经瞿唐峡登巫山最高峰晚还题壁》有“望云知苍梧,记水辨瀛海。”《梁園吟》有“荒城虛照碧山月,古木盡入蒼梧雲。”《博平鄭太守自廬山千裏相尋入江夏北市門見訪卻之武陵立馬贈別》有“大梁貴公子,氣蓋蒼梧雲。”《贈從弟宣州長史昭》有“何意蒼梧雲,飄然忽相會。”《留別賈舍人至》(其一)有“徘徊蒼梧野,十見羅浮。”《泾川送族弟錞》有“歎息蒼梧鳳,分棲瓊樹枝。”《贈盧司戶》有“白云遥相识,待我苍梧间。”  ②今江苏连云港市东北云台山。相传此山一名郁州山,是从苍梧(今湖南宁远县南)飞来,故亦名苍梧山,先前在海中,后泥沙淤涨,今与大陆相连。李白《哭晁卿衡》有“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③郡名,即梧州,属岭南道,今为广西梧州市。李白《黃葛篇》有“蒼梧大火落,暑服莫輕擲。”

洞庭:洞庭湖,又名云梦泽,在今湖南。李白《遠別離》有“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臨江王節士歌》有“洞庭白波木叶稀,燕鸿始入吴云飞”。《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洞庭潇湘意渺绵,三江七泽情洄沿”。《贈王判官時余歸隱居廬山屏風疊》有“俱飄零落葉,各散洞庭流”。《留別曹南群官之江南》有“帝子隔洞庭,青楓滿潇湘”。《魯郡堯祠送窦明府薄華還西京》有“昨夜秋聲阊阖來,洞庭木葉騷人哀”。《送賀監歸四明應制》有“真訣自從茅氏得,恩波甯阻洞庭歸”。《送長沙陳太守二首》(其二)有“洞庭鄉路遠,遙羨錦衣”。《洞庭醉後送绛州呂使君杲流澧州》有“洞庭破秋月,縱酒開愁容”。《與諸公送陳郎將歸衡陽》有“回飚吹散五峰雪,往往飛花落洞庭”。《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其一)有“洞庭西望楚江分,水盡南天不見雲”。(其二)有“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雲邊”。(其四)有“洞庭湖西秋月輝,潇湘江北早鴻飛”。(其五)有“帝子潇湘去不返,空余秋草洞庭間”。《陪侍郎叔遊洞庭醉後》(其三)有“巴陵無限酒,醉殺洞庭秋”。《九日登巴陵置酒望洞庭水軍》有“白羽落酒樽,洞庭羅三軍”。《與夏十二登嶽陽樓》有“樓觀嶽陽盡,川回洞庭開”。《荊州賊亂臨洞庭言懷作》有“修蛇橫洞庭,吞象臨江島”。《郢門秋懷》有“人迷洞庭水,雁度潇湘煙”。《書情贈蔡舍人雄》有“舟浮潇湘月,山倒洞庭波”。《贈別舍人弟台卿之江南》有“因爲洞庭葉,飄落之潇湘”。《寄從弟宣州長史昭》有“五落洞庭葉,三江遊未還”。《送郗昂谪巴中》有“予若洞庭葉,隨波送逐臣”。另有《答裴侍禦先行至石頭驿以書見招期月滿泛洞庭》、《夜泛洞庭尋裴侍禦清酌》、《秋登巴陵望洞庭》。

湘水:即今湖南湘江。李白《遠別離》有“苍梧山崩湘水绝,竹上之泪乃可灭”。《白雲歌送劉十六歸山》有“君入楚山里,云亦随君渡湘水。湘水上,女萝衣,白云堪卧君早归”。《送長沙陳太守二首》(其一)有“湘水回九曲,衡山望五峰。”《白云歌送友人》有“君今还入楚山里,云亦随君渡湘水”。《陪侍郎叔遊洞庭醉後三首》(其三)有“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江水”。《夜泛洞庭尋裴侍禦清酌》有“日晚湘水绿,孤舟无端倪”。《行路難》(其三)有“子胥既棄吳江上,屈原終投湘水濱”。《門有車馬客行》有“廓落无所合,流离湘水滨”。《送長沙陳太守二首》(其二)有“七郡长沙国,南连湘水滨”。

潇湘:今湖南湘江與潇水于零陵縣合流後稱潇湘,與上遊漓湘、下遊蒸湘合稱三湘。李白《古風》(美人出南国)有“归去潇湘沚,沉吟何足悲”。《遠別離》有“遠別離,古有皇英之二女。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有“洞庭潇湘意渺绵,三江七泽情洄沿”。《書情贈蔡舍人雄》有“舟浮潇湘月,山倒洞庭波”。《贈別舍人弟台卿之江南》有“因爲洞庭葉,飄落之潇湘”。《留別曹南群官之江南》有“帝子隔洞庭,青楓滿潇湘”。《答高山人兼呈權顧二侯》有“明晨去潇湘,共谒蒼梧帝”。《同友人舟行遊台越作》有“《怀沙》去潇湘,挂席泛冥渤”。《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其四)有“洞庭湖西秋月辉,潇湘江北早鸿飞”。(其五)有“帝子潇湘去不返,空余秋草洞庭间”。《郢門秋懷》有“人迷洞庭水,雁度潇湘煙”。《秋夕書懷》有“感此潇湘客,淒其流浪情”。《清平樂》(其四)有“抛人遠泛潇湘,欹枕悔聽寒漏,聲聲滴斷愁腸”。

 

《遠別離》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遠別離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遠別離》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遠別離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710.html

上一篇: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 下一篇:贈裴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