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月下獨酌四首

月下獨酌四首

【其一】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相交歡,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其二】

天若不愛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

天地既愛酒,愛酒不愧天。已聞清比聖,複道濁如賢。

賢聖既已飲,何必求神仙。三杯通大道,一鬥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爲醒者傳。

【其三】

三月鹹陽城,千花晝如錦。誰能獨愁,對此徑須飲。

窮通與修短,造化夙所禀。一樽齊死生,萬事固難審。

醉後失天地,兀然就孤枕。不知有吾身,此樂最爲甚。

【其四】

窮愁千萬端,美酒三百杯。愁多酒雖少,酒傾愁不來。

所以知酒聖,酒酣心自開。辭粟臥首陽,屢空饑顔回。

當代不樂飲,虛名安用哉。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萊。

且須飲美酒,乘月醉高台。

參考資料:月下獨酌-百度百科 、 月下獨酌-百度汉语

 

《月下獨酌四首》【其一】譯文赏析提要

【其一】譯文

花叢中擺下一壺好酒,無相知作陪獨自酌飲。

舉杯邀請明月來共飲,加自己身影正好三人。

月亮本来就不懂飲酒,影子徒然在身前身后。

暫且以明月影子相伴,趁此宵要及時行樂。

我唱歌月亮徘徊不定,我起舞影子飄前飄後。

清醒時我們共同歡樂,酒醉以後各奔東西。

但願能永遠盡情漫遊,在茫茫的天河中相見??

【其一】賞析

这組詩共四首,以第一首流传最广。第一首诗写诗人由政治失意而产生的一种孤寂忧愁的情怀。诗中把寂寞的环境渲染得十分热闹,不仅笔墨传神,更重要的是表达了诗人善自排遣寂寞的旷达不羁的个性和情感。此诗背景是花间,道具是一壶酒,登场角色只是他自己一个人,动作是獨酌,加上“無相親”三个字,场面单调得很。于是诗人忽发奇想,把天边的明月,和月光下自己的影子,拉了过来,连自己在内,化成了三个人,举杯共酌,冷清清的场面,顿觉热闹起来。然而月不解饮,影徒随身,仍归孤獨。因而自第五句至第八句,从月影上发议论,点出“行樂及春”的題意。最後六句爲第三段,寫詩人執意與月光和身影永結無情之遊,並相約在邈遠的天上仙境重見。詩人運用豐富的想象,表現出一種由獨而不獨,由不獨而獨,再由獨而不獨的複雜情感。全詩以獨白的形式,自立自破,自破自立,詩情波瀾起伏而又純乎天籁,因此一直爲後人傳誦。

【其一】提要

月下獨酌四首(其一):宋本题下注“长安”两字。此诗约作于玄宗天宝三载(744)春。时李白供奉翰林,遭小人谗毁,君王见疏,思想极为苦闷。全诗写花间月夜独饮情景。表面豪放不羁,及时行乐,实则隐含失意孤獨之痛苦心情。诗中“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两句,将月人格化,亦写活影子,使“独”成为“三人”,沈德潜评云:“脱口而出,纯乎天籁”(《唐诗别裁》卷二),成为千古传诵之名句。

《月下獨酌四首》【其二】譯文赏析提要

【其二】譯文

天如果不愛酒,酒星就不能羅列在天。

地如果不愛酒,就不應該地名有酒泉。

天地既然都喜愛酒,那我愛酒就無愧于天。

我先是聽說酒清比作聖,又聽說酒濁比作賢。

既然圣贤都飲酒,又何必再去求神仙?三

杯酒可通儒家的大道,一鬥酒正合道家的自然。

我只管得到醉中的趣味,這趣味不能向醒者相傳!

【其二】賞析

第二首詩通篇議論,堪稱是一篇“愛酒辯”。開頭從天地“愛酒”说起。以天上酒星、地上酒泉,说明天地也愛酒,再得出“天地既愛酒,愛酒不愧天”的结论。接着论人。人中有圣贤,圣贤也愛酒,则常人之愛酒自不在话下。这是李白为自己愛酒寻找借口,诗中说:“賢聖既已飲,何必求神仙。”又以贬低神仙来突出飲酒。从圣贤到神仙,结论是愛酒不但有理,而且有益。最后将飲酒提高到最高境界:通于大道,合乎自然,并且酒中之趣的不可言传的。此诗通篇说理,其实其宗旨不在明理,而在抒情,即以说理的方式抒情。这不合逻辑的议论,恰恰十分有趣而深刻地抒发了诗人的情怀,诗人的愛酒,只是对政治上失意的自我排遣。他的“酒中趣”,正是这种难以言传的情怀。

【其二】提要

月下獨酌四首(其二):此诗作年与上篇同。查慎行《初白诗评》云:“此种语太庸近,疑非太白作。”王琦云:“胡震亨曰:此首乃马子才诗也。胡元瑞云:近举李墨迹为证。诗可伪,笔不可伪耶?琦按:马子才乃宋元祐中人,而《文苑英华》已载太白此诗,胡说恐误。”(《李太白全集》卷二十三)安旗云:“敦煌残卷唐诗写本载此诗,其非马诗明矣”(《李白全集编年注释》)郁贤皓云:《太平广记》卷二○一引《本事诗》云:而白才行不羁,放旷坦率,乞归故山。玄宗亦以非廊庙器,优诏许之。尝有醉吟诗曰‘天若不愛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愛酒,地名无酒泉。„„’即此诗,由此证之,决非伪作。”(《李白选集》)诗中叙写愛酒的道理,表现了诗人酒中求乐、排遣现实痛苦的感情。酒泉,郡名,治所在今甘肃酒泉市。

酒泉:唐郡名,即肅州,今甘肅酒泉市。李白《江夏贈韋南陵冰》有“君爲張掖近酒泉,我竄三巴九千裏”。《月下獨酌》(其二)有“地若不愛酒,地名无酒泉”

《月下獨酌四首》【其三】譯文赏析提要

【其三】譯文

三月裏的長安城,春光明媚,春花似錦。

誰能如我春來獨愁,到此美景只知一味狂飲?

富貧與長壽,本來就造化不同,各有天分。

酒杯之中自然死生沒有差別,何況世上的萬事根本沒有是非定論。

醉後失去了天和地,一頭紮向了孤枕。

沈醉之中不知還有自己,這種快樂何處能尋?

【其三】賞析

第三首詩開頭寫詩人因憂愁不能樂遊,所以說“誰能春獨愁,對此徑須飲”,詩人希望從酒中得到寬慰。接著詩人從人生觀的角度加以解釋,在精神上尋求慰藉,並得出“此樂最爲甚”的結論。詩中說的基本是曠達樂觀的話,但“誰能春獨愁”一语,便流露出诗人内心的失意悲观情绪。旷达乐观的话,都只是强自宽慰。不止不行,不塞不流。强自宽慰的结果往往是如塞川流,其流弥激。当一个人在痛苦至极的时候发出一声狂笑,人们可以从中体会到其内心的极度痛苦;而李白在失意愁寂难以排遣的时候,发出醉言“不知有吾身,此樂最爲甚”时,读者同样可以从这个“乐”字感受到诗人内心的痛苦。以旷达写牢骚,以欢乐写愁苦,是此诗艺术表现的主要特色,也是艺术上的成功之处。

【其三】提要

月下獨酌四首(其三) :此诗作年与上篇同。诗写春好花开时节,诗人却穷愁独饮,以求醉中彻底解脱。诗情悲愤。瞿蜕园、朱金城《李白集校注》:云“‘三月咸阳城,千花昼如锦’一首,与《古風》第八首意頗相似,疑爲在京感憤時事而作,連章不能無微意存其間,非止頌酒而已”。其說甚是。

鹹陽:古都邑名。在今陝西鹹陽市東北二十裏。因位于九嵕山之南、渭水之北,在山、水之陽,故名。因地與長安相近,後常借代指長安(今陝西西安市)。李白《上雲樂》有“陛下應運起,龍飛入鹹陽”《君子有所思行》有“憑崖望鹹陽,宮阙羅北極”。《東武吟》有“歸來入鹹陽,談笑皆王公”。《出自薊北門行》有“收功報天子,行歌歸鹹陽”。《襄陽歌》有“鹹陽市中歎黃犬,何如月下傾金罍”。《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韋太守良宰》有“秩滿歸鹹陽,祖道擁萬人”。《書懷贈南陵常贊府》有“鹹陽天地樞,累歲人不足”。《贈從弟冽》有“自居漆園北,久別鹹陽西”。《還山留別金門知己》有“歸來入鹹陽,譚笑皆王公”。《金鄉送韋八之西京》有“狂風吹我心,西挂鹹陽樹”。《單父東樓秋夜送族弟況之秦時凝弟在席》有“爾從鹹陽來,問我何勞苦”。《以詩代書答元丹丘》有“離居在鹹陽,三見秦草綠”。《月下獨酌》(其三)有“三月咸阳时,千花昼如锦”。《感遇》(其二)有“鹹陽二三月,百鳥鳴花枝”。《憶秦娥》有“樂遊原上清節,鹹陽古道音塵絕”。

《月下獨酌四首》【其四】譯文赏析提要

【其四】譯文

無窮的憂愁有千頭萬緒,我有美酒三百杯多。

即使酒少愁多,美酒一傾愁不再回。

因此我才了解酒中聖賢,酒酣心自開朗。

辭粟只能隱居首陽山,沒有酒食顔回也受饑。

当代不乐于飲酒,虚名有什么用呢?

蟹螯就是仙藥金液,糟丘就是仙山蓬萊。

姑且先飲一番美酒,乘著月色在高台上大醉一回。

【其四】賞析

第四首诗借用典故来写飲酒的好处。开头写诗人借酒浇愁,希望能用酒镇住忧愁,并以推理的口气说:“所以知酒聖,酒酣心自開。”接着就把飲酒行乐说成是人世生活中最为实用最有意思的事情。诗人故意贬抑了伯夷、叔齐和颜回等人,表达虚名不如飲酒的观点。诗人对伯夷、叔齐和颜回等人未必持否定态度,这样写是为了表示对及时飲酒行乐的肯定。然后,诗人又拿神仙与飲酒相比较,表明飲酒之乐胜于神仙。李白借用蟹螯、糟丘的典故,并不是真的要学毕卓以飲酒了结一生,更不是肯定纣王在酒池肉林中过糜烂生活,只是想说明必须乐饮于当代。最后的结论就是:“且須飲美酒,乘月醉高台。”話雖這樣說,但只要細細品味詩意,便可以感覺到,詩人從酒中領略到的不是快樂,而是愁苦。

【其四】提要

月下獨酌四首(其四):此诗作年与上篇同。诗中叙写以酒销愁,强调飲酒之乐趣胜于服食金液和求仙长生,反映了诗人愤世疾俗之心情。首阳,山名,在今河南偃师县西北。

蓬莱:①传说中的海中仙山之一。李《古風》(秦皇扫六合)有“鬐鬣蔽青天,何由睹蓬莱”。《西嶽雲台歌送丹丘子》有“九重出入生光輝,東求蓬萊複西歸”。《懷仙歌》有“巨鳌莫載三山去,吾欲蓬萊頂上行”。《月下獨酌》(其四)有“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贈嵩山焦煉師序》雲:“登蓬萊”。②指蓬萊池,即太液池,池中有蓬萊山,在大明宮蓬萊殿北。見《唐兩京城坊考》卷一。李白《侍從宜春苑奉诏賦龍池柳色初青聽新莺百轉歌》有“始向蓬萊看舞鶴,還過茝若聽新莺”。③本指海上仙山,傳說是神仙的藏書之處。東漢起稱皇家藏書的東觀爲“道家蓬萊山”。李白《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有“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首陽:即首陽山,在今山西永濟縣西南。相傳殷亡後,殷商遺民伯夷、叔齊隱居首陽山,恥食周粟,餓死于此。李白《贈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禦》有“飲水箕山上,食雪首陽巅”。《月下獨酌》(其四)有“辞粟卧首阳,屡空饥颜回”。《行路難》(其三)有“有耳莫洗颍川水,有口莫食首陽蕨”。

《月下獨酌四首》整体赏析

這首詩約作于唐玄宗天寶三載(744年),時李白在長安,正處于官場失意之時。此詩題下,兩宋本、缪本俱注“長安”二字,意謂這四首詩作于長安。當時李白政治理想不能實現,心情是孤寂苦悶的。但他面對黑暗現實,沒有沈淪,沒有同流合汙,而是追求自由,向往光明,因有此作。

《月下獨酌四首》是唐代诗人李白的組詩作品。这四首诗写诗人在月夜花下獨酌,无人亲近的冷落情景。诗意表明,诗人心中愁闷,遂以月为友,对酒当歌,及时行乐。組詩运用丰富的想象,表达出诗人由孤獨到不孤獨,再由不孤獨到孤獨的一种复杂感情。表面看来,诗人真能自得其乐,可是深处却有无限的凄凉。全诗笔触细腻,构思奇特,体现了诗人懷才不遇的寂寞和孤傲,在失意中依然旷达乐观、放浪形骸、狂荡不羁的豪放个性。

《月下獨酌四首》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月下獨酌四首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月下獨酌四首》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月下獨酌四首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718.html

上一篇:怨歌行 下一篇:月夜聽盧子順彈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