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贈僧朝美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全部古詩 > 五言古詩 > 时间:2019-01-03 23:57 標簽:贈友

贈僧朝美 古詩全文

水客淩洪波,長鯨湧溟海。

百川隨龍舟,噓吸竟安在。

中有不死者,探得明月珠。

高價傾宇宙,馀輝照江湖。

苞卷金縷褐,蕭然若空無。

誰人識此寶,竊笑有狂夫。

了心何言說,各勉黃金軀。

參考資料:贈僧朝美-百度百科 、 贈僧朝美-百度汉语

《贈僧朝美》翻译译文

駕舟泛海出入洪波之中,巨大的鯨魚湧起溟海浪濤。

百川翻滾龍舟飛馳,在長鯨的噓吸之下全被吞沒。

此中還有竟然不死的人,反而探得了明月之珠。

明珠價高爲宇宙之冠,漏出些許光輝便照耀江湖。

淩駕超越于金縷之衣,在明珠面前全無光彩。

誰人識得如此之寶?私下暗笑有您我這樣的狂夫。

了然于心不必再說些什麽,各自保重勤勉我們目身吧。

詞句注釋:

朝美,僧人名。 水客:驾舟泛海音。 長鯨:即鲸鱼,因身巨长,故称。 龙舟:刻有龙饰的大舟。 倾:竭尽,全。 金缕褐:金缕织成的衣服。 了心:了然于心。 黃金軀:喻指身体生命的珍贵。

《贈僧朝美》作品赏析

佛教禅宗,與人談玄論禅,常用比喻,以啓發人的妙悟。如禅宗北宗神秀所作的偈語:“身是菩提樹,心爲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有塵埃!”禅宗南宗的慧能所作的偈語是:“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佛性常清淨,何處有塵埃!”二人都是用比喻來說明禅理。李白此詩深受禅宗影響,他與朝美論禅,也是用比喻的手法。

詩中前六句,把人生比成是渺溟無際的欲海,將貪、瞋、癡等人的惡欲比做是溟海中興風作浪,吞舟食人的“長鯨”。人在欲海中航行,一不小心就會被嗜欲的“洪波”所汨沒,爲貪欲、瞋欲和癡欲的鯨魚所吞食。而僧人朝美這個“水客”却能在烦恼海中凌波航行,不但没有被欲海的洪波淹没,也没有被恶欲的長鯨吃掉。他不但没有死,反而在大海中探得“明月珠”,获宝而归。就是说,他不但没有被烦恼海中象征恶欲的長鯨吞灭,被洪波汨没,迷失本性,反而翻然妙悟,突然明白了深奥的佛理,探得了象征禅悟的明月之珠。

在佛經中,常把至深的佛理比成是明月、明珠,以喻佛理的智慧光明,而把貪、瞋、癡三種煩惱稱作“三毒”,視爲人的愚殊和黑暗。因爲這顆象征著佛性光明的“明月珠”,是從欲海之中與象征愚昧和黑暗的“長鯨”搏鬥經過生死大劫得來的,所以彌加珍貴,故詩中說它“高價傾宇宙”,因爲它是驅除人心靈黑暗、愚昧的靈光,故詩中說它“馀輝照江湖”。

詩中進一步描寫:朝美雖然在修禅的過程中悟得了妙道,明性見佛,但他卻不驕傲自滿,向人炫耀,而是深藏若虛,大道似無:“苞卷金縷褐,蕭然若空無。”即說朝美將明月珠用衣服包裹起來,不欲向人炫耀,好像他根本什麽也沒有似的。就是俗話所說的“良賈善藏”和“大智若愚”。

對于能否識別朝美懷中的“明月珠”來說,詩人李白就是朝美的一個知音。“誰人識此寶,竊笑有狂夫。”狂夫是詩人自指。李白曾在詩中多次以狂夫、狂人自指。如在《廬山謠》中他說:“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又在《醉中答丁十八以詩譏予搥碎黃鶴樓》中說“一州笑我爲狂客,少年往往來相譏。” “竊笑”二字用得极好。人皆不识,而我能独识,故而会心而笑;你装得若无其事,还是被我识破了,故而暗中竊笑。 “竊笑”二字表現出了李白與朝美親密無間的關系和深切的友誼,表達出了二人英雄識英雄,惺惺惜惺惺之意。朝美胸中的禅學境界,在別人尚看不出的時候,李白卻早已會心知意,在友好地微笑颔首了。此也表明李白對佛學的造詣之高。

詩的最後說:“了心何言說,各勉黃金軀。”“了心”,是對禅心佛意已瞭然心中的意思。《楞嚴經》上說:“汝之心靈,一切明了,若汝現成所明了心,實在身內。”佛教禅宗認爲人人皆有佛性,只是有的人心爲癡迷所惑,失卻本性。如果除卻癡迷,即可明心見性。《壇經》中說,“菩提般若之知(即智),世人本自有之。即緣心迷,不能自悟,須求大善知識示道見性。善知識,遇悟即成智。”如今朝美已經大徹大悟,明了其本性,即已自見佛性,就如同已獲得了明月一般明亮的明珠一樣。“黃金軀”本指佛,《后汉书》上说:“西方有神,名曰佛。其形长丈六尺而黄金色。”此喻指二人。 此二句是说,你我既然对佛学的妙理要道都已了然于心,因此就无须再言说了.各自努力修道成佛吧!因禅宗认为人人皆有佛性,皆可修道成佛,故有此说。这一诗句也表明李白对自己的佛学修养自视甚高,非常自信。

李白這首與僧人談玄論禅的詩,寫得很高明。他將很難用言語說明的佛理,用美妙的比喻來說明。不但寫得禅意深遠,深得妙理,而且還寫得玲珑透徹,馀味不盡,啓人深思,一點也不枯燥。嚴羽說:“大抵禅道惟在妙悟,詩道亦在妙悟。”李白此詩,可謂是深得禅道妙悟之旨了。

《贈僧朝美》创作背景

《贈僧朝美》是李白在天宝(公元742—759)末年游宣州(今安徽宣城县一带)时,赠僧人朝美的一首诗。

李白自從天寶三載(公元744)辭京還山之後,就一直未再回到朝中。在長安的一年多時間裏,他目睹了唐玄宗荒淫誤國,李林甫、楊國忠等權奸把持朝政,敗壞朝綱,眼看大唐王朝一天天地走下坡路,大唐江山就要毀于昏君群小之手,麗他卻被奸人讒毀,在朝中無法容身,唐玄宗只是把他看作是一個點綴升平的禦用文人,使得他的報國之志無從施展。他既不能違心從俗,向權奸屈服,就只好潔身自好,高蹈遠引了。于是他毅然辭京還山,離開朝廷這個黑自不分,是非顛倒的汙濁世界,到廣闊的天地中去尋找他幹淨的樂土,自由的世界。他唱道:“嚴陵不從萬乘遊,歸臥空山釣碧流。自是客星辭帝座,元非太白醉揚州。”(《酬崔侍禦》)在他漫遊各地的十多年中,多與道士僧人交往,過著閑雲野鶴般的浪遊生活。道家老莊的遺世獨立的精神、陶冶了他自由的性格;

佛教玄远的意趣,深邃的哲理,启发着他的诗情,释散了他内心久抑的痛苦。他在宗教这块方外之地上,寻找到了他疲惫困苦心灵的暂时憩息之地。与他前期积极进取、热衷功名的思想相反,他后期的思想在环境的逼迫与老庄佛学思想的影响下,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他从入世转向出世,从热衷功名到主动抛弃功名。他自觉地与统治者决裂,退出朝廷,走向山林,与隐士为朋,以僧道为友,经常与他们一起吟诗品画,谈玄论道。《贈僧朝美》这首诗,就是他与僧人的谈玄论禅之作。

《贈僧朝美》古诗提要人物与地名

《贈僧朝美》是诗人李白的五言古詩,被选入《全唐诗》的第171卷第16首。  此诗作年不详。朝美,僧人名。

詩中以泛海溺沒反探得明月之珠,喻煩惱之中不昧本來者可悟得如來真法,認爲此真理只有詩人與朝美能夠看透。詩句寫得禅意深遠,深得妙理,玲珑透徹,馀味不盡,啓人深思,一點也不枯燥,表達出李白已深得禅道妙悟的精髓,思想從入世轉向出世,從熱衷功名到主動抛棄功名的急劇變化。

王琦云:“诗言水客泛舟大海,舟为長鯨所嘘吸,遂遭溺没。其中乃有不死者,反于海中得明月之珠,卷而藏之,不自眩耀,人亦不识。以喻人在烦恼海中,为一切嗜欲所汩没,醉生梦死,飘流无极。乃其中有不昧本来者,反于烦恼海中悟得如来法宝,其价则倾乎宇宙,其光则照乎江湖,卷而怀之,不自以为有,而若空无者。然人皆不能识此宝,而唯我能识之。夫心既明了,更无言说可以酬对,唯有劝勉珍重此躯而己。盖人身难得,六道之中,以人道为最。是此躯之重,等于黄金,未可轻忽,故曰‘各勉黃金軀’也。”(《李太白全集》)诗中所谓“不死者”,当比作僧朝美与李白自己。

 

《贈僧朝美》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贈僧朝美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贈僧朝美》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贈僧朝美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773.html

上一篇:贈饒陽張司戶燧 下一篇:贈僧崖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