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贈汪倫 古詩全文

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

參考資料:贈汪倫-百度百科 、 贈汪倫-百度汉语

《贈汪倫》译文及注释

翻譯譯文一:

我正乘上小船,剛要解纜出發,忽聽岸上傳來,悠揚踏歌之聲。

看那桃花潭水,縱然深有千尺,怎能及汪倫送我之情。

翻譯譯文二:

李白坐上小船剛剛要離開,忽然聽到岸上傳來告別的歌聲。

即使桃花潭水有一千尺那么深,也不及汪伦送別我的一片情深。

注釋:

⑴汪倫:李白的朋友。

⑵踏歌:唐代一作廣爲流行的民間歌舞形式,一邊唱歌,一邊用腳踏地打拍子,可以邊走邊唱。

⑶桃花潭:在今安徽泾縣西南一百裏。《一統志》謂其深不可測。深千尺:詩人用潭水深千尺比喻汪倫與他的友情,運用了誇張的手法(潭深千尺不是實有其事)。

⑷不及:不如。

《贈汪倫》赏析一

这是一首脍炙人口的七言絕句。公元755年(唐玄宗天宝十四载),李白从秋浦(今安徽贵池)前往泾县(今属安徽)游桃花潭,当地人汪伦常酿美酒款待他。临走时,汪伦又来送行,李白作了这首诗留别。 诗的前半是叙事:先写要离去者,继写送行者,展示一幅離別的画面。

起句“乘舟”表明是循水道;“將欲行”表明是在輕舟待發之時。這句使讀者仿佛見到李白在正要離岸的小船上向人們告別的情景。

忽聞岸上踏歌聲”,接下來就寫送行者。次句卻不像首句那樣直敘,而用了曲筆,只說聽見歌聲。一群村人踏地爲節拍,邊走邊唱前來送行了。這似出乎李白的意料,所以說“忽聞”而不用“遙聞”。这句诗虽说得比较含蓄,只聞其聲,不见其人,但人已呼之欲出。汪伦的到来,确实是不期而至的。人未到而聲先聞。这样的送別,侧面表现出李白和汪伦这两位朋友同是不拘俗礼、快乐自由的人。

首句自稱姓名,顯得很親切。已“乘舟”而“將欲行”,表明將行未行,這個時間安排得好,它與下面的“忽聞”緊相配合,産生出扣人心弦的藝術效果。試想:船馬上就要蕩開,詩人突然聽到了岸人傳來的一陣歌聲,循聲望去,原來是汪倫趕來送行。看樣子,李白臨走時並沒有向汪告別,大概是汪倫得到李白已走的消息,便匆忙趕來的。他不但趕來了,還一邊唱著歌,一邊用腳踏著節拍。此情此景,怎能不使詩人感動呢?.

詩的後半是抒情。第三句遙接起句,進一步說明放船地點在桃花潭。“深千尺”既描繪了潭的特點,又爲結句預伏一筆。

桃花潭水是那樣的深湛,更觸動了離人的情懷,難忘汪倫的深情厚意,水深情深自然地聯系起來。結句迸出“不及汪倫送我情”,以比物手法形象性地表達了真摯純潔的深情。潭水已“深千尺”,那麽汪倫送李白的情誼必定更深,此句耐人尋味。用“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兩行詩來極力贊美汪倫對詩人的敬佩和喜愛,也表達了李白對汪倫的深厚情誼。

三、四兩句,正是此情此景激發的情感浪潮的突然傾瀉,其中蘊含著對這位農村朋友的無限感激之意。但詩人卻不寫自己的感激,而寫汪倫的深情,對方深情如此,則自己的感激自不待言。深情是內在的、抽象的東西,看不見,摸不著,因而只有外化爲具體可感的東西,才會迸發藝術感染力。詩人的高明之處,在于借景言情,情從景出。汪倫從岸上踏歌趕來相送,這是眼前景;桃花潭水深不見底,這也是眼前景。于是信手拈來,並用“不及”二字相比較,便寫出了“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的千古名句。貼切自然,似乎毫不費力,卻又含蓄蘊藉,感人至深。

這首小詩,深爲後人贊賞“桃花潭水”就成爲後人抒寫別情的常用語。由于這首詩,使桃花潭一帶留下許多優美的傳說和供旅遊訪問的遺迹,如東岸題有“踏歌古岸”門額的踏歌岸閣,西岸彩虹罔石壁下的釣隱台等。

《贈汪倫》赏析二

李白鬥酒詩百篇,一生好入名山遊。據袁枚《隨園詩話補遺》記載:有一位素不相識的汪倫,寫信給李白,邀他去泾縣(今安徽皖南地區)旅遊,信上熱情洋溢地寫道:"先生好遊乎?此地有十裏桃花,先生好飲乎?此地有萬家酒店。"李白欣然而往。見汪倫乃泾川豪士,爲人熱情好客,倜傥不羁。遂問桃園酒家何處?汪倫道:"桃花者,潭水名也,並無桃花;萬家者,店主人姓萬也,並無萬家酒店。"引得李白大笑。留數日離去,臨行時,寫下上面這首詩贈別。

顯然,這首詩是李白即興脫口吟出,自然入妙,因而曆來爲人傳誦。然而,也因爲它像生活一樣自然,人們往往知其妙而不知其所以妙。詩的三四句,後代詩家還有一點評論,開頭兩句口語化的平直敘述,就說不出所以然來了。其實,結合上述背景來看,頭兩句也是寫得極其成功的。

"李白乘舟將欲行",是說我就要乘船離開桃花潭了。那聲口語言簡直是不假思索,順口流出,表現出乘興而來、興盡而返的潇灑神態。

"忽聞岸上踏歌聲","忽聞"二字表明,汪倫的到來,確實是不期而至的。人未到而聲先聞,從那熱情爽朗的歌聲,李白就料到一定是汪倫趕來送行了。

这样的送別,侧面表现出李白和汪伦这两位朋友同是不拘俗礼、快乐自由的人。在山村僻野,本来就没有上层社会送往迎来那套繁琐礼节,看来,李白走时,汪伦不在家中。当汪伦回来得知李白走了,立即携着酒赶到渡头饯别。不辞而别的李白固然洒脱不羁,不讲客套;踏歌欢送的汪伦,也是豪放热情,不作儿女沾巾之态。短短十四字就写出两人乐天派的性格和他们之间不拘形迹的友谊。

也許正因爲兩人思想性情契合,李白引爲同調,很珍視汪倫的友情。情之所至,遂對著眼前風光绮麗的桃花潭水,深情地吟道: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

結合此時此地,此情此景,這兩句詩也如脫口而出,感情真率自然。用水流之深比譬人的感情之深,是詩家常用的寫法,如說汪倫的友情真象潭水那樣深呀,當然也可以,但顯得一般化,還有一點"做詩"的味道。現在的寫法,好象兩個友人船邊餞別,一個"勸君更進一杯酒",一個"一杯一杯複一杯"。李白酒酣情濃,意態飛揚,舉杯對腳下悠悠流水說道:"桃花潭水啊,別說您多麽深了,可不及汪倫的友情深呢!"口頭語,眼前景,自有一種天真自然之趣,隱隱使人看到大詩人豪放不羁的個性。所以,清人沈德潛說:"若說汪倫之情,比于潭水千尺,便是凡語。妙境只在一轉換間。"(《唐詩別裁》)

李白這首詩表情特點是:坦率,直露,絕少含蓄。其"語直",其"脈露",而"意"不淺,味更濃,它"直"中含情,至真之情由性靈肺腑中流出,因而很有藝術感染力。

《贈汪倫》赏析三

此诗是天宝十三载(754)李白盘桓安徽皖南游泾县桃花潭临别贈友人汪伦之作。宋本《李太白全集》此诗题下注云:“白遊泾縣桃花潭,村人汪倫常醞美酒以待白。倫之裔孫至今寶其詩。”其實汪倫並非當地一般村民,據考證汪倫乃當地豪族,曾任泾縣令,喜結交名士,對李白仰慕之極。袁枚《隨園詩話》記載一則趣事:汪倫作書邀李白來家作客,書曰:“先生好遊乎?此地有十裏桃花;先生好飲乎?此地有萬家酒店。”李白興致勃勃來到汪倫家,汪倫解釋說,十裏桃花,是那十裏外的桃花潭;萬家酒店,是指桃花潭西那開酒店的人家姓萬。李白聽後大笑不已。此則趣事不一定可靠,但可見汪倫好客豪爽又很風趣。李白《過汪氏別業二首》贊其“知君好賢才”,抒发谑游相从之乐,有相见恨晚之意。《贈汪倫》则抒发对汪伦送別深情的感激,尤显动人之至。    

首句,詩人自報姓名,點明欲別事由。“將欲行”三字,使人似見李白登舟啓碇揮手作別情景。次句,寫送行。一個“”字,峰回路轉,神韻頓生。詩人不從正面入筆敘寫主人殷勤送行之情,只寫“岸上踏歌聲”,而這“”又從被送者的“”中寫出,更加深了將行之客的意外驚喜之情。“岸上”兩字點明送行人位置,與“乘舟”呼應。“踏歌”是唐代一种歌舞表演性质的风俗,踏歌之人手拉手,用脚踏打着节拍,边唱边舞。可见送行场面之隆重热烈。此句未写送行之人,先传踏歌之聲,既置悬念,又渲染出一派浓郁的欢送气氛。汪伦如此送別深情,直令诗人感激动情。    

第三句“桃花潭水深千尺”,放開一筆,是全詩之轉。似詩人順手拈來,以即景桃花潭地名入詩,天然妙巧。接之“不及汪倫送我情”,以逆挽之法,將潭水之深襯托汪倫送行情誼之深,賦予情誼以具體鮮明的生動意象,而“不及”兩字使意境更深一層。清人沈德潛《唐詩別裁》卷二十雲:“若說汪倫之情比于潭水千尺,便是凡語,妙境只在一轉換間。”末句点出汪伦之名,既释悬念,又呼应首句李白之名,以突出两人友谊之深挚。     全诗情真意切,“相別之地,相別之情,讀之覺娓娓兼至,而語出天成,不假爐煉,非太白仙才不能。‘將’字、‘忽’字,有神有致。”(黃叔燦《唐詩箋注》)千百年來,每當人們他鄉作客臨別感至主人殷勤送行深情時,都會自然而然想到這首贈別的名詩,感悟到人間友情之淳厚。

《贈汪倫》古诗提要

《贈汪倫》是唐代大诗人李白于泾县(今安徽皖南地区)游历桃花潭时写给当地好友汪伦的一首留别诗。

此诗作于玄宗天宝十四载(755),时李白自秋浦(今安徽贵池)往泾县(今属安徽)游桃花潭,当地贤士汪伦常酿美酒以待白,临行送別,李白因作此诗,全诗写友情,朴素自然。此诗前两句描绘李白乘舟欲行时,汪伦踏歌赶来送行的情景,朴素自然地表达出汪伦对李白那种朴实、真诚的情感;后两句先用“深千尺”贊美桃花潭水的深湛,緊接“不及”兩個字筆鋒一轉,用襯托的手法,把無形的情誼化爲有形的千尺潭水,生動形象地表達了汪倫對李白那份真摯深厚的友情。全詩語言清新自然,想象豐富奇特,雖僅四句二十八字,卻是李白詩中流傳最廣的佳作之一。

明唐汝詢《唐詩解》卷二五評雲:“太白于景切情真處信手拈出,所以調絕千古。”詩中“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兩句,以潭水之具體形象,比抽象之情誼,生動明白,成爲後人抒寫別情之常用語。清人沈德潛評雲:“若說汪倫之情比于潭水千尺,便是凡語,妙境只在一轉換間。”(《唐詩別裁》卷二)

汪倫,泾縣(今屬安徽省)縣令。據安徽宣州市溪口鄉汪氏祠堂藏《汪漸公譜》和《汪氏續修支譜》(殘)稱:汪倫乃唐初歙州刺史、越國公汪華五代孫,又名鳳林,爲泾縣令,居桃花潭。李白《過汪氏別業二首》,王琦本附錄《叢說》雲:《甯國府志》載胡安定先生《石壁》詩一首,其序曰:‘余嘗覽李翰林《題泾川汪倫別業》二章。’”詩雲:“汪生面北阜。”汪生当即指汪伦。李白又有《贈汪倫》诗,约作于天宝十三、四载(754、755)。

 

《贈汪倫》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贈汪倫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贈汪倫》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贈汪倫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