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贈張相鎬二首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全部古詩 > 五言古詩 > 时间:2019-01-03 20:16 標簽:贈友

贈張相鎬二首(時逃難在宿松山作。蕭士赟雲下八首僞)

【其一】

神器難竊弄,天狼窺紫宸。六龍遷白日,四海暗胡塵。

昊穹降元宰,君子方經綸。澹然養浩氣,欻起持大鈞。

秀骨象山嶽,英謀合鬼神。佐漢解鴻門,生唐爲後身。

擁旄秉金钺,伐鼓乘朱輪。虎將如雷霆,總戎向東巡。

諸侯拜馬首,猛士騎鯨鱗。澤被魚鳥悅,令行草木

聖智不失時,建功及良辰。醜虜安足紀,可贻帼與巾。

倒瀉溟海珠,盡爲入幕珍。馮異獻赤伏,鄧生倏來臻。

庶同昆陽舉,再睹漢儀新。昔爲管將鮑,中奔吳隔秦。

一生欲報主,百代思榮親。其事竟不就,哀哉難重陳。

臥病宿松山,蒼茫空四鄰。風雲激壯志,枯槁驚常倫。

聞君自天來,目張氣益振。亞夫得劇孟,敵國空無人。

扪虱對桓公,願得論悲辛。大塊方噫氣,何辭鼓青蘋.

斯言倘不合,歸老漢江濱。

【其二】

本家隴西人,先爲漢邊將。功略蓋天地,名飛青雲上。

苦戰竟不侯,富年頗惆怅。世傳崆峒勇,氣激金風壯。

英烈遺厥孫,百代神猶王。十五觀奇書,作賦淩相如。

龍顔惠殊寵,麟閣憑天居。晚途未雲已,蹭蹬遭讒毀。

想像晉末時,崩騰胡塵起。衣冠陷鋒镝,戎虜盈朝市。

石勒窺神州,劉聰劫天子。撫劍夜吟嘯,雄心日千裏。

誓欲斬鯨鲵,澄清洛陽水。六合灑霖雨,萬物無凋枯。

我揮一杯水,自笑何區區。因人恥成事,貴欲決良圖。

滅虜不言功,飄然陟蓬壺。惟有安期舄,留之滄海隅。

《贈張相鎬二首》翻译译文

【其一】

社稷神器不容盜用玩弄,天狼安祿山竟然窺視天子之位。六龍之車遷播白日,四海之內滿是陰暗的胡塵。

蒼天降下你張鎬丞相,君子的品德,滿腹經綸。澹然養育浩然之氣,青雲直上掌握大政。

眉秀骨秀如山嶽聳立,英才謀略驚泣鬼神。可以與輔佐漢高祖解鴻門宴之危的張良媲美,你就是他在唐朝的化身。

儀仗威嚴,擁旄執金钺,鼓聲隆隆,白馬拉紅色座駕。虎將如雷霆之士,統帥全軍向東巡戰。

諸侯拜倒在你的馬首之下,手下猛士如騎鯨鲵一樣威風。恩澤遍布,連魚鳥都歡悅,令行禁止,草木又逢春。

你恰逢聖智,抓住良辰建功立業。安祿山那小醜不足挂齒,女人一樣,送他幾套女人的衣服和頭飾。

你的幕僚都是明珠一樣的人才,應是海裏的明珠都收入你手。有馮異獻赤伏之符,有鄧禹聞你的英明而來。

你此行有似解救昆陽的壯舉,我們再次看到漢朝威儀。我們曾經像管仲與鮑叔牙一樣遊樂,後來你在秦我在吳,兩地分隔。

我一生都以報達主恩爲己任,希望能光宗耀祖。有心而其事未成就,其哀哉難以陳述。

如今臥病寄宿在松山,孤獨一人,四鄰空空。戰爭風雲激勵我的壯志,但是身體枯槁,衰老之快超過常人。

聽說你從天庭來,頓時目張氣振,神采奕奕。猛將亞夫得到劇孟那樣的謀士,可把敵人殺得空無一人。

扪虱與齊桓公聊天就可以破敵,願與你一起談談這幾年來的悲辛。大自然呼氣則風起,可見于青蘋之末。

如果我的言語不合你的意,我就浪迹五湖去了。

【其二】

我的本家原是隴西人,祖先爲漢邊將,傳說是李廣。功績謀略高蓋天地,英名高飛青雲之上。

艱苦百戰竟然沒有封侯,少壯之時頗爲惆怅。世傳崆峒山的人勇猛善戰,氣激雲霄,風悲壯。

英烈李廣子孫遺傳其勇猛,曆經百代,仍然得其精神。我十五歲觀閱奇書,作賦淩駕于司馬相如之上。

曾經皇上龍顔殊寵,曾經在麒麟閣遙望天子的宮殿。晚途坎坷不平,命運蹭蹬,慘遭讒毀。

現在的情況與晉末有點類似,胡塵崩騰而起。衣冠富豪陷于刀光劍影之中,胡虜充溢朝廷和城市。

安祿山像石勒一樣窺觑神州大地,又像劉聰一樣想劫持天子。我常常在夜間撫劍吟嘯,雄心不已。

我發誓要斬除害人的鯨鲵,澄清洛陽河水,讓海內六合遍灑霖雨,萬物欣欣向榮,再無凋枯。

我笑揮一杯酒,自己是什麽啊?竟然以天下爲己任。我也恥于依靠別人的力量來成事情,最重要的是先有良圖在胸。

不要談論滅虜的功勞,完事以後我就飄然去蓬萊仙島。只是像安期生一樣,把玉鞋留在滄海之隅。

《贈張相鎬二首》作品赏析

整體賞析

第一首贈詩,前半篇敘安祿山叛亂及張鎬肩負平叛重任。詩人視張鎬爲唐之張良,能解唐帝皇“鴻門”之厄,在國難當頭之際,肩負平定安祿山叛亂的重任,睢陽一戰關系重大,勝將複興唐室,功不在張良輔佐漢室之下。

後半篇詩人借事托志,表示希望能在張相麾下建功立業。“一生欲報主,百代期榮親。其事竟不成,哀哉難重陳。”對于自己平生報國榮親的壯志未能實現,感慨萬千,難以言表。目前自己雖然貧病交加,憔悴不堪,但風雲壯志依然激切于胸中,一聽說有報國的機會,立即目張氣振,躍躍欲試。他十分自負地說:張相若得己能如當年周亞夫得劇孟一樣,那叛軍就無人可用,不足爲慮了。

第二首贈詩,重在抒寫懷抱,表明心志。張鎬此行調度東南諸軍事,作者視之爲報國良機,不可放過,因此一再贈詩,書懷述志,字裏行間充溢著澄清天下的豪情壯志。此詩首言家世,本漢李將軍之後,秉承英烈之風,李白出生在西域碎葉,成長于四川江油,但他始終自稱隴西成紀(今甘肅秦安縣)人,因爲他認定自己是漢代飛將軍李廣的二十五代孫,他也總是以作爲李廣的後人而自豪。

當年李廣全身心投入抗擊匈奴的事業中,身經大小七十余戰,氣概象秋風一樣勁壯,其謀略爲人驚歎,其功績爲人景仰,可是由于意外的挫折沒有能夠得到封侯,讓後人無不痛惜。他英武的氣概與壯越的情懷留傳給了他的子孫,直至百代之後還旺盛地保持著。詩人認爲自己作爲李廣的後裔,也繼承了這種奮勇殺敵的精神。

他十五歲就飽讀詩書,文韬武略無不齊備。後來得到天子的倚重,給予前所未有的殊榮。本以爲可以完成祖先的遺志,建立不朽功業,可惜也是晚年蹭蹬,遭受讒言,郁郁不得志,失意潦倒。回想西晉末年,五胡亂華,禍及中原,石勒野心勃勃,窺視神器,劉聰也不甘落後,乘機劫持天子。

如今安史亂起,中原又陷入危機,戰火蔓延,明皇幸蜀。在這山河破碎之時,他更不願置身事外,即使年老多病,也要爲澄清天下貢獻一己之力,也要爲恢複中原竭盡所能。待到殲滅胡虜,平定叛亂,然後自己再功成身退,飄然而去。次言自己的經曆,曾因詩才爲天子賞識,待诏翰林,然受小人讒毀,未能得志。中言當今之世,如晉末五胡之亂華,兩京淪陷,而己卻懷澄清之志,如有欲用我者,願效微力,貢獻良策,在此國家危亡之際,自己心緒難平:“抚剑夜吟啸,雄心日千里。誓欲斬鯨鲵,澄清洛陽水。六合灑霖雨,萬物無凋枯。

詩人雄心勃勃,決心要有所作爲,參與平定叛亂,澄清天下胡塵,拯救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熱之中。末言滅虜功成,不受爵賞,願飄然退隱江湖。詩有自陳家世、身世、表明心志之意,非僅求援引也。待滅虜功成,不求封賞,立即飄然退隱江湖。

安史之亂爆發以來,詩人雖曆經起落坎坷,囚牢磨難,但志掃胡塵、平叛報國之心始終如一,堅定不移。詩人時刻心系國運,憂念蒼生,以“國恥未雪,何由成名”的呐喊,明確宣告自己不再執著于個人功名的追求,決心獻身于平叛救國的大業。功成身退的理想這時期也就演繹爲“滅虜不言功,飄然陟方壺”了。

這組詩,就語言而論,情真意切,表現的感情也是非常深沈真摯,通過這組詩,詩人沈重地向張鎬述說了自己與國家的不幸,表達了詩人欲報國平叛的願望和決心。

《贈張相鎬二首》创作背景

唐肅宗至德二年(公元757年),李白因參加永王李璘幕府,被捕入浔陽獄,八九月間經宣慰大使崔渙和禦史中丞宋若思的營救出獄,十月左右病臥于宿松山。此時,正逢宰相張鎬率軍東征睢陽(在今河南境內),平定安史叛軍,李白就寫了這組詩。

《贈張相鎬二首》的人物与地名

古詩提要:

《贈張相鎬二首》是唐代诗人李白创作的一组五言古詩。组诗第一首盛赞张镐在平叛中的功业,并表示要随他从军,戴罪立功。第二首述自己家世和一生遭遇,表明自己入永王幕府是“誓欲斬鯨鲵,澄清洛陽水”,是因投錯了人,才遭此劫難。二詩語言沈痛,感情真摯,述說了自己與國家的不幸,表達了他欲報國平叛的願望和決心。

《贈張相鎬二首》(其一) 此題兩首作于至德二載(757)十月。題下原注:“時逃難病在宿松山作。”宿松山在今安徽宿松縣。李白因從永王,坐系浔陽獄,得宋若思爲之昭雪出獄,繼續尋求用世機會。

張鎬,博州人,徒步扈從玄宗入蜀,肅宗拜谏議大夫,尋遷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河南節度使、持節都統淮南等道諸軍事(詳《舊唐書》本傳)。《資治通鑒》至德二載十月:“張鎬聞睢陽圍急,倍道亟進,檄浙東、浙西、淮南、北海諸節度及谯郡太守闾丘曉,使共救之。”李白獲知張鎬此行,贈詩求用。

前半篇敘安祿山叛亂及張鎬肩負平叛重任。詩人視張鎬爲唐之張良,能解唐帝皇“鴻門”之厄。“帼與巾”,《晉書·宣帝紀》載,諸葛亮遺巾帼婦人之飾,以羞辱司馬懿。李白用此典故以示對叛軍極端蔑視。

後半篇表示欲投張鎬麾下建功立業之志。自比管仲、鮑叔牙,又以周亞夫得劇孟(見《史記·遊俠列傳》),桓溫遇王猛(見《晉書·王猛傳》),擬喻張鎬之于己,以冀望委任錄用。全詩借事托志,志以顯事,前後襯映,氣盛筆健。

馮異句,合用東漢馮異勸光武即帝位與彊華獻赤符之事(見《後漢書·馮異傳》、《光武帝紀》),喻指當時群臣擁唐肅宗即位。鄧生,東漢大臣鄧禹,聞光武集兵起事,杖策追從。

昆陽舉,指東漢劉秀以三千兵破王莽數萬軍的昆陽之戰,此爲劉秀登基關鍵一戰,昆陽在今河南葉縣。再睹漢儀,原爲吏士贊美劉秀儀仗之語(見《後漢書·光武帝紀》),與上句合觀,李白以睢陽一戰關系重大,勝將複興唐室,以喻張鎬此行責任之重。

《贈張相鎬二首》(其二) 一作《書懷重寄張相公》。此爲李白自傳和述志之篇。張鎬此行調度東南軍事,李白視之爲己替國效力之良機,故一再贈詩,暢述心迹。詩篇充溢澄清天下的豪情奇氣。

晚途兩句,敘己供奉翰林時受高力士,張垍等人讒毀。想像六句,以晉末五胡之亂比安史之亂。“誓欲斬鯨鲵,澄清洛陽水”。抒發光複壯志,猶金石震響。方壺,傳說中的仙山。安期舄,先秦時方士安期生,不受秦始皇賜金璧等物,以赤玉舄(鞋)一雙爲報,曰:“後數年,求我于蓬菜山”(見《列仙傳》),詩以功成身退作結,轉入另一層境界。

詩中人物與地名:

张镐,唐肃宗时宰相。两《唐书》有传。至德二载(757)五月,张镐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八月,兼河南节度使,都统淮南诸军事。乾元元年(758)五月,张镐罢相,出为荆州大都督府长史。不久,入为太子賓客,改散骑常侍,贬辰州司户。代宗即位,拜抚州刺史,迁洪州刺史、江南西道观察使。广德二年(764)九月卒。为人清廉,不营资产,谦恭下士,多识大体。李白《贈張相鎬二首》自注:“時逃難病在宿松山作。”至德二載(757)李白出獄後入宋若思幕,不久當是又聞朝廷追究,故“逃難”臥病宿松山,此二詩當是向宰相張鎬陳情之作。其時大約在至德二載十一、二月。李白又有《張相公出鎮荊州,尋除太子詹事,余時流夜郎至江夏,與張公相去千裏,公因太府丞王昔使車寄羅衣二事及五月五日贈余詩,余答以此詩》。此詩作于乾元元年秋之際,時李白在流放途中至江夏(今湖北武昌),張鎬已由荊州大都督府長史入爲太子賓客,詩題中“太子詹事”當是“太子賓客”之誤。

漢江,即漢水,源出今陝西甯強縣北部嶓冢山,東南流經陝西南部、湖北西北部和中部,在武漢市入長江,爲長江最長支流。李白《襄陽曲》(其三)有“岘山臨漢江,水綠沙如雪”。《贈張相鎬》(其一)有“斯言傥不合,歸老漢江濱。”《江夏送友人》有“徘徊相顧影,淚下漢江流。”《金陵望漢江》有“漢江回萬裏,派作九龍盤。”《寄遠》(其七)有“妾在舂陵東,君居漢江島。”《會別離》有“渺渺天海途,悠悠漢江島。

昆阳,汉县名,即今河南叶县。东汉刘秀以少胜多的昆阳之战即在此。李白《贈張相鎬二首》(其一)有“庶同昆陽舉,再睹漢儀新”。

鴻門,在今陕西临潼县东北阴盘镇东。秦、汉之际刘邦、项羽相会于此。李白《贈張相鎬二首》(其一)有“佐汉解鴻門,生唐为后身。

紫宸,天子所居处。李白《贈張相鎬二首》(其一)有“神器難竊弄,天狼窺紫宸”。

陇西,郡名,战国时秦昭襄王置,因在陇山之西得名。治所狄道,在今甘肃临洮县南。三国时移治襄武,在今甘肃陇西县南。隋开皇时废。唐天宝年间,曾改渭州为陇西郡,治所在今陇西县南。唐代重郡望,李姓有十三望,以陇西李氏为第一。李白《贈張相鎬二首》(其二)有“本家隴西人,先爲漢邊將。”《送外甥鄭灌從軍》(其二)有“丈八蛇矛出隴西,彎弧拂箭白猿啼。”《贈別從甥高五》有“聞君隴西行,使我驚心魂。

洛陽,今河南洛陽市。唐爲東都。李白《洛陽陌》有“看花東陌上,驚動洛陽人”。《北上行》有“奔鯨夾黃河,鑿齒屯洛陽”。《猛虎行》有“秦人半作楚地囚,胡馬翻銜洛陽草”。《扶風豪士歌》有“洛陽三月飛胡沙,洛陽城中人怨嗟”。《贈崔侍禦》有“洛陽因劇孟,托宿話胸襟”,《贈張相鎬》(其二)有“誓欲斬鯨鲵,澄清洛陽水”。《經亂後將避地剡中留贈崔宣城》有“雙鵝飛洛陽,五馬渡江徼”。《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憶昔洛陽董糟丘,爲余天津橋南造酒樓”。《魏郡別蘇少府因》有“洛陽蘇季子,劍戟森詞鋒”。《登黃山陵歊台送族弟溧陽尉濟充泛舟赴華陰》有“相思在何许?  杳在洛阳西”。《金陵三首》(其三)有“苑方秦地少,山似洛陽多”。《代贈遠》有“妾本洛陽人,狂夫幽燕客”。《古風》(西上蓮花山)有“俯視洛陽川,茫茫走胡兵”。《在水軍宴贈幕府諸侍禦》有“胡沙驚北海,電掃洛陽川”。《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有“左掃因右拂,旋收洛陽宮”。《放後遇恩不沾》有“何時入宣室,更問洛陽才”。《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其三)有“洛陽才子谪湘川,元禮同舟月下仙”。《君馬黃》有“共作游冶盘,双行洛陽陌”。《聞丹丘子于城北山營石門幽居中有高鳳遺迹仆離群遠懷亦有棲遁之志因敘舊以寄之》有“长剑复归来,相逢洛陽陌”。《送岑征君歸鳴臯山》有“雖登洛陽殿,不屈巢由身”。《酬張卿夜宿南陵見贈》有“客星動太微,朝去洛陽殿”。

蓬壺,指傳說中海上仙山蓬萊、方壺。李白《古有所思》有“海寒多天風,白波連山倒蓬壺”。《贈張相鎬》(其二)有“滅虜不言功,飄然陟蓬壺”。《安陸白兆山桃花岩寄劉侍禦绾》有“蓬壺雖冥絕,鸾鳳心悠悠”。《酬崔五郎中》有“舉身憩蓬壺,濯足弄滄海”。《同友人舟行遊台越作》有“華頂窺絕冥,蓬壺望超忽”。《瑩禅師房觀山海圖》有“蓬壺來軒窗,瀛海入幾案”。《哭晁卿衡》有“日本晁卿辭帝都,征帆一片繞蓬壺”。《秋夕書懷》有“始探蓬壺事,旋覺天地輕”。

麟閣,即麒麟閣。漢代閣名,在長安未央宮中。《三輔黃圖》卷六:“麒麟閣,蕭何造。以藏秘書、處賢才也”,“宣帝思股肱之美,乃圖霍光等十一人于麒麟閣”。李白《塞下曲》(其三)有“功成畫麟閣,獨有霍嫖姚”。《贈參寥子》有“著論窮天人,千春秘麟閣”。《贈張相鎬》(其二)有“龍顔惠殊寵,麟閣憑天居”。《贈從弟南平太守之遙》(其一)有“麟閣峥嵘誰可見,承恩初入銀台門”。《感時留別從兄徐王延年從弟延陵》有“小子謝麟閣,雁行添肩隨”。《送梁公昌從信安王北征》有“旋應獻凱入,麟閣伫深功”。《送張秀才從軍》有“當今千古後,麟閣著奇勳”。《金門答蘇秀才》有“巨海納百川,麟閣多才賢”。《擬古》(其七)有“身沒期不朽,榮名在麟閣”。

 

《贈張相鎬二首》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贈張相鎬二首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贈張相鎬二首》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贈張相鎬二首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