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子夜吳歌·秋歌

子夜吳歌·歌 古诗全文

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

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

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

參考資料:子夜四时歌 四首-百度百科 、 子 夜吴歌·秋歌-百度汉语

《子夜吳歌·秋歌》翻译译文及注释

譯文:

長安城內一片月光,千戶萬戶都在搗衣。

秋風吹送搗衣聲聲,家家懷念戍邊之人。

何時才能平息邊境戰爭,讓我丈夫結束遠征。

注釋:

一片月:一片皎潔的月光。

萬戶:千家萬戶。搗衣:把衣料放在石砧上用棒槌捶擊,使衣料綿軟以便裁縫;將洗過頭次的髒衣放在石板上捶擊,去渾水,再清洗。

吹不盡:吹不散。

玉關:玉門關,故址在今甘肅省敦煌縣西北,此處代指良人戍邊之地。

平胡虜:平定侵擾邊境的敵人。

良人:古时婦女对丈夫的称呼。《诗·唐风·绸缪》:“今夕何夕,见此良人。”罢:结束。

《子夜吳歌·秋歌》赏析一

开篇四句情景交融,浑成自然,被王夫之誉为“天壤间生成好句”(《唐诗评选》)。秋凉之夜,月华辉洒,砧声阵阵,寒风习习,真是一幅充满秋意的绝妙图景。然而,“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王国维《人间词话》),前三句分写秋月、秋聲和秋风,从视觉到听觉,再到触觉,都在为第四句的“情”作铺垫:月光是引发相思之情的媒介;搗衣声说明婦女们正在为戍边亲人作赶制征衣的准备(古时裁衣前必先将布帛捣平捣软),其本身就包含着深厚的关切、思念之情;而秋风则最易逗起人的情思和愁绪。

對飽經離別之苦的人來說,這三者有一于此,便難以忍受了,何況它們全都聚集在一起?更何況在月白風清的夜晚,整個長安城都響徹那令人心碎的“萬戶”搗衣之聲!這種時刻,有誰能不爲這淒涼而又熱烈的氣氛所感染呢?“總是玉關情”,一語作結,力抵千鈞。

情而冠以“玉關”,令人聯想到遙遠的邊塞,益覺此情之深長;句首著一“總是”,將前三句目中所見、耳中所聞和肌膚所感囊括淨盡,極力突出此情充塞于天地之間,無所不在。詩寫到這裏,整個氣氛渲染已足,作者大筆一揮:“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盼望戰事的早日結束,向往和平安定的生活,這既是詩人的願望,也是征婦的心聲。有此一筆,不僅使全詩主旨更加深刻,而且使“玉關情”愈發濃厚。

《子夜吳歌·秋歌》赏析二

《子夜吳歌·秋歌》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借樂府旧题而创作的古诗。此诗抒写了家中妇人对远征的丈夫的相思之情。全诗写月色如银的京城,表面上一片平静,但搗衣声中却蕴含着千家萬戶的痛苦;秋风不息,也寄托着对边关思念的深情。结句是闺妇的期待,也是征人的心声。诗中千里月色、萬戶捣声,雄阔明丽之景与怀远之思、罢征之冀,两相结合,构成了感人至深的意境。

《秋歌》寫征夫之妻秋夜懷思遠征邊陲的良人,希望早日結束戰爭,丈夫免于離家去遠征。雖未直寫愛情,卻字字滲透著真摯情意;雖沒有高談時局,卻又不離時局。情調用意,都沒有脫離邊塞詩的風韻。

籠統而言,詩人的手法是先景語後情語,而情景始終交融。“長安一片月”是寫景,同時又是緊扣題面,寫出了“秋月揚明輝”的季節特點。而見月懷人是古典詩歌傳統的表現方法,加之秋來是趕制征衣的季節,所以寫月也有起興的意義。此外,月明如晝,正好搗衣,而那“玉戶簾中卷不去,搗衣砧上拂還來”(張若虛《春江花月夜》)的月光,也容易勾起思婦的相思之情。制衣的布帛須先置砧上,用杵搗平搗軟,是謂“搗衣”。這明朗的月夜,長安城就沈浸在一片此起彼落的砧杵聲中,而這種特殊的“秋聲”,對于思婦又是一種難耐的挑撥。“一片”“萬戶”,寫光寫聲,似對非對,措辭天然而得詠歎味。

秋風,也是撩人愁緒的,“秋風入窗裏,羅帳起飄揚”,便是對思婦的第三重挑撥。月朗風清,風送砧聲,聲聲都是懷念玉關征人的深情。用“總是”二字,情思益见深长。这里,秋月秋聲与秋风织成浑成的境界,见境不见人,而人物却好像真的在,“玉關情”也很濃。

此情之濃,不可遏止,于是有了末二句直表思婦的心聲:“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後世的某些人偏愛“含蓄”,認爲刪去末二句作絕句更好,其實未必是這樣。“不知歌謠妙,聲勢出口心”(《大子夜歌》),慷慨天然,是民歌本色,原本不必故意使用那種吞吞吐吐的用語。

而從內容上看,末二句使詩歌思想內容大大深化,更具社會意義,表現出古代勞動人民冀求能過和平生活的善良願望。全詩手法如同電影,有畫面,有“畫外音”。月照长安萬戶、风送砧声、化入玉门关外荒寒的月景、插曲:“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這是十分有意味的詩境,這種猶如女聲合唱的“插曲”決不多余,它是畫面的有機組成部分,在畫外也在畫中,它回腸蕩氣,激動人心。因此,這首詩從正面寫到思情,而有不盡之情。

唐詩詩評:本诗描绘了夜晚洗衣的场景。“良人”:即丈夫。“擣衣”:即“搗衣”,是整理织好的纺织品的一种方法。秋夜、月亮、擣衣声、风、玉關情……远方的征人在静心倾听?

李白歌詠愛情的詩,使我領略其“大丈夫之委婉多情”。“長安一片月”:是照遍的意思。“萬戶擣衣声”:这是很有古代气氛的特殊声音。在石上用木棰打湿衣,以图洗净。我见不少诗人对此声音很有感情,原因是:洗衣者均为婦女,或在井栏边,或于河岸埠头。其中固多姿容平庸者,也有堪称佳丽的少女少妇。“秋风吹不尽,總是玉關情”,令詩人生憐憫之心,是因秋天的風,仿佛帶有遠方服役人的歎息。擣衣者中,肯定有不少人的丈夫、兒子或父兄在外辛勞:爲皇權,爲國家,爲民族。

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對少數民族的戰事在那時是經常會發生的。他什麽時候回來呢?李白用了“丈夫”代表一切出征者。他是兒女的父親,是父母的兒子。一切情感中,似乎愛情是至上的。本首是“子夜秋歌”。

《子夜吳歌·秋歌》赏析三

《子夜吳歌》属南朝樂府《清商曲·吴声歌曲》。按春、夏、秋、冬四时歌咏的又叫《子夜四时歌》。李白的《子夜吳歌》就是一组《子夜四时歌》,第三首是秋歌。此体本为五言四句,多写女子因情人而产生的哀怨。将四句改为六句,并用以抒写思妇对征夫的思念之情,是李白的创新。    

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声”。诗人以月起兴,景中带情。见月怀人乃古典诗歌传统的表现手法,如“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张九龄《望月怀远》)、“清风明月苦相思,荡子从戎十载馀”(王维《伊州歌》)等。因此,首句既写出了秋高月朗的节令特点,又紧紧扣住了怀人的题意。王夫之在讲到情与景的关系时,曾说:“景中情者,如‘長安一片月’,自然是孤栖忆远之情”。(《姜斋诗话》)确实是一语中的。如果说上句是景中含情,那么下句就是以声传情。秋天正是为征夫赶制寒衣的季节。在明朗的月夜,长安城千家萬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搗衣声,连绵不绝,如同一支雄壮的交响曲,将诗人引入了沉思遐想:这砧杵声中包含着思妇对远征在外的丈夫的多少关切与思念啊!    

秋风吹不尽,總是玉關情”。秋風,也是撩撥人愁緒的有情之物。詩句寫得很含蓄,能使人産生豐富的聯想:秋風不盡,情意綿長,風送砧聲,聲聲都是懷念玉關征人的深情。    

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玉關情”之浓烈,几乎不可遏止,遂让思妇直接表白心声:但愿能早日平定胡虏,丈夫能平安归来。有人批评这两句是续貂之笔,有失含蓄:“余窃谓删去末二句作绝句,更觉浑含无尽”。(田同之《西圃诗说》)其实不然。如果照此办理,浑含是浑含了,但作品的思想深度却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诗中抒写的“玉關情”,绝非泛泛之言,而是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和广大人民普遍情绪。诗句揭示了给无数家庭带来痛苦的社会根源,表达了人民群众对和平安定生活的强烈愿望。这样一来,就大大增强了作品的思想意义。    

意境浑厚是这首作品的成功之处。在作品中,秋月、秋聲和秋风编织成一个纯美浑成的境界,表面看似乎见境不见人,细心吟咏,就可以发现思妇的形象无处不在,浓烈的情思弥漫在一片月色之中,情与景达到了浑融无间的程度。类似的诗句在南朝樂府中就有了,如《子夜四时歌·秋歌》:“风清觉时凉,明月天色高。佳人理寒服,万结砧杵劳。”然而李白的这首诗意境要浑厚得多,思想也要深广得多。

 

《子夜吳歌·秋歌》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子夜吳歌·秋歌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子夜吳歌·秋歌》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子夜吳歌·秋歌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815.html

上一篇:子夜吳歌·冬歌 下一篇:子夜吳歌·夏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