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江夏贈韋南陵冰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全部古詩 > 七言古詩 > 时间:2019-01-13 11:29 標簽:贈友

江夏贈韋南陵冰 古詩全文

胡驕馬驚沙塵起,胡雛飲馬天津水。君爲張掖近酒泉,我竄三色九千裏。

天地再新法令寬,夜郎遷客帶霜寒。西憶故人不可見,東風吹夢到長安。

甯期此地忽相遇,驚喜茫如墮煙霧。玉箫金管喧四筵,苦心不得申長句。

昨日繡衣傾綠尊,病如桃李竟何言。昔騎天子大宛馬,今乘款段諸侯門。

賴遇南平豁方寸,複兼夫子持清論。有似山開萬裏雲,四望青天解人悶。

人悶還心悶,苦辛長苦辛。愁來飲酒二千石,寒灰重暖生陽

山公醉後能騎馬,別是風流賢主人。頭陀雲月多僧氣,山水何曾稱人意。

不然鳴笳按鼓戲滄流,呼取江南女兒歌棹讴。

我且爲君槌碎黃鶴樓,君亦爲吾倒卻鹦鹉洲

赤壁爭雄如夢裏,且須歌舞寬離憂。

參考資料:江夏贈韋南陵冰-百度百科 、 江夏贈韋南陵冰-百度汉语

《江夏贈韋南陵冰》翻译译文

胡人驕矜戰馬驚奔沙塵隆起,時局艱險石勒般的胡雛飲馬京師之水。您爲遠赴張掖近酒泉,我被流放來到三巴路程九千裏。

頒诏大赦法令寬松如同天地再新,流放夜郎的遷谪之人攜帶一身寒霜歸還。懷憶西方的老朋友不可相見,東風把我的夢兒帶到長安與你相會。

哪裏想到在此地忽然相遇,驚喜之間又茫然如墮煙霧。筵席上玉箫金管喧響四下,心情苦澀難以用七言長句淋漓抒發。

昨日裏繡衣侍禦綠褥頻傾,我卻有如得病桃李竟然無言無語。昔日天子恩賜大宛馬逍遙邁行,如今騎劣馬步履艱難奔走侯門。

幸賴相遇南平太守李之遙心胸豁達,再加上夫子您陳述高論清談。有如青山頂上撥開萬裏雲霧,眺望炙朗青天解除煩悶。

人悶最終還是心悶,苦辛依舊長是苦辛。愁腸襲來飲酒二千石,渴望死灰複燃嚴寒中重生陽春。

仿效山公酒醉仍能騎馬出行,這也是主人與大家的一番風流。頭陀寺的雲月煙空帶有一股僧氣,如此山水哪能稱人心意?

要不然鳴築擊鼓相戲滄涼清流,呼喚江南女兒鼓棹讴歌。我將爲您捶碎這黃鶴高樓,您也爲我翻倒那鹦鹉之洲。

三國時赤壁爭雄有如夢中之事,還是邊歌邊舞寬卻離別的憂愁。

《江夏贈韋南陵冰》赏析

唐肅宗乾元二年(759),李白在長流夜郎途中遇赦放還,在江夏(治所在今湖北武漢市武昌)逗留的日子裏,遇見了長安故人、當時任南陵(今屬安徽)縣令的韋冰。在唐肅宗和永王李璘的奪權內哄中,李白成了犧牲品,蒙受奇冤大屈。現在剛遇大赦,又驟逢故人,使他驚喜異常,滿腔悲憤,不禁迸發,便寫成了這首沈痛激烈的政治抒情詩。

詩一開始,便是一段倒敘。這是驟遇後對已往的追憶。安史亂起,你遠赴張掖,我避地三巴,地北天南,無緣相見。而當叛亂初平,肅宗返京,我卻琅當入獄,披霜帶露,長流夜郎,自覺將淒涼了卻殘生。想起長安舊交,此時必當隨駕返朝,東風得意,而自己大約只能在夢中會見他們了。誰料想,我有幸遇赦,竟然又遇見無望相會的長安故人。這實在令人喜出望外,驚訝不已,簡直不可思議,茫然如墮煙霧。李白是遇赦的罪人,韋冰顯系被貶的官員,在那相逢的宴會上,人衆嘈雜,彼此的遭遇怎能說得了、道得清啊!從開頭到“苦心”句爲一段,在概括追敘驟遇的驚喜之中,詩人寄托著自己和韋冰兩人的不幸遭遇和不平情緒;在抒寫迷惑不解的思緒之中,蘊含著對肅宗和朝廷的皮裏陽的譏刺。這恍如夢魂相見的驚喜描述,其實是大夢初醒的痛心自白。愛國的壯志,濟世的雄圖,竟成爲天真的迷夢,真實的悲劇。

詩人由衷感激故人的解慰。昨天的宴會上,衣繡的貴達爲自己斟酒,禮遇殊重。但是,他們只是愛慕我的才名,並不真正理解我,而我“病如桃李”,更有什麽可講的呢?當然,“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世人終會理解我的,對于我的今昔榮辱,就得到故人的了解。前些時聽到了南平太守李之遙一番坦率的真心話,使人豁開胸襟;今日在這裏又得聞你的清正的言論,真好象深山撥開雲霧,使人看到晴朗的天空,驅散了心頭的苦悶。從“昨日”句到“四望”句這一段,詩人口氣雖然比較平緩,然而卻使人強烈感受到他內心無從排遣的郁結,有似大雷雨來臨之前的沈悶。

最後一段,筆勢奔放恣肆,強烈的悲憤,直瀉而出,仿佛心頭壓抑的山洪,暴發了出來,猛烈沖擊這現實的一切。人悶,心悶,苦痛,辛酸,接連不斷,永遠如此。我只有借酒澆愁,痛飲它二千石。漢代韓安國身陷囹圄,自信死灰可以複燃,我爲什麽不能呢?晉朝山簡鎮守襄陽時,常喝得酩酊大醉,“複能乘駿馬,倒著白接?(《世說新語·任誕》),別是一番賢主人的風流倜傥之舉。而李白喝的是苦悶之酒,孤獨一人,自然沒有那份閑適之情了,所以酒醉也不能遣悶。還是去遨遊山水吧,但又覺得山山水水都象江夏附近著名古刹頭陀寺一樣,充斥那苦行的僧人氣,毫無樂趣,不稱人意。那麽,哪裏是出路,何處可解悶呢?倒不如乘船飄遊,招喚樂妓,鳴笳按鼓,歌舞取樂;把那曾經向往、追求的一切都鏟除掉,不留痕迹;把那紛爭逞雄的政治現實看作一場夢幻,不足介懷;就讓歌舞來寬解離愁吧!詩人排斥了自己以往自適的愛好,並非自暴自棄,而是極度苦悶的暴發,激烈悲憤的反抗。這最後十四句,情調愈轉越激烈。矛頭針對黑暗的政治,冷酷的現實。

我且爲君捶碎黃鶴樓,君亦爲吾倒卻鹦鹉洲”,是本篇感情最激烈的詩句,也是曆來傳誦的名句。“黃鶴樓”因神仙騎鶴上天而聞名,“鹦鹉洲”因東漢漢末年作過《鹦鹉賦》的祢衡被黃祖殺于此洲而得名。一個令人向往神仙,一個觸發不遇的感慨,雖然是傳說和曆史,卻寄托了韋冰和李白的情懷遭際。遊仙不是志士的理想,而是失志的歸宿;不遇本非明時的現象,卻是自古而然的常情。李白以知己的情懷,對彼此的遭際表示極大的激憤,因而要“捶碎黃鶴樓”,“倒卻鹦鹉洲”,不再怀有梦想,不再自寻苦闷。然而黃鶴樓捶不碎,鹦鹉洲倒不了,诗人极大的愤怒中包含着无可奈何的悲伤。

這詩抒寫的是真情實感,然而構思浪漫奇特。詩人抓住在江夏意外遇見韋冰的機緣,敏銳覺察這一意外相遇的喜劇中隱含著悲劇內容,浪漫地誇張地把它構思和表現爲如夢覺醒。它從遇赦驟逢的驚喜如夢,寫到在冷酷境遇中覺醒,而以覺醒後的悲憤作結。從而使詩人及韋冰的遭遇具有典型意義,真實地反映出造成悲劇的時代特點。詩人是怨屈悲憤的,又是痛心絕望的,他不堪回首而又悲慨激昂,因而感情起伏轉換,熱烈充沛,使人清楚地看到他那至老未衰的“不幹人、不屈己”的性格,“大濟蒼生”、“四海清一”的抱負。這是詩人暮年作品,較之前期作品,思想更成熟,藝術更老練,而風格依舊,傲岸不羁,風流倜傥,個性突出,筆調豪放,有著強烈的感情色彩。

《江夏贈韋南陵冰》古诗提要

《江夏贈韋南陵冰》是唐代大诗人李白晚年在江夏遇好友韦冰时写下的诗作。 此诗作于乾元二年(759),时李白于流放途中遇赦,回到江夏(今湖北武昌),遇见好友南陵县(今属安徽)令韦冰,作此诗赠之。

此詩構思奇特,從作者遇赦驟逢友人的驚喜如夢,寫到在冷酷境遇中覺醒,而以覺醒後的悲憤作結,真實地反映出造成悲劇的時代特點。全詩寫得回腸蕩氣,痛快淋漓,筆調豪放,個性突出,有著強烈的感情色彩。

第一段十句敘流放途中及遇赦歸來兩次相見之悲喜感慨;第二段十六句抒寫江夏友人之款待與自己心情由苦悶轉向昂奮;第三段八句由曠達轉向狂放憤激,以歌舞寬憂作結。全詩不作低沈感喟,風格豪放慷慨。詩中“我且爲君捶碎黃鶴樓,君亦爲吾倒卻鹦鹉洲”两句,倾泻激愤之情,生动形象,为历代称颂之名句。黃鶴樓、鹦鹉洲,均为名胜,在今湖北武汉。

《江夏贈韋南陵冰》诗中人物与地名

韦冰:房州刺史韦景骏之子,太常卿韦渠牟之父。乾元中(758、759)为张掖县(今属甘肃省)县令、南陵县(今属安徽省)县令。大历中为著作郎兼苏州司马。卒于大历末。李白《江夏贈韋南陵冰》诗,约作于乾元二年(759)李白流放遇赦回到江夏(今湖北武昌)时。又《寄韦南陵冰余江上乘兴访之遇寻颜尚书笑有此赠》诗,约上元元年(760)作。“颜尚书”即颜真卿,颜真卿夫人乃韦景骏孙女,韦迪女,亦即韦冰侄女。颜真卿为韦冰侄女婿。时李白与韦冰在江夏畅游甚欢,颜真卿乾元二年六月为升州(今南京)刺史、浙江西道节度使,上元元年离任赴京为刑部尚书,途经江夏。

三巴:东汉末益州牧刘璋分巴郡为巴、永宁、固陵三郡,后又改为巴西、巴、巴东三郡,合称三巴。相当今四川嘉陵江和綦江流域以东大部地区。李白《长干行》(其一)有“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江夏贈韋南陵冰》有“君为张掖近酒泉,我窜三巴九千里”。《宣城见杜鹃花》有“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

天津:指天津桥。故址在今河南洛阳市旧城西南隋唐皇城正南之洛水上。《元和郡县志》卷五河南道河南府河南县:“天津桥,在县北四里。隋炀帝大业元年初造此桥,以架洛水,用大缆维舟,皆以铁锁勾连之。南北夹路,对起四楼,其楼为日月表胜之象。然洛水溢,浮桥辄坏,贞观十四年更令石工累方石为脚。因《尔雅》‘箕斗之间为天汉之津’,故取名焉”。李白《古风》有“天津三月时,千门桃与李”。《洛阳陌》有“白玉谁家郎,回车渡天津”。《扶风豪士歌》有“天津流水波赤血,白骨相撑如乱麻”。《赠武十七谔》有“狄犬吠清洛,天津成塞垣”。《江夏贈韋南陵冰》有“胡骄马惊沙尘起,胡雏饮马天津水”。《颍阳别元丹丘之淮阳》有“已矣去归来,白云飞天津”。

长安:①即今陕西西安市。隋、唐定都于此。李白《行路难》(其二)有“羞逐长安社中儿,赤鸡白狗赌梨栗”。《长相思》有“长相思,在长安”。《阳春歌》有“长安白日照春空,绿杨结烟桑袅风”。《子夜吴歌》(其三)有“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永王东巡歌》(其十一)有“南风一扫胡尘静,西入长安到日边”。《上皇西巡南京歌》(其四)有“地转锦江成渭水,天回玉垒作长安”。(其十)有“少帝长安开紫极,双悬日月照乾坤”。《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峨眉山月还送君,风吹西到长安陌。长安大道横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赠崔侍御》有“长安复携手,再顾重千金”。《流夜郎赠辛判官》有“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流夜郎半道承恩放还兼欣克复之美书怀示息秀才》有“大驾还长安,两日忽再中”。《江夏贈韋南陵冰》有“西忆故人不可见,东风吹梦到长安”。《金乡送韦八之西京》有“客自长安来,还归长安去”。《单父东楼秋夜送族弟况之秦时凝弟在席》有“遥望长安日,不见长安人,长安宫阙九天上,此地曾经为近臣”。《送裴十八图南归嵩山》(其一)有“何处可为别,长安青绮门”。《同王昌龄送族弟襄归桂阳》(其二)有“春潭琼草绿可折,西寄长安明月楼”。《送陆判官往琵琶峡》有“长安如梦里,何日是归期”。《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其三)有“记得长安还欲笑,不知何处是西天”。《登金陵凤凰台》有“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登敬亭北二小山余时客逢崔侍御并登此地》有“大笑上青山,回鞭指长安”。《与史郎中饮听黃鶴樓上吹笛》有“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对酒忆贺监》(其一)有“长安一相见,呼余谪仙人”。《寓言》(其三)有“长安春色归,先入青门道”。《观胡人吹笛》有“却望长安道,空怀恋主情”。另有《读诸葛武侯传书怀赠长安崔少府叔封昆季》、《答长安崔少府叔封游终南翠微寺太宗皇帝金沙泉见寄》、《对酒忆贺监序》云:“太子宾客贺公于长安紫极宫一见余”。②指今江苏南京市。李白《金陵》有“晋朝南渡日,此地旧长安”。

江南:泛指今长江中下游以南地区。李白《叙旧赠江阳宰陆调》有“江北荷花开,江南杨梅鲜”。《江夏贈韋南陵冰》有“不然鸣笳按鼓戏沧流,呼取江南女儿歌棹讴”。《赠从弟宣州长史昭》有“淮南望江南,千里碧山对”。《醉后答丁十八以诗讥予捶碎黃鶴樓》有“黄鹤上天诉玉帝,却放黄鹤江南归”。《流夜郎至西塞驿寄裴隐》有“空将泽畔吟,寄尔江南管”。另有《赠别舍人弟台卿之江南》、《留别曹南群官之江南》、《江南春怀》、《早夏于江将军叔宅与诸昆季送傅八之江南序》。

江夏:郡名,治所在今湖北武汉市武昌。李白《江夏寄汉阳辅录事》有“江夏黃鶴樓,青山汉阳县”。另有《江夏行》、《江夏送张丞》、《江夏送友人》、《江夏别宋之悌》、《江夏使君叔席上赠史郎中》、《江夏贈韋南陵冰》、《江夏送林公上人游衡岳序》、《江夏送倩公归汉东序》、《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张相公出镇荆州寻除太子詹事余时流夜郎行至江夏与张公相去千里公因太府丞王昔使车寄罗衣二事及五月五日赠余诗余答以此诗》、《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题江夏静修寺》、《暮春江夏送张祖监丞之东都序》、《早春于江夏送蔡十还家云梦序》、《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却之武陵立马赠别》。

张掖:唐郡名,天宝元年改甘州为张掖郡,乾元元年复为甘州,即今甘肃张掖市。李白《江夏贈韋南陵冰》有“君为张掖近酒泉,我窜三巴九千里。”

夜郎:①夜郎郡,唐天宝元年(724)改珍州置,治所在夜郎县,在今贵州正安县西北。李白《流夜郎赠辛判官》有“我愁远谪夜郎去,何日金鸡放赦回?”《赠刘都使》有“而我谢明主,衔哀投夜郎”。《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辞官不受赏,翻谪夜郎天”、“夜郎万里道,西上令人老”、“传闻赦书至,却放夜郎回”。《流夜郎半道承恩放还兼欣克复之美书怀示息秀才》有“去国愁夜郎,投身窜荒谷”。《江上赠窦长史》有“万里南迁夜郎国,三年归及长风沙。”《江夏贈韋南陵冰》有“天地再新法令宽,夜郎迁客带霜寒”。《自汉阳病酒归寄王明府》有“去岁左迁夜郎道,琉璃砚水长枯槁”。《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有“适遭云罗解,翻谪夜郎悲”。《留别贾舍人至》有“君为长沙客,我独之夜郎”。《忆秋浦桃花旧游时窜夜郎》有“三载夜郎还,于兹炼金骨”。《流夜郎闻酺不预》有“汉酺闻奏钧天乐,愿得风吹到夜郎”。《南流夜郎寄内》有“夜郎天外怨离居,明月楼中音信疏”。另有《流夜郎永华寺寄寻阳群官》、《张相公出镇荆州寻除太子詹事余时流夜郎行至江夏与张公相去千里公因太府丞王昔使车寄罗衣二事及五月五日赠余诗余答以此诗》、《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流夜郎至西塞驿寄裴隐》、《泛沔州城南郎官湖》序云“白迁于夜郎”、《流夜郎题葵叶》。②夜郎县,《新唐书·地理志》谓贞观八年于龙标分置夜郎、郎溪、思微三县。天宝元年(742)改夜郎县为峨山县。其地在今湖南芷江县西便水市。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有“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南平:即渝州。天宝元年改南平郡,乾元元年复为渝州,今四川重庆市。《赠从弟南平太守之遥二首》(其二)有“东平对南平,今古两步兵”。《江夏贈韋南陵冰》有“赖遇南平豁方寸,复兼夫子持清论”。

南陵:今安徽南陵县。李白《送通禅师还南陵隐静寺》有“他日南陵下,相期谷口逢”。另有《江夏贈韋南陵冰》、《书怀赠南陵常赞府》、《于五松山赠南陵常赞府》、《寄韦南陵冰余江上乘兴访之遇寻颜尚书笑有此赠》、《南陵別兒童入京》、《南陵五松山别荀七》、《酬张卿夜宿南陵见赠》、《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纪南陵题五松山》。

酒泉:唐郡名,即肃州,今甘肃酒泉市。李白《江夏贈韋南陵冰》有“君为张掖近酒泉,我窜三巴九千里”。《月下独酌》(其二)有“地若不爱酒,地名无酒泉”。

黃鶴樓:故址在今湖北武汉市蛇山黄鹤矶上。相传始建于三国吴黄武二年(223),历代屡毁屡建。传说费文祎登仙,每乘黄鹤于此憩驾,故号黃鶴樓。李白《送储邕之武昌》有“黄鹤西楼月,长江万里情。”《醉后答丁十八以诗讥予槌碎黃鶴樓》有“黄鹤高楼已槌碎,黄鹤仙人无所依。”《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黃鶴樓前月华白,此中忽见峨眉客”。《江夏行》有“去年下扬州,相送黃鶴樓。”《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有“昔别黃鶴樓,蹉跎淮海秋。”《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一忝青云客,三登黃鶴樓。”《江夏贈韋南陵冰》有“我且为君槌碎黃鶴樓,君亦为吾倒卻鹦鹉洲。”《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有“手持绿玉杖,朝别黃鶴樓。”《江夏寄汉阳辅录事》有“江夏黃鶴樓,青山汉阳县。”《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广陵》有“故人西辞黃鶴樓,烟花三月下扬州。”《江夏送友人》有“雪点翠云裘,送君黃鶴樓。”《答裴侍御先行至石头驿以书见招期月满泛洞庭》有“君至石头驿,寄书黃鶴樓。”《与史郎中饮听黃鶴樓上吹笛》有“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另有《望黃鶴樓(当作黄鹤山)》。

鹦鹉洲:在今湖北武汉市西部长江中。三国祢衡作《鹦鹉赋》于此,死后葬此,故名。李白《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顾惭祢处士,虚对鹦鹉洲”。《江夏贈韋南陵冰》有“我且为君捶碎黃鶴樓,君亦为吾倒卻鹦鹉洲”。《赠汉阳辅录事》(其二)有“鹦鹉洲横汉阳渡,水引寒烟没江树”。《赠僧行融》有“诗赋旃檀阁,纵酒鹦鹉洲”。《自汉阳病酒归寄王明府》有“愿扫鹦鹉洲,与君醉百场”。另有《鹦鹉洲》、《望鹦鹉洲悲祢衡》。

 

《江夏贈韋南陵冰》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江夏贈韋南陵冰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江夏贈韋南陵冰》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江夏贈韋南陵冰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