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

夜宴從弟桃花園序(一作:春夜宴桃李園序) 古诗全文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

而浮生若夢,爲歡幾何?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

況陽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

會桃花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

群季俊秀,皆爲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

幽賞未已,高談轉清。

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觞而醉月。

不有佳詠,何伸雅懷?

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

參考資料: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百度百科 、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百度汉语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译文及注释

天地是萬物的客舍,百代是古往今來時間的過客,死生的差異,就好像夢與醒的不同,紛纭變換,不可究诘,得到的歡樂,又能有多少呢!

古人夜間執著蠟燭遊玩實在是有道理啊,況且春天用豔麗景色召喚我,大自然把各種美好的形象賜予我,相聚在桃花飄香的花園中,暢敘兄弟間快樂的往事。

弟弟們英俊優秀,個個都有謝惠連那樣的才情,而我作詩吟詠,卻慚愧不如謝靈運。清雅的賞玩興致正雅,高談闊論又轉向清言雅語。

擺開筵席來坐賞名花,快速地傳遞著酒杯醉倒在月光中,沒有好詩,怎能抒發高雅的情懷?

倘若有人作詩不成,就要按照當年石崇在金谷園宴客賦詩的先例,誰詠不出詩來,罰酒三杯。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賞析

文章的开头,李白说天地是世间万物赖以寄存的旅舍,光阴岁月不过是千年百代的匆匆过客。飘浮矚gǖ娜松缤位靡话悖∏闅g乐能有几时呢?在一个春夜里,作者和堂兄弟们聚会在桃花园。天空高悬一轮皎洁的明月,银辉轻轻泻下。轻柔的春风送来桃李的芬芳,大家饮酒吟诗畅叙天伦,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时辰啊!他展开长兄的宽广胸怀,把人生的宠辱浮沉轻轻挥去,吐纳借酒放歌的豪情。在这个歡畅的时候,正适合作者吟出雅逸的诗篇。 他的“ 浮生若夢、爲歡幾何 ”和曹操“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有相似的豪邁之處,更能表現出李白特有的那種高傲蔑俗。

全文以議論開頭:“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爲歡幾何?古人乘燭夜遊,良有以也。 ”吳楚材、吳調侯說這是“ 點夜 ”字 ”,即回答了“ 何時 ”,這固然是對的。但更重要的,還在于回答了另一個要素:“ 爲何 ”。因爲“ 浮生若夢,爲歡幾何 ”,所以要及時行樂,連夜間都不肯放過。作者在行文上的巧妙之處,就表現在他不去說明自己爲什麽要“ ”宴,只說明“ 古人秉燭夜遊 ”的原因,而自己“ ”宴的原因,已和盤托出,無煩詞費。

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 ”,作者用一個表示進層關系的連詞“ ”承接前面,進一步回答了“ 爲何 ”。“ 浮生若夢,爲歡幾何 ”,因而應該“ ”宴;更何況这是春季的“ ”,“ 陽春 ”用她的“ 煙景召喚我 ”,“ 大塊 ”把她的“ 文章 ”獻給我,豈容辜負。因而更應該“ ”宴。這兩句確實佳妙:第一,作者只用幾個字就體現了春景的特色。春天的陽光,暖烘烘,紅豔豔,惹人喜愛。“ ”前著一“ ”字,就把春天形象化,使讀者身上感到一陣溫暖,眼前呈現一片紅豔。春天地氣上升,花、柳、山、水,以及其他所有自然景物,都披绡戴骰,分外迷人。那當然不是绡彀,而是彌漫于空氣之中的袅袅輕煙。“ ”前著一“ ”字,就展現了這獨特的畫面。此後,“ 陽春煙景 ”,就和作者在《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一詩中所創造的“ 煙花三月 ”一样,立刻唤起对春天美景的无限联想。至于盁熿地间的森罗万象叫做“ 文章 ”,也能給讀者以文采斐然、賞心悅目的感受。第二,這兩個句子還把審美客體擬人化。那“ 陽春 ”是有情的,她用美麗的“ 煙景 ”召喚我;那“ 大塊 ”也是有情的,她把編爛的“ 文章 ”獻給我。既然如此,作爲審美主體的 ”我 ”自然主客擁抱,融合無間了。

會桃李之芳園 ”以下是全文的主體,兼包六個要素,而著重寫“ 如何 ”。“ 會桃李之芳園 ”,不是爲了錢別,而是爲了“ 敘天倫之樂事 ”。這一句,既與“ 爲歡幾何 ”裏的“ ”字相照應,又賦予它以特定的具體內容。這是“ 敘天倫之樂事 ”的“ ”。作者與從弟們分別已久,作爲封建社會裏的“ 浮生 ”,难得享天伦之乐。如今,不但相会了,而且相会于流芳溢彩的桃李园中,陽春既召我以煙景,大塊又假我以文章,此时此地,“ 敘天倫之樂事 ”,真是百倍的歡乐。南朝诗人谢灵运的族弟谢惠连工诗文,撞书画,作者便说“ 群季諸弟俊秀,皆爲惠連 ”。以謝惠連比他的幾位從弟,不用說就以謝靈運自比了。“ 吾人詠歌,獨慚康樂 ”,不過是自謙罷了。人物如此俊秀,談吐自然不凡。接下去的“ 密賞未已,高談轉清 ”,虽似双线并行,实则前宾后主。贯 ”的对象,就是前面所写的“ 陽春煙景 ”“ 大塊文章 ”和“ 桃李芳園 ”;“ ”的內容,主要是“ 天倫樂事 ”,但也可以包括“ ”的對象。“ ”的对象那么优美,所以贫 ”是“ 密賞 ”;“ ”的内容那么歡乐,所以“ ”是“ 高談 ”。在这里,美景烘托乐事,幽贯助长高談,从而把歡乐的激情推向高潮。

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觞而醉月 ”兩句,集中寫“ 春夜宴桃李園 ”,这是那歡乐的浪潮激起的洪峰。“ ”乃“ 春夜 ”之月,“ ”乃“ 桃李 ”之花。兄弟相会,花月交辉,幽賞高談,其乐无穷,于是继之以开筵饮宴。“ 飛羽觞 ”一句,李白從“ ”字著想,生動地用了個“ ”字,就把兄弟们痛饮狂歡的场景表现得淋漓尽致。痛饮固然可以表现狂歡,但光痛饮,就不够“ ”。他們都是詩人,痛飲不足以盡興,就要作詩。于是以“ 不有佳作,何伸雅懷 ”等句結束了全篇。

文章展示了春夜歡叙的情景,其中交织着热爱生活的豪情逸兴,与“ 浮生若夢 ”、及時行樂的感喟,這種感情矛盾的激蕩,正是作者文章開阖排宕的底因。全文僅一百十九字,由感喟人生之短促,急轉入盛會之良辰美景,更發爲醉月詠詩之逸興,起結飄忽,波瀾起伏,傳達出深長的情韻。句式短長自由,骈中行散,顯示了唐代骈文向散文過渡的迹象。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创作背景

此序约于开元二十一年(733)前后作于安陆。李白与堂弟们在春夜宴飲赋诗,并为之作此序文。作者以诗笔行文,洋溢着诗情画意。虽然是文,却和李白的詩一样飘逸俊爽。这篇小品,景、情、思融和成一种美丽的意境。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古诗提要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一作:《春夜宴桃李園序》,是唐代诗人李白创作的一篇骈文。全文生动地记述了作者和众兄弟在春夜聚会、饮酒赋诗的情景。作者感叹天地广大,光阴易逝,人生短暂,歡乐甚少,而且还以古人“秉烛夜游”加以佐证,抒发了作者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的歡快心情,也显示了作者俯仰古今的广阔胸襟。文章写得潇洒自然,音调铿锵,精彩的骈偶句式使文章更加生色。

此序约作于开元二十三年(735)前后,李白游东都洛陽时。桃花园当在洛陽。《答从弟幼成过西园见赠》,西园即在洛陽。又文中有“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金谷园即在洛陽。在李集中出现的从弟甚多,唯李幼成、李令问在洛陽时与李白交往密切(见《秋夜宿龙门香山寺奉寄王方城十七丈国莹上人从弟幼成令问》、《冬日于龍門送從弟京兆參軍令問之淮南觐省序》等)。此从弟当指幼成、令问。

在此文中李白感慨人生短暂、光阴易失,要与诸从弟秉烛夜游,飛觞咏诗,共叙天伦之乐。通观全文,乃有以文会友,切磋诗艺,爱惜光阴,及时努力之意。表现了李白俯仰古今,神思宇宙的广阔胸怀和热爱生活的乐观精神。文字优美如诗,音节铿锵悦耳,思想哲理深沉,是李白抒情散文中的名篇。

《古文觀止》评此文云:“发端数语,已见潇洒风尘之外,而转落层次,语无虚设,幽怀逸趣,辞短韵长。读之,增人许多情思。”《四六法海》云:“太白文萧散流丽,乃诗之馀。然有一种腔调,易启人厌,如陽春、大塊等语,殆令人闻之欲吐矣。陆务观亦言其识度甚浅。”此论似嫌过刻。此文系年众家纷纭,安旗系于开元二十五年(737),郁贤皓系于开元二十二年(734),日人平冈武夫系于开元二十一年(733)。桃花园,在汝州。

桃花园:有多处。一说在汝州境内,即今河南临汝县一带。一说在安陆白兆山,即今湖北安陆县白兆山。李白有《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賞析(鉴賞)、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賞李白的《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