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徵君蕤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全部古詩 > 五言古詩 > 时间:2019-01-05 22:57 標簽:傷懷,言懷,友誼

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徵君蕤

吳會一浮雲,飄如遠行客。功業莫從就,歲光屢奔迫。

良圖俄棄捐,衰疾乃綿劇。古琴藏虛匣,長劍挂空壁。

楚冠懷锺儀,越吟比莊舄。國門遙天外,鄉路遠山隔。

朝憶相如台,夜夢子雲宅。旅情初結緝,氣方寂曆。

風入松下清,露出草間白。故人不可見,幽夢誰與適。

寄書西飛鴻,贈爾慰離析。

參考資料: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徵君蕤-百度百科 、 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徵君蕤-百度汉语

《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徵君蕤》翻译译文

【翻譯譯文一】

我是吳會之地的一片浮雲,飄然無可依據如同遠行之客。功業無處可以成就,歲月時光奔促急迫。

雄心壯志即刻放棄消失,衰老疾病日甚一日加劇。古琴放入空匣無人彈奏,長劍挂在空壁無所可用。

楚囚鍾儀奏樂歌吟皆用楚音心在懷楚,越人莊舄貴富不忘家鄉病中仍是越聲。國都之門尚在遙遠的天外,還鄉之路遠隔崇山峻嶺。

清晨我回憶起司馬相如的琴台,夜晚我夢中見揚子雲的故宅。旅途之情此時剛剛了結,秋氣肅殺廈是凋落萬物之時。

風吹入林松下清冷寒冷,露水下降草間白茫茫一片。故人如今已不可見,幽幽長夢與誰人相合?

托西飛長鴻捎去一封書信,贈給你安慰那離別分隔之情。

【翻譯譯文二】

吳地上空那飄來飄去的浮雲啊,就像我這個遠在他鄉的羁旅之客。可歎我功業未成,時光就已經匆匆而逝了。

昔日宏偉遠大的抱負都白白地化成了泡影,而我已經成了衰老病殘之身了。古琴被藏在了匣中,寶劍徒自挂在光光的牆壁上。

而我這個身在他鄉之人,就像鍾儀、莊舄那樣深切地懷念著故鄉。而蜀地卻遠在天外,回鄉的道路也被層層的遠山阻斷。

我朝朝暮暮都在懷念著蜀地的風情人物,那相如台、子雲宅都讓我魂牽夢繞。我這旅人的思鄉之情正在郁積,秋日的蕭瑟之氣也正在蔓延,滿眼一派凋零景象。

秋風從松樹間刮過,帶來清冷之氣,白露生滿了秋草。而昔日的老朋友卻無法相見,我在夢中能和誰在一起呢?我托那西去的鴻雁將我的書信帶去,以此來寬慰你我的離別之情。

《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徵君蕤》赏析

詩中一、二兩句以浮雲自喻,道明自己遠遊飄泊在吳會一帶。因爲此詩是寄給故鄉友人的,所以先講一下自己的行止是很必要的。飄,即漂泊,行無定處的意思,所以自稱浮雲。一開頭便飽含一種思鄉的感情。接下六句是寫自己的處境:光陰飛逝,功業未就,遠大的政治抱負很快成了泡影,而自己又重病纏身。最後以“古琴藏虛匣,長劍挂空壁”兩句小結這一層,感慨自己的壯志難酬。

這六句寫得很沈痛,訴述之中真實地吐露了自己內心的苦悶。但是,應該指出:這一時期,李白年僅二十七歲,涉世未深,幼稚地認爲自己“懷經濟之才,抗巢由之節,文可以變風俗,學可以究天人”,以爲功名事業,唾手可得。然而事實卻非他所想象的那樣。于是,稍碰上幾個釘子很快就墮入了失望。不過,文字雖然沈痛,感慨的程度比起晚年那種淒涼落魄的詩句來,還是浮淺得多。

楚冠懷锺儀”句以下直至全詩結尾,所抒發的都是思鄉懷友之情。這一大段直抒其情的詩句,細加分析層次還是很清楚的。“楚懷”兩句,引用鍾儀、莊舄的典故,概寫自己對于故鄉的懷念,接下兩句是感歎故鄉遼遠。再下兩句是寫對故鄉的朝思暮想,而後用“旅情初結緝,秋氣方寂曆”做一小結。以上八句主要是圍繞著對故鄉的思念展開抒情。雖然直抒胸臆,但詩人能夠借助古人的事迹、故鄉的古迹,把這種感情寫得很具體而且纏綿悱側,如環不已,倒是非常難得的。

旅情”兩句小結上述八句,結得自然,而又落腳于“”字,自然地點明了寄詩抒懷的時間,同時拈出“”字又自然而然地引出下面兩句對于秋天景色的描寫。“風入松下清,露出草間白”,這兩句並非是詩人眼前景物的實寫,而是意念中的想象,經過這樣一寫,加強了詩的藝術氣氛。“”“”二字寫出了秋風、秋露肅殺、蕭疏的特點,選詞煉句極爲准確。也正是受了這種淒清氣氛的影響,才有寂寞、孤獨之感,于是對故鄉友人的懷念也就更加殷切。全詩至“故人不可見,幽夢誰與適”已經點到題目上來,最後交代一筆,進一步點出“寄書”的目的在于“慰離析”,意盡而抒情也就從此結住。

這首詩從功業未就寫起,而後抒寫思鄉、懷友之情,一路寫來如訴如泣,恰如一封寄給友人的書信。結構上順著感情的自然發展,跳躍性並不大。直抒胸臆而語言沒有誇張渲染,想象也未見飛動超人的特色,但感情真摯自然,層次井然,煉詞造句處處貼切。如就詩的風格來說,由于是詩人早朝創作,還沒有形成後來那種豪放浪漫的特點,但從駕禦文字的能力上看,卻完全是一副大家手筆,功力是極堅實的。

《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徵君蕤》创作背景

此詩大約是詩人開元十五年初出蜀東遊臥病揚州時所作。是時功業未就,又久病纏身,感慨良深,故寄詩給蜀中摯友趙蕤,以抒發思鄉懷友的感情。

《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徵君蕤》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徵君蕤》是诗人李白的五言古詩,被选入《全唐诗》的第172卷第2首。

這首詩寫于開元十四年(726),此詩大約是詩人開元年間出蜀東遊臥病揚州時所寫的詠懷詩。趙蕤爲白居蜀中時所交友人。詩人在詩中慨歎光陰易逝、功業未成,同時抒發了在病中對趙蕤的思念,十分真摯感人。本詩乃李白集中唯一思念蜀中親友的詩篇,可見二人交往頗深。詩人此時黃金散盡,功業未成,加之貧病交迫,因而思鄉寄友,情懷潸然。

此詩前兩句以浮雲自喻,道明自己遠遊飄泊在吳會一帶,飽含一種思鄉的感情。接下六句詩是寫自己的處境:光陰飛逝,功業未就,遠大的政治抱負很快成了泡影,而自己又重病纏身,感慨自己的壯志難酬。繼而八句主要是圍繞著對故鄉的思念展開抒情:“楚冠懷锺儀”兩句,引用鍾儀、莊舄的典故,概寫自己對于故鄉的懷念,接下兩句是感歎故鄉遼遠。再下兩句是寫對故鄉的朝思暮想,而後用“旅情初結緝,秋氣方寂曆”做一小结。最后六句起总结全文的作用,首尾呼应,使结构更为严谨,进一步点出“寄書”的目的在于“慰離析”。

此詩結構上順著感情的自然發展,跳躍性並不大。直抒胸臆而語言沒有誇張渲染,想象也未見飛動超人的特色,但感情真摯自然,層次井然,煉詞造句處處貼切。

趙蕤:字太賓,梓州鹽亭(今屬四川省)人。博學有韬略,著有《長短經》傳世。開元中召之不赴,故稱“征君”,李白在蜀中時曾從趙蕤學。出蜀後寫有《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征君蕤》詩,約作于開元十四年(726)。

吳會:指吳郡與會稽郡,其治所分別在江蘇蘇州市和浙江紹興市。李白《贈從弟宣州長史昭》有“長川豁中流,千裏瀉吳會”。《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征君蕤》有“吳會一浮雲,飄如遠行客”。《送麹十少府》有“試發清秋興,因爲吳會吟。”《夜泊黃山聞殷十四吳吟》有“昨夜誰爲吳會吟,風生萬壑振空林。”

相如台:西漢文學家司馬相如的琴台,遺址在今四川成都市南郊。李白《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征君蕤》有“朝憶相如台,夜夢子雲宅”。

淮南:唐開元十五道之一,轄境相當今淮河以南,長江以北,東至海,西至湖北應山、漢陽一帶。其治所在今江蘇揚州市。李白《少年行》有“君不见淮南少年游侠客,白日毬猎夜拥掷。”《贈從弟宣州長史昭》有“淮南望江南,千里碧山对。”《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我向淮南攀桂枝,君留洛北愁夢思。”《寄淮南友人》有“複作淮南客,因逢桂樹留”。另有《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征君蕤》、《冬日于龍門送從弟京兆參軍令問之淮南觐省序》。

 

《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徵君蕤》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徵君蕤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徵君蕤》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淮南臥病書懷寄蜀中趙徵君蕤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