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 全部古詩 > 五言古詩 > 时间:2019-01-08 08:48 標簽:懷遠,言懷

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

黃口爲人羅,白龍乃魚服。得罪豈怨天,以愚陷網目。

鯨鲵未翦滅,豺狼屢翻履。悲作楚地囚,何日秦庭哭。

遭逢二明主,前後兩遷逐。去國愁夜郎,投身竄荒谷。

半道雪屯蒙,曠如鳥出籠。遙欣克複美,光武安可同。

天子巡劍閣,儲皇守扶風。揚袂正北辰,開襟攬群雄。

胡兵出月窟,雷破關之東。左掃因右拂,旋收洛陽宮。

回輿入鹹京,席卷六合通。叱咤開帝業,手成天地功。

大駕還長安,兩日忽再中。一朝讓寶位,劍玺傳無窮。

愧無毫力,誰念矍铄翁。弋者何所慕,高飛仰冥鴻。

棄劍學丹砂,臨爐雙玉童。寄言息夫子,歲晚陟方蓬。

參考資料: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百度百科 、 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百度汉语

《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翻译注释

黃口小雀易爲人們的羅中之物,白龍化魚被漁者射中眼目。

獲取罪罰難道可以怨天?正是愚笨使我陷進綱目。

鯨鲵般凶殘不義的叛軍尚未翦滅,野狼般罪惡難贖的反逆忽降又屢屢翻覆。

山河傾頹悲如楚囚相對,心懷忠情何由在秦庭痛哭,求得救兵以解國難?

幸遭逢玄宗、肅宗兩位明主,我也分別兩次遭到遷谪貶逐。

離開家國一路愁苦上夜郎,投身流放于荒谷僻壤。

幸而半道遇赦,逢凶化吉消解了艱難險頓,鳥兒出籠飛向廣闊開朗的天空。

遙望遠方欣喜收複失地的勝利,光武帝劉秀中興漢朝的功績哪裏可相比?

天子入蜀西巡劍閣,太子駐守扶風一帶。

所居之地均爲關健險要之地,揚拍開襟之間遍攬天下英雄。

回纥兵出自西方月窟,如雷震撼破敵于雄關之東。

朝廷大軍左掃右蕩,不久便收複了洛陽宮城。

回轉車輿殺入西京長安,要席卷天下打通六合。

叱咤風雲開創帝業,雙手成就天地之功。

皇帝大駕返還長安,二位聖上如同紅日忽然再上中天。

玄宗讓出皇帝寶位,斬蛇劍傳國玺永傳無窮。

慚愧啊我不曾爲平叛貢獻秋毫之力,還會想起我這矍铄之老翁?

射獵者羨慕的是什麽呢?仰頭看那高飛雲中的長鴻遠遊無禍。

不再學劍反去學仙求道燒煉丹砂,守著丹爐有兩位玉童作伴。

遙遙寄言息夫子啊,晚歲志在登陸方丈、蓬萊這兩座海上仙山。

《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赏析

第一段(篇首十二句)陳述被放的遭遇,抒發救國的忠憤。李白討逆愛國,無辜被刑,實爲冤屈。只因時機乖違,怨誰難辨。此詩開頭四句即言其得罪並不怨天,他以黃口小雀易爲羅者所得、白龍化魚偶爲漁者所刺的典故爲喻,說明自身被禍當歸咎自身,這裏以一“”字自責不明智、不識時務。其實當時永王東巡至李白獲釋這一過程事態之翻覆,非人所能預料。但他對安史作亂是非常痛恨的,直以“鯨鲵 ”“豺狼 ”呼之,譴責其多行不義,一“”字謂其作惡多端。正是因爲安史之亂,使他又在肅宋朝坐累遠流,“去國愁夜郎,投身竄荒谷 ”二句,可見其遭逐倉皇之狀。但李白雖一再遭逐並不沈溺于個人的不幸之中,“悲作楚地囚,何由秦庭哭! ”襟懷非常廣闊。他痛哭的是,身爲楚地的囚徒,多麽可悲,不能像申包胥爲救楚國而赴秦庭大哭七天七夜。他自比申包胥,願效一片救國之忠心。

第二段(篇中從“半道雪屯蒙 ”到“劍玺傳無窮 ”)敘述光複兩京的經過,抒發詩人的欣喜之情。前四句承上段寫他在艱難的流放途中欣聞收複兩京。他舉出漢代的光武中興,意謂光武尚須東遷,如今李唐王朝大勢頗好,不須遷都,理當光複長安,非光武可比,字裏行間已含喜悅之感,一“”字爲此段的基調。這二十句一氣貫下,曆數光複長安的事迹,先言明皇幸蜀之時,有太子(儲皇)駐兵扶風,支撐局面,繼承帝位,延攬群雄。郭子儀率官軍與回纥軍共討叛賊,前後夾攻,幾經鏖戰,平息國難,收洛陽,入鹹京,席卷天下,成就大功。謂“揚袂正北辰,開襟攬群雄 ”,“叱咤開帝業,手成天地功 ”,是對肅宗的溢美之辭。後言肅宗迎明皇還長安,明皇親授傳國玺與肅宗,以“兩日忽再中 ”盛稱與皇兒于亂後團聚之喜慶。“大駕 ”四句皆祝願之辭。這一段,李白當時據傳聞寫成,考之《舊唐書》中《郭子儀傳》與《肅宗紀》,事與史正相吻合。詩中不僅切實地反映了這段曆史,而于對平息安史之亂的贊頌與對唐王朝複興的祝願之中,又表現出李白關心國事的熱情。這裏,李白並未爲區區一己得救而自喜,卻爲社稷“中興 ”而歡欣。

第三段(篇末八句)感歎爲時所棄,並以歸隱的幻想表示對現實的不滿。這一段扣住詩題的第三層意思:“书懷示息秀才 ”。李白肯與息秀才言承恩放還的身世和光複兩京之大事,剖心相告,無疑其人亦爲李白的志同道合者。他所表白的心迹是極爲複雜的。前二句“愧無秋毫力,誰念矍铄翁? ”顯然由前段對社稷“中興 ”的熱烈贊美陡然跌落爲自傷身世的浩歎。李白已年近六旬,當此國家複興之際,自愧不能效秋毫之力,??“”字便含積極用世之念。他並以矍铄翁自比。《後漢書》載:武威將軍劉尚擊武陵五溪蠻夷,深入軍沒,援因複請行,時年六十二,帝愍其老,未許之。援自請曰:“ 臣尚能被甲上馬。帝令試之。援據鞍顧眄,以示可用。帝笑曰:‘矍铄哉是翁也。’ ”(卷五四《馬援傳》)李白欲效馬援,頗懷老骥伏枥之志,是何等勇氣。

一年之後,李白有作《聞李太尉大舉秦兵百萬,出征東南,懦夫請纓,冀申一割之用,半道病還,留別金陵崔侍禦十九韻》,亦見其“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誰念 ”二字,意謂不爲時所重,無由鼓力,是怨憤之言。這二句分量很重,既有濟世的熱望,又有失意的苦悶。“積蓄萬古憤,向誰得開豁? ”(《贈別從甥高五》)亦同此意。欲進不能,無可奈何,由對執政者的失望與不滿,進而産生棄劍學道、避禍遠遊的幻想,言如鴻高飛冥冥薄天,令弋者無以取之。“弋者何所慕?高飛仰冥鴻 ”二句,照應篇首“以愚陷網目 ”之意,記取隱身網羅之教訓,遁迹方篷,高飛遠禍。這裏不是表示退隱的決心,而是以退隱的嗚咽寫其慷慨進取之志,力透紙背,感人至深。

關于李白的隱退,曆來被人誤解,《舊唐書》說他“飄然有超世之心 ”,這種超世說一直成爲論者的話題,他的遊仙好道之作向爲人所重視,他的仙風道骨向爲人所贊賞。但這位“詩仙 ”的畢生經曆與全部作品卻表明他積極面世的人生態度,始終一貫。他曾明白地表示:“我本不棄世,世人自棄我。 ”(《送蔡山人》)這兩句詩正可以作爲“愧無秋毫力,誰念矍铄翁 ”二句的注腳。

這是一首以史筆寫成的政治抒情詩。詩的主旨在于表明詩人懷有堅貞的報國之志,年雖老而志未衰,並爲大志未酬深感不滿。他能夠做到:剛遇赦得釋,便議論國家政治,可見李白面向社會現實的人生態度是十分積極的。李白在晚年,由于安史之亂把他推入現實矛盾的旋渦,他投筆從戎,對平息邊將的叛亂,恢複社會的安定、消除蒼生的災難,寄予極大的關注,使他的詩歌創作發生了深刻的變化。這一時期的作品,不同于安史亂前那些從個人出發的抒懷之作,而更多是從社會出發直接反映社會現實的矛盾,因而他晚年的作品具有鮮明的政治傾向和豐富的社會內容。而藝術風格也不似青壯年時期詩歌那樣“壯浪縱恣 ”(元稹語),而表現爲沈著頓宕。這首詠懷之作,恰好體現了其後期詩歌的特點與風格,無疑是其一篇代表之作。

李白晚年這類詩歌可以與杜甫同期作品媲美。惜乎長期以來論者與史家未予應有的重視,人們主觀地以爲:杜甫的主要活動時期爲安史之亂後,而李白的主要活動時期爲安史之亂前。因而李白與杜甫雖同經曆過安史之亂,于杜甫爲其中年,故以爲重要:于李白爲其晚年,則不予重視。這種重中年輕晚年的意識,掩沒了李白晚年不朽詩篇的光輝。李白晚年的坎坷身世與光輝詩篇當與杜甫等同視之。

《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创作背景

這首詩當是李白流放夜郎又被赦免東還時所作,時間爲唐肅宗乾元元年(758年)或次年,當時李白流放夜郎途中遇赦得釋。

李白晚年虽为时局所左右,但仍以苍生为念。他赞成征讨安史叛军,因而参加永王李璘水军,并欣然赋诗,屢陈报国之热忱。但他怎能想到王子之间争夺帝位,李璘被灭,他亦获罪,在浔阳被下狱,旋被判长流夜郎。但他又未料到因关内大旱而遇赦,于白帝城中途放还,又闻收复两京,亦为欣喜。身所受者,凶吉皆备,悲喜难言,李白一时万感交集。这首诗叙获罪获释状况,心情是很复杂的。

《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的人物与地名

古詩提要:

《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作品。此诗先述己遇祸化吉,后述国事中興,回顾了流放及赦免的过程,抒发了受到不公待遇的牢骚,表达了对朝廷平定叛乱的欣慰之情,同时流露出报国无门之感慨及向往归隐之心意。全诗感情较为复杂,欣喜中亦有悲与愧及出世之念,生动地体现出李白晚年的身世和思想。

《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此诗作于乾元二年(759)。是年暮春,李白流放夜郎,上三峽,至巫山,遇赦得释。克复之美,指至德二载九月、十月广平王俶、郭子仪率兵收复两京。息秀才,名字不详。诗先反省己遇祸之由,再追叙唐军取胜,帝皇返京,对平叛胜利深怀欣悦,终以隐世之意作结。“”、“”、“”三字,寫出詩人當時複雜的情懷。黃口,小雀,以貪食落入羅網(見《孔子家語》卷十五)。白龍魚服,指白龍化爲魚而被射中其目(見《說苑》)。李白借以喻說從永王而獲罪,咎由自取。《唐宋詩醇》卷五評曰:“引罪自咎,無怨尤之心,有眷顧之誠,不失忠厚之本。”然聯系“高飛仰冥鴻”句,李白未嘗無悲怨之意。秦庭哭,用《左傳》定公四年申包胥哭請秦救楚事。此句喻指無由使朝廷明白己救國之忠。扶風,郡名,至德元載七月,改爲鳳翔郡,唐時爲長安西邊重鎮。胡兵,謂回纥。月窟,月歸宿處,指極西之地。方蓬,即方丈、蓬萊,傳說中仙山名。

詩中人物與地名:

息秀才:名不详。李白《流夜郎半道承恩放还,兼欣克复之美,书懷示息秀才》诗,作于乾元二年(759)。

長安:①即今陝西西安市。隋、唐定都于此。李白《行路難》(其二)有“羞逐長安社中兒,赤雞白狗賭梨栗”。《長相思》有“長相思,在长安”。《陽春歌》有“長安白日照春空,綠楊結煙桑袅風”。《子夜吳歌》(其三)有“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永王東巡歌》(其十一)有“南風一掃胡塵靜,西入長安到日邊”。《上皇西巡南京歌》(其四)有“地轉錦江成渭水,天回玉壘作長安”。(其十)有“少帝長安開紫極,雙懸日月照乾坤”。《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峨眉山月還送君,風吹西到長安陌。長安大道橫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贈崔侍禦》有“長安複攜手,再顧重千金”。《流夜郎贈辛判官》有“昔在長安醉花柳,五侯七貴同杯酒”。《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有“大駕还长安,兩日忽再中”。《江夏贈韋南陵冰》有“西憶故人不可見,東風吹夢到長安”。《金鄉送韋八之西京》有“客自長安來,還歸長安去”。《單父東樓秋夜送族弟況之秦時凝弟在席》有“遙望長安日,不見長安人,長安宮阙九天上,此地曾經爲近臣”。《送裴十八圖南歸嵩山》(其一)有“何處可爲別,長安青绮門”。《同王昌齡送族弟襄歸桂陽》(其二)有“春潭瓊草綠可折,西寄長安明月樓”。《送陸判官往琵琶峽》有“長安如夢裏,何日是歸期”。《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其三)有“記得長安還欲笑,不知何處是西天”。《登金陵鳳凰台》有“總爲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登敬亭北二小山余時客逢崔侍禦並登此地》有“大笑上青山,回鞭指長安”。《與史郎中飲聽黃鶴樓上吹笛》有“一爲遷客去長沙,西望長安不見家”。《對酒憶賀監》(其一)有“長安一相見,呼余谪仙人”。《寓言》(其三)有“長安春色歸,先入青門道”。《觀胡人吹笛》有“卻望長安道,空懷戀主情”。另有《讀諸葛武侯傳書懷贈長安崔少府叔封昆季》、《答長安崔少府叔封遊終南翠微寺太宗皇帝金沙泉見寄》、《對酒憶賀監序》雲:“太子賓客賀公于長安紫極宮一見余”。②指今江蘇南京市。李白《金陵》有“晉朝南渡日,此地舊長安”。

月窟:指極西之地。李白《上雲樂》??“康老胡??,生彼月窟”。《發白馬》有“揚兵獵月窟,轉戰略朝那”。《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有“胡兵出月窟,雷破關之東”。《蘇武》有“渴飲月窟水,饑餐天上雪”。

方蓬:指方壺、蓬萊,傳說中的海上仙山。李白《贈盧征君昆弟》有“木落海水清,鳌背睹方蓬”。《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有“寄言息夫子,歲晚陟方蓬”。

扶風:即岐州,天寶元年改扶風郡,治所在今陝西鳳翔縣。李白《扶風豪士歌》有“梧桐楊柳拂金井,來醉扶風豪士家。扶風豪士天下奇,意氣相傾山可移。”《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有“天子巡劍閣,儲皇守扶風。”《宣城送劉副使入秦》有“淒清橫吹曲,慷慨扶風詞。

夜郎:①夜郎郡,唐天宝元年(724)改珍州置,治所在夜郎县,在今贵州正安县西北。李白《流夜郎贈辛判官》有“我愁遠谪夜郎去,何日金雞放赦回?”《贈劉都使》有“而我謝明主,銜哀投夜郎”。《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韋太守良宰》有“辭官不受賞,翻谪夜郎天”、“夜郎萬裏道,西上令人老”、“傳聞赦書至,卻放夜郎回”。《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有“去國愁夜郎,投身竄荒谷”。《江上贈窦長史》有“萬裏南遷夜郎國,三年歸及長風沙。”《江夏贈韋南陵冰》有“天地再新法令寬,夜郎遷客帶霜寒”。《自漢陽病酒歸寄王明府》有“去歲左遷夜郎道,琉璃硯水長枯槁”。《竄夜郎于烏江留別宗十六璟》有“適遭雲羅解,翻谪夜郎悲”。《留別賈舍人至》有“君爲長沙客,我獨之夜郎”。《憶秋浦桃花舊遊時竄夜郎》有“三載夜郎還,于茲煉金骨”。《流夜郎聞酺不預》有“漢酺聞奏鈞天樂,願得風吹到夜郎”。《南流夜郎寄內》有“夜郎天外怨離居,明月樓中音信疏”。另有《流夜郎永華寺寄尋陽群官》、《張相公出鎮荊州尋除太子詹事余時流夜郎行至江夏與張公相去千裏公因太府丞王昔使車寄羅衣二事及五月五日贈余詩余答以此詩》、《流夜郎至江夏陪長史叔及薛明府宴興德寺南閣》、《流夜郎至西塞驿寄裴隱》、《泛沔州城南郎官湖》序雲“白遷于夜郎”、《流夜郎題葵葉》。②夜郎縣,《新唐書·地理志》謂貞觀八年于龍標分置夜郎、郎溪、思微三縣。天寶元年(742)改夜郎縣爲峨山縣。其地在今湖南芷江縣西便水市。李白《聞王昌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有“我寄愁心與明月,隨風直到夜郎西”。

咸京:即秦都咸阳,故址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二十里。因与长安相近,后常用借指长安(今陕西西安市)。李白《讀諸葛武侯傳書懷贈長安崔少府叔封昆季》有“武侯立岷峨,壯志吞鹹京”。《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有“旋收洛陽宮,回輿入鹹京”。《秋夜獨坐懷故山》有“天書訪江海,雲臥起鹹京”。

劍閣:在今四川劍閣縣北,大小劍山之間,棧道三十裏,鑿石架空爲飛閣以通行,因名劍閣。李白《蜀道難》有“劍閣峥嵘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上皇西巡南京歌》(其十)有“劍閣重關蜀北門,上皇歸馬若雲屯”。《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有“天子巡劍閣,儲皇守扶風”。另有《劍閣賦》。

洛陽:今河南洛陽市。唐爲東都。李白《洛陽陌》有“看花東陌上,驚動洛陽人”。《北上行》有“奔鯨夾黃河,鑿齒屯洛陽”。《猛虎行》有“秦人半作楚地囚,胡馬翻銜洛陽草”。《扶風豪士歌》有“洛陽三月飛胡沙,洛陽城中人怨嗟”。《贈崔侍禦》有“洛陽因劇孟,托宿話胸襟”,《贈張相鎬》(其二)有“誓欲斩鯨鲵,澄清洛阳水”。《經亂後將避地剡中留贈崔宣城》有“雙鵝飛洛陽,五馬渡江徼”。《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有“憶昔洛陽董糟丘,爲余天津橋南造酒樓”。《魏郡別蘇少府因》有“洛陽蘇季子,劍戟森詞鋒”。《登黃山陵歊台送族弟溧陽尉濟充泛舟赴華陰》有“相思在何许?  杳在洛阳西”。《金陵三首》(其三)有“苑方秦地少,山似洛陽多”。《代贈遠》有“妾本洛陽人,狂夫幽燕客”。《古風》(西上蓮花山)有“俯視洛陽川,茫茫走胡兵”。《在水軍宴贈幕府諸侍禦》有“胡沙驚北海,電掃洛陽川”。《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有“左掃因右拂,旋收洛陽宮”。《放後遇恩不沾》有“何時入宣室,更問洛陽才”。《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其三)有“洛陽才子谪湘川,元禮同舟月下仙”。《君馬黃》有“共作游冶盘,双行洛陽陌”。《聞丹丘子于城北山營石門幽居中有高鳳遺迹仆離群遠懷亦有棲遁之志因敘舊以寄之》有“长剑复归来,相逢洛陽陌”。《送岑征君歸鳴臯山》有“雖登洛陽殿,不屈巢由身”。《酬張卿夜宿南陵見贈》有“客星動太微,朝去洛陽殿”。

 

《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兼欣克複之美書懷示息秀才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