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詩
〖古詩-詩詞-詩歌〗
">

書懷贈南陵常贊府

書懷贈南陵常贊府

歲星入漢年,方朔見明主。調笑當時人,中天謝雲雨。

一去麒麟閣,遂將朝市乖。故交不過門,草日上階。

當時何特達,獨與我心諧。置酒淩歊台,歡娛未曾歇。

歌動白纻山,舞回天門月。問我心中事,爲君前致辭。

君看我才能,何似魯仲尼。大聖猶不遇,小儒安足悲。

雲南五月中,頻喪渡泸師。毒草殺漢馬,張兵奪雲旗。

至今西二河,流血擁僵屍。將無七擒略,魯女惜園葵。

鹹陽天下樞,累歲人不足。雖有數鬥玉,不如一盤粟。

賴得契宰衡,持鈞慰風俗。自顧無所用,辭家方來歸。

霜驚壯士發,淚滿逐臣衣。以此不安席,蹉跎身世違。

終當滅衛謗,不受魯人譏。

參考資料:書懷贈南陵常贊府-百度百科 、 書懷贈南陵常贊府-百度汉语

《書懷贈南陵常贊府》翻译译文

在木星下凡落入漢朝的那一年,東方朔侍奉漢武帝這位英明的君主。我待诏翰林時也如同東方朔一樣調侃嘲笑過時臣,由是被逐出朝而未能沾君恩露。

一旦離開了翰林院,便與朝廷和京城長久分開。交好的故友不再登門,秋草日漸長上了門前的台階。

當今您卻特別通達,獨自與我交往心諧。此來又置酒于淩歊高台,歡樂愉快未曾歇衰。歌聲震動了白纻山林,歡舞像纏繞著天門山月。

您問我心中有何事煩惱,我在您面前細細述說。您看我的才能,與魯國的孔子多麽相似。

像他那樣的大聖人猶未遇到相知的君王,而我這小儒未被所用又何足悲戚?前不久的雲南季五月,朝廷的渡泸之師頻頻喪滅。

有毒之草毒殺朝廷的戰馬,強大的敵軍奪掠了唐軍戰旗。時至今日的西洱河中,流淌的血水仍然擁積著將士的屍體。

朝廷的將領沒有當年諸葛亮七擒七縱的謀略,百姓只得像魯女惜葵一樣擔心國難不得生息。長安作爲京都是天下的樞紐,幾年來百姓總是糧食不足。

雖然那裏有許多珍珠美玉,到這時卻不如一盤米粟。幸賴有像古代賢人殷契那樣的宰相,秉持國政慰藉風俗。

我看自己無所用世,辭家出遊至今未歸。驚歎著壯士的鬓發如霜,淚水常常流滿逐臣的衣襟。

因此我睡不安席,蹉跎的經曆違背世事令人傷心。我終究要消除時人的毀謗,不再受到他人的譏評。

《書懷贈南陵常贊府》赏析

开头 ”歲星如漢年,方朔見明主起势突兀。传说东方朔是岁星下凡。东方朔既是星宿下凡,辅佐明主,当然要为平治天下建立功业,非同一般。但是事实并不如此。史书记载东方朔滑稽诙谐,汉武帝视之如俳优。 ”調笑當時人“ ,说东方朔对于时人尽情戏弄,不仅对同僚,甚至对最高统治者也加以戏谑。”中天謝雲雨 ,說離開朝廷。"一去麒麟閣,遂將朝市乖 ”是說一旦離開朝廷,就和朝廷、市集這些公衆聚集的地方違別了。

故交不過門 ”,在世態炎涼的古代社會裏,免官離朝,朋友客人從此疏遠,甚至連舊交好友也不肯過門了。“ 秋草日上階 ”,形象地寫出了故舊疏遠、門庭冷落的景象。詩人簡要地寫完東方朔的經曆之後,很自然地評論了一句:“ 當時何特達。 ”“ 獨與我心諧 ”,這位八百多年前的曆史人物,在當時,在後來的曆史歲月裏,都無人理解,沒有知己,只是我內心相契。一個“ ”字,表明兩人是千古知己。

置酒淩歊台,歡娛未曾歇。 ”這裏詩人寫到了與常贊府的交往。兩人置酒于淩歊台上,開懷暢飲,盡情歡娛,不曾歇息。“ 歌動白紵山,舞回天門月 ”,是兩人歡娛的具體而誇張的描繪,由此可見歡娛的情景了。兩人的交往情意投合,相得益歡。這時候,常贊府很自然地問起詩人的“ 心中事 ”,于是詩人就“ 爲君前致辭 ”,盡情地傾吐心中的話語、心底的憤懑,正如詩人在另一首詩裏說的“ 遠客投名賢,真堪寫懷抱 ”了。

君看我才能,何似魯仲尼。大聖猶不遇,小儒安足悲 ”四句是傾訴自己的境遇。前面既以東方朔自況,寫了自己的懷才不遇,這裏則借孔子來自我寬解。這些話是自寬自慰,又包含著沈重的辛酸。

由于李白後期思想的深刻性和視野的開闊,他並不局限于自己的遭遇來“ 寫懷抱 ”,而是著眼于當世大事。詩人寫了戰爭:“ 雲南五月中,頻喪渡泸師。毒草殺漢馬,張兵奪雲旗。至今西洱河,流血拥僵尸。 ”據史書記載,天寶年間,唐朝政府兩次派兵征伐雲南的少數民族,戰于西洱河,均大敗。“ 將無七擒略 ”,主將既沒有諸葛亮那樣的智慧,缺乏七擒七縱穩操勝券的謀略,得來的只能是失敗。“ 魯女惜園葵 ”,是說魯國漆室邑之女的故事。其含義爲人民憂慮著饑餓,而統治者還好大喜功,愛開邊釁。接著,詩人寫了饑馑:“ 鹹陽天下樞,累歲人不足。 ”“ 雖有數鬥玉,不如一盤粟 ”,正是根據京城的特點來寫饑馑的慘象。“ 賴得契宰衡,持鈞慰風俗 ”是說需要有契一樣的賢宰相,斡旋運轉,安定風俗。

最後詩人又寫到自己:“ 自顧無所用,辭家方來歸。 ”盡管在最需要人才的深刻,盡管自己有著卓越的政治才幹,但不爲世所用,只得浪迹江湖,辭別家庭,只身外出遊曆了。“ 霜驚壯士發,淚滿逐臣衣 ”,憂慮使詩人發如秋霜,淚濕長衫。這憂慮不是個人政治上的不遇,而是透視現實産生的。這首詩寫于安史之亂前一年,因此這種憂慮更有深刻的內涵。而且,“ 以此不安席 ”,詩人坐臥不甯了,“ 蹉跎身世違 ”,只是不能投合這黑暗的世界,同流合汙,以致蹉跎歲月,無所作爲。但詩人並不因此頹唐:“ 終當滅衛謗,不受魯人譏。 ”這裏用孔子的典故。詩人表示要進德修業,以孔子爲榜樣,消除世人的譏謗。“ 終當 ”二字表現十分堅定。

通觀全詩,確如題目“ 書懷 ”所揭示的那样,诗人是在坦率地披露着自己的情懷。由于诗人把黑暗的政治、腐败的军事、不安定的社会现状和个人怀才不遇联系在一起,使这种抒情特别有力量。诗篇不仅倾泻着满腔愤懑,似乎还预示着未来的不幸。

《書懷贈南陵常贊府》创作背景

清代著名李诗注家王琦判断这首诗写于唐玄宗天宝十三载(754年)。安旗、薛天纬—氼白年谱》系此诗于天宝十三载,谓李白游南陵时作。《元和郡县志》卷二八江南道宣州有南陵县,今为安徽省南陵县。安本又云:“ 十三載秋白在秋浦,故系本年。 ”詹本及裴斐—氼白选集》亦系此诗于天宝十三载。这与诗的内容正相吻合。天宝十三载,是李白“ 賜金還山 ”後十年,安史之亂前一年。

《書懷贈南陵常贊府》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詩提要:

《書懷贈南陵常贊府》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的作品。此诗约作于天宝十四载(755)。

此诗乃南陵常赞府来当涂,李白与其歌舞欢娱后書懷写赠,表达了自己对于时事国事的忧虑,感慨自己怀才不遇。全诗坦率地披露着自己的情懷,并把把黑暗的政治、腐败的军事、不安定的社会现状和个人怀才不遇联系在一起,使这种抒情特别有力量,诗篇不仅倾泻着满腔愤懑,似乎还预示着未来的不幸。

本詩開頭四句,言天寶元年待诏翰林學士院事。自喻東方朔,調笑王公大臣,不久即謝卻皇帝恩澤,離開朝廷。但在詩的最後又說“淚滿逐臣衣”,並說“終當灭卫谤,不受鲁人讥。”是向常贊府表露心迹和洗刷謗言。然此詩重在中間兩段。自“一去麒麟閣”至”小儒安足悲”,敘去朝後生活,並以孔子尚不得遇于世,反襯自己離朝之當然。看似達語,實是憤語。

自“雲南五月中”至“持鈞慰風俗”,是敘述當時征南诏的時局。李白歎惜唐將無諸葛亮七擒孟獲的智略,故而使人民不得安居。“魯女惜園葵”指戰爭破壞了生産。典出《烈女傳·仁智傳》。李白將朝廷開太倉粜米事論爲宰相之功,此正是楊國忠勢傾朝野之時。然李白在詩中表示了對非正義戰爭的譴責,今人論此詩,多著眼于此。

詩中人物與地名:

常赞府:名不详。约天宝十三载(754)在南陵县(今属安徽省)县丞任。李白《書懷贈南陵常贊府》、《于五松山贈南陵常贊府》、《與南陵常贊府遊五松山》三首詩,並作于天寶十三載。贊府,縣丞的尊稱。

南陵:今安徽南陵縣。李白《送通禅師還南陵隱靜寺》有“他日南陵下,相期谷口逢”。另有《江夏贈韋南陵冰》、《書懷贈南陵常贊府》、《于五松山贈南陵常贊府》、《寄韋南陵冰余江上乘興訪之遇尋顔尚書笑有此贈》、《南陵別兒童入京》、《南陵五松山別荀七》、《酬張卿夜宿南陵見贈》、《與南陵常贊府遊五松山》、《紀南陵題五松山》。

天門:①指天門山,即東、西梁山,長江穿行其間。東梁山在今安徽當塗,西梁山在今安徽和縣,兩山夾江對峙,如天門洞開,故名。李白《橫江詞六首》(其四)有“海神来过恶风回,浪打天门石壁开”。《書懷贈南陵常贊府》有“歌动白纻山,舞回天门月”。《獻從叔當塗宰陽冰》有“月銜天門曉,霜落牛渚清”。《望天門山》有“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②指泰山十八盤之最高處的南天門。李白《送範山人歸太山》有“高高至天門,日觀近可攀”。《遊太山》(其一)有“天門一長嘯,萬裏清風來”。

云南:唐武德七年(624)置云南州,治所在勃弄县(今云南弥渡县境)。后废。泛指今云南一带。李白《書懷贈南陵常贊府》有“雲南五月中,频丧渡泸师”。

白纻山:《太平寰宇记》卷一○五:“白纻山在当涂县东五里,本名楚山,桓温领妓游山奏乐,好为《白纻歌》,因改为白纻山。”在今安徽当涂县东。李白《書懷贈南陵常贊府》有“歌動白回山,舞回天門月。”

西二河:即西洱河,一称洱河,源出今云南西部洱海,故名。李白《書懷贈南陵常贊府》有“至今西二河,流血擁僵屍。”

鹹陽:古都邑名。在今陝西鹹陽市東北二十裏。因位于九嵕山之南、渭水之北,在山、水之陽,故名。因地與長安相近,後常借代指長安(今陝西西安市)。李白《上雲樂》有“陛下應運起,龍飛入鹹陽”《君子有所思行》有“憑崖望鹹陽,宮阙羅北極”。《東武吟》有“歸來入鹹陽,談笑皆王公”。《出自薊北門行》有“收功報天子,行歌歸鹹陽”。《襄陽歌》有“鹹陽市中歎黃犬,何如月下傾金罍”。《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書懷赠江韦太守良宰》有“秩满归咸阳,祖道拥万人”。《書懷贈南陵常贊府》有“咸阳天地枢,累岁人不足”。《贈從弟冽》有“自居漆園北,久別鹹陽西”。《還山留別金門知己》有“歸來入鹹陽,譚笑皆王公”。《金鄉送韋八之西京》有“狂風吹我心,西挂鹹陽樹”。《單父東樓秋夜送族弟況之秦時凝弟在席》有“爾從鹹陽來,問我何勞苦”。《以詩代書答元丹丘》有“離居在鹹陽,三見秦草綠”。《月下獨酌》(其三)有“三月鹹陽時,千花晝如錦”。《感遇》(其二)有“鹹陽二三月,百鳥鳴花枝”。《憶秦娥》有“樂遊原上清秋節,鹹陽古道音塵絕”。

凌歊台:一作凌歌台。在今安徽当涂县城北黄山南麓。南朝宋筑。李白《書懷贈南陵常贊府》有“置酒淩歊台,歡娛未曾歇”。

麒麟閣:漢代閣名,在漢長安未央宮中。《三輔黃圖》卷六:“麒麟閣,蕭何造,以藏秘書,處賢才也”。“宣帝思股肱之美,乃圖霍光等十一人于麒麟閣”。借指唐代翰林院。李白《鳴臯歌奉餞從翁清歸五崖山居》有“麒麟閣上还早,著书却忆伊阳好”。《書懷贈南陵常贊府》有:“一去麒麟阁,遂将朝市乖”。

 

《書懷贈南陵常贊府》由李白詩歌網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書懷贈南陵常贊府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書懷贈南陵常贊府》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標題:書懷贈南陵常贊府

鏈接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shiwen/978.html

上一篇:留別曹南群官之江南 下一篇:贈徐安宜